第九百七十五章 中**队伤亡报告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七十五章 中**队伤亡报告

整个中亚之心战役期间,在泰西省、安西省、新疆省、哈萨克汗国、克什米尔等地发生了克孜勒保卫战、阿雷斯盐沼伏击战、楚河伏击战、雪狼谷伏击、巴尔喀什阻击战、列奥泽克袭击战、塞米巴拉金斯克阻击战、塔什干大暴动、克孜勒大决战等数十场大小规模战斗,中国士兵伤亡总数为70561人,负伤36251人,阵亡33658人,重伤后被俘652人,其中包括: 第三师团(王杰君部)支援的步兵第19团战后仅剩331人,第三师团包括第13步兵旅在内,总计阵亡六千余人。 第十师团(乔三棒部)伤亡不到一千人。 第十六骑兵师团(马坎兰提部)阵亡五千人。 第三十九师团(程潜部)阵亡三千余人。 第三十二师团91骑兵旅(宋哲元部)平叛塔什干大叛乱,伤亡一千五百余人。 第三十三师团94旅(徐树铮部)伤亡不足一千人。 西域六支武装警察部队伤亡两千人。 中队方面损失最为严重的当属第十六军黄龙军团,从阿拉木图向克孜勒要塞出发时满员三万八千人,同时配备了两个教导团四千人总计四万两千人。克孜勒要塞守军第十六军黄龙团(第二十九师团、第三十九师团)阵亡一万九千人,其四个步兵团全体阵亡,两个预备役补充团四千人基本全部阵亡,战后所部仅存一万九千伤员。 黄龙军团伤筋动骨坚守住了克孜勒要塞。给予苏俄帝国红军重创,迫使苏俄不得不重新改变对中国的态度。使其不能轻易对现在的中华民国像对待满清帝国一样态度,他们用生命带给中国十几年的和平发展时间。 尽管与苏军阵亡人数相比仅仅为对方的三分之一尚且不到。但这是在中队占据着空中优势,火力优势,防御地利优势基础上的伤亡。当然由于后期准备不足,中国守军的炮火并不占有优势了。而且这一战几乎打掉了中国国防军四分之一的国防弹药储备,可见此战之惨烈。苏军军队不管是士气,还是勇气,甚至军官指挥经验。士兵作战经验都强于中国方面。 其中发生南方克什米尔战场上的中印边界的中英之战最为出人意料,在英官担任军官指挥下,以四千印度兵再一次进入克什米尔。早就牧民们得知消息报告给了中方。驻防在帕米尔高原的徐树铮所部立即出动迎击。并再一次击溃印度军队,这一战是彻底摧毁了印度人的信心,任凭应该军官怎么驱赶,印度士兵再也不敢踏入克什米尔了。 尽管英国人屡次野心不死。但幸亏徐树铮这个北洋人才在力保克什米尔不失。 而在北方泰西省战场上。程潜所部和袁祖铭所部都完满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并给与了苏军重创。程潜的手下两个团长27岁的贺云飞和25岁的彭世石在这一战中大放异彩,打出了湖南人的勇猛顽强来。 终于,胜利了,其实表情平静的王茂如内心很想放声大喊,这是真真正正属于中国人的胜利,这是中国与苏俄帝国的最直接的一次掰手腕,这是一次惨烈的胜利。中人用牺牲给苏俄帝国一记响亮的耳光,也让他们清醒地认识道。仅仅是一个中国西域军区的力量,就足以让苏俄帝国东方集团军土崩瓦解。 此时的克孜勒要塞血流成河。蝇虫漫天,十里之外能够闻到死人的恶臭气味。 在克孜勒,中队俘虏了63000名苏军战俘,但是这些战俘半数多都是伤员,只是分为重伤和轻伤者,轻伤者倒没什么,重伤者反倒还需要中国人来救护。苏军逃跑的时候来不及带走伤员,便留了下来给中国人造成了一定的困难。这些苏军伤员俘虏怎么办? 不单单是苏军有伤员,中队此时也有几万伤员需要医疗,第十六军团一万九千幸存者中,有近两千人是重伤员,其余士兵几乎个个带伤,就连军团长杜宝三甚至被震坍塌的房子几乎埋起来压死更别说别人了。遍观第十六军团,没有一个士兵身上不带伤疤的,连军队的戴眼镜的文书此战之后也成为了彪悍的眼镜军官。 任元星密电向王茂如请示如何处置敌人伤兵俘虏,我们的药品和食物尚且不足,如果给俘虏使用的话,会耽误自己士兵的治疗。可是如果不救治的话,这些苏军俘虏会认为我们虐待他们。 王茂如想了想说道:“通知苏俄一方,可以赶往克孜勒接收伤员,中队将释放部分伤员,希望苏俄政府派遣不携带武器的军队前来带走伤员。你们也可以告诉苏军伤兵,他们可以自行向阿斯卡纳离去,苏俄帝国已经在那里重新集结了新的东方集团军。我们不需要俘虏,但也不会虐待俘虏,如果谈判完成之后,我们中国人会仁慈地释放所有战俘。” 任元星拿着电报与祝永泉像是看了看,不禁伸出了大拇指,暗道:“高,实在是高,这些伤员战俘想要穿过卡拉库姆沙漠,翻过乌乐套山,回到阿斯卡纳——也不知道能剩下多少人了。” 我们是释放了所有战俘,可是你们不一定会活着走回去。 在阿斯塔纳,情绪低落的布柳赫尔心知这次战败让他的军事生涯毁于一旦,真不该鲁莽地跟中队来这一次硬碰硬的战争。中国人占据着天时、地利与人和,为苏军布好了一个大口袋,仅仅利用两个军团就击败了自己,使得整个苏俄帝国都对中国心存极大忌惮。 当苏军的残余部队尚未行至阿斯卡纳的时候,莫斯科最高军事委员会的免除令已经下达了,布柳赫尔免除一切军事与政治职务,由于第二政委玻斯特舍夫阵亡,第一政委梅利尼科夫被契卡逮捕同时免除一切职务,由此时在阿斯塔纳率领五个步兵师和一个骑兵师的萨拉加耶夫上将担任东方集团军新任总司令。 在阿斯塔纳的一所监狱中,萨拉加耶夫前来探望老上司,他叹了口气对布柳赫尔说道:“将军,我想回到莫斯科之后,您将成为这次失败的负责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见到你了。” “是的,因为我败给了黄种人。”布柳赫尔苦笑着说。 “事实上我觉得这次战役我们败得太过于蹊跷了,”萨拉加耶夫认真地说道,“回到阿斯塔纳之后我仔细思考了一下,在整个战役的近二十天之中,不管是我的集群,还是谢雷舍夫集群,更或者是你的每一次行动,中国人都早早地在意料之中,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们就像是在中国人的眼皮子低下行动的一样。” “他们的侦察机发挥很大的作用啊。”布柳赫尔说道,“所以我会建议,大力发展空军的侦察机。” “不!不!不!”萨拉加耶夫说道,“我说的并不是飞机,我说的是,我们的行动计划,我们中路佯攻遭到了惨败,他们怎么知道我们是佯攻?而我们在克孜勒要塞的主攻遇到了中国人铜墙铁壁一般的防守,据我所知,中国人的炮火每一天都没有停止。您不觉得奇怪吗?中国人为什么在那里储备了如此之多的炮弹?他们一定是获悉了我们的作战计划,故意在克孜勒要塞吸引我们的主力,然后才派遣军队包围我们。” 布柳赫尔坐在石椅上,双手紧握,激动地说道:“你的意思是……有内鬼,有人出卖了伟大的苏维埃政权?” “一定是这样的。”萨拉加耶夫恶狠狠地说道,“我们的队伍之中混进了不纯洁的人,我想我们应该向党中央建议,一定要对军队进行全面搜查,进行肃反,一定要肃反。” 过了一会儿,布柳赫尔说道:“萨拉加耶夫同志,我希望你能够保护这一战的其他军官,这次战败是我的责任,但是我不希望其他军官也受到连累而丧命。” 萨拉加耶夫点头说道:“将军,您放心好了,我会保护好他们的。” 布柳赫尔苦涩又欣慰地一笑,这个责任,需要自己来承担啊。但是布柳赫尔将问题想得太简单了,中亚之心的战败是需要有人来负责的,可布柳赫尔大将的肩膀太轻了,不足以承担起这个责任。苏俄帝国还需要有一个肩膀足够坚硬的角色来负担,这个人就是托洛茨基。 两日之后(6月4日),斯大林联合布哈林以及加米涅夫在你莫斯科最高军事委员会会议上对托洛茨基展开了政治上的攻击,而攻击的缘由就是托洛茨基力主下的亚洲之心行动以苏俄军队损失了十九万精锐苏俄军队。 尽管最高军事委员会军事总指挥托洛茨基百般狡辩,却不得不为这场战败背负起了责任,这个一手创立了苏俄红军的红军教父,被迫辞去了最高军事指挥官一职。布柳赫尔被追责,免去军职,参与作战的军官大多数降为连营一级的军官,反倒是萨拉加耶夫被提升了军衔。而萨拉加耶夫也根据主战场惨败总结经验,认为现在与中国人不宜进行决战,并上报给斯大林。斯大林也认为在苏俄的农业、工业和国家没有完全恢复的时候,可以将这一次仇恨延后,在国家恢复之后再向中国人宣战报此一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