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七章 举世哗然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七十七章 举世哗然

中国人要求这些俄国俘虏必须在忏悔营集中向上帝忏悔,忏悔他们放弃了最初的信仰,放弃了上帝,放弃了东正教,转而信仰无神论的布尔什维克主义。这一行为也是忏悔营名称的由来,事实上俄罗斯人对东正教的忠诚超过了人们的心理预期,在忏悔营中很多俄国战俘幡然悔悟,决定继续信仰上帝——不过他们没有人选择自杀,东正教徒和所有其他流派的基督教徒一样,绝不允许自杀行为。 要求战俘向上帝忏悔的举动在两年后才被公开信息,之后得到了西方社会的惊叹和支持。作为基督教三大宗教之一的东正教被布尔什维克完全否定,在意识形态上就已经得罪了西方世界,而支持东正教的居然是中国政府,这不能不让很多西方人开始怀疑中国的国教难道是东正教?难道中国是东正教国家?东正教其实就是斯拉夫人的基督教,你们中国人怎么凑什么热闹啊。 忏悔营战俘们每天吃着很少的食物,大部分时间跪在上帝面前忏悔,朗诵圣经,只有当中国人需要他们修建基础设施的几天里才会给他们充足的食物,战俘们总保持着吃不饱也饿不死的状态,留在了中国成为了免费劳力。 克里姆林宫一方面对内部展开了排除间谍行动,一方面研究如何应对中国人的赔偿要求,看起来中国人并不好惹,甚至极度危险。斯大林趁机掌控了全部肃反力量,并真正地将契卡掌握在了手中。苏俄的秘密警察部队成为了斯大林掌控在手中的第一支武装力量——在这之前,他还受到其他人的掣肘,但是现在。他可以肆无忌惮地抓人了。 这场发生在西域的战争实际上在第一时间已经被西方国家所知道,这个时代全世界的电报信号都可以被接受到,其中使用摩尔斯电码发射信息被称之为明码。这是全世界都可以被接受到的信息,即使是百年以后也有很多电报爱好者使用摩尔斯电码与其他人交流。(西门所在的上海某地,就有几位老人家喜欢玩这个,蛮有趣的。) 但很快每一个国家都出现了不同的密码版本,中国国防军使用的密码是简单的两层密码。想要破解的话并不复杂,然而现在世界上很少有国家专门设立密码破译机构。就中国国防军而言,密电司的职责除了传送军事电报。制定军电密码以及监督全国电报外,还有一个任务就是破译各国密码。王茂如对此非常重视,因为随着电报在战争中越发重要,各国也将逐渐开始重视。到了二战时期。电码破译工作已经成为战争中最重要的一个准备环节,如中途岛海战和珍珠港事件。 由于在中亚地区电报陡然增加,而且在此之前中苏双方都进行了长时间的准备工作,苏军在察里津建立了东方集团军并不是一个什么秘密,很多国家的间谍都将此情报传递出来。年初的时候苏俄人抽调全国精锐部队组建的这支集团军,堪称苏俄的拳头力量,很多国家争相报道。这支取名为东方集团军的军队很显然是为了征服东方,在东方苏俄有两个敌人。一个是中国,另一个是日本。 苏俄帝国一定是要跟中国人或者日本人大干一仗。各国纷纷派遣间谍随时注意观察这三个国家。 由于各国早就注意到了,当中亚地区电报增多之后,各国立即判定中苏双方在交战,尽管他们不断地派遣情报人员打探消息,甚至美国和英国外交人员向王茂如提出,如果中苏发生战争,他们愿意当中国的盟友和伙伴,尤其是日本,甚至找到王茂如,希望支援中国组建亚洲联军。王茂如头脑没有被冲昏,他很冷静,他也知道中苏之间的关系一定不能完全破裂,并因此一个月的时间都住在了国防部中没有回家,便是不想与各国的说客接触。 中苏之间到底有没有发生战争?各国急的咬牙切齿。只是中亚这个地方实在是太过偏远,是欧亚大陆板块的最中心地带。 可是5月20日的时候,一部分从西域逃走的苏俄逃兵逃到了阿富汗,被在阿富汗的德国记者获悉。这些苏俄士兵是萨哈林军团的士兵,他们原本就是沙皇近卫军,趁着战斗间隙偷偷逃走,他们已经下定决心离开这个鬼地方,这个每天要学习什么列宁思想学习布尔什维克精神的地方。他们不喜欢成为中国人的奴隶,也不喜欢成为思想上的奴隶,于是选择了当逃兵。 在阿富汗采访阿富汗的汗王的德国记者起初不肯相信这件事的真实性,其一就是这场战争的规模,在苏俄逃兵的口中这场中苏之战的双方交战总人数高达百万,其次是中国人使用了飞机,大炮,坦克,装甲列车,骑兵,步兵,毒气弹,汽车,火车等各种在欧战后期应该使用的战斗工具,在这场战战争中全都用上了,可是关键是中国人有那么先进的武器吗? 德国记者抱着死亡的决心伪装成为牧民前往中亚之心克孜勒要塞,近距离观察中苏双方,获取第一手资料。当6月1日,苏军在克孜勒城下或突破或投降之后,德国记者惊呆了。这场战争中国人取得了空前的胜利,苏俄最精锐的部队,甚至准备一举攻入中国内地的东方集团军败给了中国人,损兵折将几十万。德国记者们简直不能相信黄种人又一次战争白种人,竟然是发生在国内拥有众多殖民地的中国政府身上,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6月5日,这些德国记者逃到了秋拉塔姆,并在此地向德国的自由新闻社发出消息,确认了中苏双方的确在过去的一个月内发生了战争,他们甚至躲开了中苏双方的侦察兵拍下了战争的照片,并且发出一个让全世界震撼的消息,中国人打败了苏俄人,俄罗斯人这次是在又准备的情况下,再一次败给了黄种人。 举世哗然! 中苏两个刚刚签订了友好条约的国家,居然发生了一场关于百万人(西方记者以讹传讹将战争人数规模扩大化)的战争,战争的规模空前,战争的结局是中国人击败了不可一世的红色帝国。甚至连中国此时的“盟友”日本也竟然是通过在德国的间谍机构获知的消息。此消息被日本报纸媒体第一时间宣传出来,日本举国上下顿时大为震惊,中国人竟然真的打败了苏俄,而且是在正面战场上打败了苏俄?日本在也不是唯一一个战胜白种人的黄种人国家了!于是全世界纷纷派遣记者,特工,间谍赶赴中亚之心克孜勒要塞,想要探寻战争的真相。 没有不透风的墙,当德国记者的报道从秋拉塔姆传回到德国的时候,中国国防军军情司就已经得到了情报,并将此汇报给了王茂如。 王茂如得知之后苦笑起来,思考一番之后认为,此时将来一定会揭露出来,理应做好准备工作。中苏之间的谈判不能被外界的压力阻拦,现在最糟糕的是苏俄政府因为颜面问题最终导致他们恼羞成怒与中国进行决战。一个中亚之心战役让中国防军军四分之一弹药储备被消耗殆尽,若中苏之间真的发生战争,中国如何抵挡?王茂如迅速下令给主管新闻的文化部长李子文,要求中国报社禁止刊登有关于中亚之心战役的一切消息,等待中苏双方的谈判进城,李子文面露难色不过还是表示一定会办到。 可是在全世界的记者以及其他国家的眼中,这不应该是一场被掩埋的战争,世界需要真相,世界需要新闻,更需要刺激,尤其是两个他们讨厌的国家的消息更能让全世界都兴奋。在欧战结束之后的五年之后,终于在世界上有两个国家发动了高达百万军队的战争了。 《中国龙痛扁俄国熊,中苏中亚之战古老神秘的中国大获全胜》——英国伦敦路透社消息。 《剪掉辫子的中国人,打败了邪恶的红色怪兽》——美国港口新闻社消息。(港口新闻社即美联社的前身) 《中国正在通过战争重新成为世界中央》——美国合众社消息。 《俄国人头破血流,中国人大获全胜》——法国哈瓦斯通讯社消息。(法国路通社前身) 《两个肮脏的国家之间的无声战争》——墨西哥《至上报》。 《黄种人的再一次胜利》——日本《东京朝日新闻》 《邪恶邻居苏俄帝国战败给中国》——日本《读卖新闻》 全世界都第一时间获悉了中国战胜红色俄国的消息,上至总统总理下至贩夫走卒,世界各国纷纷对此进行讨论,世界局势是否应该因此而走向其特殊方向。中国,这个世界上公认的领衔了五千年仅仅在近两百年中落后于世界的古老帝国,会否重新成为世界的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