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九章 人民的热情难挡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七十九章 人民的热情难挡

王茂如并不是神人,他也一个头两个大,同时他需要他的智库给自己出主意了。王茂如与唐绍仪、蒋方震、萨镇冰等人几经讨论分析,第一点是否放弃克孜勒要塞和第二点犒赏功臣属于国防军内部军务很好解决,但是第三点控制舆论和第四点中苏再一次谈判则是关乎国家政治方向,他不能轻易下结论。 于是王茂如连夜并与国务总理唐绍仪,国防次长萨镇冰,参议院议长师少阳,参议院新任次长吴兆麟,众议院议长刘恩格,众议院次长梁启超,外交总长陆徵祥,外交次长顾维钧进行紧急磋商,会议记录由杨度与国务院秘书长林长民共同完成。商讨从晚上九点一直到凌晨三点,会议的讨论方向就是公布战胜消息之后,会不会引起新一轮的民族觉醒大潮,同时会否引发中苏之间关系彻底破裂。 会议一开始,王茂如便将中亚之心战役的前后与众人说了清楚,这场战役在王茂如的计划中已经谋划了四年,从王茂如率军从俄国返回中国的途中,便率先占领中亚与外西北,留下了国防军中最能打的第三师团和第十师团作为骨干建立起西域军区。王茂如以俄国人的睚眦必报性格作为出发点,当俄国人一旦统一之后,一定会收复领土。为此,国防军的军事预算中每年都会将大笔预算投入到西域军区之中,西域军区的弹药储备接近全国一半。 听闻此言,梁启超倒是吓了够呛。原来王茂如统一中国之战的时候,并没有用他的最强部队,而是用的二流部队。便是如此还横扫旧军队。 王茂如继续说道苏俄签署丧权辱国的《中苏友好条约》后,一直心存不服,几次三番向军队暗示收复领土内容,并在国内宣传言论,将中国形容成吸血鬼蛀虫与肮脏的黄种人,苏俄内部“黄祸论”极为严重,中苏必有一战。于是。这一场决定中国崛起还是苏俄称霸亚洲的战斗打响了。 当王茂如说到我军死伤70561人,其中超过接近二分之一阵亡,除重伤被俘外。无士兵投降或被俘的时候,众人震惊了。其中供职于军职的萨镇冰、蒋方震和吴兆麟尤其比别人更加感同身受。余人不觉得这句话有什么特殊含义,可能更加激进一些的人会觉得是一种骄傲,但是他们三人却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战争打至惨烈全军覆灭才会无人被俘。心存祖国之崛起宁愿舍弃生命决战至死才无人被俘。 萨镇冰长叹一声,国有如士,国有如士啊。 吴兆麟更是指挥了武昌起义的英雄,焉能不知无人被俘的涵义,他只觉得仿佛眼前萧杀战场,中国士兵弹尽粮绝,尤不肯降,用最后一颗子弹杀死敌人之后。惨死于乱刀之下。怪不得,怪不得即使各国逼迫。王茂如也稳坐泰山,怪不得孙立文这样厉害的人也拿王茂如没什么办法。有一群舍生取义不把自己性命当做一回事的士卒支持,王茂如焉能不独占大统? 王茂如知道唐绍仪是一个解决问题的人,但是不是一个决定问题的人,若是他的建议则是先问王茂如怎么办,如果王茂如暂时找不到解决的方法,便会建议问问大总统怎么办,所以一开始王茂如便直接抛出问题的对策,公布中国获胜消息,现在的问题是公布之后如何来与苏俄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既要防止苏俄帝国撕破脸皮,又要防止国内舆论绑架国家策略。王茂如可以想到的是,一旦消息公布,国民沸腾民族主义重新崛起,反倒会逼迫民国政府无法与苏俄帝国正常谈判。 例如,中亚的领土还需不需要交割?我们打赢了战争,还要把领土给他们吗?按照《中苏友好条约》来讲,克孜勒要塞以及周边的所有土地河流沙漠盐沼在年底都必须归还给苏俄,那么条约还需要不需要遵守。如果中国不遵守,正中苏俄下怀,如果中国遵守,那么国内民族主义分子则会谩骂政府是卖国政府,王茂如将身背骂名。大清中法之战中法国不胜而胜,中方胜而不胜,受到多少道德和舆论的指责。未免不会有人趁机教唆,尤其是民党在虎视眈眈地看着,制造舆论压力,让中国占领克孜勒要塞,巩固胜利果实——如果政府被舆论绑架了,那么控制国家走向的就是某些利益集团和野心家了。 难办啊,王茂如揉了揉脑袋,看了看蒋方震和师少阳,两人也摇头苦笑起来。国事政事并不是儿戏过家家,牵一发而动全身啊,公布战胜消息是容易,不容易的是下面的谈判。 至早上四点的时候,李子文再一次来到国务院,听到里面讨论声继续,实在忍不住敲门而入,一脸的苦笑说道:“即将排版印刷,到底要不要公布,诸位大人给一个消息啊。全国报纸总工会的人已经按耐不住了,他们就在文化部大厅坐着,连电报都搬到文化部大厅来了。” 尽管文化部控制着舆论方向,但是随着时间的前移双方从领导与被领导逐渐地向合作的关系迈进,绝大多数报纸都会毫无条件地听从文化部的指示,偶尔有一些不听话的报纸是不归文化部管理的,他们是归属中情司管理。李子文一方面需要文化人来支持他,一方面也不能太过压制这些文人墨客,所以当这些人和他的关系极为特殊。文人一般都是比较激动和激进的,当他们得知中国大胜之后,迫不及待地希望将这个消息传递给所有国人。 李子文无奈地说:“消息刊登,但是效果诸位有没有想过?” 文化部发展司司长浙江海宁人查祖茂说道:“其余的效果全不顾,但是有一个效果倒是很明显。” “什么效果?” 查祖茂道:“如今中华文化思想激荡,传统的朱熹的儒家理学,陆王心学,佛教思想,道教思想,白莲教思想,弥陀教思想,孙立文的三民主义,自由资本主义,布尔什维克主义,自由政府主意,原始民族主义,再加上秀帅提倡的儒法主义,可以说我民国此时文化昌盛百家争鸣,颇有春秋时期之风范。但是所有的主义总归要有一个主流,既然我们确立了儒法主义作为主流思想,那我们一切都要为之服务。尚武大元帅作为儒法主义的提倡者,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岂不是证明了,儒法主义对中国的使用价值吗?” 李子文皱着眉头,半响摇摇头道:“你这是偷换概念啊。” 查祖茂道:“但只有尚武大元帅才能救中国,不是吗?他的话就是对的,他的一切行为都是在诠释着他的思想,包括率领国防军大破罗刹!” 李子文前思后想至此,方才决定支持全国报社总工会,向王茂如报告,等待国务院的决定。 当李子文走进会议室之后,顿时感觉到了众人的矛盾,他只能坐在一旁等待结果。最后还是王茂如一拍桌子,大笑道:“打都打了,还怕甚么?俄国人也尝到了咱们的拳头厉害了,世界也不能小视我等了。全世界都以为中国还是八国联军进北京的时候的辫子兵,这就让大家看看,咱们中队不是吃素的。还有,如果不报道,如何对得起在克孜勒要塞前阵亡的几万军士?”他回头对李子文说道:“我同意,可以播报,只是你需要注意一下措词,不是全面战争,是摩擦和自卫反击战。还有前一段时间的俄裔外逃事件,你也一并找人写出来,并以俄裔早就知道苏俄会与中国交战因才在二月三月开始外逃为借口,将责任全部推卸给苏俄帝国。” 李子文立即点头,兴匆匆地回去通知去了。 唐绍仪苦笑道:“如此一来,确实难办了一些。” “既然路已经走到了这里,我们就没有退缩的余地。”王茂如苦笑道,“我们要避免和苏俄的全面战争,但是不能不准备和他们发生全面战争。这一战我们胜利了,我们取得了在世界上的重要政治胜利,中国的国家地位得到了空前的提高。但是也要防止自信心过于膨胀,有些人便效仿那慈禧太后一般,觉得我们中国是天朝上国天兵天将,向八国同时宣战。须知,我们现在如果跟俄国人继续战斗下去,毫无疑问会让复苏的中华文明再遭掣肘。” 参议院议长师少阳道:“的确如此,请秀帅放心,国会议员是不会对此抱有异议的。” 众议院议长刘恩格也说道:“请秀帅大可放心,参众两院都会支持秀帅到底。” 参议院次长吴兆麟和众议院次长梁启超也点了点头。 王茂如又道:“注意一点的是,外国列强非常希望中苏双方两个国家拼个你死我活,所以他们一定会收买一部分议员,让他们提出更加激进的办法阻止中苏重新回到谈判桌上。你们要注意这些议员,他们要么是没有思考能力受到蛊惑,要么就是被外国收买,成了汉奸走狗。这些人已经不配做议员了,要对他们进行残酷无情的打击和排挤。” “是,秀帅。”师少阳代表参众两院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