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章 号外!号外!《我们是战胜国》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八十章 号外!号外!《我们是战胜国》

王茂如下令公布西域之战的消息,同时准备借助这个消息来提升自己的政治地位和国民中的支持度。 随后他派遣外交次长顾维钧负责与苏俄谈判,等待苏俄政府的回应。此时国防军军情司得到的一份欧洲战事情报,给了王茂如极大的信心,原来伟大骄傲的波兰国防部长、元帅约瑟夫.毕苏斯基,居然率领军队居然偷袭了苏维埃俄国的乌克兰基辅。 乌克兰的西部在历史上属于波兰王国,基辅当时是俄国对抗波兰王国的桥头堡。在历史上俄普奥三次瓜分波兰,导致波兰共和国两百年后才重新建立。 由于波兰复国,久久被异族统治的波兰国内民族主义情绪热情高涨,波兰人民积极地要求恢复大波兰帝国的荣耀收复领土。尤其在忽然得知中国人击败苏俄军队之后,波兰人更加无法忍受了,连败两次黄种人的俄国有什么可怕的,于是波兰共和国从上到下开始筹划起来。博苏斯基元帅派遣二十万陆军越过了边境,进入了乌克兰,他们要趁着苏俄红军在东方战败的时候重新取得祖辈的荣耀。 原本平静的东欧局势再一次被打破了,这一次不管是斯大林还是托洛茨基都气得牙痒痒,一定要给三番五次入侵苏俄的波兰人一点好看。波兰的几次对俄作战取得了大片的领土和人口,这使得波兰没有看清形势。但这一次,苏俄败给了中国人。的确是让西方各国大跌眼镜,更加看不起他们了。 “号外!号外!《燕京日报》特刊《中苏西域冲突!》号外!号外!《中苏西域冲突》咯!”报童挥舞着报纸沿街叫卖道。 “号外!号外!《我们是战胜国》,苏俄帝国翻脸无情。被我国防军痛殴一顿!” “《华北日报》头条!《中亚之心战役大纪实》!” “《淞沪日报》头条:中国人不可辱,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我西域军区自卫反击战,大获全胜!” “《羊城日报》:国防军用鲜血和子弹维护了我国尊严,想要让俄国人遵守条约,就要拿出真本事来!” “《汉阳日报》:除了自己争取,没有人会施舍给你利益。所以我们更需要国防军!” “《东周刊》:尚武大元帅手下再出一铁血神将,铁壁铜墙杜宝三将军以四万铁军独拒三十万俄国百战强兵!” 全国一百三十家报纸,几乎同时将西域军区这一场大胜当做头版头条来报道。这也是报纸行业的第二次统一发布消息,陡然出现的消息让全国百姓目瞪口呆起来,我们——又打仗打赢了?他妈的,过瘾! “各位听众大家好。这里是中华民国第一广播频道。我是新闻播音员白小燕,现在向大家播报一条重要新闻。十五日前,即民国十二年五月十五日,我西域军区黄龙军团与苏维埃俄国东方集团军就归还中亚城市克孜勒要塞的时候发生摩擦。摩擦的原因是因克孜勒要塞许多居民希望能够前往伟大而光荣的中华民国生活,因此在就归还领土的时候中苏双方本着友好和平的意愿确定了年底之前逐步归还。但是苏俄东方集团军一部分气焰嚣张的士兵和将领不顾实际情况和谈判要求,主动攻击我黄龙军团士兵,导致我方十九名士兵阵亡。黄龙军团杜宝三上将根据国防总长王茂如大将的要求,坚决自卫反击。一举击溃了敌第三国际步兵师,从而引起了中苏克孜勒要塞之战。由于克孜勒要塞又称之为中亚之心。因此这场战役也称之为中亚之心战役。尚武大元帅坚决要求,所有将士必须守护中华民族之荣耀,经过十二天的浴血奋战,我西域军区在军区司令员任元星的指挥下,以三个军团不足十五万人的兵力力据苏俄百万军队,创下了以弱胜强的奇迹胜利。但是我军胜利之后以仁厚对待曾经的对手,战役结束后的第二天,我军随即释放了三万三千名苏俄战俘,创下全世界释放战俘之最。可以说我们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出手教训了敌人,却在战胜之后宽恕了敌人,体现了我泱泱大国之气概!在这里,让我们高呼一声,中华民族万岁,中华民国万岁,尚武大元帅万岁!” 坐在收音机前的孙立文和胡汉人、汪兆铭等人吃了一惊,汪兆铭喃喃自语道:“撒的一手好谎言啊。”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怎么我们一点风声都没有得到?”胡汉人惊讶道。 朱执信哼了一声,道:“这王茂如乃是一独裁者,岂会让你知道,现在他是胜了,若失败了,西域的十几万军队便是成了一捧黄沙也无人知晓的咧。” 孙立文道:“展堂,待我给王茂如发一封贺电。” “大总统,就不必给王茂如锦上添花了吧?”朱执信道。 孙立文指着他摇头笑道:“大符啊,你啊你。” 朱执信道:“他也不会感激于大总统。” “那是他的事。”孙立文道,“但实际上,他的麻烦不小啊。” “愿闻其详。”朱执信道。 胡汉人笑道:“这对苏俄关系,其实很是复杂,而且刚刚与苏俄签订了友好条约,王茂如冒然地与之开战,使得政府被外人认为不讲信誉之政府。而且苏俄是病巨人,从病巨人手中抢肉,即需要胆识和技术,又不能惹急了病巨人。”胡汉人侃侃而谈一一分析,头头是道,真不愧是孙立文的秘书长,口才和才识使得众人纷纷敬佩不已。 汪兆铭坐在下面,心中百味具存叹了口气,幸好自己还有杀手锏,不至于在民党中失宠。只是行动失败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那么好的机会啊。他想到了被捕的那个女密电员,忽然又笑了起来,自己这一步棋可是给王茂如扔了一个炸弹啊。至于这炸弹能炸到谁,能炸成什么样子,却要看看王茂如到底有多大的决心了。 此时的全国各地百姓兴奋得热火朝天,大家对国战的胜利,尤其是近代中国屡战屡败后,能够取得如此大胜更加充满了癫痫一般的兴奋。此情此景,恰如一个穷了四十年的老光棍洞房花烛夜一般的兴奋和狂喜,他们需要发泄,他们需要宣泄。 国家打胜仗了,百姓们心气更高了,中华民族的民族主义复苏了,世界核心,中国的思想再一次重新回到自卑的中国人心中。 北京某学校中,几个学生拍案而起,叫道:“如今,我中国屹立于世界东方了,我等岂能错过这大时代,不如我们便弃文从武,报效国家吧。” “好!”其他人立即回应起来。 另有一个学生叫道:“隔壁风华女子中学的女生们也要参军,我们不如和他们一起去,如何?” “真有此事?女人还能参军?” “当然了。”这人说道,“这次西域之战,我军人人带伤,需要大量战场女护士,人家风华女子中学的女生可说了,他们要做当代的花木兰,要做中国的南丁格尔。” “我们也不能示弱!”男生荷尔蒙激素分泌起来,立即叫喊着欢呼雀跃道。 上海某弄堂的小酒店中,平日怕老婆不行的奚老头坐在这里,嚷嚷着说道:“老板,打一斤黄酒来。” “奚老头,你不怕你老婆了,平日你咋能敢喝酒。”酒保笑道。 “你们懂得什么。”奚老头怒道,“我一辈子哪能一直让女人骑在头上?今天什么日子,今天是中国大胜的日子,我就要喝酒了,我就喝了怎么地?” “奚老头老卵啊!”其他人笑了起来,“再给他添二两,我们请客。” 成都街头,几个邻居正在搓麻将,忽然有人跑过来激动地说道:“中国打胜仗了!” “说啥子赛?大胜仗咯?啥子胜仗嚒?”大家抬起头忘了过去。 “你们不晓得吧。”那人兴致勃勃地说道,“跟俄鬼(国)人打,就在西域。” “西域是哪里嘛?” “西域就是西北再往西一点点。” “再往西一点点不是沙漠嘛。”几人怀疑起来,“咋在那里打呢?” “尚武大元帅不是说了嘛,御敌于国门之外,就跑到人家外国打了一架,还打赢咯。” 众人换笑起来,那人又道:“庆荣福的于老板,你们都晓得的吧?刚刚于老板说,中国打赢咯,他高兴,今天他那的绸布半价。还有大鸿米店,今天八折,人家老板也说咯,咱们四川人没出兵,咱们也要出点儿钱,人家说赚的钱要捐给国防军。” “好诶。”几个人激动地站起来,“咱们也得花点钱噻。” “好咯,我得赶紧跟我家婆娘说说,要不然恶婆娘该说老汉我胳膊肘往外拐咯。”那人一脸的兴奋告别众人回家了,几个人麻将也不打了,赶紧去买米买步,又遇到筹款捐献的学生们,便将口袋里的零钱都捐了出去。自古川人多爱国,即便不流血也要流汗捐款,可见此地人对于国家的认同感非常之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