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一章 遭到诬陷的中国老太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八十一章 遭到诬陷的中国老太

而现在在中国,有两个万国城市,一个万国城市是上海,另一个便是天津。天津的租界非常多,而且比起上海来说天津的租界面积更大也更加繁荣。天津被称之为东方之门,由此可见天津在国际上的地位。 此时的天津街道上人们为了庆祝国防军打了一场大胜仗,载歌载舞,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段祺瑞坐在汽车里看着外面,身边是他的儿子段宏业,从四月份开始,尽管天气越来越好了,但是段祺瑞身体却越发不好了,时常咳嗽,经过诊断是慢性气管炎,需要慢慢调养。段宏业原本被称为民国四大公子,但是段祺瑞下野之后,他只能做一个闲散人了,由于他没什么本事,导致做什么都做不长久。这会儿失业在家,正好服侍父亲。 这辆汽车是国防军的汽车,王茂如特地请配备给国防军退役军官的高级军官的,不单段祺瑞有,其他下野的军阀也都有。段祺瑞不贪污受贿,平日里买米买面都要讨价还价,那能开得起。索性国防军军务总部都想得周到了,这些下野的军阀只要在国内不住在租界的爱阀,都以国防军高级军官退役为标准。段祺瑞是不想享受,只是今天他是在咳嗽得厉害,不得不乘坐汽车去医治。 “将军,前面堵了。”司机小王将车停在一旁无奈地说道。 “这些该死的人,怎么见天的游行呢。”段宏业气道。“年初就游行,这都年中了又游行,还真是没完没了了。游行游行。唉,爹,你说他们怎么又那么大的热情和精力呢?现在别说让我游行,我出去走三里地都气喘吁吁的。” “混账话!”段祺瑞怒目而视斥责道,段宏业赶紧低头认错。 段祺瑞抬起手来就要揍他,但是一想到儿子都三十四五岁了,不比以前了。只好放下手说道:“你啊,懂得什么,这种欢庆多一些才好。”司机在一旁笑了起来。老将军对儿子就像是对几岁小孩子,要是段宏业惹他生气,那是非打即骂,浑然忘记了自己的孙子都快十岁了。还把儿子当少年一样对待。 段祺瑞看了看司机小王。问道:“对了,你是叫小王吧?” 司机小王顿时要吐血,连忙说道:“将军,叫我小王就行了,别叫我小王八。” 段宏业忍不住乐了起来,段祺瑞连忙道:“对,小王。你当兵几年了?” “俺当兵两年。” “你觉得尚武大元帅怎么样?”段祺瑞微笑着问道,他想知道这些普通士兵心中的王茂如。 司机小王却立即毫不犹豫地说道:“他是国家大救星。他是带领国家强大的唯一希望,他是我们国防军至高无上的领袖。尚武将军刀锋所指。即是我辈热血所向,纵然身死当入中华凌霄阁,死后也是天兵天将。” 听了司机小王的一番话语,段祺瑞倒是目瞪口呆,半响才说道:“你真是这么想的?” “是。”司机小王一脸认真地说道,“尚武大元帅是紫薇大帝转世投胎,做他的兵将来不是天兵天将吗?” 段祺瑞心中苦笑起来,这司机前面说的话倒是一脸正气浩然,讲得头头是道,可是听到后面却一耳朵邪气,什么紫薇大帝天兵天将都出来了,他想着反驳一下,但看到小王一脸虔诚的表情,知道自己纵然怎么说,小王也不会相信的。国防军士兵的洗脑何其成功也,段祺瑞心中不禁微微一叹,王茂如啊,将来他若是做那称帝之举,恐怕比袁世凯要强上许多倍。袁世凯在早期注重军中士卒对自己的崇拜,后期更加注重政治而非军事,可王茂如不同,王茂如时时刻刻都注重军队思想,时时刻刻在军队中进行洗脑教育。 “唉,要是王茂如称帝,怕是没有人挡得住啊。”段祺瑞无奈的想到。 此时游行的群众高呼起来:“国防军万岁!尚武大元帅万岁!” “万岁!”更多人叫喊起来,“尚武大元帅万岁!” 段祺瑞远远地看着激动的人群,捋着自己的胡子,心中百般滋味。越是有能力带领中国走向富强的人,越是有危险成为下一个皇帝,希望自己当初的选择没有错,王茂如不是独裁者吧。 “小王,开车,回去吧。”段祺瑞吩咐道。 “父亲,不去医院了吗?”段宏业问道。 “改日吧。”段祺瑞望着不断增加的游行人群苦笑着说道:“今天怕是不方便啊……” 某一间查楼上,几个中年男子脸色不渝,期间有人愤愤地说道:“这王尚武越来越嚣张了,我国的民主何时到来啊。”这几个人是新组建的风月社的国内记者,他们在偶然间看到了介绍美国的民主的书籍以及美国《独立宣言》中文译本之后,非常惊讶美国人的自由与民主,又见到中国现在的国情是半民主半军国主义,于是暗暗组建了一个风月社的俱乐部。当然,这些人也只是批评批评某些政策的不好,算是志同道合的一群碎嘴吧。 “我认为当今中国之民主最大障碍就是王尚武。”一个戴眼镜的叫做李公知,原来是山东济南的记者,靠着给洋人跑腿赚点小钱。后来王茂如下令整顿报业传播行业之后,他这种毫无资质的野记者就失了业,再也没有人敢用他。在济南的时候,他就因为在报纸上大肆诋毁中国人遭到几个山东爷们殴打,如今来了天津,在租界中他找到了一个打探消息的活。他加入这个风月社也是机缘凑巧,凭借着野记者的灵敏,他敏锐地感觉到了这个风月社将来一定会是有一番心思。因此他在聊天的时候装作义愤填膺,实则时时引导大家的思考方向。 但是有人此时有些害怕了,赶紧转移话题,说王茂如不好的话可不是一般人能说的,大家赶紧低头不语。李公知气道:“你们啊你们,唉!国内传统文化糟粕不堪,再不全盘西化,国将不国啊!”又见众人不敢答应,捶胸顿足道:“此间,连那大明朝都不如,唉。”表现出无可奈何的他只得低头把玩起自己的相机来。忽然之间有人吵闹起来,他抬眼望去看到茶楼下不远处十字路口中央人群嘈杂,凭借着新闻人的敏感他立即站起来叫道:“你们看看,怎么回事儿?” 大家伸脖子看过去,几个洋人被围在中央。 “走,过去看看。”李公知立即跑下去,拨开人群,见到插着西拔牙国旗的一辆小轿车前站着几个洋人,他心中嘀咕起来,中国跟西班牙刚刚建交吧,难道是西班牙大使?不过貌似天津没有西班牙租界吧?这伙儿人是从哪来的? “怎么回事儿?”李公知赶紧问其他人,一旁有人忙说道:“洋大爷开车把老太太撞了,这不……” 几个老外仔细检车了一下自己的车脸,嘀嘀咕咕了起来,鄙夷地看着地上躺着的中国老太太。一个洋大爷举起拐杖,敲了敲一旁看热闹的一个小伙,用流利的京片子说道:“你,把她太到一旁去。” “啊?”那被敲打的小伙吓了一跳,说道:“你们撞死人了,撞死人了。” “撞死人?”那说中国话的洋人一脸倨傲地说道:“什么我们撞死人,是她故意碰瓷的,这种情况在北京我见得多了。别以为我们是外国人就敢讹诈!这个老太太居然敢讹诈我们,中国人的素质真差。” 此时挎着篮子的老太太被车撞晕之后悠悠地醒来了,操着一口河南方言说:“这是咋回事咧,我咋晕了捏。” 洋人不屑道:“你这个欺诈犯,立即从我们的车前滚开。” 老太太估计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阵势,吓坏了,想要躲开,可是刚一动却发现腿脚动弹不得了,用手摸了摸,有一种刺心一般疼痛,她疼的满头大汗忍不住叫了起来。 “你可真能装啊。”洋人冷笑道,“居然敢讹诈我们,你们要知道我们是伟大的全球帝国西班牙帝国的人。居然敢讹诈我们,真是太给中国人丢人了。” 老太太吓得唯唯诺诺,可着实是太痛了,李公知见状立即拍照,那洋人见了,用拐杖敲了敲他,怒道:“你在干什么?” 李公知连忙陪笑道:“国人素质低下,敲诈勒索成风,尤其是河南人如此,我们社会精英要在报纸上批判一下。” 洋人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很好,很好,还是你才是我们外国人的朋友。” 李公知忙谦卑地笑道:“传统文化糟粕,糟粕至极,早日西化才是正道啊——不好意思,说了一些你涉及的问题,总而言之,我们应该学习西方文明才是。” 一个可能是天津本地的小伙怒道:“你咋睁眼说瞎话咧!你可真不愧是一个二鬼子!你咋还谩骂同胞呢?你到底是不是人?”其他人立即也七嘴八舌指责起来,训斥这个李公知反倒帮着洋人作践自己国人。 “哼。”李公知理也不理会这小伙子和其他百姓,仿佛自己高人一等一般,不屑与人争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