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二章 影射攻击王茂如独裁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八十二章 影射攻击王茂如独裁

这个时候三个巡警终于姗姗来迟,见状之后便问明情况,一旁的国人见警察来了,连忙对警察说道:“这个洋人开车横冲直撞,老人家本来腿脚就不好,闪躲不及被他们撞了。” 那洋人一嘴酒气地立即怒道:“你们说什么?你们这些恶劣的民族,真该送上绞刑架!黄皮猪!傻逼!恶劣人种。”不过后面的脏话倒是用外国话说的,到底没用中国话说出口来。 一个戴眼镜的巡警立即一脸的陪笑说道:“诶呦喂,洋大爷,洋大爷,您别生气,您别生气,这不正在调查嘛。” 那洋人冷哼一声,道:“你们这些刁民说的都是假的,根本就是串通好的,但是这位中国人还是很有良心的,你可以问他。”众人立即看向拿着照相机的李公知,没等巡警来问,李公知便立即跳出来说道:“警官,的确,这个老太太是讹诈,讹诈外国人,给咱们chinese丢人呢。抓起来,这老蒯一口的河南口音,you know,河南自古出刁民……” 另一个四方大脸的巡警忽然走到李公知面前,李公知愕然一下,忽然那巡警一警棍砸了过去砸在李公知的右脸上。 “啪!” “哎呀……哎呀我的mom呀……哎呀……my god!” 李公知顿时被木制警棍抽得倒在地上,吐了一口血连带着七八颗牙齿,大叫起来。 那方脸巡警冷笑道:“鳖孙。俺也是河南咧。” “我要告你,我要扒你警皮!”李公知躺在地上嚎叫着略带哭腔地喊道。 “扒就扒,老子怕天怕地怕父母怕尚武大元帅。就他妈不怕你这种穿洋装跪舔洋人谩骂同胞的二鬼子。”这个巡警怒火冲天吼道,“老子还要揍你,说到底俺也扒警服了,俺就揍得你爹妈都认不出你得了。” “二柱子,别的,不能啊。”一旁其他巡警们立即拦住了他,闹哄哄的不知谁又踹了李公知七八脚。 戴眼镜的巡警苦笑道:“二柱子。你他娘的又给我惹事了,你小子不惹事不舒服是不是。” 几个洋人见事情不好,立即坐回到车里要开车走人。那叫二柱子的巡警又一警棍砸在小汽车头上,将车盖子砸出好大一块凹陷处。 “下来,他娘的想跑啊?”二柱子吼道,几个洋人吓呆了。中国人咋这么狠呢…… “嘀嘀嘀……”更多的巡警跑了过来。一个本来维持游行庆祝的巡警头巡长也骑着自行车过来了,见状之后立即让人下了这个方脸巡警二柱子的警棍并控制了起来。戴眼镜的巡警在巡长耳边说了前后,巡长点了点头,又见人越来越多,喊道:“都带回去,带回警察所。” 洋人一嘴酒气立即说道:“no!no!no!我是不可能去中国人的警察所的,我是外国人,我们有领事裁判权。” 巡长忽然问道:“你们是哪国的?” “西班牙。” 巡长大笑道:“对不起。西班牙在中国没有治外法权,别以为我们中国人什么都不懂。都带走,回去查明。” 这时候李公知的风月社的几个伙伴才发现他受伤了跑了过来,见到李公知一脸的鲜血躺在地上,白色的西服上印着数个皮鞋脚印子,一看就是警察踢的,立即抗议道:“巡警岂能滥用暴力?还有没有王法?你们是残暴的警察吗?酷吏!酷吏!我们要送他去医院,去医院治疗!” 巡长倒也没有阻止人家去医院,便立即让一个警员跟着,又让两个巡警将老太太送入医院,随后又带着西班牙的洋人们来到了警察所。 洋人们很是骄傲,坚持说自己没有错,是中国老太太讹诈,他们做了笔录说完之后便醉醺醺地走了。但是周边的一些小商贩们坚持说着洋人胡乱开车,好几个人差点被撞上,而且一嘴酒气,并且他们愿意为老太太作证她并非讹诈。 事情很简单,唯独一个地方让巡长头疼,那便是这几个洋人的身份,洋大人现在还是很管用的。 巡长让人打听了一下老太太的伤,老太太一条腿断了,她的儿子和儿媳正在照顾。巡长便希望此时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恰逢现在国家蒸蒸日上,若是在自己的辖区出现中国人和外国人冲突也不好。于是巡长便希望调节一下,让洋人出点钱,洋人坚持说不出,而且躲进了租借内不出来。巡长无奈,只得用警局的钱慰问了老太太并拿出十八块大洋治疗,老太太的儿子知道这几个洋人惹不起,只能叹了口气自认倒霉,算是了解此事。 不过他们忘记了一个人,那便是野记者李公知,李公知在医院越想越憋气,越想越要批判一下社会和政府。于是他在医院住了两天不到便离开了,他连夜将照片洗了出来之后又以《外国小伙在天津遭到河南老太讹诈,论中华文明道德沦丧》为标题,夹杂着自己的私人恩怨写了一篇不实报道。不过李公知知道中国报纸审查很严苛,于是他找到天津租界内的洋人报社,这些报纸都只在租界内刊登洋人们来看,管理也不严格,便投了稿。 李公知这篇文章又将洋人写的见义勇为,把中国人写的欺诈讹骗,痛骂中国文化实则落后糟粕,又大肆吹捧西洋文明如何如何先进。租界内洋人报社的洋编辑立即拍案而起说道这才是中国的文化精英讲出来的话,一看就是社会道德标准,中国的文明就是落后的,连你们自己人都承认了,一定要刊发,一定刊发。 原本在这种租界内的小报一篇文章只给五美元,不过洋老板们满意,重奖李公知一个字五美分,着实让李公知赚了不少钱,只不过给的数字不太吉利,是一个250整。 李公知哭笑不得,说这个数字不太吉利,洋人老板以为他嫌钱少,又气呼呼地给了他2美元,说你现在的价格不低了,不要贪得无厌。李公知赶紧舔着脸笑说:“我的意思是,你们给多了,给多了……” 这次的租界内报纸上的报道一下子直指中国人的素质,顿时吸引了很多洋人观看。而很快,中国的一些中国文人也在租界内看到了这篇针对中国文化批评的文章,他们立即觉得此事应该讨论一番,尤其是中国刚刚成为战胜国,现在这种国家复兴的时候。 在李公知的笔下国人如此丢人,不能不说明这是民族的悲哀。由于李公知的文章是发表在租界内的小报上,中国文化部没有权利进入租界禁止租界报纸刊发,使得李公知在租界内仿佛成了西方文明的中国代言人一样。 由于李公知被洋人承认,也让很多中国学者觉得既然洋人都承认的,那李公知就是一个专家学者。随后很多中国评论家也开始了自我批评,从这则案件中批评中国人的丑陋,例如占小便宜,例如讹诈,例如裹小脚等,并说明这是因为中华文明远远不如外国文明优秀导致。如果单单批评陋习也就罢了,一部分别有用心者以此来反驳王茂如提倡的儒法主义,认为儒法是害人的东西,禁锢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鸦片思想,绝不能起死回生。 《从老太讹人来看“儒法主义”到底有害还是有利?》 王茂如读报纸的时候才发现这件事非同寻常之事,他立即让副官高亢找到这方面的报纸看一下前后。很快便得知原来是发生在天津租界外的一件冲突。 中国老太太与西班牙人的汽车蹭到了一起,租界内的外国报纸认定是老太太讹诈,国内的一些报纸也引用了他老太太讹诈来报道,并因此展开了一场自我批评运动。而在自我批评运动中,很多人对儒家文化持否定态度,认为儒家文化害惨了中国,禁锢中国思想,应当全面抛弃,效仿西方文明,建立一个耶稣基督纲领的先进文明。 当然,有支持西化的就有反对西化的,在报纸上一天之中出现了好几篇讨论文章,更多的人则是通过指责老太讹诈引申中华文明已经落后,中华文明已经被欧美文明抛弃,但是王茂如从中看出来了,一部分社会学者专家是通过这件事来攻击他推崇的儒法文化,反对他的思想。王茂如何其敏感的一个人,他岂能看不到透过文章表达的意味,中华文化被这些穿西装打领带说话时不时夹杂着英文的人指责的一无是处。不管是中华文化中坏的一部分还是好的一部分,在这些人的眼中一定要全盘西化中国才能屹立于世界东方云云。 “混蛋。”王茂如读到这里怒不可遏,对高亢说道道,“给我把李子文叫来,立即马上。” 李子文来到王茂如处之后,见王茂如怒气冲天,连忙问秀帅何事。王茂如挥舞着报纸问道:“所有这些报纸,是怎么发出的?” 李子文接过来报纸仔细一看,也是气得够呛,有人接着批判国人来攻击王茂如提倡的儒法主义,并影射王茂如独裁统治国家,顿时气得咬牙切齿说道:“秀帅放心,我一定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