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五章 近卫总部缉侦司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八十五章 近卫总部缉侦司

北京近卫司令部地下监狱内冰冷潮湿,暗黄色的白炽灯灯泡因为电压不稳定显得有些忽明忽暗。近卫总部的电路有三条,地下监狱走的是备用电路,因此电压一点也不稳定。并且有的地方甚至没有灯泡,就这么一直黑乎乎的,终日不见天日。地下监狱里,屎臭和尿骚伴夹杂犯人身上的臭味弥散在空气中,使得地下监狱总是一股子恶臭的味道,但凡进来的狱卒都想法设法出去换别人来值班。后来有人建议加建了通风口,这才使得地下监狱气味变好了许多,但是时常有人死在这里,一股死人的味道若有若无地飘散在空气中。 牢房都是单独的,钢筋水泥浇灌,在牢房的最上三米高的地方有一个二十厘米长二十厘米宽的通风口,在每天上午十一点到下午一点的这三个小时内,阳光会直接通过这个口照射进来,其余的时间只能靠着走廊中的电灯照明。不过通风口外也不是什么好地方,那里是刑场。近卫总部的责任除了保护王茂如和很多军官的安全外,另有一个抓捕任何针对王茂如的不法嫌疑人的特别权力。 一般来说,这种事并不会有近卫总部的人来做,全都是交给中情处,可是随着中情处办事能力和办案效率让王茂如失望,近卫总部的作用反而越来越明显,他们只针对王茂如的安全负责。 近卫总部部长,也称之为近卫总长或近卫司令为魏东龄。下辖近卫组织司(司长朱连义),近卫团(团长王立诚),近卫装甲旅(旅长王庚)。近卫少年团(团长李云飞),近卫队(队长乌热松)。如今又增加了近卫缉侦司,由王茂如的副官长冯尹彬担任缉侦司司长一职,专门负责这个李三金之案。 缉侦司的出现是给李木鱼的中情司提了一个醒,如果中情司再不拿出一些本事,将来他们就会被替换掉。对此李木鱼也急得满头大汗,可是这案子的确是太不容易查了。倒是缉侦司经过刑讯。得到了一个很重要的情报,那便是李三金在四年前被人带到了东北——也就是说,这个暗中布局的人。四年前在东北有一定的实力。根据这个想法,缉侦司继续对李三金进行刑讯,并且从另一个活着的女孩口中得知,他们被带到的地方是沙漠小镇。 沙漠小镇。东北的沙漠小镇? 冯尹彬仔细想来东北的沙漠小镇有三处。一处是热河,一处是呼伦贝尔,一处则是吉林的哲里木地区,同时根据口音来判断,这个地方应该是哲里木。哲理木是王茂如的簇拥部族之一,东蒙古王公贵族因为王茂如的蒙古驸马身份对其非常支持。如果他们在那里的训练的话,一定非常容易找到那条大鱼。 冯尹彬大为兴奋,这个内鬼似乎距离被揪出来不远了。他兴奋地继续派人追查,然而在他下班的路途上。却遭到了枪手的伏击。冯尹彬的卫兵被打死了两个,而对方有一个人被打死,其余枪手逃走了。 那唯一的死者的身份很快就被查找出来,是保定军校被开除的名唤丁长贵的学生,就是保定本地人,因为在校期间组织学生斗殴被开除出学校。 保定军校?难道和保定系的人有关? 联想到如今中情司办案不利,而中情司的上头安全总部部长李德林就是保定系的首领,冯尹彬只觉得似乎是抓到了什么。但是他却不能肯定,如果这个丁长贵是被人收买栽赃陷害呢?这件案子太深,牵连甚广,冯尹彬是一个谨慎的人,他不可能将自己的怀疑便直接告诉王茂如,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求证。 清晨阳关照射在床上,白色的床单上两具的缠在一起正在酣睡,费婉婷松散着头发披在王茂如的胸前,吹过,让人有些痒痒的。 一串风铃叮叮当当地响起,费婉婷立即醒了,她看了看搂着自己的王茂如,又看了看周围,忽然捂住了嘴巴,惊慌失措起来。昨天不该在美国大使馆喝那么多酒的,天啊,她真想敲一敲自己的头,自己昨天都干了些什么啊。当王茂如将她抱在怀里之后,她除了有一些惊慌之外,另有一些惊喜和刺激,这种刺激就像是久旱逢甘霖一般,让她的被点燃了。当然,她的内心之中也非常崇拜王茂如,当王茂如的胳膊环抱她的时候,也正是她梦寐以求的。之后王茂如便带她来到了这里,两人,便一边洗澡一边亲热起来。 尽管费婉婷是二十七岁,却仍是处子之身,但是有一句话说得好,老柴禾烧起来才旺盛,刚开始王茂如主动进攻,可是后半夜反倒是费婉婷占据了主动,索求了一宿。两人折腾了半夜,这才导致大白天还没醒来。 风吹的费婉婷的头发落在王茂如的鼻子上,痒痒的使得王茂如打了一个喷嚏醒来了,正好见到费婉婷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摩挲着他的分身,好似正在研究一般。见王茂如看着她,她也惊诧地看着王茂如,只停住了几秒钟,费婉婷顿时羞红着脸藏在王茂如的腋下,当真羞死人了。王茂如哈哈大笑,费婉婷更加害羞了,忙说道:“不许笑,不许笑。”一把拉起被子盖在头上。 王茂如笑岔了气,道:“以前没研究过,现在好好研究一下吗?” “不要说,不要说了,讨厌,羞死人了呢。”费婉婷在被窝中脸色烧红撒娇道。 “好吧,这样我不说了。”王茂如憋着笑,搂着她,撂下被子,露出费婉婷精致的笑脸来,潮红的脸上挂着昨夜的满足感,被滋润过的女人露出别样的诱惑力。他小声说道:“是不是来一次晨练?” “什么是晨练?” “费记者,你的知识还需要扩充啊,晨练嘛,就是早上……”王茂如说着,又将她压在了身下,不久屋子里再一次娇喘起来…… 一番之后,两人都精疲力尽了,这才在床上吃了早饭。费婉婷便躺在王茂如的怀中,萌萌地笑着看着他,也不说话,王茂如问道:“你在笑什么呢?” “没什么。” “说实话,骗我可不行哦。”王茂如威胁道,“我可是尚武大元帅啊。” 费婉婷挂着满足的笑道:“我在回味这番滋味呢,真舒服。” 王茂如拍了拍她的屁股,捏了一把她的酥胸,道:“那么早来一次吧,吃了饭有力气了。” “不要了,不要了。”费婉婷忙花容失色道,“刚才就疼了,现在更疼了,我就是不好意思说而已。” 王茂如道:“为什么不好意思说?” 费婉婷红着脸说道:“我怕说出来,你就停下来……” “哈哈哈……”王茂如捏了捏她白嫩的脸蛋道,“你真可爱啊。” 费婉婷先是娇羞着,而后不久便幽怨起来,道:“没想到昨天的红酒惹下这么大的麻烦,女人还是不要喝酒的好,唉……现在怎么办呢。” “什么怎么办?” 费婉婷道:“我怎么办,我们……唉。” 王茂如霸道地说道:“没什么怎么办的,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两人一直缠绵到中午,王茂如这才伺候了早(午)饭离开,回到国防部。刚刚坐下,高亢便报告说冯尹彬昨天遇刺了,但是冯尹彬没事,反倒是刺客被打死了。冯尹彬这时候遭受枪击,王茂如立即明白这件事与李三金刺杀案一事有关,便准备前去探望。不过冯尹彬倒是先来了,他连忙报告说自己没有受伤,只是当时局势比较紧急而已。 王茂如向他询问案件进展,冯尹彬说这件案子的确是浑水一片,难以捉摸,也难怪中情司也无能为力。而且他还怀疑,李三金等人被带到哲里木一个小镇接受培训,也不一定能够证明这就是国防军内部的人做的,国防军军官都在王茂如的控制之中,没有人会动这么大的动静建立一个如此严密的培训体系。 王茂如说:“这件事你要追查到底,但是响动不要太大,想要我的命的人只要我还活着,他们一定还会找机会。” “是。”冯尹彬立即执行,并且抽调干员赶赴哲里木。其后王茂如取来刺杀冯尹彬的卷宗,见到暗杀者是保定肄业生,眉头紧皱,问他可有线索。冯尹彬说暂无线索,从此人的身份、身家和任何其他背景都看不出他的背后是谁,冯尹彬也不敢妄加揣测,故而没有报告。王茂如又吩咐其仔细查访,且万万不可大意,他的暗杀和自己的暗杀一定有关联,找到背后的那双手,便是立下了最大的功劳。 就在冯尹彬的缉侦司忙于前往哲里木查访和对丁长贵的线索深挖的时候,有一个刚刚从国防军工兵学院(校址武汉,由汉阳工兵学院与湖南陆军小学合并建立)的科员戴春风找到了一个新的线索,那就是这台被毁掉的电报机上的内容。尽管已经被损坏了,可是这台电报机的生产却是法国产品,也就是说,从生产批号可以找到这批电报机到底卖给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