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六章 线索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八十六章 线索

冯尹彬听到戴春风的建议仔细思考,又让戴春风进行查找,果真发现线索。为此,冯尹彬豁然开朗,对啊,其实手下人的能力也很强,自己还是应该多给他们机会。他立即委任戴春风为缉侦司第一课课长,专门就这个电报机的线索挖下去。戴春风找到熟悉法国货的人进行暗中询问,很快得到了一个线索,市场上没有法国的洋行私自出手电报机,但是有人走私这些物品,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躲在天津法租界中的王茂如的旧相识雍剑秋。(详见第二十八章 八大胡同) 这雍剑秋要说他是坏人也未必是坏人,他是天津慈善界的领袖,在天津的士绅当中,他的捐款一直是最多的,别无二人。他主持建立的基督教会慈善机构不但资助贫困家庭,还资助各类学校,资助修筑民生设备,如修桥铺路等等。他在袁世凯当政的时期的确是吃香喝辣的,从北洋陆军身上扒下来不少钱。只是袁世凯死后段祺瑞看他贪污北洋军款中饱私囊气愤不已,几次三番欲拿他开刀,他只好跑到天津租界之中去了。他在天津租界继续从事军火买办,给一些小军阀贩卖枪支弹药。 只是他又赶上了不好的时候,王茂如的国防军统一了全国,全队统一制式武器,统一了子弹口径,统一了标准,甚至连大炮都进行了统一。尽管国防军的武器不能说在世界领衔,但是王茂如一直力主自己生产自力更生的原则。尽管起初很艰难,但是自己制造让国防工业逐渐壮大,这也导致了一直以来在中国流行的德国武器没了市场。德国人不得不为了适应中国的需要。更改子弹口径,专门给中国生产子弹来赚取外汇。而雍剑秋也因此事业不顺,只好做一点走私生意,经过诸多洋行买办的指证,他是唯一在华私自销售电报机的。 “这个人啊(雍剑秋),不简单嘛,关系网很复杂啊。”冯尹彬看了看资料。自言自语地说道,他嘴角露出了一丝丝冷笑,道:“不过这条鱼倒是蛮大的。抓到了他,或许能调出来更大的家伙。” 缉侦司司长冯尹彬笑着对戴春风说道:“不错,很不错,这么短的时间能够搜集这么多的证据。很不错。你去设计一个局。把雍剑秋抓起来,最重要的是把他骗出租借,在法租界抓人不行。这件事要秘密进行,国内国外都不要声张,我们的对手很神秘莫测,我们不知道他们的本事深浅,所以我们更要谨慎。” “是。”年轻的戴春风获得重用之后,按捺住心中的激动。貌似平静地回答道。 身在天津的雍剑秋又接到了一个生意,有人在他这里买一批手枪。当然,这不是最好的消息,最好的消息是中华民国政府取消了当初北洋政府对他的通缉令,这让他可以自由地回到自己的老家江苏高邮。带着喜悦,雍剑秋在法租界的拉菲斯西餐厅见到了这个客人,客人年纪不大,三十四五岁的样子,留着两撇小胡子,看上去有些阴沉和城府。 “不好意思,尽管这个问题你可能不回答,不过我还是要问一问。”雍剑秋示意黑人服务生倒了一杯红酒,说道:“你的枪是用来做什么的?” “可以不回答吗?”买家面无表情地说道。 “呵呵,大家交个朋友而已,多个朋友多条路,是不是?”雍剑秋笑道,“我这个人最爱交朋友,上至尚武大元帅,下至贩夫走卒,都是我朋友。” “尚武大元帅你也认识?”买家似乎感兴趣了,问道。 雍剑秋笑道:“当初秀盛还是北大的教书先生,而且还是特聘(现代人称之为临时工……)先生的时候,我们几乎每日都在一起厮混。他当时比较落魄,还是我时常救济救济,我是见不得朋友落难的。” “听闻雍先生是天津慈善界翘楚,果真一如既往慷慨大方。”买家赞道,“我等自愧不如,自愧不如啊。” 听到恭维,雍剑秋顿时开怀大笑道:“哪里,哪里,都是谬赞,谬赞,愧不敢当啊。” “既然雍先生与尚武大元帅如此相熟,怎么不回到北京开一家洋行,岂不是比在天津生意更广吗?”买家疑问道。 雍剑秋摇头道:“你且不知道,我爱帮朋友,却不爱麻烦朋友,如今秀盛帮我撤了通缉令,倒也是念着老交情。他老人家日理万机的,居然还念着我的旧案,着实是够朋友。” 买家听到这话,顿时肃然起敬,拱手道:“居然是尚武大元帅的旧相识,戴某人着实有眼不识金镶玉了。说起来倒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家主在北方找到了一处金矿,在政府买了一些枪证和步枪,但你晓得那土匪那管你手中的枪支威力,人家只管风里来雨里去的行事不找踪影,我们买的枪都是长枪,这便不好随身带着。家里二十杆长枪护不了家主一身周全,只好去买短枪。岂料到这枪证一时批不下来,家主急了,这才买二十支短枪。家主在北方朋友众多,若是今次能跟雍老板结下友谊,日后不愁生意红火,毕竟这子弹消耗便不是小数目。” 雍剑秋连忙道:“我便是看到了这不是二十支手枪的小生意才跟你在此详谈,若只是几万大洋的钱,我岂会在此。雍某人看中的便是你们背后的关系,日后生意之间多多照拂啊。说起来这枪证,若是几年前我倒是能办,可是如今的内务部门频繁更换,我倒是找不到熟人了。” 买家笑道:“这枪证再说吧,能找到关系最好,找不到关系也不急。” “对,只要有短枪傍身,便不需要怕他什么。”雍剑秋哈哈大笑道,“来,喝一杯,法国拉提娜红酒,从法国运抵中国的。” 两人吃过了之后走出饭店,雍剑秋的下人从车里拎了两个皮兜放在买家的小汽车上,两人握手之后离开。两日之后,雍剑秋又得到消息,这个买家很是满意,不过这次倒是买的物件大了,要买两挺马克沁机关枪,据说是最近北方流窜了许多长毛匪。长毛匪便是白俄士兵偷偷潜入我国国境,拒不交出武器流窜成匪,北方玄武军团和青龙军团都在尽力剿灭这些白俄匪兵。因为身上体毛比较长,也被叫做长毛匪。 这些俄国土匪自知被中国国防军抓到之后必死无疑,因此每每狡猾之极凶残至极,长毛俄匪手下基本上没有什么活口,男人虐尽女人奸杀,只要犯在长毛俄匪手中的中国人,倒是没有一个好下场的。这些俄匪的残暴使得中国百姓和潜入国内的俄国人之间的矛盾越发激化起来,就连中国土匪也开始和国防军联起手来对付这些长毛俄匪。 不过这次买家要求在天津的翠云楼见面详谈,并且说他还带着几个也是北方土豪一道来长长见识。这翠云楼是天津的一家有名的妓院,几个北方暴发户想要在这儿谈生意也正应了民国时期的风潮,雍剑秋原本怀疑不敢去,但又想到自己身上的通缉令都没了,怎么还杯弓蛇影了呢?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上次二十支手枪赚了两千块钱,这次两挺重机枪怎么不得转上两万大洋。于是他欣然赴约,来到租界外的翠云楼。 当雍剑秋刚刚坐下来,便觉得不对劲了,这几个人的气质不像是土豪地主,反倒像是……军人。 “雍先生,我们是国防部缉侦司的,请跟我们走一趟吧。”戴老板微笑着说道。 “我,我,我可是你们尚武大元帅的恩人,你们不能这么对我。”雍剑秋连忙说道。 戴老板微微一笑道:“什么话到北京再说吧,这里不方便。” 雍剑秋被带到北京,看到自己走私的电报机之后,什么都明白了,他后悔做那一单生意了,害死人啊。他倒是很老实地一五一十交代清楚了,这电报机是三年前从法国商人那里购得,一共是二十台。欧战结束之后,法国很多军用电报机都不得不报销,几个法官便将报销的电报机找工人修理了一下,买到远东来。这批电报机是军方报销的产品,因此不可能在正规洋行中贩卖,否则法方发现有人私自将军品出售会连累一部分人,只能走黑道。雍剑秋倒也有本事,路子也广,将消息传递出去没多久,便有人要全部购得。 这批二十台电报机在上海租界交易的,之后被拉到哪里便不知道了,不过当时负责的人却是上海滩大亨青帮大佬黄金荣手下扛把子杜月笙,现在黄金荣逐渐洗白,将青帮龙头的位置让给了杜月笙。 “杜月笙……新任青帮大佬啊。”戴老板——也就是缉侦司戴春风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不好办啊。”他立即向冯尹彬汇报进展,冯尹彬笑道:“上海嘛,倒也不是什么麻烦的事儿,杜月笙这个人我知道,是个讲义气的小青皮。这样,你拿着我的名帖给他,让他调查一下,如果他不给面子的话,就直接把青帮灭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