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七章 西域之战汇报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八十七章 西域之战汇报

冯尹彬的年龄比戴春风没有大多少岁,但是他身上的气势却很重,这一点是戴春风这个小小的科员所不具备的。戴春风听罢冯尹彬的吩咐,于是点了点头,想了一想这一次上海之行的难度,便说道:“恐怕这次去上海,不能用现在的人手,我们的人都是从中情司和军情司那边淘汰来的,怕是我们还没出发,中情司和军情司在上海就已经把人给抓了。” 冯尹彬摸着下巴笑了起来,这个习惯和王茂如很相似,说道:“你说得非常对,思维缜密,是个人才。咱们缉侦司建立之后恐怕最受影响的就是中情司了,他们定然不愿意帮着我们,缉侦司不知道有多少中情司的眼线,要是他们在我们之前破了案,我们就显得非常没用了。这样吧,我倒是知道有一群人非常忠诚于秀帅,而且绝对不会是中情司的人。最近少年近卫团有一个营准备从哈尔滨进京向秀帅汇报演出,演出完毕之后我让他们随你去上海,你从这里面跳出一些苗子。我们现在用的人都是从竞争对手借来的人,尽管他们经验丰富,但是始终是外人。这些少年近卫团的孩子们绝不会背叛秀帅,他们也是我们唯一值得信任的人。” “是。”戴春风道。 此时王茂如正在国防部听取西域军区总参谋长祝永泉的战斗报告,祝永泉用了四天时间整理好这次战役的战斗报告之后,立即从西域乘坐飞机返回北京。国防军对这次战役报告非常重视。要求整理成册,作为将来作战的指挥经验。 祝永泉说道:“这次战役我们在战略上完成了自己的既定计划,尽管没有开疆裂土。然而达到了我们的实际目的。而且关于军队在战术上,我们是获得了空前的胜利的,我军经过这次战斗检验出了我军的真正实力,也锻炼了一大批军官。” 王茂如笑道:“很好,继续说下去。” 祝永泉拿出报告便先冲着各位点了点头,才说道:“首先我先说一下战术上的胜利,开战之后。我军投入的实际兵力高达四十万,但是近二十万是作为预备部队,并没有实际战斗。我军在七个方面取得了优势导致了这次战斗胜利。第一,情报优势。为什么我在这里说情报优势呢,因为从这次敌人的行动,到敌人的一切行为。都在我军的情报控制之下。所以这场战役的胜利首功是归功于情报部门。正因为情报部门的支持,我们可以从容应对敌人,把敌人放在我们的包围圈中——当然,这个包围圈最终没有形成,还是让敌人跑了五分之一的人。” 王茂如笑道:“你们心思太贪了,还想全歼?” “哈哈……”大家笑了起来,蒋方震道:“任元星胃口不小啊。” 祝永泉也笑了起来,颇为骄傲。他继续说道:“第二,我军拥有弹药储备优势。我西域军区这次战役可以说用火力优势完全压制了敌人,在轻重武器上,苏俄红军完全占据不到任何优势。这次战役一次性消耗弹药为子弹7675万发,炮弹6520吨。我军消耗的弹药量是敌军消耗弹药量的三倍,因此此番作战也变相地说明了不可能不成功。第三,空军优势,在战斗过程之中,我军路航部队的飞机成了西域军区的另一只眼睛,配合着各旅发回来的电报信息,使得我军对敌人的情况了若指掌。而轰炸机对敌人的火力压制,也是我军获胜的另一个重要原因。苏军的炮兵几次三番因为我军的飞机轰炸不能做出足够的时间调整,可以说路航在这次战役中也起到了积极重要的作用。第四,武器先进性优势,我军的装备比起苏军来说更加先进,从单兵装备到飞机坦克大炮,甚至步枪,我军领先苏俄红军五到十年。其中,飞机和坦克的作用明显,飞机我之前说了,现在说一说坦克。在反击战之中,我军三十辆坦克组成的尖刀团所向睥睨,苏军的骑兵和步兵根本不能阻挡。所以我建议,增加坦克在我军中的比例,增加军队中装甲的数量。建议国防军陆军每一个旅除配备炮营之外都配备一个装甲营。” 王茂如等人不断地点头,记录着这次经验。 祝永泉说的口渴了,喝了一口水才继续说道:“第五,地形优势,我军占据着高地,铁路线,要塞,同时在敌人的行进路线上早已经埋伏好了一切,如果不是我军士兵战斗经验不如对方没有体现在地利上是完全的压倒性优势的话,敌军更加难有翻身之机。第六,时间优势,根据战俘们的陈述,苏俄红军东方集团军的最主要目的并非接受中亚,而是增援东西伯利亚首府雅库茨克,因此敌军急于占领克孜勒要塞,导致了他们一头撞在了我军部下的铁桶阵上。而苏俄支援雅库茨克的战役却因为受到亚洲之心战役的影响,同样也以失败而告终。可以说,苏军从最开始就犯了一个贪多嚼不烂的毛病,导致他们在时间上必须做出足够的判断,急于决战,急于求战,而他们最缺乏的就是时间。” 王茂如笑了起来,说道:“苏俄军队如果将重点放在东西伯利亚,对于我们更加不利,我们用了三年的时间在西域建立起来的优势不就没了用武之地了吗?” 祝永泉笑了笑,继续说道:“最后一个原因,就是苏军内部不稳定,尤其是苏俄红军接我们的刀来屠杀富有战斗经验的白卫军一事,导致五万战斗经验丰富的沙俄精锐步兵几乎全部阵亡。而在战斗中,我军伤亡主要来自于三方面,其中之一就是这批投降沙俄精锐步兵给予我军的杀伤。另外,根据情报分析,苏俄内部最高军事委员会中也在明争暗斗,这导致了当我军与布柳赫尔作战的时候,可以从容调配兵力,而敌人的援军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也许是他们认为不需要出现,近三十万人攻打四万步兵的要塞,他们以为很容易就打下来。”蒋方震猜测道。 王茂如笑道:“有这个可能啊,很有这个可能。当然,苏俄内部的矛盾我们暂且不去猜测,现在还有我军暴露出来的一些问题。祝参谋,请继续说。” 祝永泉道:“接下来先说一下我军的伤亡情况,刚刚说了沙俄精锐部队是我军伤亡的三大原因之一,另外两个原因是敌人的炮击和我军的伤病得不到及时的救治,由于战斗紧急,很多士兵带伤作战,以至于失血过多阵亡。”他又说道:“我军在这次作战中暴露了几个问题,第一个是作战经验不足,尤其是与沙俄精锐近卫部队相比,我军士兵平均使用三百颗子弹才能消灭一个敌军士兵。太过浪费了……” 王茂如反倒摇了摇头,道:“我说过,我宁可用一千发子弹换一个我的士兵,这不是开玩笑的,我是认真的。子弹打没了,国家在,咱们再造。人打没了,怎么造?随便拉一个就能成为战士?一个人从出生到成为战士需要多长时间,需要二十年,这二十年换一千发子弹,哪个划算?当然是二十年划算!一千发子弹算得了什么呢?所以在我看来,三百发子弹换一个敌人,我们的战士还是过惯了苦日子,节省的很咧。” 蒋方震笑了笑,说道:“秀帅你的逻辑还真不一般啊,估计这要是米部长听到了,非得说败家不可。” “败家不算什么,家大业大能败得起,以前我们国家历经了十年的内战,不,算上前清各地不断的起义,国家打了二十年。”王茂如道,“现在国家统一了,政府稳定了,用于内战的子弹全用在外战上,这划算得很,不是败家。祝参谋继续说吧。” 祝永泉道:“其次,我军的机动能力太差,机械化程度太低,很多行动受到行军速度的制约。第三点,我军内部不稳定,尤其是……突厥后裔。” 王茂如听到这里,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这件事到此为止,西域之战险些战败的原因我知道,关于第十六骑兵师团的一切处置我在几个月之后会逐渐处理,但是现在苏俄大军还在中亚,暂时不能处理这些突厥人。你们要明白,大局为重。” “是,秀帅。”祝永泉道。 王茂如冷冷地笑道:“也许过些日子你们军官会很不舒服,因为我会嘉奖第十六骑兵师团的部分军官,你要回去做好工作。” “嘉奖的意思是……” “别猜想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此战之后,我更加确信了。”王茂如一句话略过,道:“继续。” 祝永泉从王茂如的冷淡陈述中听得出来浓浓的杀意,心中一凛,他知道王茂如的做事风格,不动则已,动辄一动到底。他继续汇报下去,但是心中对马坎兰提的未来却下了一个必死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