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八章 张大帅吴大帅升迁进京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八十八章 张大帅吴大帅升迁进京

汇报从早上一直到晚上,二十个参谋详细记录整理,编着成册,王茂如给他们两天时间递交一份中亚之心战役总结,向全军推广,只是删除去了第十六骑兵师团内讧的事件。当然,内讧事件被从军史中删除的过程所有人都知道,其原因更是被众人熟知,大家尽管没有记录下来却都记在心中,口口相传。 晚上的时候王茂如与萨镇冰、蒋方震、雍星宝四个人研究接下来如何奖励西域军区的三个军团,首先来说这次立功最大的要数杜宝三的黄龙军团,这个以陕西兵和湖南兵为主组建的国防军内编制最小的军团,却立了最大的功劳。 忠心耿耿劳苦功高的杜宝三的位置该换一换了,他手下的两个师团长赵恒锡和孙烈臣(仍然昏迷之中)也顺理成章地换个地方了,一干有功之臣,皆需要封赏。 陈炯明的蛟龙军团尽管并非主力作战单位,但是他们牵制了苏俄两个集群,并且狠狠地教训了不可一世的卡迪斯托夫和萨拉加耶夫,镇守住了泰西省,为我国西域地区的稳定做出了极高的贡献。至于白虎军团,任元星在西域驻守四年,这次立功甚大,也该回到中央了。只是这第十六师团如何处置,王茂如暂时还没有想到一个足够的办法。 “秀帅,绝对不能姑息。”雍星宝一拍桌子,激动地说道,“杀无赦!秀帅,对于这种叛徒。一定要杀无赦!” 萨镇冰到底是北洋老人,经历得多,在很多事情上见解和年轻人不一样。倒也是稳重之人,便说道:“第十六师团在后期作战也是立下战功的,至少牵制了敌人的骑兵部队,不能一竿子打死。” “牵制?我看是被敌人的骑兵部队追的满山乱跑吧。”雍星宝越说越气愤道,“要不是最后由赵阿九的骑兵旅断后,那些突厥人早就被全灭了。每年花那么多钱养着这样的废物,留之何用?”他转向王茂如。建议道:“秀帅,卑职认为,第十六骑兵师团理应重新整编。马坎兰提根本不适合指挥大军团作战。” 王茂如摸着小胡子。抽了一口烟,淡淡地说道:“这样吧,现在不适合处置,马坎兰提晋升为国防部后勤总部采购司副司长。以后再说吧。” “是。”雍星宝赶紧记下来。 王茂如问道:“佩玉。你在参谋总部这么多年,也该下去带一带部队了。” 雍星宝一愣,转瞬间脸上露出惊喜,道:“听从秀帅安排。” 王茂如点了点头,道:“你做好准备工作,不会给你安排什么舒服的地方去做军官,我会给你安排一个多战之地。” “卑职不怕任务重,只怕没任务。”雍星宝立即说道。 “我建议任元星升任国防部参谋总部副部长兼作战司司长。祝永泉升任国防部参谋总部指挥司司长,”王茂如道。“至于杜宝三,可以胜任大军团长了。” “升任到哪里?”蒋方震问道。 王茂如反问道:“百里兄认为呢?” 蒋方震苦笑道:“该不会是第七军团吧?” 王茂如笑道:“百里兄不愧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对,就是老张的凤凰军团,杜宝三此番战绩足以担此重任了。”王茂如早就想要将张作霖调入中央就近监督,如今不是北洋时期,老张可以带兵入京成为一方霸主,奉军也早就成为历史云烟。张作霖没有了机会,倒是只能尽量往上爬了。 一日之后,国防军参谋总部军官司发布军官调遣令,令人惊讶的是这第一道调遣令并非针对西域军区,而是远在云贵凤凰军团。晋升张作霖为国防部副司令一职,即刻进京履行职责,随后发布的第二条调遣令为西域军区黄龙军团军团长杜宝三将接任凤凰军团长一职,第三条调令则是第二十九师团张孙烈臣苏醒之后准备接任黄龙军团长和第三十九师团长赵恒锡升任黄龙军团副军团长。 三道调遣令之后,给人的感觉就是西域军区的军官晋升真他妈快啊。这孙烈臣怎可能当得了军团长,跟张作霖都平起平坐了?而赵恒锡论资历论年纪论学识怎么可能成为副军团长?而且在他背后又没有人支撑着,可是凭借着中亚之心战役中的一战,他就成了一个军团长了。而杜宝三尽管他的军职是平调,但黄龙军团属于两师团制小军团,凤凰军团属于三师团制大军团,这可不是简单的平级调动,而是变相的晋升。 至于张作霖被调往北京担任要员,却是早已经预料之中的事情了,张土匪恐怕此番升官发财进入中央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之举动。而从年初就已经有消息透露,今年国防军准备封帅,张作霖自然想到了自己,此番进入中央,他这个军团长一定是一个元帅名额了。届时他这个雨帅,才是真正的雨帅了。 除了张作霖,王茂如也给远在蒙古的吴佩孚发了一封电报,让他着手准备交接即将进京受用。且王茂如直接告诉吴佩孚,这次封帅的这一批人中,便有他一人。吴佩孚以玄武军团长的身份前往北京,进行玄武军团的军事汇报。 收到王茂如亲笔信的吴佩孚这才兴高采烈地准备交接,但是对于继任玄武军团长的人选,他倒是有一番见解的。幸好他的幕僚及时制止住了他的建议,好嘛,你还没进中央呢,你就命令起中央来了,这不是给大家上眼药吗?等你进入中央之后再另行说法不迟啊。 吴佩孚听从幕僚建议,给王茂如写了一封感谢信,王茂如收到信之后也给吴佩孚回信说君的才能只统领一个军团,着实小了一些,应该是统帅百万的人选。 吴佩孚知道王茂如要争当总统,更知道他需要一个国防总长,尽管这个国防总长一定是傀儡,可是那也是兵马大元帅不是?莫非王茂如中意于他,顿时心里美的够呛,只不过高兴之余想到了蒋方震,心里还是非常别扭,将来有机会一定要把蒋方震给弄到边区去,让他待个十几年以解心头只恨。 而同样不待见蒋方震的还有张作霖,此时的张作霖接到电报之后立即安排交界,由于杜宝三暂时在西域不能第一时间赶过来,凤凰军团暂时交给参谋长徐永昌。徐永昌等人也给张作霖办了一个盛大的欢送仪式,欢送仪式之后,张作霖乘坐飞机前往北京。 祝永泉在北京做完报告之后,立即返回西域,对军队继续整合,接下来交接完毕才能够前往北京赴职。 而此时的苏俄的态度也对着波兰军队进攻基辅而逐渐明朗起来,事实上王茂如也看到了此时苏俄的虚弱,苏俄的人口或许将来真的发生第二次世界大战也不会恢复到历史同期水平,单单是一个人口的问题,就让苏俄头疼的。苏俄的布尔什维克主义思想尽管在西方视为邪恶,但是他们对婚姻的要求还是一夫一妻制的,这一点秉承了圣经中的要求,所以众多可以生育的女性无法拥有足够的配偶,这引起了克里姆林宫的重视。 季诺维也夫倒是提出了一个不做记录的建议,那就是在苏俄实行反堕胎法,任何堕胎行为被视作对苏维埃政府的背叛,鼓励婚外情,并且最重要的一点则是对强奸犯的判决由三年以上改为三个月以上关押,甚至如果获得女方的谅解,可以免于牢狱之灾。克里姆林宫经过仔细研究,认为现在这种情况下,季诺维也夫提出的临时办法也不失为一种为了缓解人口带来的努力,于是秘密通过了这项鼓励人口的计划。他们以口头传达的方式,没有记录地向每一个人传达下去。 而对于中国,苏俄表示尽管双方发生了这一次中亚之心战役,但是双方都发生了错误的决定。这一点并非需要中国和苏俄任何一方负责,关于中国政府提出的赔偿问题,苏俄予以拒绝,苏俄政府承认已经拿不出钱来了,但同时对中方释放战俘的行为表示感谢。 苏俄驻华大使尤林拿到莫斯科的决定之后,叹了一口气,对越飞说道:“我们的国家外强中干,已经快到了亡国灭种的边缘了。否则克里姆林宫绝不会对中国人低下头的。” “是的,我看到了国家的危险。”越飞说道。 很快,莫斯科又给苏俄驻华大使馆发来了第二条电报,电报要求越飞担任苏俄对日谈判大使,赶赴日本,强烈要求日本退还东西伯利亚所有领土。越飞那这电报,苦笑起来,这个时候去日本,简直就是送死啊。但是国家的事情不是小事,与日本的关系迟早要解决,他不得不带着担忧和忐忑,前往日本谈判。 尤林将克里姆林宫的“友好”向中国谈判代表团转达之后,中苏之间的这场谈判就开始有了新的进展,很多事情也非常好办了。尤其是领土和赔偿的问题上,苏俄开始松口了,而这几天中国的国家气势正在冉冉升起,一场战争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战争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