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一章 南北军校大比武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九十一章 南北军校大比武

军官司司长浦定是王茂如的心腹,对王亚东更加关切一些,不过他实在有很多事要忙,交代好后便离开了。王亚东在军官司等了大概一个小时之后,有人给王亚东重新分配了档案袋,同时分发了士兵牌,另外还有一个纹身的师傅过来。 档案袋上油墨未干,士兵牌似乎也是刚刚刻好,牌子上还有温度,刚刚卯压完成,按理来说这一套程序完成要一周时间,还要考核军官的身家。但是显然王亚东属于特事特办,一个小时便全都做好了,王茂如的侄子,身家不够清白还有谁够清白。唯独让王亚东摸不着头脑的是这个纹身师傅是干什么的,那中年师傅笑道:“陆军野战部队很多部队都有纹身习惯,青龙军团士兵在身上纹青龙,白虎军团士兵纹白虎,川康的睚眦军团是纹身睚眦兽。图案也是刘湘军团长亲自选的,都是统一的。当然,士兵和军官也可以选择不纹身,只不过你到了川康也许有人会强制要求。” “别人都纹了吗?”王亚东小心翼翼地问道。 “差不多吧,这是一种习惯吧。”一旁的军官司一个实习参谋说道。 王亚东道:“到底是不是真的?” 实习参谋立即说道:“貌似是真的。” 王亚东…… 纹身师傅笑道:“小兄弟,别想那么多了,这个随你的愿望,你要是去川康之后那边也会有人给你纹身,就是做一个标记而已。将来老了你看看自己的纹身能记着自己的出身。” 王亚东无奈道:“好吧,你帮我纹一下吧,省的去川康再麻烦。” “好咧。我的手艺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得到的。”纹身师傅笑道,“当初我可是给北京城囚犯纹脸的。” 王亚东…… 纹身比想象中的要简单,原来图案是纹在左肩上,而且面积不大,整个过程只需要半个小时就纹好了。师傅图好了药水告诉他两天胳膊不能沾水,两天之后就完全制成了。他看着自己的左肩倒是有些好奇问别人是否也纹身了,有的说纹身了。有的说没有纹身,这东西看爱好吧。就像是青龙军团的士兵都纹身了。 王亚东回到家中休息的时候王春儿问哥哥怎么小心翼翼的,王亚东说纹身了。纹了睚眦兽在背后,王春儿立即笑道:“哥,睚眦长什么样,我看看呗。” “其实我也不知道长什么样。”王亚东苦笑道。“纹好了之后明天才能把纱布拆下来。明天就知道了。” “你也太马虎了吧,还不知道怎么纹的,就让人动啊。”王春儿嘲笑道,“要是我就给你的肩膀上纹上一只小肥猪。” 一天之后,有军官司的人来到尚武将军府给他重新发了一套军服,袖章,领章,帽徽和军官证。他穿戴起来之后。精神了许多,黑色的国防军陆军军官服衬托着他高大的身材。英姿飒爽威武雄壮,看到王春儿一直拍手说哥哥真棒。 终于可以拆线了,王春儿帮着哥哥拆了纱布,看看这个睚眦兽到底是什么,结果拆掉之后大吃一惊,原来纹了一只鸭子。王亚东大怒道:“我他娘的非要揍死这个纹身的,居然在我身上纹了鸭子,我要纹的睚眦。”便匆匆跑到军官司找那纹身的师傅,岂料到纹身师傅却挥挥手道:“别以为我是故意纹错的,睚眦军团的纹身就是一只鸭子,这是当初军团长刘湘定下来的。” “刘军团长怎么会干这种事。”王亚东怒道。 纹身师傅笑道:“我给你说吧,当初刘军团长组建了睚眦军团之后,便找到了一个会纹身的袍哥给自己纹身,不过他对那人说纹一只睚眦兽,被那人听成了鸭子兽,就给他背后纹了一只鸭子,为了体现‘兽’这个字,特地给鸭子多纹了上下两排虎牙,你看到没?” 王亚东哭笑不得道:“我咋能看到,纹在我肩头后面了。” 纹身师傅双手一摊道:“那你看,这就不是我的错了,要错就怪刘湘军团长,他纹完了之后又看不到,便让全军都照着他的纹身来纹,这就成了现在睚眦军团的图腾了。” 王亚东更加郁闷不已…… 王亚东的新职务是第四十四师团128旅383团三营担任副营长,因此他的军衔是上尉,而外交部的武官军衔都是校级,王亚东属于少校。所以这次王亚东进入野战部队算是降了两级任职,但由于其特殊性,他的津贴仍然按照少校颁发。尽管职务与军衔都降了,王亚东对此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毕竟从文职武官转入野战部队职务太高别人也不服。 两日之后他与父母小妹告别,便乘坐飞机与一些陆军大学军校生前往四川,同飞机的这些军官的职务基本上都是连长,所以王亚东也算是军官生的前辈了。王亚东毕业于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不是陆军大学的学生,倒也不算是校友。两年前陆军大学和牙克石军校一直都在暗暗争夺中国第一军校的名字,每年夏天的全校大比武中,各个学校都本着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精神,立正取得头名。 在每年年中的军校大比武是7月份,举办地各个学校轮流做东道主,开始只有北方军校参加,全国统一之后逐渐有南方军校参加。头几届原本都是被北方三大军校(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陆军大学和保定陆军士官学院)把持前三甲,不过这种垄断在去年被打破了。 南北统一之后王茂如在前年下令整合南方军校,南方相继建立了位于广东湛江的湛江陆军士官学院,位于武汉的武汉陆军军官学院,位于杭州的南方军事科技大学,位于南昌的南昌陆军士官学院,位于长沙的中事科技学院,建校仅仅两年位于新疆迪化的迪化陆军士官学院,以及今年刚刚在西域巴尔喀什建立了一所巴尔喀什陆军士官学院。 而在去年全校大比武中,第一名出人意料地被广东湛江陆军士官学院代表队获得。 一群身高不到一米七的南方小个子们打败了身高马大的北方人组成的三大军校,顿时让三大军校感到颜面全无。更让他们尴尬的是在射击,耐力,行军,隐蔽,小组突击五大项目上,成绩占据第一的都是南方的几所军校,只有在机械化和步兵班组指挥上北方军校优势明显。 而因为南方军校的崛起,反倒使得暗暗竞争的北方三大军校同仇敌忾起来,王亚东和这几个陆军大学的学生在一起谈笑起来,一起说起去年全军大比武的事情,言语之间很是不服去年被广东人得了第一。这也难怪,广东湛江陆军士官学院才成立多久,这个以广东陆军学堂和广西陆军士官学堂组建的军校,师资力量、学校资金、教学计划甚至训练科目以及人员数量远远不如北方三大军校任何一所,可却独占鳌头,岂能让北方人服气,相约今年七月十五日的全校大比武中再一决胜负。 而得知王亚东是外交武官专职,军官生们纷纷惊讶不已,外交武官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担任的,每年在陆军大学只有五个名额,没想到这个学长非但是外交武官,还是专职来野战部队。 同上飞机的这一批学员一共三十几个,分为两架飞机,而和王亚东分到一起前往四十四师团的有六个,巧合的是有一个甚至是分到了383团一营三连担任连长,这个叫做卢明辉的年轻人也激动地说长官,以后你要多照顾我哦。王亚东笑说我们相互照顾,我没有带过兵,你也要帮帮我。其他人起哄说你们这么巧不如拜把子结为兄弟吧,卢明辉兴奋不已,王亚东也笑着说好,有人直接拿出三根香烟点着了做香,两人便在飞机上磕头拜把子。 此时的国防总长王茂如在看完了近卫少年团第九营的汇报演出之后,主动提出要见识见识这帮小家伙们。 这个营有三百多人,营长是一个二十二岁的年轻人,叫做武飞,也是出身于少年近卫团,毕业于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步兵侦查科,可以说是王茂如的绝对嫡系手下。大家见到王茂如之后激动不已,有些狂热者几乎不能呼吸自已。 王茂如笑着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对下面一群十四五岁的少年说:“你们就是中国的希望,你们就是中华民族的希望,你们也是我的希望,你们都是我的孩子,从此之后你们要谨记,你们有一个父亲,那就是我,你们不再孤单。也许我不能够一一照顾到你们每一个人,但是只要你们每一个人需要,我都会给你们最大的支持。” 近卫少年团的少年们激动得热泪盈眶,原本就死忠的他们,对王茂如更加疯狂地崇拜起来。少年们表演了队列,射击,格斗,越野,巷战,工程作业等科目,最后还表演了大合唱《中国人》,王茂如高兴地请他们去吃北京的全聚德烤鸭,三百个半大小子兴奋地吃了六百只烤鸭,要不是提前准备好,这全聚德非得被吃光了不可。王茂如哈哈大笑道:“好,能吃是福,你们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多吃一点,我的卫士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