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三章 杜戴合作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九十三章 杜戴合作

此时的徐家汇并非后世的那个繁华地区地区,而是一片大芦苇荡的郊区乡下,偶尔几户养鸭人家,此地还经常被用作刑场斩首死刑犯。这些因为天台风靠近,经常下雨,芦苇荡满是泥泞,阿水的车开到这里之后不能前进了。他跳出来给杜月笙撑了一下伞,杜月笙摇了一下头,从阿水手中接过来,说:“你在车里等着,要是我死了,就帮我把尸体送回去,要是我有幸没死,等我回来。你就不要去了,他们真想要杀我,你去也没有用。” “老板……我……”听到杜月笙的遗言似的交代,阿水哽咽起来。 “告诉月华,照顾好孩子。”杜月笙像是交代遗言一般说完,拿着雨伞走进芦苇荡,沿着崎岖的石板小路向前走进去,几经辗转,赫然见到一个竹亭,有个二十七八岁身穿长跑马褂的人正在煮着热茶,见到杜月笙之后笑了起来,伸手请他坐下。杜月笙环顾四周,不见任何人,心中奇怪不已,便走了进去坐下。 “我姓戴,你可以叫我戴老板。”戴春风笑道。 “戴老板你好,你叫我来?” “是。” “你的人杀了我的人?” “我是在帮你,是在救你的命。”戴春风笑道,“你信不信?” 杜月笙冷笑起来,“救我的命就是杀我的人,这个笑话挺好笑的。” 戴春风喝了一口茶,慢慢地说道:“我是国防军近卫总部下属缉侦司的人。你知道这个部门吗?” “不知道。” 戴春风笑道:“你以后就会知道的,类似于明代东厂和西厂,我就是一个小厂公。” “哼哼。好威风啊。” “还行吧。”戴春风笑起来。 杜月笙道:“我没有得罪过军方吧?更没有得罪过尚武大元帅吧?” 戴春风依旧笑道:“青帮两万人,在上海人们可以不知道政府,但是不能不知道青帮,你觉得这个上海滩,到底是属于青帮的,还是属于国家的呢?” 杜月笙沉默不语,青帮经过两年前的袭击之后的确是沉浸一段时间。黄金荣也正是因为此才决定辞去青帮大佬的位置,但是自他接手之后为了巩固地位扩大青帮影响,招收了很多人进入青帮。同时因为他会做人,和一些政治人物搭上了关系,也使得青帮的影响越来越大。在上海的确有“宁不知政府,不可不知青帮”的俗语。看起来。自己的帮派似乎是太过炫耀了,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可是他们一夜之间杀死自己手下三百人,这算是什么?想杀人就杀人?是屠夫吗?便是青帮要做什么也要有理由,从来也不会随便看到一个人不顺眼或者威胁到自己就直接杀死对方。 戴春风笑道:“我知道你很憋气,很委屈,也很难以平静手下,可是你要知道,这个世界就是谁在掌握权力。谁救掌握着道理。你威胁到了政府,你就得死——我不过是杀了你们三百个人。如果有朝一日政府真的要对付你,不是三百个人的事情,估计你们要死掉三千甚至几万人。” “那些孤儿寡妇怎么办?都是有家有业的,他们怎么办?”杜月笙怒道。 戴春风耸了耸肩道:“对此我表示无能为力了。” “你……”杜月笙怒火中烧道,“不要逼人太甚!” 戴春风笑道:“对了,你知道王亚樵吧?” “王亚樵?” “对,就是两年前杀了青帮张啸林的那个王亚樵。”戴春风道,“他现在在国防部任职,你要知道,他对青帮素无好感,如果他有朝一日回到上海滩,恐怕就是你们青帮灰飞烟灭的那一天。不过还好,鄙人还是有办法阻止他回到上海滩的。”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杜月笙道。 “合作。”戴春风道,“和缉侦司合作。”他给杜月笙倒了一杯茶水,说道:“其实国家要办你,非常容易。杜老板,你应该明白,和国家机器对抗是没有好下场的,国家机器要死你,你绝对活不了。别说你们在上海两万青帮弟子,就算是有二十万,国家要办你们,你们也绝对活不下去。所以,合作才是硬道理。我给你透露一个消息吧,我们缉侦司的老大是尚武将军的徒弟,他老人家说未来几年内国家可能要对全国进行严打,消灭所有帮会力量——你明白什么意思了吗?” “真的?”杜月笙吓了一跳。 戴春风递过去一根香烟,道:“我堂堂缉侦司的人,会跟你开玩笑骗你?”见杜月笙叹了口气接过来香烟,他给杜月笙点着了火,笑道:“所以,和缉侦司合作,才是长远之计。另外,之所以你们死了三百个青帮弟子,却不是我下令干的,干这事儿的是尚武将军的少年卫队的那帮杀人机器。” “他们?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杜月笙瞬间仿佛不记得自己的手下死了三百人一样,或许对他来说,三百个人固然重要,但是生存更重要。 “你是不是曾经帮着人在天津的地下洋行雍剑秋手中进过十五台法国二手电报机?” “这……这……”杜月笙瞪大了眼睛,心中大叫不好,终于还是东窗事发了。他心中默念起来,该来的总会来,该来的总会来,不能和政府对抗啊。 戴春风看着杜月笙的表情,心知他原来是知道此事,便笑道道:“有人用它来谋杀尚武大元帅,你要知道,少年卫队从小被训练成杀人机器,存在的目的就是消灭一切能够威胁到尚武大元帅的人。你们帮助了反贼,少年卫队得知情报之后出动了一个营,我以为他们也就小打小闹,也就听之任之,一帮半大小子能闹成什么样子,没想到……唉!真没想到,这帮小子杀人不见血啊,我都怕了他们了。对了,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都跟我一五一十说了吧,如果你摘不清这个关系,今天晚上就不是三百青帮弟子的事情了。你以为青帮还会在中国存在吗?告诉你,搀和什么,别搀和政治,一旦和政治掺合在一起,一步是地域,另一步还是地域,你仔细想想吧。” 杜月笙没想到这件事这么严重,为了青帮的生存,便将此事说了出来,原来这批货是两年半之前任上海都督陈其美的侄子陈果夫找到黄金荣,寻求帮助以青帮的名义购买的货物。陈其美本身就是青帮的大佬,与青帮关系匪浅,所以陈祖燕找到他的时候,黄金荣抹不开情面拒绝。但是黄金荣敏感地察觉到这次托运的货物并不简单,他将这件事交给了张啸林来做,不过张啸林之后被王亚樵和国防军空降部队打死了。 但是张啸林有一个手下后来投靠了杜月笙,将这件事给杜月笙私下里说了,并且他汇报说在运送的时候,有一个箱子因为搬运工的不小心摔碎了,他看到里面是精密机械,而且他还私藏了摔碎的零件。杜月笙让人去鉴定了一下,得到的答案是这个零件是电报机的零件。 当时杜月笙就觉得将来一定会因为这件事会惹祸上身,没想到这么快祸事就来了。而且篓子捅得这么大,居然是用作谋杀尚武大将军的。 “陈祖燕?”戴春风摸着下巴想了想,“陈其美的侄子啊,革命党人,不,民党的人啊,有点儿意思。这种抽丝剥茧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对了,杜老板,他现在在哪?在不在上海?” 杜月笙苦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做完这一单生意之后,他就不见踪影了。” “这好办,我们能找到他老家的人。”戴春风笑道。 杜月笙道:“这不道义吧……” “杜老板。”戴春风笑道,“我们不是帮派,我们代表的是国家,别跟国家讲道义,因为我们讲的是法律。” 陈祖燕的家人是浙江大户人家,不需要繁琐的去找寻,到了当地稍微一打听人人都知道,毕竟陈其美是“开国功臣”还是民党元老,在宗族势力强大的民国,陈家在当地便是土皇帝。可惜土皇帝终究是土皇帝,遇到真正的国家机器的时候瞬间坍塌了,陈祖燕的所有家人包括佣人下人长工在内三百多口人被一夜之间抓走了,甚至连向同乡求助一下都没有。次日一早的时候人们只见到被敲碎的大门和鸡飞蛋打的庭院,几个无赖装着胆子进去了,却发现东西什么没少,倒是人没了。 “太好了,偷!”几个泼皮相互看了几眼,哈哈大笑,正在动手,忽然一声枪响,一个无赖脚边石子被击碎溅起来。两个持枪的少年冷冷地用北方官话说:“滚出去。” “一刚,伊个小赤佬……”有个年纪比较大的正要咋呼,被一枪击中了额头,顿时半个脑袋被击碎,红的白的黑的撒了其他泼皮一身。小无赖们立即四散而逃,两个小战士便在院子里挖了一个坑,将那死人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