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四章 狠毒辛辣的缉侦司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九十四章 狠毒辛辣的缉侦司

江浙的夏天闷热,这才六月份,知了已经爬上树梢了,吱吱吱吱地叫着。两个小战士看看树梢的知了,一个惊讶地说道:“虎子,这边真好,还可以抓知了玩。” “黑子,你说啥时候能再吃一顿烤鸭啊。”虎子流着口水回忆说道。 黑子嘿嘿一笑道:“啥时候,等咱们毕了业,要是能分到秀帅身边做近卫,天天吃烤鸭。” “咋能天天吃烤鸭呢?”虎子立即纠正道,“我要是天天吃烤鸭,死了也心甘情愿。” “看你个馋样。”黑子笑道。 忽然陈家大院门外响起了吵杂声,不一会儿,一群人挤了进来,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的头上戴着白布,有的手中拎着长刀木棍。是逃走的无赖们纠集了一群本地人咋咋呼呼地跑来了,这些人也是这个大地痞的家人和手下。一个披头散发的颇有姿色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扭着水蛇腰哭天喊地地跑了进来,一屁股坐在地上便要叫喊哭闹。却不曾想一进门只见破落的,却陈家不见一个人,她倒是愣住了,“不是说这里有人吗?我家阿大呢?” “刚刚就在这里啊……看,阿嫂,这地上还有血迹!”一个小混混指着地上的血迹一直到一旁的泥土上,“被埋进去了,一定在这里。” 咻—— 一声哨响,大门忽然被关上了,一身穿迷彩带着黑色面罩的士兵们将他们围了起来,其中一个冷冷地说道:“国防军铲除汉奸卖国贼!如有反抗着。必定斩草除根!” “哗啦啦——”上枪栓的声音立即响起,顿时所有喊闹的人都吓傻了。 “准备行刑!”有人又喊道。 “等等!等一等!”有个年纪不算太大的老头,估计是当地的士绅被众人恭在中间。他越过人群喊道:“诸位军爷等一等。鄙人不才,身前朝同治十年进士,恬为本地乡理仲裁会执行,请问诸位是谁?哪路神仙?我们如何得罪你们?” “你是乡理仲裁……”当头的人自语道,“这倒是有点棘手,这户人家涉嫌颠覆中华民国政府,昨夜已经被全部缉拿。连夜押送到了淞沪去了。现在这户的庭院不得有任何人靠近,以防有同党阴谋毁掉证据。违者杀无赦,我们是负责国家安全的部门。你们可懂?” 老士绅惊讶道:“此事本地岂能不知?” “防止通风报信。”那人冷冷地说。 老士绅立即说赔礼道歉道:“既然如此,我等打搅了,我等实在不知,多有得罪。当立即离去。给诸位添麻烦了。实在抱歉,实在抱歉。我也是被奸人蛊惑,没想到这陈家居然是反贼,当真罪无可恕。” 其他人也见风使舵说这陈家太不是东西,乡里乡亲的,没想到却做了叛国贼,他们一起鄙视他家…… “这样啊……好吧,既然你们和陈家毫无瓜葛。我们也不会为难你们,但是你们要记住。这里已经被封查了。”当头的人想了想道,看得出这些人是为了刚刚的那个大地痞来的,和陈家没什么关系,也不想多有麻烦,便下令说:“打开门。” 那大地痞的女人便又要哭喊,被老士绅一嗓子吼了回去,大家颤颤巍巍在枪口下跑了。女人走到门口的之后,回头看了看,哐啷一声,大门被关上了。通风的小地痞在她身边说道:“阿嫂,走吧,惹不起的。”说罢趁人不注意捏了捏女人的屁股,小声淫笑道:“水根死了,以后我来滋润阿嫂了。” “小赤佬,你也不怕水根阴魂找你?”女人媚眼一抛故作生气地打掉了他的手。 “水根这个白痴,放着家里的白嫩嫩的娇妻不疼,专门偷人,亏得他死了。”小地痞笑说道,“活该!” 陈家涉嫌谋反在当地便被传承了陈家意图谋反,两字之差谬之千里,名门望族陈其美的家一夜之间被连锅端,可见此事之重大,当地已经风言风语传了出来。而陈家祖上也是名声显赫,自然引得许多人关注,尤其是许多浙江名人翘望,纷纷上书省政府希望给一个合理的解释。不过让他们更加惊讶的是几天之后,进步党人浙江省长尤树恩提出辞呈,一时之间众说纷纭,浙江政坛扑朔迷离。 陈祖燕是一个至孝的人,得知父母叔伯全部被羁押,不得已从上海租界走了出来主动投降,他妄图自杀以掩饰自己的身份,但戴春风的一席话反倒是惊得他死都不敢死了。戴春风说道:“畏罪自杀者便是认罪了,颠覆国家政权的罪行可不是你一个人承担,这是需要株连全族的。” “现在是民国了!”陈祖燕立即说道。 “你还知道这是民国?”戴春风冷笑道,“你所做的是就是颠覆民国,既然你不把国家当一回事儿,国家自然也不会把你当一回事儿。你是一个人死后全家受累,还是老实交代,全凭你,还有,你母亲生病了,急需医治,否则撑不过三天了。” 陈祖燕思考叙旧,终于叹了口气,说道:“我交代,但是我需要一个人在一旁做记录。” “谁?” “交通司司长蒋伟光,我们是同乡,我只信任他,而且我害怕你们翻脸不认人。” 戴春风微微一笑道:“如你所愿。” 交通司司长蒋伟光和冯尹彬是同一级的,戴春风一个小小的课长岂能请得动,只好致电给司长冯尹彬。冯尹彬直接打电话给蒋伟光说有人准备刺杀秀帅颠覆政府,需要请你配合配合。当然,这是朋友之间的邀请,并非命令,给小弟个面子,帮个忙,冯尹彬很是客气地说道。 蒋伟光吓了一大跳,这话是怎么说?需要我配合什么,我怎么配合?冯尹彬说不需要你做什么,你现在只需要去上海就行,到了上海自然有人接待,只需要你几天的功夫。蒋伟光审时度势,觉得自己最好不要牵扯冯尹彬办下的案件之中,这小子心狠手辣绝不容情。他抵达上海之后便见到了陈祖燕,心中一颤,这事儿……太大了,这是一个天大的篓子啊。 陈祖燕苦笑着说道:“介石兄,连累你了。”蒋伟光苦笑不已,心说你何止连累我,你简直是把我的前途给毁了啊。 陈祖燕便一五一十地老实交代了一切,原来嘱咐他购买电报机的是民党要员胡汉人的秘书邢书房,够得电报机之后全部转交给了邢书房送到了上海,再从上海运到了武汉。在武汉的时候电报机便暂时存放在一个隆安仓库之中,而其后便不归他负责了,另外他负责的还有一部分就是搜集情报,找到与国防军有仇的家庭名单,或者是与王茂如有仇的家庭名单递交给文汝汇,而文汝汇则是汪兆铭的好友。可以说,从电报机这个条线索,直接挖出民党想要谋害王茂如的证据来,且这个计划还漏洞百出,亏得占了通讯不便的便宜,否则早就被中情司找到了。 一份阴谋计划逐渐浮出水面,该着我们缉侦司占这个便宜! 戴春风喜形于色,很好,很好。 他立即派人前往武汉隆安仓库抓捕所有有关人员,但是在武汉他们遭到了当地帮会的阻拦,不得已缉侦司联合中情司,武警和警察部门对武汉三镇的黑帮进行一番彻底清剿,除了一部分人逃入武汉英租界外,武汉三千帮派势力被连根拔起,汉江一时之间血流成河。武汉人目瞪口呆地等待着警察的消息,几乎每分钟都有帮派分子被抓,押送到刑场执行枪决。 武汉的枪声持续了三天,三天之后,缉侦司也执行了自己的任务,将隆安仓库的相干人等给抓了起来,但是隆安仓库的主要负责人逃入英租界去了。由于英租界在华有法外制裁权,中国政府不可能进入租界抓捕,这给缉侦司造成了极大的麻烦。中情司的人随后在广州找到了邢书房,栽赃其某年某月某日曾经强暴了某村姑,实施抓捕,并被羁押到了北京,转交给缉侦司处理。 戴春风整理好一切情报,将其汇报还给了冯尹彬,冯尹彬也惊讶于他的能力,仔细看了前后,笑着说你就是未来情报之王了。戴春风连说不敢不敢,冯尹彬道:“你放心,你的功劳,我不会占有,我会如实上报给秀帅。” 王茂如得到了缉侦司的汇报,他满意地微微点头赞赏。这冯尹彬和戴春风的确能力强悍,尤其是谍报之王戴春风,真不愧是天生的谍报专家,能够从种种蛛丝马迹中找到线索,若不是他在这个案件中起到的作用,恐怕这案件没有这么快。随后王茂如下令缉侦司密切监视民党的一切动态,包括其亲人的关系,为了扩充缉侦司的人手,王茂如责令缉侦司从近卫团和近卫少年团以及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努尔干兵王学院和军队直接调取精干人员。缉侦司也因此得以快速发展,而且由于其大部分组成结尾王茂如的心腹近卫,这缉侦司做事更加不择手段辛辣狠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