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五章 中情司的内斗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九十五章 中情司的内斗

不久之后,文汝汇在日本被军情司发现,缉侦司直接前往日本缉拿文汝汇归来,但是由于日本封锁,缉侦司无法押解回来。负责人想了想说:“我们把他分着带回去吧,先带回去一双手,然后一双脚,然后一对胳膊,然后一堆大腿然后躯干,最后头颅。”只吓得文汝汇全都交代了,情报传递回国内之后,给民党带来了极其严重的灾难。 当然,缉侦司的功劳引起了中情司和军情司两大情报部门的嫉妒,两方也都在做着各自的努力,希望挽救回自己在王茂如心中的信任。 很快,军情司策划了一起在日本的暗杀案件,王亚樵在日本率领手下弟兄对日本黑龙会总部进行袭击(详见第650章《十三勇士屠黑龙会》)。同时军情司由于对俄的情报立功,因此在三大情报机关中的地位俨然上升为第一位,高建勋这个当初建立军情司时要向中情司学习的小老弟,现在俨然成了情报部门的老大哥了。 相比而言,中情司便要逊色很多,这些年来中情司的办事能力越来越差,精英要么去了军情司,要么做了其他工作。这几年来,尤其是秀帅统一中国之后,中情司发展壮大不少,人是多了,庞大却驳杂,导致中情司办事能力低下。 安全总部部长李德林脸上无光,这时候他忽然发现其实被他赶走的罗浩的能力的确是比自己强,可惜自己为了打压罗浩将他白白送给了老对手何如飞。实在是后悔莫及。李木鱼在中情司司长的位置上干了这么多年,也只有在罗浩做他领导的时候才有进步,等罗浩赚到了军务总部之后。李木鱼仿佛一事无成。反倒是中情司五课课长陈希屡屡创下佳绩,还有三课的上海站站长雷宇也不错。 现在,中情司陷入了一片人事泥沼之中,其原由就是李德林办事欠妥,他为了取得成绩将中情司这几年顿足不前的原因推卸给了中情司司长李木鱼,而李木鱼恰恰是前中情司司长罗浩提拔起来的。李德林以为之所以中情司停滞不前是因为李木鱼在给自己穿小鞋,于是向王茂如提出换掉李木鱼的建议。 李德林向王茂如建议李木鱼担任机密司司长。升任陈希担任中情司司长,雷宇担任中情司五课课长。但是在王茂如看来,尽管李木鱼现在比起缉侦司司长冯尹彬和军情司司长高建勋来说逊色了不少。可是李木鱼的忠心程度王茂如不渝有他。王茂如只是下令陈希升任中情司副司长,雷宇升任五课课长,依旧信任李木鱼担任中情司司长。安全总长李德林和他最重要的部门中情司司长李木鱼关系彻底是僵住了,李德林提拔了陈希最终担任中情司副司长。也从另一个侧面开始架空李木鱼。李木鱼对王茂如的信任感激有加。他本来就是王茂如手下的老人,被王茂如和罗浩一手提拔,此事之后更加忠于王茂如了,但是对李德林的不满更加加深了。 由于混乱的人事关系,也让原本被王茂如看好的中情司反倒裹足不前,王茂如得知中情司的混乱之后,心中对李德林的能力开始产生怀疑——当然,他一直以来都知道李德林能力不足。只是没想到李德林现在居然连自己的属下都搞不定,他决定将来要让李德林换一个位置了。 几日之后还是新任中情司副司长陈希发现了一个线索。只是这个线索让陈希不知所措。原来根据保险公司负责人所述,经过中情司的紧密查访,民党向一个账号付款,终于有人前来日本银行取款。而取款的人居然是安全总部部长李德林的远方表弟,他分别五次从日本正银银行取走了十万银元,并偷偷转入了美国花旗银行。李德林的这个表弟叫做林作堂,是李德林表姑妈的独生子,从小好逸恶劳,表姑妈见李德林成了政府高官,于是便前来求官。这时候他的老对手何如飞盯着呢,李德林岂敢松这个口子,于是拒绝了表姑妈的请求。但是李德林也没有完全不顾及乡情,给表弟送了两千大洋,还给他在北京开了一家旅馆送给他当做营生。北京作为中国政治中心,发展越来越快,来往的客商络绎不绝,旅馆生意也不错,只是林作堂这个人不喜欢每天看着小钱堆积,总希望能够有一笔大钱进账。他曾经在赌局输了个底朝天,也曾经赢得大钱一掷千金夜宿京城名妓小莲花闺楼之中。但是总体说来,他和李德林的关系既不亲密,也不疏远,似乎又没有什么 线索调查到这里,陈希觉得有些难以下手了,如果此事真的与李德林有关,那么这个一直提拔自己的长官就危险了。他下令严密监控林作堂,但不得惊动他,希望找到更多的线索。随后他颇为头痛地将自己所在办公室中思考起来,作为保定系的老大哥,李德林的人缘和人品一向被人称赞,也是大家背后的靠山,上报这个信息不单单对李德林有所影响,一旦事大,保定系将遭到极其严苛的打压。 一面是绝对的领袖王茂如,一面是自己的提携恩人,陈希知道这则消息一旦递交到王茂如处,不管李德林有没有真的谋害领袖,他都会受到打击。而且陈希也认为李德林绝不会笨到要用自己的表弟去取款,栽赃太明显了。可李德林失察之罪将在所难免,何去何从,陈希也觉得难办了。 当下,中苏谈判重新开启,苏俄一方强调这次冲突事件仅仅是双方交涉的时候的一次意外,并且是布柳赫尔和托洛茨基擅自做主,并不影响中苏之间的“友谊”,也不影响《中苏友好条约》的继续实施。这次负责谈判的顾维钧倒是显得底气十足,言谈之间满满自信,而且不单单是苏俄对中国软了下来,便是其他国家也因为这次战役的胜利,对待中国的时候的态度也不一样了。最典型的是就是葡萄牙和西班牙两个政府居然派遣了外交官来到中国,希望与中国正式建交,而芬兰,波兰等东欧国家也纷纷派遣使者前往中国意图建立正式外交关系。 而日本破天荒地在报纸上谈论起中国的时候使用了中华帝国这个词语,尽管中华帝国是袁世凯的国号,但是让海外华人兴奋的是日本政府的风向正在改变,他们不再称呼中国为支那。这让在日本的华人们很是骄傲,尽管日本政府没有明文下达命令,但越来越多的日本报社纷纷在报纸上不再使用支那这个侮辱性的词汇了,更多的日本人也称呼他们为中国人或者华人。 日本人也知道他们现在需要中国的友谊,需要中国更多的帮助,从东西伯利亚回来的军人暗地里也说,在雅库茨克是中国人在帮着日本人打俄国人,朝鲜人在帮着俄国人扯日本人后腿…… 中苏之间的这一次谈判倒是双方心平气和了,苏俄也终于不像是上一次是因为被外国胁迫,不得已与中国签署了一个停战的协约。这次是战败了,才真正的把中国当做一个强国来谈判,这是一个真正的对手。俄国人是一个只尊重强者的国家,也只有他们败给了中国,才真正尊重中国。 由于克里姆林宫的态度软了下来,在中苏谈判上王茂如终于可以松了一口气,然而他却得到了孟恩远生病瘫痪的消息。 第一副总统孟恩远居然生病了?而且瘫痪?只是怎么回事儿?一个月前他还在兰心大剧院看梅兰芳的表演,怎么现在居然瘫痪了? 王茂如连忙来到副总统的府上,便见到孟家的人都在,一个个垂头丧气,孟恩远的儿女们都不成器,大家围坐着的是秘书长高士滨。连乌兰图雅也过来陪姐姐了,两个姐妹站在一边,叹着气说着什么,乌兰图雅不断地安慰姐姐。 “尚武大元帅好。”管家赶紧鞠躬道。 王茂如点了点头,快步走过去,看着床上沉睡的孟恩远,关切地说:“老舅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茂如看着高士滨问道。 高士滨低声说道:“这几日京城举办京戏名家联欢会,老舅作为嘉宾便去观看,他本身就是个戏迷,就因为多喝了几杯酒,回家的时候半夜起夜不慎摔倒,导致半身麻木。刚刚一个大夫说恐怕是中风导致半身不遂,怕是说话都不利索了。唉!老舅这一倒,高家也完了。” 王茂如拍了拍他的肩膀,点了点头走回屋子里去,见孟恩远已经醒了,他睁着眼睛看着王茂如仿佛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王茂如勉强地笑了笑,点点头道:“老舅,你想说什么我心里都明白,我会照顾好孟家和高家,放心好了,你只需要静养就可以了。”孟恩远也点了点头,王茂如又道:“你且放心,我会找全国最好的大夫来给你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