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六章 提前成为总统的机会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九十六章 提前成为总统的机会

孟恩远表情艰难地一面嘴角笑了,另一面却毫无表情僵化住了。王茂如心中一叹,昔日豪杰却落得今日之地步,人真是抵不过岁月和年轮。 看着孟恩远需要休息,王茂如便向大夫招了招手,大夫会意与他一道走出病房,高士滨等人也走了出来。 大夫说道:“报告尚武大元帅,副总统这病不好治啊。副总统年纪大了,早年做军人的时候又身有暗疾,这么多年来一点毛病没有,可是如今一场病到来却引起了其他疾患。这中风也是极不好治理,我也没有丝毫把握。” 王茂如握着医生的手说道:“望大夫尽心而已,我们病人也知道此事难办,但是老舅是副总统,若是他不被治好……唉,怕是事情又多了起来。” “我知道,尚武大元帅请放心吧,可是即便治好了也许是需要一定时间。”医生忙说道,“只是他需要静养,不能操心操劳。” “多久?几个月?”王茂如忧心忡忡地问。 “这……尚武大元帅可是难为住我了,这医者父母心,我自然是竭尽全力救助的,只是要说一个准确时间,”医生苦笑道:“几个月怕是不行,得需要几年咧。” 王茂如摇着头苦笑起来,看来孟恩远还真的需要静养了。这时候孟恩远的幕僚,王茂如的连襟高士滨走了过来,王茂如招呼说道:“芜儒,你且准备一份声明吧。” “什么声明?”高士滨问道。 “副总统因病休息静养声明。老舅现在的状态实在不适合在政府中工作,他需要安养。”王茂如果断地说道,孟家和高家的人哪敢反驳。王茂如一言九鼎,说一不二的。一旁的高士滨只得点头,王茂如又吩咐道:“发表完声明之后你在这边处理好家里的事,安排好一切后到我秘书处报道,履行新的职责。” “啊?”高士滨惊讶不已,“新的职责?” 王茂如笑道:“是的,新的职责。我答应老舅。高孟两家不能倒啊,且你的才能不能总是淹没起来。” 高士滨感激道:“秀盛,我……” “你我之间无需客气。”王茂如挥手而别。不再啰嗦。 在一片战胜国的喜气洋洋中,中华民国国务院对外发言人,国务总理秘书长林长民公布一个不幸的消息,副总统孟恩远因病辞去第一副总统一职。不再处理任何国事政事。同时退出政坛安心养病。与此同时北京的美国人开设的协和医院极为外国医生也证实了孟恩远的病情,他是中风偏瘫,导致半身不遂乃至失语,短期内无法恢复,只能慢慢静养。美国医生的话证明了孟恩远辞去第一副总统职务并非政府中人发生什么龌龊,而是的确有这个疾病。其实大家对副总统是谁都不关心,更别说副总统做了什么呢?总统因病修养,第一副总统辞职。不是还有第二副总统吗? 第二副总统徐世昌此时正在河南在建设他心目中的河南大学呢,听到此消息心中百般滋味。同时国务院秘书处秘书长林长民给他发了一封电报,请他到北京接任第一副总统职务,并代理出席应该是总统参加的一些仪式。 “第一副总统?”徐世昌笑道,“与第二副总统有何区别呢?” 河南省长赵倜笑道:“恭喜徐总统,这便是第四度担任总统了,如今大总统孙立文因病修养,副总统孟恩远因病辞职,中华民国便只有您一个总统了。” 徐世昌摇头苦笑道:“你也知道,三个总统病倒两个,我若是去了,岂不是中了诅咒一般,我才不去北京。我要将河南大学建成全世界最好的大学,让河南同乡出门在外的时候一提到河南便会骄傲地说我们河南有全世界最高的河南大学。” 赵倜道:“如此一来,政府方面岂不是不好交代……” 徐世昌肯定道:“这个总统,我是不做的,我如今只想造福乡里,谁想做谁去做吧。”徐世昌的请辞电报给了民国政府一个措手不及,三个总统都不履行总统职责,这中国怎办?不得已国务总理唐绍仪只得派遣秘书长林长民前往河南郑州请徐世昌,国不可一日无君啊,徐世昌提议重新进行总统大选,林长民苦笑道:“现在进行总统大选?菊人兄,各方都措手不及,连个总统候选人都没有。” “我提议由王茂如做代理总统。”徐世昌道。 “王茂如是现役军人,怕是不行。”林长民道,“他自己拒绝做总理的时候定下的规矩,此时他定然不会就任。” “非常时期行非常之事啊。”徐世昌笑道。 林长民小声地询问道:“菊人兄,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不妨与我明说。” 徐世昌笑道:“宗孟贤弟,你还看不出来?这总统之位,谁做都不行,只有王茂如来做,国家方可安。如今尚武大元帅如日中天,国民,百姓,外国政府,都要求他来做这总统之位啊。你且看不出来各国心思吗?只有中国稳定,他们才有利可图,不想王茂如做总统的恐怕只有日本和苏俄帝国——另外就是民党了吧?” 林长民摇着头道:“军人做总统,始终是不妥,不妥。将来中国极有可能出现军政府,导致中国走向军国主义和独裁主义。菊人兄,一旦中国走向军国主义,便是亡国之兆。” 徐世昌笑道:“该头痛的不是你我,而是王茂如吧。宗孟贤弟,你且将我的话带到,并去与参议长和众议长商议,万事好办。话说说不怕万事难,只怕有心人,有心可做岂容王茂如拒绝?这以后,该头疼的就是他了,不是我咯。总统之位,我是万万不做的,我以后便只做我的河南大学校长而已。” 林长民带着踌躇回到了北京,首先向国务总理唐绍仪报告,唐绍仪道:“果真是水晶狐狸,徐菊人这一手将整个国家玩弄于鼓掌之间了。” 此时王茂如的秘书长杨度得知了他们之间的交谈,立即琢磨了起来。 他是一个帝王心学专家,倒也是命运多舛,早年支持袁世凯称帝落得一个千古骂名,后来跟在王茂如身后,索性他是一个参谋人选,王茂如也知道他的长处与短处,知人善用并未超过一个度。杨度作为王茂如的秘书长原本风头应该一时无两的,王茂如作为实际掌权者已经架空了大总统,他的秘书长岂能不被人瞩目?但是此时的杨度也知道自己的位置,他甚至比孙立文的秘书长胡汉人更加低调,从来不参加任何邀请,也从来不发表任何观点,让人看起来就像是王茂如的传话筒一般。 然而这次杨度坐不住了,他等待的就是这一个机会,支持王茂如成为大总统的机会。大总统孙立文养病不出,第一副总统孟恩远重病不能理事,第二副总统徐世昌辞职……中国没有总统了!尽管此时的总统仅仅是一个虚职,然而那要看是谁坐在这个位置上,如果是王茂如,那就是绝对的实权。恰逢徐世昌推荐王茂如担任代理副总统这个消息传到杨度耳朵里,他岂能放过这个机会。 于是杨度连夜拜访唐绍仪,对其进行劝说,唐绍仪谨慎道:“此番做法,岂不至于立法于不顾?” 杨度听到唐绍仪的推脱,哈哈大笑,随后回应道:“国家动乱和立法,哪个重要?立法可以改,但是国家乱了,便是流离失所百姓遭殃,千万百姓性命交予你我之手,却不能进进看到自己的利益啊。这些年来,中国地位为何提升?是国会立的功劳,还是我们的尚武大元帅起到的作用?总理莫非看不出吗?总理自然是能看得到,只是碍于情面不好说吧。” 唐绍仪似乎有些被说动,但却犹豫不决,不知该如何决定,说道:“只怕是有些人不服啊。” 杨度笑了起来,道:“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有人不喜欢你,便是你鞠躬尽瘁为他服务,他们也会中伤你为假仁假义,何必在乎那些恶意诽谤者?唐总理担心不过是因为尚武大元帅为您女婿的关系,唯恐有人嘲笑。可举贤不避亲,岂能为如此儿女情长之琐事便将国家崛起于不顾?”他盯着唐绍仪的眼睛,进一步说道:“唐总理毕生心愿便是中华之崛起,如今机会便在眼前,却因为自己的忌惮而不愿做领头人,岂非另一种沽名钓誉不成?” 唐绍仪被说得无可反驳,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既然如此,还请皙子先生帮我游说,同时试探一下他人口风。至于民党……” 杨度笑道:“唐总理放心,民党已经是一条死狗,他们已经是自身难保。”离开唐府之后,杨度便又去了参议院议长师少阳府上,师少阳自然同意,他属于王茂如的小国务院中的激进派,与杨度一拍即合,两人又分别找到议员们相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