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七章 四比一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九十七章 四比一

其实支持王茂如提前担任总统,倒也没有多少人反对,大家都在等待王茂如的意思,王茂如若是想提前当总统,大家自然是同意,若是他反对,大家也便对杨度的上蹿下跳报以微笑拒绝。杨度找不到什么人支持,却也没有人反对。倒是人称小算盘的中华铁道公司总督办张弘扬与杨度聊起的时候半响才直接告诉他说:“其他人倒是好说,怕只怕秀帅是多半不肯同意。提前做总统,会打乱秀帅的计划,让秀帅措手不及。” 杨度胸有成竹地笑说道:“秀帅自然是不肯,岂不闻刘备三让徐州只典故?秀帅让了又如何,我们可以再请。” 张毅伟道:“好吧,只是需要取得秀帅同意才好。” 杨度笑道:“何不上演黄袍加身?” 张毅伟摇头苦笑道:“秀帅不是赵匡胤。” “只怕未必。”杨度微微一笑道。 杨度回到家中之后,便听闻有人拜访,他很奇怪谁来拜访自己,见到是一个中年军官,原来是孟恩远的外甥王茂如的连襟高士滨。孟家的事情自然有孟恩远的儿子来主持,孟家的儿子尽管不成器,可是却总知道如今孟家想要富贵下去,必须得高士滨站起来,于是纷纷支持他立即出仕。高士滨便前往王茂如的秘书处报道,但是在报道之前,他需要先拜访秘书长杨度。 杨度见高士滨拜见自己,还带了两条带鱼。哈哈一笑道:“芜儒倒是有趣,人家拜访送金银,你拜访送带鱼。” 高士滨笑道:“他们有钱。我哪有钱,我一个穷武官。” “谦虚,谦虚了不是。”杨度道。 高士滨摇头道:“还真不是谦虚,之前我的工资都是副总统发,现在副总统生病了,欠了我工资,我也不好意思跟病中的老舅去讨要。所以生活拮据起来了。” 杨度便问道:“你吃了没?” “还没有,这便是来蹭饭来了。” “那我们小酌一下,聊一聊将来你在秘书处的工作。”杨度笑道。 杨度是南方人。他说的小酌还真是小酌,高士滨是北方人,拿着小酒杯很是不习惯,说道:“杨秘书长。以后我就在你手下工作了。还请杨秘书长多多关照。” “侮辱,你这话便是在骂我了。”杨度举杯共饮笑道,“你是秀帅的连襟,将来定然会有他用,说不定谁照顾谁呢。这样,你在秘书处,只要我还是秘书长,我便照顾你。若将来你飞黄腾达了。万万不可忘记我呀。” 高士滨摇头笑道:“杨秘书长客气,客气了。芜儒岂是背信弃义之人?” “那是。那是。”杨度笑道,随后又将诸位高官准备推荐王茂如担任副总统一事与他将来,高士滨点头道:“此事极好,我自然是支持。” “你支持就好。”杨度笑道,“恰好你来了,有些许事情我不方便出面,必须由你来办。” “何事?” “说服议员……”杨度笑道。 高士滨顿首了然,他知道杨度说的不方便是什么意思,杨度若是游说未免让人想到了当初游说袁世凯称帝,反倒是连累王茂如的名声受损,起到相反的效果。可是若是高士滨游说,效果最好,一来他是前副总统孟恩远的前秘书长,二来他如今是王茂如的秘书官,三来他还是王茂如的连襟,他更加能够代表王茂如的意思。 在杨度的鼓噪下和高士滨的游说下,唐绍仪立即找到两院的议长和次长来到国务院召开会议,参议院议长师少阳,副议长吴兆麟,众议院议长刘恩格,副议长梁启超,外加唐绍仪与其秘书长林长民总计六人进行秘密会谈。谈话内容便是徐世昌的建议,是否题名王茂如做代理副总统和支持他做副总统。 预料之中的是梁启超立即反对说道:“军人干政,军人干政啊!王尚武自己声明不可军人干政,岂能此时食言?如此一来威信何在?所以我反对。” 因为唐绍仪和师少阳刘恩格两人说起了此时之后,刘恩格估计梁启超这个民主宪政的支持者一定会反对,因此他们早就商量了对策。 这梁启超名气大,脾气大,坚持自己的原则,但是他对王茂如总体而言是持支持态度的,而对于孙立文反倒是异常反感,尤其是他常常说孙立文便是被王茂如克制,否则他当总统,便会成为独裁者。而请王茂如兼任副总统,便是军政同时兼顾,将来也是一个独裁者的姿态出现,如何能让梁启超来支持?而梁启超的儿女亲家林长民不断地给他使眼色,梁启超异常坚定,视林长民如无物一般,林长民只好苦笑起来。 刘恩格便说道:“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国防总长简直副总统该当如何?莫非我国便是一个没有总统当值的国家?” “前段时间政府不也是履行正常吗,”梁启超道,“何必一定要出此下策。” “糊涂,糊涂。”师少阳立即反驳道:“齐桓公见到扁鹊一年前也正常,可是半年之后不是病入膏肓了吗?我国现在看起来倒是正常,可却是最大的不正常,一个领袖都没有的国家,正常吗?说不定哪天就分崩离析了。” 唐绍仪无奈地苦笑说:“前段时间还有孟恩远出席各种场合来代表国家,如今倒是真一个人都没有了。” 梁启超叹道:“如此岂非违背共和精神了,党人治国,军人卫国,方乃共和之王道也。” “现在就是否支持做举手表决吧。”唐绍仪打断了梁启超的话语,一概往日温文尔雅的讲话方式,态度果断坚决地说道,“宗孟(林长民 字宗孟),你来做记录,我们五个人五票举手表决吧,少数服从多数作词决定,是否由为国家开疆裂土挣得一千四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王茂如来做这个临时领袖。这次投票是代表着我们几个人的态度,所以一经投票,绝不可更改,支持就是支持,反对就是反对。切不要做那忘恩负义之人,更不要做那左右摇摆不定之人。” 师少阳立即说道:“好主意,我们五个人投票吧,我是赞成的。由王秀盛做临时副总统,也只是临时副总统,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诸位是想的复杂了,也想的太过框架了。若是总是低着头,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准的被规矩钉死,那咱们都回到前朝,成为大清子民多守规矩?那一条规矩允许大家反对大清帝国了?就是因为我们不没有守那些陈旧腐朽的规矩,这才有了现在的大中国嘛。这个举手表决,我第一个支持。” 唐绍仪道:“举贤不避亲,尽管王茂如是我的女婿不假,可是我更看到了他是给中国打下来一千多万平方公里国土的功臣,古往今来第一人,我不选他便是违背自己的良心。” 刘恩格也立即说道:“总理英明,我也同意。” 梁启超目瞪口呆,你大爷的,你们四个是穿一条裤子的,跟我玩少数服从多数,就我一个人反对啊。这时候他才看看林长民,林长民也只好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个亲家公啊,你倒是怎么回事儿啊。他看了看吴兆麟这个新人参议院次长,吴兆麟笑了笑,说道:“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若是中国想要崛起,必须要有一个强力人物出现,来做这个领袖。而且这个强力人物必须头脑够聪明,我看九尾狐王茂如就不错嘛。哈哈哈,我也同意。” 投票结果不出意料,四票支持一票弃权,很显然弃权的一票是梁启超,他的弃权也代表了一种退让,作为民国大名士本不应同流合污。可是现实比人强,梁启超想要实现自己心中的抱负,便只能依靠王茂如。唐绍仪对师少阳说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办理了,我不便出面,师少阳小说交给我了,一切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投票结束之后,梁启超闷闷不乐,倒是林长民找到了他,对他说道:“我不是暗示你不要反对吗?” 梁启超道:“我等忠于国事,岂能不直抒己见?” 林长民苦笑道:“直抒己见也需要见机行事啊。”又道:“如今尚武大元帅声望直冲云霄,花花轿子人抬人,你此时与他顶牛,若是气得他真的走军事独裁道路,你我心中理想如何实现?我观王茂如不似袁世凯一般人物。” 梁启超叹道:“我观他也不似,此人聪明之极,反倒是让我们我无从想法。”又道:“只要他不让国家成为军政府,我们便支持他,如今中国蒸蒸日上,与他的贡献不无关系。中国几次胜仗,不但提升了国家气势,更加提升了民族自信心。你我追求的民主理想,应顺势而为,逐渐影响他,而不是冒然反对。我进步党在国会中势力弱小,不得不夹缝中求生存啊。” 林长民笑道:“其实,我也想过,何不尝试让王茂如做国家领袖,也许在他的带领下就会成功呢?就想现在军事上的成功一样,任公,做一次尝试吧。” 梁启超看看林长民,只能点头同意,做一番尝试吧,总比在理想主义者孙立文的胡乱指挥下强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