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八章 一拒总统之位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九十八章 一拒总统之位

此刻参议长师少阳便找到参议员们和众议院们商议起来,而高士滨也正好与师少阳合作起来,悄悄地游说议员们。议员们一见参议长和王茂如的秘书官都在游说,他们自然会联想。尽管有些人不同意,但是绝大多数复兴党和青促会的议员们都认可这个建议,甚至进步党的人也被师少阳说服,支持王茂如临时掌权——只是临时掌权。 当中情司李木鱼将杨度和高士滨以及师少阳最近一些时日的活动告诉王茂如之后,王茂如微微一笑道:“注意保护他们的安全,万万不可让人伤了他们。”随后他安排高士滨熟悉秘书工作,并与陈布雷一起整理资料完善秘书处。 王茂如对高士滨说道我将对杨度委以其他重任,秘书处将来会由你承担,你需要尽快熟悉,高士滨立即表示绝对可以完成任务。 如今王茂如正在着手与苏俄谈判,同时应对英美日法等国家的要求。中苏交战之中,中国大胜一局,双方交战总兵力达到七十万人(包括预备役与动员兵),事实上这是欧洲战争之后全世界规模最大的一场战役了。而中人在这场战役之中的表现让人刮目相看,使得其他国家对中国也高看一眼。 但是列强对中国的崛起也心存恐惧和不安,毕竟他们在中国拥有诸多殖民地特色的租界,假使中国真的崛起,那么他们的利益怎么办?如果中国有能力收复租界怎么办? 而另一方面,苏俄的立国尤其是向全世界派遣政工人员挑动各国国内工人武装斗争更加让各国恨得咬牙切齿。英国为什么与苏俄建交,他们是看到了中国在与苏俄建交之后,中国国内工人运动几乎没有。由此判断可以和苏俄进行条件交换,以建交来迫使苏俄不再遥控指挥国内工人运动。 果然,英国的工人们在得知英国与苏俄建交之后,停止了罢工,恢复了生产,由此也引发了世界其他国家的与苏俄建交的热潮——不是因为某些利益,谁也不会做五毫无意义的事情。 如果中国人跟俄国人打起来的话。那就太好了…… 这也是列国共同的小心思,他们自然是希望中苏两国大战,但是中苏两国在中亚的冲突之后。开始了迅速谈判,王茂如也多次对各国大使表示中国是一个热爱和平的国家,中国绝不会向任何国家主动宣战——如果此时苏俄大使在场他一定会气得大呼:“你们倒是不主动宣战,你们是不宣而战。” 世界上没有真正的友谊。也没有真正的敌人。中苏之间的仇恨也并非不可化解,当利益大于矛盾的时候,双方就能够成为朋友,反之亦然。 中苏之间的谈判中,王茂如全程参与,他并非不放心外交部与国防部的谈判,而是想亲自见证一下历史。是的,就是历史。改变了中华民族的历史。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外界关于他的传言已经越演愈烈。而支持他做总统的人也越来越多,他的手下们跃跃欲试。由于王茂如的国防军体系着实权利甚大,全国的村镇公务员都由军人转职的官员任职,这就相当于他掌控了另一个政治体系——新军政府统治体系。 王茂如一直以来想要摆脱北洋的军政府体系,但是在不知觉之间,创造了一个新的军政府体系。比起北洋的以武官御驾文官的矛盾体系来,新军政府体系中要求文官必须先经过武官的锻炼,也就是说他们必须先在军队之中从军数年,而从军之后便要接受效忠王茂如的教育,这导致了大笔退役士兵在青年公务员学院培训之前,就已经是王茂如的信徒。纵然他们也可能不相信王茂如是一个神,但是王茂如在,便是他们的一个信仰在。 当中苏之间的谈判进入到一半的时候,王茂如回到家中休息,和妻子和孩子们休息一天。然而唐绍仪带着大批的官员来到王茂如的家中,王茂如见到这些官员,又见到杨度神色兴奋地站在一旁,便心知肚明了。此时身旁的冯尹彬说道:“师傅,这是诸位政府官员的恳请书。” “恳请书?”王茂如抬起头略微露出惊奇,看了看冯尹彬,道:“你们在搞什么?什么恳请书?” 唐绍仪道:“秀盛,诸位官员一致认为,当次非常之时,国家总统不可一日不在,必须有人承担起来。” 王茂如皱着眉头,半响说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我等希望你能够接任临时副总统一职,暂代总统之权。”参议长刘恩格急忙说道。 “暂代……”王茂如背着手,站了起来,众人满是期盼地看着他。王茂如想了想,来回走了几步,继而断然说道:“不可!” “秀盛……”唐绍仪便要说话,便又被王茂如打断了。 王茂如正色道:“我是现役军人,决不可暂代副总统一职,如此武人直接干政,中华当重演五代十国之乱。诸位心思,我已知晓,但万事不可操之过急。”王茂如随后不再理会众人的恳请,将自己关在书房内。 众人苦求无果便只好走了,唯独杨度留了下来,继续坐在沙发上优哉游哉地喝着茶。 转身之后的王茂如心中对自己说着虚伪二字,的确,他何尝不想做总统呢,可是现在不是时机,国防军如何安排?如果他以军人身份担任副总统,这将与他发表的军人不干政相违背。他一定要掌控好这个度,而且,为什么要做副总统呢?要做就做大总统。 王茂如走进书房里后便和自己的小女儿彤兮在做游戏呢,两个人你拍一我拍一地数着闹玩着。一直到大家等了好久见王茂如实在不出来,在冯尹彬和杨度的劝说下都走了,他才抱着女儿彤兮走了出来,故作放松似的叹了口气。 杨度忙道:“秀帅……” “你啊你。”王茂如道,“看来你不适合做秘书长。” 杨度大惊失色,王茂如又道:“这样吧,你欠缺地方历练,我将你调往吉林省,担任吉林省长。”杨度的表情古怪起来,前一秒吓得要死后一秒如上天堂,脸都扭曲了起来,王茂如哈哈大笑,道:“过些天封帅仪式结束之后再说。” “是。” 王茂如道:“你们都回去吧,还有要与芜儒好好交接一下,不过一开始任命你为省长却是不行的,我会推荐你去担任吉林市的市长。” “感激不尽。”杨度立即鞠躬道,众人拜谢一番便全都走了。 “秀盛。”穿着西洋睡服的朱淞筠过来抱孩子,见他打了一个哈欠有些劳累,便走过来将彤兮抱在怀中,说道:“刚刚我都听到了,你这是何苦呢?大家一番好意,再说……” 王茂如笑道:“淞筠,你不懂其中的门道,我现在若是接了这个职务,便是千夫所指,被钉上了历史的耻辱架上,成为千古以来最虚伪的骗子了。” 朱淞筠抱着女儿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瞪大眼睛问道:“这是何意?我却见到以为宋太祖黄袍加身一般,他们都争着抢着让你做总统咧。” “妇人之见啊。”王茂如苦笑道:“我当日立下规矩,现役军人不得担任公务员,除非从军队卸任。如此也写入了宪法之中,岂能因为我建立的,我就可以随意破坏规矩?那规矩变成了什么?有权者肆意为一己之私更改的游戏规则了。国家法制是严肃的,一个国家元首不守法,国人如何守法?我不守法,我有脸教别人守法吗?我国近代为何衰弱下去,很大一个原因就是我国没有宪法,我国人不尊法纪有关。所以,这个副总统一职我是万万不能担任的。除非有一个非常合适的时机,这个时机……哼哼。” “你的一切我总归是不动的,只要你一切安好,我便安好。”朱淞筠似懂非懂地回答说道。此时王鹏报告说有人来到,是德国大使劳伦斯的女儿,海芬妮。海芬妮一脸的愁容走了进来,朱淞筠抱着女儿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去了,将这里留给王茂如,临走的时候问晚上能否来一下,王茂如说一定会去,你且洗好澡等着我。 “死鬼!”朱淞筠抛了一个媚眼给她,这才开心地离开。不过这个举动仿佛是在向海芬妮示威一般,倒是电得王茂如全身麻酥酥的,着实有了感觉。 见朱淞筠走远了,海芬妮立即跑过去抱住王茂如,直接一屁股坐在王茂如的怀里。副官高亢也知道情趣儿了,赶紧关好了门,立在门口一动不动。美咲走了过来,高亢赶紧挡在门前,美咲怒道:“你在做什么,高副官?” “大小姐,您不能进去。”高亢小声说道。 “我在家里,怎么还有我不能去的地方,况且这是我哥哥的客厅,又不是他的私人书房。”美咲俏目一瞪说道。 高亢无奈地说道:“那个……大小姐,我估计你要是进去了,会更生气。” “是不是有什么外人来了?”美咲问道。 高亢点了点头,低声道:“一个洋婆子,德国大使的女儿。” 美咲咬了咬下嘴唇,握着拳头说道:“该死的贱女人,哼。”一扭头气呼呼地走了。 ps:(ps:读者兄弟们,拜托一件事,如果你们喜欢本书,还在追看本书,手中还有选票的话,请投一下本书2013年度作品选票,西门不胜感激。剧透一下,内鬼就快跳出来了,诸位猜想一下吧。内鬼如何几乎至王茂如与死地,王茂如又如何起死回生扭转乾坤呢?请诸位继续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