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九章 海芬妮的基友未婚夫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九十九章 海芬妮的基友未婚夫

海芬妮丰满的美臀坐在王茂如的身上,柔柔软软的给王茂如带来了巨大的感官刺激。金发碧眼的海芬妮嘟着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大大的眼睛衬着撒娇和幽怨,金色的卷发流出一泄来挡住了前额,她气的左右捋头发,总是没有捋顺。 王茂如笑道:“怎么了?” “这些时日见不到你,你去哪了?”海芬妮问道。 “我?”王茂如笑道,“忙着公事,一个月才回来这么一次,还真是巧哦。” “哼哼,你是不是在躲着我?”海芬妮气鼓鼓地质问道。 王茂如连忙摆手道:“这是哪里的话,我怎么会躲着你呢。” 海芬妮身上撒发着玫瑰香味,倒是沁人心扉,柔软的身子顿时让王茂如性趣高涨起来。他一只手捏着海芬妮的下巴,让她的脸正对着自己,笑道:“看看这张漂亮的小脸,现在气成什么样子了,我真是后悔啊。现在我宁愿在你身上累死,也不愿意去工作了。” 海芬妮这才转怒为喜,双手环绕在王茂如的后颈,娇羞道:“那你不找我,我等你好久呢。” 王茂如笑道:“这就是我害怕的原因,因为我知道和你见面一次,就会让我好几天不肯下床,一直在床上和你缠绵抵死——你就是一个害人的小妖精啊。” 海芬妮娇笑道:“我才不是小妖精呢,我是安妮宝贝。” “是的,安妮宝贝。” 海芬妮忽然难过起来。她站起来,离开王茂如的怀抱,坐在一旁苦着脸说:“可惜你的安妮宝贝就要不属于你了。” “怎么了?”王茂如惊讶地问。 海芬妮说道:“我的父亲给我订了亲事。订婚仪式就要在明年举行,我明天就要回到德国了。” 王茂如奇道:“定亲?你们德国人也定亲吗?我还以为定亲是中国人的专利。” 海芬妮点头略带难过地说:“我的家族的德国的贵族,婚姻不单单是我们个人的行为,还是代表着贵族利益以及……还,一切都是利益。而且我知道那个和我定亲的人,他就是一个残废。” “残废?”王茂如问,“难道是残疾人?我可怜的安妮宝贝。”他走过去坐在海芬妮身旁。一手搂过海芬妮的小蛮腰,一双大手又将这具性感丰满的娇娃抱在怀里把玩起来。 “嗯……”海芬妮绯红着脸娇喘起来,却又低声地说:“不。他不是残疾人,我听我的姑姑和刚刚来中国的表哥说起我的这个未婚夫,他们告诉我,其实这个人是一个同性恋。他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你知道他的房间吗?他的房间居然是粉色的房间,我的上帝啊!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人喜欢粉色,喜欢鲜艳。” “那你的父亲还让你嫁给他?”王茂如瞪大眼睛问道。 海芬妮愁容满面地说道:“是的,他们是慕尼黑马球俱乐部成员,只有我和未婚夫成亲,我的父亲才能够加入他们的俱乐部,他们才会支持我的父亲。和他们的政治联姻,能够让我父亲回到德国之后迅速在内阁担任重要职务。奥托。我也是被迫无奈的。” “不愧是老狐狸啊。”王茂如叹道,“居然想的这么长远……但是他怎么忍心把女儿嫁给一个同性恋?” 海芬妮幽怨地说道:“我的表哥对我说。这个所谓的未婚夫的家里也是希望利用我们之间的婚姻来掩盖他是一个同性恋的真相,要知道几乎所有容克贵族的女儿都知道他的癖好,这也是他们找到我的父亲的原因。他们希望能够和我的家族联姻,利用巨大的政治资源作为筹码。而且我的表哥还说,他绝不会在婚后干涉我的私生活——前提是我也不能干涉他的私生活。” 王茂如一拍脑袋说道:“也就是说,你们婚后各玩各的?” “是的。”海芬妮兴奋地说道,“婚后我们各玩各的的,相互不干扰。我就住在中国,怎么样?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见面了。” 王茂如苦笑道:“这……如果可以的话,但是这是需要你做出极大牺牲的呀。” 海芬妮握紧了拳头说道:“我一定会争取我的权力的,奥托,你要相信我。” “是的,我相信你,我的安妮宝贝。”王茂如亲了她一口,笑着说道。 海芬妮从王茂如的身上跳了下来,说道:“我现在就要回去,好好计划一下,到底应该怎么做。奥托,你要等着我,还有你不许忘记我,不许冷落我,就算是我嫁给别人了,我也是你的人,你也必须是我的人。” “是的,我的心永远属于你。”王茂如郑重其事地发誓道。 海芬妮兴奋地亲了他一下,挥手说道:“好啦,我现在必须得回去了,晚安。也许几年之后我就有自己在中国的家了,到时候你从我家的后门进来,我们去柴房中温存吧。” 王茂如不解道:“为什么去柴房?” 海芬妮笑道:“笨蛋,这是我们德意志的一个谚语,就是偷情的意思。” “好的,我们去柴房。”王茂如也开玩笑道。 海芬妮走后,王茂如觉得好笑,自己仿佛年轻了许多呀,是的,年轻女孩的魅力就是能够给自己带来活力,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那么多中老年男子一定要找活泼靓丽的年轻女孩,其实靓丽倒是其次,最主要是活泼,这种活力会让男人感觉回到青春一样,感觉重新活了一遍似的。 他抖擞了一下精神,来到朱淞筠的房间,朱淞筠让吴妈带着彤兮,小彤兮不高兴地说道:“我要和爸爸妈妈一起睡。” 王茂如宠溺地抱过来笑道:“好,好,我的乖女儿。” 彤兮便挤在王茂如和朱淞筠的中间,兴奋地左动一下右扭一下,第一次和父亲在一起睡觉的她还颇为顽皮地把脑袋留在妈妈这边,小脚丫放在父亲的肚子上,玩闹个没完。两个大人哈哈大笑,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许久没有感觉这种家庭的温暖了。 “爸爸,你会唱小星星吗?”彤兮幼稚的声音问道,靠在他的怀中。 “星星?”王茂如愣了一下,“星星的歌?” “是啊。” 王茂如哪里会唱儿歌,嘴里嘟囔着“星星”、“星星”忽然一拍手道:“有了……我给你唱啊!星星点灯,照亮了我的前程,让迷失的孩子,找到来时的路,星星点灯……”好嘛,一首后世八零后都会哼唱的《星星点灯》脱口而出,不过唱到一半却忘词了,更忘记曲调了,只好停住了,再看看妻女,两人都一脸惊讶地看着他。王茂如脸红道:“忘词儿了,忘词儿了。” “爸爸,不是这个星星啦。”彤兮嘟着嘴说,“唱的真不好听,像是哈比叫一样。” “哈比是谁?” 朱淞筠抿着嘴笑道:“哈比是大夫人养的一条小狼狗。”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那我再给你换一首吧,也是星星的。” “好呀。” 王茂如顿时猛吸一口气,唱道:“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嘿嘿参北斗啊,嘿嘿参北斗啊……” 好不容易将彤兮哄睡着了,结果小家伙抱着父亲的胳膊不松手,一定要他搂着自己睡才好。朱淞筠道:“平日彤兮就想着你多陪陪她,以前她一直以为自己没有父亲呢,总是怕你一下子就走了。” 王茂如道:“我不会走的,放心好了。”王茂如又问朱淞筠书店的生意如何,朱淞筠说书店的生意倒是凑合,只是一直以来都不赚钱,来看书的学生多,但是买书的学生少。她觉得这样对不起老板,人家年纪这么大,把生意交给自己打理,自己却赚不到什么钱,而且因为来看书的人多了,书籍破损也得自己承担,造成很大困扰。 王茂如笑道:“你什么时候寻思赚钱的事儿了?” “不赚钱能行吗?”朱淞筠说道,“我可不喜欢每天在家里闲着,姐妹间更容易发生口角,你是放手不管的,倒是不用操心。” 王茂如点点头,怜惜地搂着她入怀里,中间的彤兮呼呼大睡起来,仍是一边用手抱着妈妈,另一边用脚勾住爸爸。 “你还是第一次陪彤兮睡觉呢。”朱淞筠道。 王茂如歉意地说道:“我这个爸爸不称职。” “你若是称职,也便没了现在的成就了。”朱淞筠很是懂事地说道,“我不怪你,女儿也不怪你。” 王茂如问道:“你真想做好生意吗?” 朱淞筠笑道:“当然了,秀盛哥,你别小瞧我,以前朱家的生意都交给我打理的,我家还出钱修建北海公园,你觉得这钱是怎么来的?要是我做生意赔钱,朱家怎能拿得出来钱呢。” 王茂如点了点头,赞道:“我夫人厉害,夫人威武霸气,夫人万岁。” 朱淞筠红着脸道:“秀盛哥你就爱说笑,什么呀。”心里对王茂如宠溺自己感觉美滋滋的甜甜的。大凡再精明的女人被人夸奖的时候都不精明,也就是为什么女人耳根子软,做大事的一般都是男人,因为女人经不起忽悠。朱淞筠被王茂如夸了一通,既觉得甜美,又觉得更加喜欢和他在一起了,尽管只是做一个小老婆而已。 ps:(ps:海芬妮基友的未婚夫傲娇地说:基友们,请投本书2013年受欢迎书籍一票吧,就在主页内容简介上方,投票完毕后人家洗白白等着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