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章 营销学中的风险均摊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一章 营销学中的风险均摊

两百亿银元是什么概念?如今中国人口四亿五千万,也就是说把王茂如给杀了财产平分,每个人能分得四十五块银元。四十五块银元足够每家每户过上一年了生活了,要是换成湘西豫西那些山区人家,够一户山里人生活半辈子了。 想到了这些,王茂如心惊胆战。 他是从来不关心自己财富的多少的,也未不过问过,只是需要钱的时候去找赵佳诚去拿。可是却没想到自己居然已经不知不觉拥有这么大一笔财富,甚至富可敌国——他还以为自己花了那么多之后,他的财富越来越少了呢。 没钱是个问题,可是钱太多了,也是个问题…… 赵佳诚继续说道:“随着华夏银行的逐步扩张和它的中央银行的确定,您的资产将继续翻番。而随着国家经济以每年31%的速度增长,您的个人资产将至少以每年15%的速度增加。还有,拥有华夏银行的您,是拥有人民币印刷的权力。毫不客气的说,只要你想让自己变得更有钱,就印刷人民币吧。” 王茂如自言自语道:“中央政府一年财政才几十亿,我怎么会这么多?” 赵佳诚笑道:“很简单,中央政府的一直都是赤字政府,真正有钱的人掌握在寡头的手中,您是中国最大的金融寡头。”他合上卷宗,说道:“而且我的这份估计值也不稳定,因为您的资产很多都是以股份制方式存在的。如果一个公司明天就倒闭了,您大概就一下子少了几十万银元。还有,您不要想着一下子能从中拿出钱来。因为即使您卖掉股份,别人也不可能一下子筹集那么多钱来买回股份。不过我要说的是,您的资产还有一部分是固定资产。您现在拥有的近二十五亿银元的资产则是土地以及其他资源,尽管土地管理办法规定个人拥有最高田产100亩,可是却没有规定森林,矿产以及其他资源的资产评估。这其中近二十亿银元就属于这些资产的评估,您在东北拥有十座价值高达十亿银元的金矿。不过别以为这些是最赚钱的。其实您最赚钱的就是华夏民族银行。秀帅,我觉得您应该将华夏民族银行交还给国家,减少手中的股份。毕竟如果您百年之后……我们是朋友,是老战友,我才这么说的啊。” 王茂如道:“良言,咱们俩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尽管说。” 赵佳诚道:“您这么多钱。您百年之后,您的家族资产肯定比这更多,到时候执政政府没钱了怎么办?他们肯定会从您的家族身上捅一刀,或者因为嫉妒您家族财富,会对您的家族……唉。” 王茂如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你不需要详细来讲,政治上的事儿我比你看得透彻。要是有一个富可敌国的人在中国。我的第一想法也是把他给抓起来,然后网络各种罪名。将他的财产充公,一下子就可以让国家生产总值翻上几番。我活着还能掌控财富,我要是死了……呵呵,我的几个孩子指不定怎么样呢。” 赵佳诚道:“是啊,那秀帅我先下去了,我会找人来负责这个财产清算工作。估计,需要很多人手,还有很长时间。” 王茂如道:“好的,对了,你帮我一个忙吧,那些欠我钱的……多少人来着?” “2992人。” “对,三千人嘛,你帮我转达一下,他们欠我的钱我不要了。” 赵佳诚愕然道:“您不要了?” 王茂如笑道:“我都有两百亿了,还缺他们的钱吗?他们到底欠了我多少钱?” “加起来四百万银元。” 王茂如挥挥手,道:“洒洒水的啦,不要了,不要了。这些钱对于我来说没什么,可能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压在他们心中沉重的负担。” 赵佳诚拱手道:“秀帅,佩服。” 一等赵佳诚离开,王茂如坐在座位上啧啧叹气,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居然有两百亿,我了个乖乖,这也太骇人听闻了。自己的资产简直比那和珅的还多,据说和珅死后,他的资产是大清国一年财政收入的四倍,可是自己的资产居然是中华民国一年财政收入的二十倍。和珅被骂了百年,万一自己挂了,将来会不会被骂上千年?怪不得人常说,宁可做官不做百万富翁,只要做了官,别说百万富翁,就是千万富翁又能如何? 现在王茂如感觉到了压力了,以前想着带领中国前进,可是现在看来,不单单要带领中国前进,还要抱住自己的家族财产和生命啊。怎么保住家族财产呢?首先,自己不能成为全国的敌人,既然自己的家族财产已经是寡头巨资,绝不能够成为唯一的一份。美国也是资产国家,他们实现了国家和国民财富的双重增长,以及国家的稳定。谁都知道,美国的实际掌权者,并不是什么美国总统,而是美国的十大家族手中的。这十大家族分别是罗斯福家族,洛克菲勒家族,哈里森家族,肯尼迪家族,亚当斯家族,布莱克利支家族,布什家族,塔夫特家族,杜邦家族,沃森家族。而十大家族通过美国的十大财团掌控着美国的一切,这十大财团分别是洛克菲勒财团,摩根财团,花旗银行财团,杜邦财团,波士顿财团,梅隆财团,克利夫兰财团,芝加哥财团,加利福尼亚财团,德克萨斯财团。 这十个财团暗中掌控着美国,并且坚决地捍卫着美国的最重要一项法律:个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而发生在苏俄的个人财产充公这件事,也是使得现在的美国迄今不肯与苏俄建交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如果财富仅仅在我自己的手中,我将会是世界的敌人,王茂如暗暗想道,如果中国也出现数个家族控制数个财团,大家为了维护财团和家族的利益,则一定会相互扶持相互帮助。想到了这里,王茂如似乎找到了一个答案,那就是扶持其他家族财团,来共同承担风险。是的,风险均摊,这是未来营销学上最简单的道理,自己怎能忘记呢。 现在的问题是,中国人喜欢藏富,说起来就是财不外露,不肯让人知道自己有多少钱。找到能够跟他一起风险均摊的人都没有,只能自己培养了。其实自己将银行股份送给自己的手下之后,就已经注定了这些人将来也是亿万身家的人,他已经培养起了一大批富家翁。现在只需要将大家拧成一股绳,不仅仅是军事上和政治上的一股绳,还是家族上和财富上的一股绳,才能够更加稳定这个以他为核心的集团。 整个上午,王茂如都在算计着如何巩固财富的问题,中午的时候顾维钧报告说苏俄新来了一个代表,全面接管了中苏谈判,并且推翻了之前的谈判,要求重新开始新一轮的谈判。而苏俄的两个大使尤林和越飞被押解回了俄国,接受军事审判,他们认为中苏之间出现重大冲突完全是尤林和越飞从中搞鬼——这完全是将所有上层的责任推给下层的做法,王茂如听了不嗅之以鼻。 对苏谈判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从苏俄新来的一位谈判代表叫做萨米特洛夫斯基,他是加米涅夫的战友,苏俄经济改革委员会主任,这次专门被调到中国负责全权谈判。他带来了克里姆林宫的意思,克里姆林宫要求对于这次战役,应该化为冲突。中苏之间的“伟大友谊”不能遭到破坏,更不能让苏俄的民主形象受到折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