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章 苏俄的物资换和平条件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二章 苏俄的物资换和平条件

对于苏俄大使尤林和越飞,中国政府早就厌烦至极,这两个狡猾的俄国人在谈判中左拖右拖,谈判进行了十几天,一点实际的意义都没有。唯一取得的果实就是双方达成了停战承诺,而关于一切他们都含糊其辞,让顾维钧伤透了脑筋。 中国代表团也对他们这种态度已经到了无法容忍的地步,萨米特洛夫斯基下令逮捕尤林和越飞让中国代表团喜出望外。顾维钧甚至送了一瓶伏特加给他,说你才是与中国谈判的最适合人选,弄得萨米特洛夫斯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双方再一次回到谈判桌上,苏俄政府新任大使兼谈判代表萨米特洛夫斯基的态度更加明确,对于交战的界定就是冲突而不是战争。中国方面也正有此意,双方在此一拍即合,随即将这场引起世界轰动的战役定为“冲突”。他提出要求在双方记载中,中亚之心战役改名为“克孜勒奥尔达误解冲突”,这一说法也得到了中方的同意。 既然是“误解冲突”,接下来的一切就好谈了,所谓的“误解冲突”是不需要讨论出一个输赢关系的,没有一方是战胜国,双方只需要坐下来对等谈出一个谅解备忘录即可。 中苏之间新的谈判首先是关于双方损失的问题,由于苏军战败,大批物资弹药储备被中国国防军获得,仅仅大炮便缴获七百多门,重机枪两千挺,步枪和骑枪总计十九万支。弹药总计四万吨,战马一万六千匹,汽车一百多辆。马车和拖车四百多辆,帆船机船两百余艘,总价值高达五百万美元。苏俄政府希望中国政府将这些物资归还给他们,他们的理由是这些武器的型号和规格与中队武器完全不同,中国政府只能当做废铁来处理,五百万美元的武器在中国政府手中只价值五十万。苏俄说战马和汽车以及机械可以不要,但是枪炮和弹药希望中国人还给他们。 中方代表团自然不同意归还。我们花费了数千万打了这一场战役,缴获这些物资能抵得上十分之一就不错了,还要归还?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再者说了,谁都知道现在苏俄穷的叮当响,穷的要死,你们赔偿我们钱财赔不出来。还要我们给你们钱?难道你们在做梦吗? 有参谋就说咱们泱泱中华。倒是不缺这些俄制武器,这种声音刚说出来便被王茂如大骂一顿,怒火中烧道:“勤俭持家不知道吗?还泱泱中华,咱们老百姓还饿着肚子呢,装什么大尾巴狼?你以为我们把东西给苏俄他们就跪拜了吗?别想什么仁义之师,宋襄公这种人就他妈的活该被人干掉。我需要的是一支虎狼之师,不是什么装大尾巴狼的部队。” 中方将这次战役自己的弹药损失包括阵亡抚恤和伤残抚恤也拿了出来,统计下来需要六千万银元。倒是吓了苏俄一跳,六千万银元?那可是三千万美元啊。难道中国人还要我们赔吗?这也太过分了。有三千万美元我们能够再组建一百个步兵师了——前提是苏俄有那么多人才是。 斯大林给谈判代表萨米特洛夫斯基指示的是,苏俄一分钱也不会出,一寸土地也不会给你们——但是双方可以考虑其他地方合作,那些原来臣服于沙俄帝国的汗国,在俄国战乱之后从俄国独立出来,这些国家得到了苏俄政府的承认。 现在这些国家的领土因为现在不是苏俄地盘,可以考虑双方分割进行对华补偿——如中亚两河平原——苏俄政府又在耍花招了,就像当初列宁承诺中国归还中国领土一样,将不属于他们的地盘当做礼物送被别人,这一招王茂如早就看透了。王茂如告诉对方说道:“这些土地我们希望你们亲手教给我们,否则就不要拿一些不存在的东西当做礼物,至于归还你们武器弹药,不要想了,绝无可能。赔偿我们的三千万美元,我们可以做一个商量,中国希望购买苏俄西伯利亚冰原土地。” 萨米特洛夫斯基立即将中国的意思告诉克里姆林宫,克里姆林宫激烈讨论之后认为苏俄政府绝不能再失去任何一块既有领土了。苏俄政府拒绝了王茂如的领土以及金钱的要求,为了表示友好,承诺以资源形式“支援”中国建设,包括木材、石油、煤炭和金属矿产。其实王茂如也只是漫天要价,等着对方坐地还价,苏俄政府除了资源真没有什么东西了。而苏俄政府在丧失了大批土地之后,布尔什维克党内已经出现了谁丧失土地谁就是卖国贼的言论,。甚至出现了谁占领苏俄一寸土地,苏俄就跟他血战到底的言论,布尔什维克已经疯了。王茂如希望跟一个正常对手谈判,不希望跟一个疯子谈判,于是降低了标准,认可了苏俄的物资换和平的条件。 随后在顾维钧和萨米特洛夫斯基的讨价还价之后,双方就双方折损进行了一个各退一步的让步,达成第二条协议:中苏双方均对对方的损失不予赔偿,双方缴获对方的物品归各自所有,苏俄政府在这次战役之中损失不亚于中方,中方主要是弹药器械物资,而苏俄损失的是土地和人,因此难以计算。很快,关于双方损失的和解条款列了出来,双方各自承担自己的责任。 接下来关于战俘的交还问题,苏俄代表希望中国方能够释放全部战俘,战争已经结束,战俘理应得到释放。中国政府立即表示,中方在冲突结束的第四天就释放了三万两千名苏俄战俘,并且给苏俄东方集团军发去了电报,由他们派遣非武装人员前来接收,中方在释放的时候给他们衣物粮食补给,已经仁至义尽了。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中国人是友好的,中国政府是和平主义者,按照欧洲的规定,只有对方交付一定量的赎金才能够释放战俘,但中国政府一分钱也没有要就释放了一半,相当于为苏俄政府省了几百万英镑。 一提到释放战俘,萨米特洛夫斯基便气不打一处来,怒道:“你们释放的是伤员,你们并非在释放战俘,而是将伤员抛弃!” 张奎安辩解道:“伤员就不是俘虏了?难道你们只打算接收俘虏,而将伤员抛弃?我们中国人不会这么做的,即使是伤员也是我们的战士,你们居然将伤员抛弃,真是太过分了。” 关于抛弃伤员的问题,王茂如自然是知道的,他一言不发,一天的谈判结束,王茂如又来到国防部处理军队一些事情。此时高亢提醒,张作霖明天抵京了。 张作霖北上的过程特别麻烦,在天上的时候飞机发生了一次险情,把他吓得够呛。飞机抵达南京的之后,他说什么也不肯坐飞机了,坚持一定要坐火车来。于是乘坐着火车慢悠悠地到了明天才到。 王茂如笑道:“坐飞机晕什么,他是怕飞机不保险,他这一辈子是离不开土地的。”而得之张作霖进京,吴佩孚也立即启程向北京城出发。 民国十二年6月23日,张作霖乘坐火车抵达火车站,王茂如在火车站前给他接风,张作霖兴奋地说道:“秀盛,你咋还亲自来了呢?” “七哥抵京,我不亲自来接,岂不是对不起七哥对小弟的照拂?”王茂如笑道,一道接站的还有张学良,站在一旁神色有些忐忑不安。 张学良在北京起初还是很遵守父亲的要求,上进懂事,追求王茂如的小姨子,只是故态萌发又去追求其他美女了。当朱湄筠即将被感动之际,张学良忽然追求起了一个电影演员,气得朱湄筠再也不理会他了。北京如雨后春笋一般地出现了十几家电影公司,每一家都想方设法推出一两个当家花旦,一时之间北京成了中国美女最多的城市。 张学良年少多金,父亲是张大帅,“叔叔”是王茂如,长得北人南相,用百年后的说法是花样美男子一个。当然,他除了一张嘴一口东北沈阳味的口音略显得不上档次外,还真没有几人能够争得过他。别说他追其别人,便是其他人还想法设法与他投怀送抱咧。这电影演员长得着实是漂亮秀气,并且身为“长风”电影公司的当家花旦,引得无数公子少爷追求。 张学良到底是没有经得起美女的考验,过起了追逐小电影明星,睡美女的浪荡生活,要不是谨记军官条例,怕是又恢复起了抽大烟的本事了。王茂如自然是知道此时,但这是张作霖的家事,他也管不着,再说他也有些不希望张学良娶朱湄筠。朱湄筠是他的小姨子,张学良是张作霖的儿子。以后王茂如见到张作霖叫什么啊?张作霖直接长了自己一辈,现在叫七哥,以后难道叫七叔吗…… ps:(ps:感谢书友们的支持,西门不胜感激诸位投票支持最后一个北洋军阀成为2013最受欢迎小说,在兄弟们的支持下,本书已经成功杀进了前三十名咯,嘿嘿……) (再ps:到现在为止,本书已经写了一千章了,今天正在写千章感言,稍后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