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约架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十八章 约架

第八十八章约架 第三ri一早的时候,浦纳浦继兄弟俩便带手下人来了,说今ri去约架,地点就在城南公园,打架的方式是两方用拳头,各自码人不得携带兵刃不得杀人xing命。载增的人手是腰间系上黄带子,浦继的人则要求腰间系上红带子。 前世王茂如上高中的时候也跟人家打过群架,那是他的高中和附近朝中打架,朝中的人都是朝鲜族,他的高中多是汉族人。他们打架下手有分寸,但是朝鲜族的人打架下手狠。每年两个高中都打架,几年会死一个,jing察也管不了,打死人的便辍学跑到韩国去打工。这样双方积怨越来越深,不过朝鲜族人有个特点就是欺软怕硬,你要是比他还狠,他就怕了。王茂如那时候高中混ri子,一次在烧烤店与一群朝鲜人有了小争执,只是对方喝多了,便要打架,王茂如一看事态不好,自己就两个人,对面七八个,便立即cāo起酒瓶子先给两个人开了瓢。还以为对方接下来一拥而上,没想到其余人吓得不敢动地方了,任由两人大摇大摆离开。这一点是和东北人最不一样的地方。 这次打群架,让王茂如又有了高中时期的热血和冲动,心说好家伙,打架,多好玩啊。他让赵庆的工兵大队全都在城南公园里埋伏好先别出来,等到看到信号弹,在包抄过来,多准备一些麻袋和绳子,赶到一个绑一个,以三人为一小组,绑好扔一边接着抓人再绑。叮嘱好了之后,王茂如便带着浦继等人先在隆贝勒府上等着时间,知道这场约架的人也越来越多,来助拳的也越来越多了,那边李北仓带着十几个涿州的家乡弟子和三十几个新收的弟子也来助拳。 王茂如见到李师傅到来,走过去握手笑说:“李师傅辛苦了,劳您费心。”李北仓笑说算不得什么,正说话呢,那边又来了人,是千斤王王子平,这人三十多岁,身强力壮,但看那肩膀厚度便比正常人宽了两倍,居所十几岁便能力举千斤,堪称直隶第一大力士。 王子平嗓门大气势十足,身后跟着三个徒弟,也是一般的宽大身材,一进门便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眼球。那王子平是沧州人,与李北仓虽不认识,却早已耳闻,李北仓算是前辈,王子平便拱手道:“李师兄也在此,师弟刚刚来到běi jing筹措武馆还未来得及拜访,这边请师兄赎罪赎罪啊。”直隶绿林豪杰也排资论辈,这王子平的父亲与李北仓一辈,两人便是同辈,李北仓年长十岁,王子平叫一声师兄也不足为过。 李北仓笑说哪里话,这几ri师兄也忙,无暇去拜访,这以后在běi jing街面上两方要多多照顾照顾。两人说着,李北仓介绍起尚武将军王茂如来,王子平见着身材高大的年轻人一股子气势,还在心中暗自揣测是浦继从哪里请来的高手,却不想这人就是尚武将军,好大吃惊,连忙拜会说认识王将军三生有幸。王茂如也爱知道这些好汉高手们,虽然都出身绿林,却热爱国家,这王子平曾经逼走俄国大力士,算是为国争光的英雄,便可以结交。 到了中午,王茂如又吩咐任元星安排饭菜酒肉,说咱们效仿古人温酒斩华雄,咱先去打架,回来吃得胜宴。 王子平说这会儿赶去来不及了吧,跑过去不得累趴下啊,这多吃亏啊,王茂如哈哈一笑,道:“来得及,来得及,小白!” 白顺子一听,从怀中掏出一把枪,大家吓了一跳,这约架可是论拳脚去了,怎么还带枪,这么做可不地道了,不过白顺子对着天上便开了一枪,但见一发红sè火光冲天而去,原来是一发信号弹。把大家惊得够呛,心说不愧是北洋军少将,约架都与众不同,但心里有有些怕这王茂如不懂规矩,坏了běi jing城约架的章法。 此时门口突然传来汽车声,众人走出去一看,隆贝勒府钱停了一流水二十两卡车,其中有八辆是自己的,还有六辆是浦纳的华兴运输队的,还有六辆是跟几个洋行借来的,凑成二十辆的汽车队。 王茂如大声笑道:“这次约架是全因我而起,既然诸位帮我,怎能让大家跑腿儿去,同上车,打架,咱就打得一股子气势。”众人公然叫好起来,纷纷爬上汽车,热闹非凡。这二十辆汽车车队,浩浩荡荡地开除了四九城,想城南公园而去。 这běi jing城的人可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浩浩荡荡的约架方式,可是震动了陆军部和总统府,这边车队刚一离开四九城,那边总统府就得到消息,说二十辆卡车的人开出了城,领头的是尚武将军王茂如,袁世凯问他搞什么鬼,秘书说是跟四九城的怡亲王小儿子载增约好架,去城南打架去了。袁世凯一口茶差点呛到自己,说着王小子搞什么鬼,什么身份了还跟街头一般胡闹,去让江朝宗把他给我带回来,约什么架,堂堂尚武将军,给zhèng fu丢人。 载增的人越有两百多人,可是却不想见到对方二十辆卡车开来,车上蹭蹭跳下人手,一个个都腰间系好红带子,光是这一车人就有三百多,从气势,到阵势,载增的人是全面败北了,载增身旁傍着的是大内侍卫,不过看上去这大内侍卫穿着也不甚华贵,一身水蓝sè的校服都有些发旧,但是却气势十足,几个大内侍卫在前,身后站着二百多个干瘦的八旗子弟。 不过看看对面,这浦继等人带着的一多半也是八旗子弟,好嘛,两方还都有认识的。乍眼一看,哥哥在载增那边,弟弟在浦继这边,好嘛,这架可不知道怎么打了。 浦继也觉得对方的人有许多都是眼熟的,浦纳倒是先开骂:“乌尔泰你个狗娘养的,你不是说你娘病了不能帮我吗?你丫挺的说话跟撒尿似的随便!” 载增身边的人也骂道:“那林,你这小王八蛋,小小年纪也出来大家,给我滚回去!”原来是哥哥在骂弟弟。 好嘛,还没正式开打,这两方关系早就复杂起来了。 浦继也一脸苦笑,低头对王茂如说道:“没法子,四九城就这么大,祖上都能扯上亲戚,没事儿,等一会儿打起来,先花了几个,不下死手就行。” 王茂如也不说话,笑笑,浦继站出来,道:“孙子,丫给爷出来个能说话的人!” 载增便越过大内侍卫们,大声道:“你丫还敢露头啊,你哥俩挺能炫乎的,搁哪弄来一帮土鳖出来?瞧瞧爷我的人,大内侍卫!孙子,现在拉了胯,爷让丫全须回去!” 浦继大笑道:“你丫挺能白话啊,咋不去茶园说书?看见这几位没有,河北沧州千斤王王子平,河北燕子门门主李北仓,这位是南北大侠,练家子里的高手,办你们是三下五除二一愣一愣的,怎么,是不是想哈着我们了?别怂了!丫给爷挺着啊。” 王茂如回头对牛德禄说:“牛兄,这两人在说什么?” “约架的行话。”牛德禄笑呵呵地说,虽然他也跟来,但知道这架多半打不起来,běi jing约架就这样,两方扯大队人马,然后有中间人说和,说和不成论文斗还是武斗,文斗便是派高手上去,武斗便是大家一起群殴,文斗还好,高手过招点到为止,要是武斗难免出现伤亡,两方都有四九城的旗人,这武斗看来是打不起来了,只能文斗。王茂如这点恍然大悟,道:“原来不是打群架,是单挑,这费劲劲儿的,小白,发信号弹,让埋伏的人出来吧。” 白顺子又掏枪,那边载增见了吓了一跳,骂道:“孙子,着(zhao音)家伙出来?忒不地道了吧?”白顺子理都没理他,朝天上发了一发信号弹,这大白天的,一发绿光冲天而去,看得大家好奇起来,有认识的便喊道:“这是信号弹,北洋军的信号弹!”载增等人立即怕了,莫非北洋军要对八旗子弟秋后算账了,完了,完了,这下栽了。仔细又想,不对啊,那浦继浦纳兄弟也是八旗出身,怎么会干这种缺德带冒烟的事儿。 这时候载增身后便出现一群人,一个个身高高大健壮,穿着一溜sè的笔挺的黑sè军装,而且一个个都腰际系着红带子。 载增这些人哪会想到,这对方约架还埋伏了两百多北洋兵,顿时一个个都颓了,他们这哪是约架,约架还带埋伏的?敢情好了,您这是把打架当打仗了,一个个嘘声一片,顿时各种表情都有了,载增是心里怕极了了,也幸好对面还有浦继等人,要真是一二愣子跟自己约架,自己这英明可就全毁了。

下一篇   第八十九章 文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