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章 王茂如不做元帅谁敢先做元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四章 王茂如不做元帅谁敢先做元帅?

这次进行封帅的名单人数是五人,由王萨蒋雍刘陆李何八人研究负责,对比功绩,对比贡献,对比年纪,但是蒋方震坚决不同意自己位列元帅名单,他还说哪里有参谋做元帅的,随后便提出离开封帅评定小组。不过萨镇冰倒是对陆荣廷私下中笑说道:“蒋百里心中岂不想封帅,按理说他的功劳足够了,这次提出离开封帅评定小组的原因就是为了规避。” 陆荣廷道:“秀盛肯定是支持他的,你看这次他一提出来,秀盛立即答应了,封帅名单中绝不会少的了他一个。” 萨镇冰道:“但是我却知道张作霖和吴佩孚两人和蒋百里不和,不知这其中会不会产生掣肘。” “胳膊拧不过大腿。”陆荣廷笑道,“谁来封帅,最终决定权还是秀盛来决定的,岂能他人指手画脚?张作霖这个土匪脑袋比南方人还精明,倒是吴佩孚这个山东棒子,不知道会不会在这个事情上犯傻。” 王茂如要求封帅评定小组将名单严格保密,但是众人也一直猜测不已。毫无疑问,众人猜测的目标便是抵达北京担任国防副司令的张作霖、从蒙古前来报告的吴佩孚和从西域返回的任元星三人,定是位列元帅之位了。 封帅的传闻也愈演愈烈,诸多军官猜测元帅名单,甚至有人列出三十六个元帅名单,因为有民间传言王茂如是紫薇大帝转世手下三十六天罡星七十二地煞星,因此一定是三十六个元帅。 王茂如听了之后哈哈大笑说:“三十六个元帅。元帅也就不值钱了,还需要如此大肆宣传吗?” 其后萨镇冰等老北洋的人认为五人名单太少,国防军可以封帅的将来很多。按照资历排列下来也不止五个。尤其是名单其中没有王茂如,众人觉得不妥,作为一手缔造了国防军的人,王茂如的秀帅名称叫了许久,却是一直以来都不合规矩。若是王茂如不封帅,别人封帅岂不是将他人架在火上?萨镇冰和陆荣廷两个老人带头,要求封帅名单上一定要有王茂如的名字。若不是第一位都不行。王茂如只是微笑,未置可否,似有深意。 当王茂如向张作霖透露名单之后。张作霖发现封帅的名单之中没有王茂如的名字,顿时反对道:“这可不行,秀盛老弟,你要是不做元帅。我们做什么元帅?不是被大家骂死吗?” 随后张作霖与萨镇冰等人接连劝说王茂如。一日后吴佩孚抵达北京,王茂如便又为吴佩孚举办欢迎仪式。两人闲聊的时候,王茂如说起封帅名单上的五个人,吴佩孚也说道:“秀帅,这名单有问题,且问题不小。” 王茂如奇道:“有什么问题?” 吴佩孚道:“名单中我和张土匪是因为促成了共和政府,让国家停止内战,算是为统一中国做了小小的个人努力。刘湘手下收复西藏,他本人也是促进川军归共和的功臣之一。任元星在镇守西域开疆裂土,都毫无话说。只是蒋方震嘛……他又没有单独带兵打过仗,怕是下面人不服啊。” 王茂如笑了笑,他心中知道吴佩孚对蒋方震有意见,历史上似乎所有的军阀都对蒋方震有意见,不管是袁世凯,还是张作霖,吴佩孚或者段祺瑞,只有冯国璋对他还算是好一些,究其原因就是因为蒋方震和蔡锷是同学兼挚友,蔡锷反袁的时候蒋方震竭尽全力帮助蔡锷打败了北洋军。尽管蒋方震本人并不是三民主义者,他本人曾经与梁启超等人的进步党走的更进一步,算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但是他帮助蔡锷之举,还是让北洋军阀不信任。当然,民党政府对蔡锷也不甚感冒,后史中也没有一致承认蔡锷并非民党的人,而是反对独裁的爱阀。蒋方震尽管作为智囊,但是却始终不得权力,只是作为高级参谋而已。 世人都知道蒋方震聪明,懂军事,有能力,也正是因为他有如此之多的优点,门生故吏遍天下,更是没有人敢把权力交给他。试想一下,若是民党时期蒋方震执掌权力,各阀不停民党领袖的指挥,只听老师的调遣,蒋委员长将置于何处?所以,蒋方震也正是因为他的资历和聪明,反倒害得他不可能真正执掌权力。但是蒋方震却是一个通晓民族大义的人,他不贪恋权位,他童年时期因甲午海战失败便发誓为中国之崛起而奋斗终生,终其一生都在实现自己的目标,而不是争权夺利。 蒋方震这个浙江人将所有的精明都花在了军事理论研究上,而不是人事斗争和政派争权上。他有时候说话出自于民族大义和国家,也难免得罪了人,在东北的时候得罪了张作霖,在国防军统一之后得罪了吴佩孚。 “蒋方震此人,纸上谈兵聊聊不绝于耳,然而此人才赵括之才,只能纸上谈兵,若是单独领兵作战难胜一仗。他封了帅,便是对前方浴血厮杀的老将的不公。”吴佩孚极力反对蒋方震位列元帅。 而这次,与吴佩孚一直不是很对付的张作霖这次难得地选择了和他站在同一战线上,也反对蒋方震称帅。 王茂如其实犯了难,其实吴佩孚的话有些的确是有道理,但蒋方震对国防军的贡献不能单凭他是否领军出征来看。例如国防军一统之时,蒋方震给他的学生写信深明大义希望他的学生弃暗投明维护国家统一。许多地方军官不单单冲着国防军这面大旗来的,还有就是他们的老师、校长蒋方震而来,蒋方震的作用更多的是不便言明之处。 王茂如规避众人之后,看着名单久久不语,他于蒋方震的恩情绝不可负。 如此一来便只能划去刘湘或者任元星了吗?刘湘久在四川,王茂如这番让刘湘进京的最大原因便是取缔川军集团,若不趁此时机将他迁徙至中央,以后调离却是难之又难。刘湘不可从名单上划去。而任元星立下汗马功劳,更加不可能从名单中划去了,让他不得不仔细斟酌起来。 随后何如飞和李德林分别找到王茂如,意思说是吴佩孚和张作霖进中央,将会导致国防军的血统被污染,言下之意就是他们不愿意接受这两个老北洋的管理。而且与他二人有相同四项的国防军军官不在少数,很多军官都表示对吴佩孚于张作霖的反感。王茂如安抚说道:“国防军还是我们的国防军,让他们来北京做官,实际上是明升暗降,各个实权部门还是我们的人领导。你们无需担心血统的问题,最终也将会是他们融入于我们之中。你们这些跟随我的国防军军官,一定要与老北洋的军官们好好相处,不能惹什么麻烦。”李德林和何如飞尽管不喜欢老北洋的军官们,可却无法制止他们进入国防部任职,只得不情不愿地接受了。 所幸的是,吴佩孚和张作霖来到国防部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做什么事情,而是静观其变,看看国防部能做什么,二人难得地老老实实当他们的军官而已。这才让众多军官们放下心来,老北洋进京不是来争权夺利的。 封帅的消息传出之后,刘哲和魏东龄等近卫系的人又一次联合起来倡议王茂如封最高元帅,这次他们不但联合了保定系和陆大系的人,还联合了张作霖吴佩孚刘湘等北洋出身的军官一起向王茂如进言说道秀帅不封帅,余人哪里敢封帅。而京畿戍卫部队司令第八军团长盖天久趁机弄了一个十万人大签名,要求王茂如称帅后方可其他人称帅,否则诸军将不服。 蒋方震当此时也看清了全军上下的心思,苦笑着对王茂如说道:“秀盛方今当可称帅,时机成熟矣。” 王茂如见盛情难却,决定将五人名单增加为六人,自己位列最后一个,倒是让蒋方震又一次苦劝道:“秀盛为最后,其余人怎敢走在前头?”萨镇冰和陆荣廷也趁机劝说绝不能在托词推脱,否则大家便会以为你是在效仿宋太祖虚伪不受。 随后军官联名恳请王茂如封帅,若是封帅也不好意思在封帅评定小组继续担任评委会委员了,王茂如便顺水推舟宣布退出选帅评定小组。 但王茂如还是下令由军官司司长浦定和组织司司长戢翼翘以及接待处处长王克准备封帅一事。戢翼翘认为封帅时间应该安排在七月初,因为这个时候全事院校大比武展开,同时各个军官有时间前来参加见证。而且最重要的是,七月初的时候军官们接受授勋还没有前往各个军团赴任,如此可以参与这个仪式。王茂如批准,封帅时间定在七月十日,一切封帅的现场工作由他们三人安排,接受封帅评定小组的领导。七月十五日,国防军南北军校大比武,这一段时间内将士国防部最热闹的时候,各个军区负责人在十五日之后才逐渐离开北京,前往各自军区管理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