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章 中华英魂忠烈祠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五章 中华英魂忠烈祠

民国十二年6月26日,新任凤凰军团长杜宝三与白虎军团长任元星以及一部分战斗英雄乘坐飞机抵达北京,向国防部做中亚之心战役的整理汇报。任元星的战役报告更加详细,详尽,从开战前的准备到开战后的进展,最后到战役结束之后的发展和战后处理情况,从早上八点开始一直到下午五点报告才结束。众人听得是连连称赞,通过任元星的报告,大家这才将整个战役的脉络做一个真实的掌握。 汇报结束之后,国防部为西域的英雄们举办了欢迎酒会,只是这个就会并非西式的酒会,而是纯东方式的酒会,十几个圆桌摆在六国饭店宴会厅中,大家兴奋地喝酒聊天。来自西域战场的三十位战斗英雄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享受到如此隆重的贵宾待遇。 宴会进行之中,原本其乐融融,大家喝酒吹牛说着自己的功绩,倒是有一个人忽然嚎啕大哭起来,原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三十个战斗英雄中的唯一一个新兵,刚刚入伍不足六个月便历经了血战,全营剩下十几个人的北京新兵吴楚宇。他即是兵龄最短的战斗英雄,又是年纪最小的战斗英雄,今年不过十八岁而已。 吴楚宇难以自控自己的情绪,众人愣住了,此时王茂如端着酒杯走了过去,众人纷纷看着,王茂如说道:“小英雄,何故哭泣?” “我……我……”吴楚宇哽咽道,“我们班都死了。我们班都死了,就我一个人活着,就我一个人活下来了啊。” 众人叹了口气。纷纷放下酒杯,沉默不语。 任元星道:“一将功成万骨枯啊。” 吴楚宇问道:“尚武大元帅,以后我老了,我去哪祭奠我的战友们?我老班长桂二毛说他日忠烈祠内再相见,可是忠烈祠在哪啊?” 忠烈祠选址的问题一直都是一个难题,建设一个忠烈祠容易,但是建在哪里却不容易选出来。有人认为忠烈祠应该建立在中华文明的发源地山西太行山中。有人认为中华文明是汉族文明,而汉族文明一直以来都在南方应该建立在南方,如广东广州。还有人认为应该将忠烈祠建立在武汉。当然按照王茂如的意思是建立在陕西,他也多次提到陕西西安这个六朝古都。由于中国是一个大国,又是多民族融合的国家,实际上建在哪里也成了一个难题。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后勤总部也没拿定主意——当然,这与钱也没有完全拨下来有一定的原因。 被吴楚宇这么一问,后勤总部的几位军官们脸色有些尴尬,因为正是后勤总部的拖沓才导致了忠烈祠迟迟未定。 王茂如不悦地看了一眼后勤总部的军官们,余人赶紧低头认错,他举杯对着众人说道:“一直以来忠烈祠选址争论不休,今日我便拍板做决定了,中华英魂忠烈祠便建在陕西延安。我中华民族之祖宗陵寝黄帝陵前。国防军生前为国尽忠守护我大中华,死后葬于我始祖跟前。亦守护我中华之祖宗坟墓。生当守家园,死当卫祖先。我中华民族的军士,都是理应被千秋万代祭奠,以后拜祭黄帝陵前,先拜祭这些为国家为民族为中华抛头颅洒热血的军人们。军人万岁,英雄万岁!” “军人万岁!英雄万岁!”众人大声呼喊道,吴楚宇一面哭着一面大喊起来,泣不成声不能自语。 后勤总部部长米少柏立即把建设司司长黄焕海叫到身边说道:“得了,你也别管那些专家怎么说了,今天都听到了,就在陕西延安,黄帝陵前,正对着黄帝陵建造中华忠烈祠。” “是。”黄焕海苦笑道,“这不都是上面争论不休吗,合着倒都成了咱们的责任了,那孙立文还要把忠烈祠建在广州中山呢。” 米少柏不屑道:“别在乎他们的想法,今天就终结了,对了,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黄焕海道:“资金都准备好了,上次拨了三百万,后来您有从其他建设费中凑了两百万,卑职觉得这前后五百万足够建设了。” 米少柏道:“你是不懂秀帅的心思,这个中华英烈忠烈祠建成的规模可别站的按照五百万来建设,要按照五千万的规模建设。” 黄焕海苦笑道:“总长,这恐怕办不到吧?五百万建成个五千万的东西,只怕是……” 米少柏语重深长道:“你确实不懂了,这座忠烈祠建成之后将流传千古,其寓意不下于万里长城和南北大运河,这将是我中华民族武人的归宿之地。你想一想,将来你我死去,魂归忠烈祠,岂能如此寒酸?你且放心好了,先修好一部分,上面也好继续拨款。别的都能省,就是给大家修建忠烈祠的钱绝不能省。”他低声说道:“秀帅看重的事儿,绝不能再拖沓了。” “是,米总长。”黄焕海道。 米少柏又严肃地说道:“还有一件事,这次一定要严格监督,修建忠烈祠中绝不要有人贪污受贿以次充好,发忠烈祠的财。你要是止不住,我最多就是辞职回到乡下做一个村夫,你却要被枪毙的啊。” 黄焕海抹了一把冷汗,忙说:“卑职一定会尽职尽责,绝不让任何一个蛀虫从忠烈祠中占一分的便宜。” 王茂如与众多英雄和军官们杯觥交错的时候,副官高亢忽然神色匆匆地走了进来,在王茂如耳边小声说道:“秀帅,西域军区司令部发来消息,第二十九师团师团长孙烈臣中将在昏迷一个月后,一个小时之前停止了呼吸,牺牲在龙城战地医院。” “啪嗒!”王茂如手中的杯子掉在了饭桌上,酒水撒了一桌面,他皱起眉头瞪大了眼难以相信,问:“确信?” “西域军区总参谋长祝永泉亲自拟电急报。”高亢小声说道,他不敢让别人知道,如果孙烈臣牺牲,将是中队方面牺牲的最高军衔军官。 其他人见王茂如神色有异,饮酒的交谈的也停了下来,纷纷看了过来。王茂如心中叹了口气,脸上流露出苦涩来,他转头看看众人,用低沉的声音说道:“诸位,唉……”他便颇为哀伤地看看张作霖。 张作霖何其聪明也,他立即觉察到了什么,颤声叫道:“秀帅,你该不会是……该不会是……是不是孙六哥他……他出事了?” 王茂如点点头,道:“二十九师团长孙烈臣中将,一个小时之前牺牲了。” “啊?”众人震惊了。 张作霖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孙六哥不是……不是抢救过来了吗?他不是活下来了吗?他怎么会死,他怎么可能死……不可能,绝不可能……”他忽然一个趔趄,幸好一旁蒋伟光扶住了他,张作霖忽然嚎啕大哭起来,“六哥啊六哥,你怎么先我一步去了呢?六哥啊……” 欢迎宴会也在哭声收场了,大家都喝不再喝酒了,气氛很是压抑和痛楚。倒是有些人喝醉了,例如张作霖,例如吴楚宇…… 次日一早,王茂如得到了更加准确的消息,孙烈臣之死其实并非死于昏迷过久,而是死于肠癌。孙烈臣的家人就住在北京,他的子女多早逝,仅有一个十六岁女儿陪伴老妻在身边,其女将孙烈臣的书信交给军务总部,军务总部也立即呈送给了王茂如。 从书信中得知,孙烈臣其实自知自己身怀肠疾,一直在吃着药,原本如果西域无战事便申请退役回家颐养天年……然而孙烈臣心有不甘,一生征战最终落得病死家中,对于他这种军人来说极为痛苦。恰逢中苏冲突紧张异常,孙烈臣忍着病痛决定留下来答应这场战争,再趁机提出取值回家养病,却不料身死西域。他在战斗之中,一直依靠着吃鸦片来抵抗全身的疼痛,因此陷入昏迷之后,谁也没有想到他会因为肠癌而死亡。 孙烈臣实现了自己生前的夙愿,战死沙场,而不是做一个病人埋骨家乡,他是这次战役之中国防军牺牲的最高军衔的军官,陆军中将。 王茂如长叹一声,孙六哥,一路走好,他日忠烈祠内在相见吧。 当王茂如来到国防部之后高亢报告说张作霖因孙烈臣牺牲昨夜不仅仅宿醉,今日还伤心病倒,无法进行对苏俄的谈判。恰好任元星抵达,王茂如也准备提拔任元星在国防部中任职,于是下令西域军区司令任元星临时担任与苏俄谈判团团长一职,取代因伤心忽然病倒的张作霖。 任元星也有些准备不足,幸好得到张奎安、顾维钧等人的大力支持,而且任元星作为西域军区总司令自然更加了解西域的情况。他的出现也给了苏俄代表一个重大的打击,在谈判中任元星话并不多,可是字字直指苏俄的薄弱之处,例如苏军的动向,苏军的兵力配置,苏军的弱点。 苏俄谈判代表团团长萨米特洛夫斯基的所有威胁被任元星三言两语打破,他的能力也让张奎安等人佩服不已,而且作为直接打败了苏俄军队的指挥官,任元星给苏俄代表团带来的不小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