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章 这次玩大了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七章 这次玩大了

冯尹彬走后,王茂如继续站在窗口懒洋洋地着看着夕阳西下的彩霞,漫天的红日映红了北京城。楼下的家人们正在快乐地搬运着行李家具,要搬新家了,要离开燕京大街99号府了,尽管这里仍然是他的房产,但是家人们在几天之后就要一起住进丰台呼伦贝尔路17号别墅官邸了。 此时的丰台大营由国防部大楼办公区、驻军区、工业区、商业区、农业区以及生活区组成,呼伦贝尔路就是生活区中一条极为特殊的街道,从街头1号一直到街尾249号都是军官家属别墅区,路两旁种植着枫树,双号在路南,单号在路北。建成之后的军官别墅区就成了国防军自成一体的高档小区,王茂如新家是17号,已经建成装修好了,管家王鹏正在一点点的搬家。据说有的地方还有油漆味,因此那里也没有住人,但是家中的东西已经搬过去一部分了。 孩子们对于搬家也别感兴趣,宗鼎小小年纪长得身材高大,帮着搬运椅子,宗孚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他身后,而宗欧更像是一个捣蛋鬼,气得大哥宗鼎拎着弟弟踢了两脚。宗欧哇哇大哭起来,宗鼎害怕被母亲们看到,赶紧蹲下来哄弟弟,也不知道许了什么好处,宗欧一下子跳起来又兴奋地跟在哥哥身后。采薇牵着彤兮和采伊的手正在一本正经地说着什么,小女孩们怀中抱着洋娃娃和鲜花,一副欢乐的样子。 这是我的家人。即使当做恶人,我也要保护家人。 他转身走回到书房的另一侧,坐在藤椅上。对面则是世界地图。他拿出一根雪茄来,慢慢地品了起来,他觉得似乎中苏战争之后自己没有了前行的动力了。如今的中国不管是名义上还是形式上都已经统一,国家再也不是一盘散沙,而民族工业正在崛起,国内经济以每年百分之十五至二十五的速度飞速增长。 尽管中国仍旧拥有大量的殖民地味道的租界,然而中国百姓从军阀混战中走出来后。热情地投入到生活之中,而根据统计去年和今年,中国迎来了一次人口生育小高峰。出生幼儿达到六百万人。那是因为这两年没有了,外加天灾不多,农民丰收,工人待遇变好。所有国民的生活水平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而让中国真正挺起腰板子来的。还是国防军的几次战争和利益冲突,包括海参崴中日冲突,中国收复了海参崴,中英克什米尔冲突,中国战胜了不可一世的大英帝队,收复西藏,囊括西域,将中国总面积扩大成为一个拥有一千四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超级大帝国。甚至超越了历史上清朝领土面积。使得国民的底气十足,更使得海外华人为中国的冉冉崛起而感到骄傲。 现如今中国经济蒸蒸日上。中国国力冉冉升起,中事日渐增强,中国地位一洗前耻,现在让王茂如很确信的是,在他的国防军实际管辖下的中国,已经不可能出现侵华战争了。事实上历史上的九一八事变也是日本关东军私自做出的决定,他们看到中国内乱,才试探性地向中国发起进攻,没想到中国内乱到可以不顾国家领土的地步。军方用一次冒险得到了中国东北,接下来有用一次冒险得到了中国华北。日本人的每一次举动,都是看准了中国正在内乱,正在内战才出手的。 如今的中国除了政局有些乱,其余各行业稳步增长,甚至石油工业提前了五十年出现在中华大地上。 “十年,不,只需要八年,中国就可以收复所有租界和殖民地。”王茂如自言自语道,“但必须在我的领导之下,因为我知道什么样的未来适合中国。”他现在开始准备全力筹划起总统来,但是在这之前,一定要稳住了军队,稳住军队首先就要让这个军队真正的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封帅的目的就是为了掌控军队,将荣誉给老人,让他们让位给年轻人。 表面上选帅一事由选帅评定小组管理,但实际上王茂如也间接插手其中,尤其是关于蒋方震的问题上,王茂如坚决支持蒋方震封帅,僵持不下的时候,雍星宝建议名单增加为六人,除了原本的五人之外,还加上了王茂如。如此即解决了蒋方震的封帅问题,又解决了众人要求王茂如也封帅的问题。 如今选帅的问题好解决了,另一个王茂如感觉头疼的问题就是他如何在不违背军人不干政的法律面前又不会失去军权。多少人因为丧失了军权,最终反倒成了傀儡,例如另一个时空的北洋军阀之中曹锟将军权交给了吴佩孚,结果曹锟成了吴佩孚的木偶,例如袁世凯将军权交给段祺瑞,段祺瑞一撂挑子,袁世凯不得不登门去求他,等等例子表明,军权不能放弃,也不能交给谁来继承,他并不会将国防军完全交给哪一个人。 他冥思苦想,终于想到了一个方法,那边是在国防部中成了一个可以制约国防总长,在关键时刻甚至可以罢免国防总长的组织。这个组织的名称叫做国防军军事战略研究小组,负责中队的战略方向研究,由他来负责,即制约与他,由受他的领导。而这个战略研究小组最好能由三个主要负责人和若干参谋负责,三个主要负责人必须完全听从与他。这三个人除了要求对他忠心耿耿之外,还要求不能直接领兵作战。他思前想后认为只有这三个人最为合适,蒋方震、萨镇冰和米少柏。 其中蒋方震纸上谈兵是绝对的专家,一但离开王茂如的支持他将一事无成,没有人会听他的。 萨镇冰作为北洋老将,虽然惯于和稀泥。但是他工于心计,且德高望重,万事由他出面一切无人反对。 而提携米少柏则更多是因为他身后站着国防军的财神爷赵佳诚。控制的是军队的财政大权。支持米少柏和赵佳诚这两个军队的财神爷完全是因为钱的问题,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国家军队更是离不开钱。 这个三人组相互制约相互依靠,也相互补足,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心里只有效忠王茂如。而在个人野心上不足。除了这个三人组外,王茂如还准备了一个替补三人组,分别是祝永泉。张孝准和赵佳诚,此三人也将是未来三人组退休之后的国防部新的接班人。很显然这三个人依照着王茂如的标准,他们并不是直接领兵的将领,但却能够影响到军队和整个国防。 王茂如不由得笑了起来。所有人都猜错了。他们真的以为王茂如做总统之后会把国防军交给最信任的一个人——王茂如不会把信任交给任何一个人,因为人都是自私的,人都是有私欲的。包括他自己,绝对不能将兵权放逐,将兵权放弃给任何一个人。 在完成所谓的“放权”之前,王茂如首先要做的就是控制经济,控制国防军的财富,手中不赚着国防军的睾丸。怎能支配国防军的一切?未来国防部三人组的身边,不管是蒋方震还是萨镇冰或者米少柏。他们的副官,勤务员,秘书,都是自己的心腹,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这才是他“放权”的原因。而至于张作霖,吴佩孚等人,来到北京之后只是辅助三人组的,他们远离军队,不会形成军阀,有利于全国的军队建设。 权力斗争何其惨烈也,岂能如此容易权力交接? 是的,一切的原因都是权力在作祟! 权力啊,权力的圣杯岂能说放就放,王茂如冷笑着看着血红的夕阳,太阳快要落下了,但红色的世界依旧如故,仿佛此时的北京笼罩在鲜血之中。 王茂如独坐在书房的窗前一直到晚上八点多,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今夜的北方没有月亮,但星星照耀着没有污染的天空显得夜空格外明亮。有人敲了敲门,王茂如说进来,是穿着护士服的美咲走了进来,王茂如笑问说你怎么穿护士服?美咲说改到你做保健按摩的时间了,难道你忘了吗?王茂如拍了拍额头,说我还真忘了,今天不用了。 美咲盯着他的眼睛,说:“你有心事吧,哥哥?” “有一点点。”王茂如道。 “要不然我给你做一个足部按摩吧。”美咲说着也不顾王茂如是否反驳了,便去打了一桶热水给王茂如洗脚。美咲的热情,王茂如不忍拒绝,便脱了鞋坐在沙发上,副官高亢走到门外,关上了门。 “来,把脚放进来。”美咲说着,给王茂如泡了一下脚,水温正好,沁得王茂如很是舒服。“这里面泡了一些药材,有人参和枸杞以及一些其他的药材,能起到活血的作用,可以让你睡得更香,明天精力更加充沛。”美咲介绍道。 王茂如靠在沙发上,感觉非常舒服,两只脚被美咲灵巧的小手按摩着,反倒没有什么困意,只感觉浑身燥热。他低下头看了一下美咲,美咲雪白色的护士服中间解开了扣子,一条深深的沟壑映入眼中,雪白的有些闪亮,顿时让他的血液更加躁动不安。 美咲抬起迷离的双眼,颤着嗲音,“哥哥,你在看什么?” “我……”王茂如难以自持地沉醉于她的体香之中,淡淡的带有诱人的奶昔的味道,这是一种处女的幽香。 美咲慢慢地将王茂如的脚抬了起来抬高到她的酥胸高度,轻轻让他的脚面贴在那柔软上面,暖暖的软软地就像是棉花糖一样。异样得芬芳更加刺激,这让王茂如更加感觉到一种体贴,细腻和刺激,所有感官上的刺激一跃而起直击他的脑仁。 “美咲……你……”他尽量在控制自己的情绪,今天不知怎么难以克制自己的情绪了,似乎越来越性起。在做出插手政权军政大权独揽的野心之后,他的似乎被打开来一般。 而美咲的洁白柔媚的玉手,肉肉地搭在他的膝盖上,两根手指就像是木偶的两个腿一样,来回踱步。她媚眼如丝,双腮粉红,洁白如玉的两根玲珑俏丽手指,一寸一寸沿着他的大腿向他的腰带走了过去…… 一夜无眠,风卷残云,不堪承受破身之痛的美咲,沉沉地睡去了,王茂如无言苦笑,这次玩大了,真他娘的玩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