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章 纳妾记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一十章 纳妾记

听到王茂如说金秀山是败类导演,费婉婷忍不住乐了出来,说道:“我自然是知道的,那可是中国首席导演,而且还是高陵电影公司的董事长,可不是什么败类导演。”费婉婷又笑道,“他不是你的好朋友吗?对了,他的电影公司已经非常巨大了,在哈尔滨,长春,北京,上海,天津和济南都有电影厂。” “他还不是败类导演?”王茂如不屑地笑道:“这杂碎是每一个当女明星的女演员都要陪他睡,基本上他是夜夜做新郎,天天换新娘。还不都是这小王八蛋对我说的,所以你知道了,为什么很多大户人家的儿子要找电影明星做老婆,都会被人瞧不起吧。不过电影行业将来也会是一块巨大的产业,我们呢在报纸行业稳定之后,就进军电影业,不能让金秀山这臭小子赚尽了所有的钱,是不是?”费婉婷躲在王茂如怀中娇笑不已。 费婉婷仔细想来,还是没有把握,这一切对于她来说太突然,什么传媒帝国,什么报业,什么电影行业,对于她来说一切都来得太过于突然了一些。次日她想了一天,甚至都没有心思写稿件了,终于决定,与其给报社社长打工不如给自己打工。于是她果断地递交了辞呈,《燕京日报》报社社长惊讶地问她怎么会辞职,你可是燕京日报第一记者,也是采访王茂如的唯一一位被允许接近的记者。社长苦苦哀求,费婉婷摇头说我去意已决。但是这并非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以后大家见面的机会多着呢。留下这句话之后费婉婷便走了,弄得个大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但几天之后费婉婷又回到《燕京日报》的时候。却是身份一变,荆楚传媒文化集团董事长,《燕京日报》实际拥有者,成了所有人的老板。《燕京日报》报社社长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心说幸好之前我把她当亲奶奶一样供着啊。社长的好心自然是得到了回报,费婉婷这个初来乍到的老板对他说《燕京日报》一切不变,而且每个人月薪加薪两块银元。连扫地的阿姨也有份,顿时赢得了所有人的称赞。随后在王茂如的暗中支持下,费婉婷的荆楚传媒文化集团接二连三地暗中收购了《华北时报》《天津晚报》《直隶新闻》《新影评》《新青年日报》《中国商报》等十二家报纸。并在北京购买了一出地皮开始兴建起荆楚文化集团办公楼。 费婉婷很明白自己的位置,他知道王茂如不可能将她迎娶过门,她只能是他的外房女人。而且她也不好意思进入王茂如的家中,因为她和朱淞筠情同姐妹。却勾引了朱淞筠的男人。以后面刀朱淞筠岂不是大为尴尬?若是两个女人共同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如何让她面对朱淞筠呢。王茂如给费婉婷这么大的家业,其实也是在暗中补偿费婉婷,补偿她无法进入家门,另一方面也希望她能够有事可做。女人一旦忙起来,便不那么麻烦了嘛。费婉婷还真的将所有热忱都投入道传媒工作之中了,尽管她没什么经验,但背靠着王茂如的支持。她的传媒帝国也逐渐开始崛起了。 而相比费婉婷明智地选了要事业,美咲就有些麻烦了。王茂如终究还是要面对这一家庭之中的大事的。回家之后,王茂如倒也没怎么隐瞒,问美咲打算怎么办,美咲跪坐在床上,说我一切都听你的哥哥,只要你不赶我出家门就好。 王茂如叹了口气,说:“我只想听你怎么打算的?” 美咲可怜兮兮地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王茂如,说:“哥哥,难道你不要我了吗?哥哥,我想要一直在你身边……”说着便梨花带雨一般莹莹哭了起来。 王茂如只好走过去抱住她安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问问而已嘛。不哭不哭了,好嘛,你这是有受迫害妄想症啊,我只是问你以后想做什么工作而已。” 美咲立即撒娇地抱住了王茂如,唐在他的怀里说:“我以后都想每天看到你就够了,其他的什么都不想做,就想你能陪陪我。”她吐了吐丁香舌,刚刚还如雨打芭蕉的表情现在却露出阳关般可爱的笑容来,“哥哥,我还做你的保健医生,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除了不去国防部之外,好不好,好不好嘛?” 王茂如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道:“不过你还是主要在家等着我回来,我不希望你抛头露面。” “是的呢。”美咲说,“我已经是你的妻子了呢。” 对于是否成为王茂如的妻子,他本人也说了不算,只好为难地说:“咱们家里要开一个会,关于我们的关系问题。” 美咲脸上也露出了担忧的楚楚可怜表情,说:“万一她们不接受我怎么办?” 王茂如笑道:“不用多想,她们会接受你的,现在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当全家人集中在一起之后,王茂如也像她们公布了他和美咲的关系,其实不用说大家也明白,乌兰图雅心说该来的终究会来,早就料到了,因此表现还算是淡定。倒是二夫人玉琢颇为反对,说美咲是你的妹妹,尽管是干妹妹,可也不是用来干的妹妹。弄得王茂如满脸通红,美咲倒是笑盈盈地说:“姐姐,这件事是你情我愿的,哥哥并没有强迫我,我只愿意留下来陪着哥哥就好,也不求什么名分。” “说倒是比唱的好听些。”玉琢抬起下巴哼道。 “妹妹,你是要操办一番吗?”乌兰图雅淡淡地问道。 美咲立即说道:“不需要啊,要是操办起来又耽误了许多家事,我只要全家开开心心的吃一顿酒就可以了。”她倒是聪明的很,现在王茂如的身份不同了,作为国防总长纳妾,岂能小办了?到时候怕是王茂如不想张扬却也不能了,下属和同僚会操办的极为隆重,想低调也低调不了了。而几个姐姐跟王茂如的时候,他也只是个小旅长或者师长,也没有大操大办。如今她入门了,操办的规格和规模超过了几个姐姐,以后还怎么在家里生活?能不引起几位姐姐的共愤?所以美咲才说不需要操办,一家人在一起吃吃喝喝就好。 王茂如看着女人们说话,倒也没说什么,这时候他倒是很民主,看几个女人能否解决,如果女人们自己不能解决,他才会一言九鼎定下来。女人们倒也是知道王茂如的性格,说一不二,大家商量好了总比王茂如决断的好。 最终大家决定一家人热闹热闹,请几个好朋友来参加的好,外人一律不给消息,以免让人说三道四。 王茂如纳妾便这样悄无声息地举办了,他请了浦继过来做支客,又找来李北仓,蒋方震,方宏信,金秀山,赵佳诚,高士滨,顾维钧,袁克定和袁克文,至于军队方面除了蒋方震便只有盖天久了。几个人被邀请来之后也不明白什么意思,以为来喝酒,便空着手莱尔。直到王茂如告诉他们自己今天纳妾,请他们一起来做个见证,这几个人才后悔地说自己没准备礼物,岂不是怠慢了新人。 王茂如笑说哪里需要什么礼物,我就是不希望大张大办,几个朋友在一起吃个饭就好,在座的要说李北仓年纪最大,但是最稳重倒是蒋方震。蒋方震说既然大家都没准备礼物也就没准备吧,不过红包还是要有的,图个吉利,便让人弄了一张红纸,塞了一块钱在红包里,说图个吉利。其他人也纷纷匆忙给了红包,有蒋方震在前,谁也不会塞得多了,倒真是图个吉利了。王茂如哈哈一笑说红包都给新夫人送过去,丫鬟便带回后屋拿给了美咲。 浦继压着嗓子问道:“秀盛,你是怎么搞定这么多嫂子的?我跟你说,我家里的三个老婆,我一回家她们就相互告状,不是这个说那个算计自己了,便是这个说那个今天如何如何了,唉。可苦了我了,我现在天天不在家,就是家里太头疼了。” 蒋方震笑道:“你不会只娶一个吗?” 浦继苦着脸道:“蒋先生,我可不像你那么有克制力啊。” 王茂如笑道:“你啊你。我可没什么经验,只是你当管的管,必须要严管,说一不二,但是不当管不要管,别耳根子太软,让女人以为在你耳边嚼舌根能解决问题。还有,别让你的女人闲着没事儿干,例如我家里,我的大老婆负责整个家的管理和账房,二夫人负责家中琐事和杂役仆人管理,三夫人负责教育孩子,四夫人负责家中的接待和后厨,七夫人没什么管事的了,就出去打点一些生意。” 盖天久哈哈大笑道:“秀盛你这是在用管理军队的方法管理家啊,怪不得井井有条,佩服,佩服。俺老盖的老婆,要是不老实就揍,揍老实了拉倒。” 众人笑了起来,盖天久倒是诚实得可爱的很。 浦继又笑问:“那新嫂子做什么咧?” 王茂如想也不想道:“滚犊子,回家问你们媳妇去。”众人大笑起来,便又继续相互劝起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