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花家羊肉馆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花家羊肉馆

“西域战事……”吴楚宇长叹一口气,似乎不想多说和回忆。恰好小二端着一盆羊肉和两壶上好的老白干来了,一旁的店老板笑道:“新卤的羊肉,咱家的羊肉卤味十足又不卷了羊肉的膻味,吃起来那是天上地下独一份儿,两位小爷请慢用。”老板又看看吴楚宇的军衔,啧啧称赞道:“小兄弟年纪不大,居然已经是上士军衔了。” 马平安忙道:“老板,你也懂军衔儿?” 老板顿时抬头挺胸傲然道:“要说别的我不知道,可是关于军队的事儿我门儿清,咱祖上也是八旗铁骑,当初山海关一战我祖上连斩二十四名闯贼,二十三年前八国联军进北京,还是咱们八旗爷们在北京城跟八国联军大战一场,我爹就是抱着一个德国鬼子从北京城墙上跳下去同归于尽的。要说为国家,我们肇家也是没少出力,咱也是军功世家。” 马平安奇道:“不对吧,这花家羊肉馆我可知道是三四十年的历史了,再说花家也不是旗人呢,您又姓肇,这我倒是有些不太明白了。” 老板笑道:“我是入赘在花家,现在羊肉馆交给我打理。” “原来如此,老板好生了得。”马平安笑道,吴楚宇也笑道:“听老板的意思,倒是一腔热血,年轻十年定然要加入军队了?” 老板顿时大感知音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他招了招小二大方地说道:“再给这两位小爷上两壶上好的老白干,算我请的!” “谢老板了。”吴楚宇与马平安一道谢道。 老板问道:“看小兄弟年纪。不过十七八岁吧?居然是上士,我听说国防军的上士已经是排长了,小兄弟这么年轻就当上排长了?” “是排级。但不一定全是排长。”吴楚宇喝了一口酒道,“我现在闲着,这次回来就是休息几天。”他又倒了酒,举杯道:“老板,要么也坐下来一起喝喝吧。” “别介,我这儿忙,一伙儿我来。”老板笑道。又去忙活其他人去了,这才清净下来。 马平安与吴楚宇干了这杯酒,这才抽空问道:“老吴。咋回事儿?你不是到西域去了吗?咋才半年就回来了?对了,五月份的时候西域一战吧,到底是咋回事儿,你给我说说呗。” 吴楚宇摆摆手。似乎不愿意多说。又倒了酒具备道:“咱们兄弟俩见面,再来一杯。” 马平安有些害怕道:“你这酒喝的太快了。” “来,干掉。”吴楚宇再一次一饮而尽。 马平安捏着鼻子喝了下去,顿时有些头晕,赶紧摇了摇头吃了几口羊肉,赞道:“这羊肉真不错啊,真不错,来。吃一吃。” “嗯。”吴楚宇也开始吃了起来,不过他吃的不快。也不多,吃了一会儿又倒满了酒。马平安一脸的苦笑说道:“老吴,你现在可真是不一样了。” “嗯,是啊,我也觉得自己不一样了。”吴楚宇一口闷了这杯酒,“以前我总有说不完的话,现在不知道怎么了,变得不爱说话了,我都不知道当初为什么那么能说?现在好像什么都不感兴趣,什么都不爱搭理——除了战场。” “你这是退役了吗?才半年?”马平安问道。 吴楚宇苦笑道:“没有,我是回来作报告来了,我们一个连打到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唉……” “啊?怎么回事?”马平安顿时放下羊肉问道,他自然是非常希望做一个军人,开疆裂土,建立千古功业。十岁的少年们心中都会有这个英雄梦,马平安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幕幕战斗他手持步枪奋勇冲杀,将一个个敌人打败,站在山岗上挥舞着五色国旗的画面…… 吴楚宇苦笑道:“别打听了,这是机密,我要是说了就会被判刑的。” “嗨!真没劲。”马平安抱怨道。 这时候一个弹三弦的老头带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和一个十四五岁的梳着大辫子的少女走了进来,老板冲老头点了点头,说道:“宿老头,今天来的挺晚的呀,您这是带徒弟儿啊?” 宿老头笑道:“对,这是刚收的徒弟,小飞啊,跟肇老板道一声好。” “肇老板您好,我是黄小飞,天津大港人,现在在师傅门下学习三弦弹唱。”少年倒是干脆地鞠躬说道。 肇老板笑道:“行,今天你们给大伙儿来点什么?” 宿老头道:“今儿个咱们就说一场我们中华上国在西域发生的战事儿,名曰二龙一虎镇西域。”他冲着诸位食客拱了拱手道:“诸位爷们,我宿老头先给大家解释一下什么叫做二龙一虎镇西域。” “好……”诸位羊肉馆中的食客立即叫道。 宿老头道:“这二龙一虎,说的是咱西域的三支大军,白虎军、黄龙军和蛟龙军。诸位!诸位!尚武大元帅手下有四方圣兽和十二神兽大家都知道吗?这四方圣兽军是青龙军、白虎军、朱雀军、玄武军,十二神兽军分别是腾蛇军、麒麟军、凤凰军、鬼车军、勾陈军、穷奇军、精卫军、睚眦军、九婴军、蛟龙军、鲲鹏军、黄龙军。这二龙一虎就是白虎军和黄龙军、蛟龙军,这三支军队驻扎在我中国西域,将罗刹人打的大败而归。今天便给诸位唱一段,二龙一虎镇西域,杀得老毛子屁滚尿流,扬我天朝上国国威!” “好!”众人叫好道。 那宿老头便弹唱起来,众人伸着耳朵听。这战争便只在上个月发生,但因为涉及太多国家间的交涉和关系,且中苏双方正在谈判,因此报纸和电台在交代的时候显得有些遮遮掩掩,最近这些日子报纸上的报道倒是越来越多了,人们才逐渐了解了真相。中国人将老毛子的军队打得屁滚尿流,连司令官都给撤职了,连他们国家的兵马大元帅都因此被流放了……(托洛茨基喊冤:其实我又回来了……) 吴楚宇听着三弦单唱,笑了笑,细细地品着羊肉和老白干,也不说话了,那马平安倒是听得仔细,是不是与众人起一叫好起来。等宿老头唱完一段,他的徒弟黄小飞便端着盘子四处行走讨要赏钱,各人给或不给都看心情,讨要个三文两文也不嫌少。那黄小飞走到吴楚宇这边,吴楚宇从口袋中掏出一块钱纸币,扔了进去。一旁其他桌子上的食客惊讶起来,方才看到原来这人是个军人。 “军爷,您这是……”黄小飞忐忑不安地说,“要不了这么多。” “拿着吧,你们唱的挺好的。”吴楚宇笑道,“难得有人记得西域之战。” 马平安立即跳起来,大声喊道:“诸位,我兄弟就是西域之战的亲身经历者。” “好样的!”有人叫好到,还有人说道:“这位军爷,给我们讲一讲西域之战吧。” 吴楚宇瞪了一眼马平安,马平安嘿嘿一笑,说道:“又不是让你透露秘密,你就说说呗。以前你那么能说话,现在整个一个闷葫芦,什么话都藏在心里,我怕你不说出来,以后憋出病来。” 肇老板立即走过来说道:“这位军爷原来是白虎军,失敬失敬。” 吴楚宇立即摇头道:“不要乱说,我是黄龙军团的。” “可是独守中亚心城的黄龙军?”有人惊讶道,“据说黄龙军近半折损,难道……” “小哥,讲一讲吧。” “对啊小兄弟,我们都挺好奇的。” “您不会是官二代吧?” “是啊,这么年轻就是上士军官了,放在前朝这就是游记将军了吧?” “别瞎说,要是官二代咋能来这儿吃羊肉,早就进八大胡同去了。” “诶,这小哥儿我认识,以前还来我家胳膊当过东西……” 吴楚宇被众人议论纷纷,只好说道:“诸位,我不是官二代,更不是什么游击将军,我就是一个北京胡同串子。” 众人大笑起来,这句话倒是让大家对他心生好感,毕竟北京胡同串子是老北京俚语,指的是在北京的半大小子,正是狗都嫌弃的年纪,到处惹是生非捣乱的顽皮少年,听他这么自嘲,顿生亲切之感,连带着他的一切都看的自然了。 宿老头连忙抱拳道:“没想到唱着西域之战,下面还坐着一个西域之战的战士,真是失敬失敬,老头我编排这个曲子若是有不实的地方,还请小哥见谅指教。” 肇老板也在一旁说道:“小哥儿,没想到是英雄,今天的这顿饭我请了。” 吴楚宇忙说道:“别,你这么说是撵我下次别来啊。” “不,下次还要是要交钱的,哈哈哈……”肇老板爽朗一笑道。 吴楚宇笑道:“也不差这一顿。”又对殷切希望的众人说道:“这样吧,西域之战,我只能说一些并不透露机密的消息给大家。”果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吴楚宇这话唠的特性一旦被打开,便止不住了,众人也不吃喝,围在他身边听他讲一些西域之战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