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王茂如的十三太保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王茂如的十三太保

有人见吴楚宇器宇轩昂侃侃而谈,不禁问道:“小哥儿,您不是官二代啊?” 吴楚宇:“我是什么官二代,我爹叫吴敬林,在大前门给人帮走,老北京应该都认识,算盘吴,能说一口洋文。” “原来是算盘吴的后人啊。”有人叹道,“算盘吴是个好人,所以生活也挺不容易的,后来得了痨病了吧?” “原来是咱老北京人儿啊。”其他人唏嘘不已道。 “算盘吴应该是死了吧?”又有人问道。 “是,三年前。”吴楚宇提及父母脸色一悲,又道:“所以别瞎猜想,国防军中有官二代,但是国防军战功升迁,没有战功官二代也没有用。诸位知道我们在西域的时候,拿什么来升迁吗?所以啊,大家别人云亦云。”他见众人越围越多,几口酒也慢慢上头,打开了话匣子,便说道:“要说我们军团,在国防军十六个军团中绝对是小字辈的,但是要说起能打,谁不对黄龙军竖起大拇指?”他指着自己的后背说道:“黄龙军的战士出来的,后背都会纹一条龙,这就是我们黄龙军的荣耀,诸位,荣耀知道是什么吗?” “不知道。”众人赶紧说。 吴楚宇骄傲地说道:“所谓的荣耀呢,就是一种传承,说了你们也不懂,就搁你们当中有的旗人,一提起祖先就会说祖上八旗多英雄一样。我们黄龙军的人,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甚也不能堕了黄龙军的名声。” “哦,原来是名声啊。” 吴楚宇又了喝一口酒,红润渐渐有些上脸了。又说道:“诸位口中所谓的西域之战,我们军方叫做中亚之心战役,因为发生在哪?就发生在中亚地区的心脏,克勒兹要塞。中亚是欧洲大鼻子们的叫法,咱们叫中亚是西域,古时候称西域一百零八国,其实比一百零八国还要多。那西域自古以来就是咱们中国的番邦属国。尚武大元帅亲自征服西域,又派遣白虎神将任元星镇守西域,就是以镇番邦。这次中亚之心战役说大还真不大。因为所有的战斗就发生在我们黄龙军的驻扎地克孜勒要塞,说小还真不小,它涉及了整个西域四百多万平方公里土地。” “四百万平方公里土地是多大?”有人不解问道。 吴楚宇想了想道:“咱们直隶知道吧,相当于十个直隶这么大。” “嚯……” 吴楚宇道:“这场战争咱们集中了五十万大军。他们集中了七十万大军。兵力上咱们就不占优势。还有咱们的五十万大军有三十万是民兵预备役,只有二十万是纯国防军战士。他们的七十万大军可是实打实的,一个凶神恶煞,诸位知道老毛子吧?各个都是身高九尺的巨汉,孔武有力,论打架一个能打十个。别说七十万老毛子,就是七十万头猪气势汹汹地来,也能吓死个人。是不?” “是啊,是啊。”肇老板听他讲话入神。紧张地说:“后面呢?” 吴楚宇道:“我不是说了嘛,这中亚之心便指的是我们的驻地克孜勒要塞,不过说起来这要塞还不是咱们国土,还真是他们的地盘,咱们之前多占的土地,原本要还给老毛子的。诸位都知道《中苏友好条约》吧,所谓的苏国指的就是前朝占领了咱们中国最多土地的罗刹国,也叫做老毛子。条约其中就有详细规定,原本这场战争可以避免,咱们也不是赖着不走,是不?” “那可是第一份争取土地的条约啊,我们怎能不知道。” “国之骄傲啊。” “要么说尚武大元帅是咱们天朝大救星呢。” “那怎么会打起来呢?”宿老头忙问。 “你们不知道,这老毛子嚣张啊,咱们驻军多少年了,天朝上国的大军在那感化了西域诸邦小国,这些小国的国民抱着咱们大腿不让走啊。咱们合同都签完了,没法子,只能慢慢跟他们说。这些小国不乐意啊,就嚷嚷着跟咱们走,说土地都不要了,跟咱们大军回来,说要成为咱们中华上国的子民。”吴楚宇大声地说道。 “好!”众人鼓掌称赞道。 “威加海内兮服四方啊……”一个前朝的秀才喝着酒赞道。 吴楚宇道:“咱们是天朝上国,自然要照拂着小弟,再说他们想要成为咱们天朝的人咱们也不能一脚把人踹开不是?便跟他们说快点收拾,跟咱们走。可是罗刹国人也想称王称霸,人家七十万大军干嘛的,就是征服中亚的,他们一看这些小国的人都走了,要一大片地方都他妈是不毛之地,人都没有,白得了吗?于是就阻止小国搬迁,连着杀了几十个国家也止不住啊。为啥呢?还不是因为咱们天朝上国在一旁,咱们天朝的影响力太大,小国寡民就算死也要来天朝。罗刹人一看,好嘛,看来不跟咱们天朝的人打一场西域的人是绝对不会害怕他们啊。所以,原本咱们准备撤出克孜勒要塞的,罗刹国大军直接杀将过来,一路血流成河屠杀小国番邦直到克孜勒要塞城下。” “啧……”配合着吴楚宇的手势,众人眼前仿佛看到了罗刹人拿起屠刀屠戮弱小的场景来。 吴楚宇道:“几十万西域人被驱赶至要塞城下,我们军座杜将军杜宝三不忍见生灵涂炭,便开门让他们进来避难。罗刹人原本就不怀好意,这下更好,有了借口了,于是七十万大军攻城。” “七十万大军攻城?”有人不信道,“不是说三十万吗?” 吴楚宇一睁眼睛怒道:“我在西域还是记者在西域?” “自然是您在西域。”那人赶紧灰溜溜地低头道。 吴楚宇训斥完那人,因为喝了酒心情更加好了,便大声说:“白虎神将任元星兵分六路救援,这罗刹人不得不分兵三十万抵挡,咱们这六路大军在路上杀得罗刹人暂且不表,单说克孜勒要塞城下。罗刹人四十万吞并城下,大炮长枪骑兵步兵,威风凛凛,战刀上西域寡民的血都没擦干净,就直接攻城了。诸位,此时在要塞城中驻防的就是咱们黄龙军团和白虎军团的一个团,另有,两个民兵预备役团,总计四万四千人。城外是四十万罗刹兵,城内是四万天朝国防军,兵力对比可是十比一啊。且不说兵力,单说这罗刹国把要塞城团团围住,咱们是走也走不得,留下得死战,这仗怎么打?” 众人更加紧张了,仿佛身临其中一般,有人甚至抹了一把冷汗问道:“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诸位。”吴楚宇痛饮一杯酒后,大声地说道,“诸位,别慌,别慌。我还没说咱们黄龙军城中大将是谁呢。” “对啊。”众人放松下来。 吴楚宇道:“我们主将军团长杜将军杜宝三,乃尚武大元帅坐下十三太保之一,擅长防守,早年追随元帅麾下,能文能武啊。” 宿老头忙问:“小哥儿慢来,这十三太保都是……” 吴楚宇喝的有些多,可是人越是喝多,越是能喝,再加上一旁有人不断地倒酒,围观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使得他有些飘飘然起来,嘴上也再也把不住门了。他洋洋自得仿佛把胡诌八咧当成历史一般,说道:“这十三太保分别是大太保李德林,二太保何如飞,三太保米少柏,四太保徐佑前,诸位对这四位可能不熟悉,这四位太保一直在尚武大元帅身边负责行军策划后勤辎重,所谓三军未到粮草先行,打仗打得是什么?就是钱,就是粮,这四位就是帮着秀帅在身边照拂好一切的四大太保。” “原来如此啊。”宿老头向徒弟一使眼色,他的小徒弟立即黄小飞立即掏出本子用一截铅笔记下来,那吴楚宇颓然不知有人把他的胡言乱语当成故事记下来,还饶有兴致地侃侃而谈。 羊肉馆内聚集的人越来越多,甚至都占不了人了,肇老板乐得够呛。当然更多的人都是来看热闹的,可是来了之后一打听,原来是西域英雄在此亲口说那西域的战事,立即不肯走了。 肇老板请吴楚宇坐在大堂中间给众人讲,吴楚宇一手拎着酒壶,一手拎着酒杯,被众星捧月般地请到了大堂中间,有人还给她摆好了桌子,小二还从后厨弄了一块木板当做惊堂木放在一旁。此时马平安倒是哭笑不得,本来就是自己一句玩笑,没想到闹得这么大的阵势出来。 吴楚宇喝了一口酒,放下酒杯,说道:“老板,你家的这老白干没兑水吗?” 肇老板顿时叫喊道:“绝对没有,绝对没有!” 其余食客大笑起来道:“肯定兑水了,肯定兑水了,英雄都说兑水了,你家肯定兑水了。” 肇老板急的脸红了叫道:“怎能兑水呢,别冤枉人好吧?” 吴楚宇这才大笑道:“诸位我跟老板开玩笑呢,哈哈哈……”众人见了老板的窘态也忍俊不禁,肇老板哭笑不得道:“小哥儿你真是吓死我了,小二,在给小哥儿一壶酒。” “得咧。”小二屁颠屁颠地跑下去找酒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