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诸将抵京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诸将抵京

有人立即叫喊道:“英雄,您倒是继续说啊,我们可都等着呢,别吊着咱们的胃口了。” “英雄,您倒是快点儿啊。” 吴楚宇这才问道:“诸位,我刚刚讲到哪了?” “您才说四大太保,还有九个太保没说道呢。”黄小飞赶紧说道,其他人纷纷起哄叫喊起来,场面热烈空前。 “对,说了四个。”吴楚宇一排脑袋,道:“这其余九太保分别是白虎神将任元星,青龙神将宫小旗,另有京畿戍卫部队天王盖天久、蛇王李品仙、玉麒麟赵增福、阎罗王何安定、忠字在背费朝贵、鬼将毛子平和铁闸杜宝三。咱们杜军座尽管拍在最后,可是要论防守,无出其左右。就这小小的要塞,罗刹人四十万大军轮番攻打一月有余,死伤惨重,却连一块砖都没有得到。罗刹人四十万大军倒在城下便有二十万尸首,不才便正是在城下,每天的活就是晚上打仗,白天埋尸体。等到六路大军汇聚之后,罗刹国战败而逃,被俘被杀者不计其数,要塞不远的锡尔河水被罗刹人的尸首堵塞发起了洪水来。” “嚯……”众人心惊胆战起来。 “小哥儿,敢问一下,怎么是晚上打仗白天埋尸体?”黄小飞忙问。 吴楚宇不屑地说道:“白天他们不敢来,他们只敢晚上偷袭,前半个月他们倒是白天打,死的太多不敢了,后半个月就换成晚上打了。” “原来是怕了啊。” 吴楚宇道:“自然。白天他们十个打一个都打不过,晚上打就是欺负他们人多,咱们人少。拼一个咱们不是少一个嘛。” “原来如此。”黄小飞问道,“小哥儿,你讲讲这些天怎么打的呗。” “嗨……”吴楚宇提到此处,便有些双眼微红,道:“正所谓将军百战死,你们别看我现在光荣归来,可是你们知道我所在的那个排吗?三十三人。除了我一个人,全都战死了,在战场上战死二十三人。在战地医院病死九人,只有我一个人活下来了,只有我一个人啊……”他忽然嚎啕大哭起来,“我怎么没死啊。我怎么没死。我要是也死了多好……老班长,排长……”他哭着哭着忽然噗通一声趴在桌子上,众人吓了一跳,肇老板连忙抱住了他,一试探才知道原来是喝多醉了昏过去。 “这……” 马平安这才说道:“我带他回家吧,老板,东西没吃了,打包带走。” “好。好。” 众人一阵怅然若失,正说到的时候。人醉了过去了,还真是扫兴得很啊,不过今天能得到这么多消息也是让大家喜出望外,这远比报纸上寥寥数语短暂介绍强得多。由于文化部的要求,报纸上没有添油加醋描写,只是播报了战果,也引述了许多学者关于中亚之心战役对于中国的重要性,很少有这场战争的走向的介绍。今天听了这个小哥儿的说话,倒是让大家豁然开朗起来,于是各种版本演义层出不穷。黄小飞将这一段文字加以整理,顿时又编排了一个新曲子《西域战记》出来,他由一个三弦的学徒陡然一跃成了名角,风头盖过了师傅,这是后话便不表了。 人群之中还有几个小报记者,也连夜赶回去写了一篇西域之战的故事,倒是次日引得小报报纸大卖。 王茂如一早起来吃了早餐,便听到家里仆人议论纷纷,时不时地低声笑语,他颇为好奇地问道:“管家,怎么回事儿?” 王鹏赶紧拎着包纸过来,说道:“主子,今天早上一份报纸《华北易趣》倒是卖疯了,很是有意思。” “怎么?” 王鹏递给王茂如,说道:“上面是西域之战的一些趣闻,还有说您手下有十三太保,倒是很有意思,大家觉得很是好玩。” 王茂如拿过来一看,读罢之后也哭笑不得,不过其中关于敌我双方对比的数据倒是真能胡诌八咧,苏军在克孜勒城下的人数翻了一番,但是中队守军的人数却准确无误,绝对不可能是记者得知的,也就是说,有人泄露了情报。他说道:“高亢,准备一下,叫王克去我办公室。”这批战斗英雄由军务总部接待处处长王克负责安排住处和一切行程的策划,报纸上信誓旦旦地说这是战斗英雄的原话,王茂如便只能找王克问一下怎么一回子事儿。 来到国防部后王克早就等待在门口,王茂如将报纸递给他,说道:“我怀疑有人不小心透露了消息,你去看看是谁。如果是有心人从西域传回来的消息就更可怕了,那样我就不会叫你,而是叫中情司的人去查了。” “是。”王克战战兢兢地说道。 很快王克便查到了消息,原来是吴楚宇喝多了之后的酒后狂言,对此王茂如哭笑不得。俗话说让北京爷们保守秘密就像是华北不刮风一样难,这也是北京人极少做高官的原因了,因为憋不住话,受不住秘密,嘴巴倒是不饶人,可惜就是欠缺了一点保密性。索性这吴楚宇说的倒也不是军事机密,而且其中杜撰和胡诌八扯较多,也不可信,最多是酒后狂言而已。王克问要不要收回报纸,王茂如说这倒不必,民间传言便传言吧,总不能把老百姓的嘴给堵上吧,倒是告诉报纸别乱发表文章便好。 随后在对这些英雄的安置的时候王茂如特地对军官司的人叮嘱道:“本来以为吴楚宇这小子是可塑之才,没想到嘴上没什么把门的,受不住秘密,以后做军官领兵打仗是不行的。这样吧,把他安排到军务总部宣传司,去让他搞宣传,这种胡诌八咧大嘴巴的特点正适合搞宣传。”原本安排吴楚宇进入陆军大学学习深造的,却因为这次酒后狂言被分到了宣传司搞起了宣传工作了。但事实证明,有些人就适合搞某一行业,吴楚宇就是天生搞宣传的人,在宣传司倒是干的特别起劲,后来还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 吴佩孚在汇报完关于玄武军团的事情之后,便被王茂如留在了北京,同时原黄龙军团长杜宝三也将军务交割给了赵恒锡,乘坐飞机抵达北京。接待杜宝三的除了军务总长何如飞外还有近卫总长魏东龄,一番酒后,近卫总长魏东龄说起封帅一事,杜宝三明白什么意思,无非是希望他参与支持王茂如封帅一事。这是好事儿,王茂如不封帅,下面没有人敢封帅,自然获得支持。 翌日,刘湘也终于抵达了北京,他心中欢乐自己活得题名但是内心之中也有些玩味,他也知道一旦活得封帅,意味着不能直接指挥军队了,可是自己有不能对抗军部,只能强颜欢笑。不过刘湘是四川人,四川人天性乐观,他随后又高兴起来,他可是第一个封帅的川人啊,也可以说是川军第一将了。尤其是他即将担任的新的职务,最是靠近王茂如,也说明了王茂如对他的信任。 王茂如为杜宝三举办了一个交界仪式,张作霖将象征着凤凰军团的凤凰帅印交给了杜宝三,而杜宝三终于进一步被委以重任了。在兢兢业业地跟随王茂如十一年后,终于达到了事业的一个新高点。委任仪式结束之后,王茂如对杜宝三说道:“立行,你此去云贵,一是要剿匪,二是要注意和阎锡山的关系,三是注意和法国的交涉。法国在交趾越南蠢蠢欲动,你要注意暗中支持抵抗法国组织,向越南人宣传民族独立性,山东越南,缅甸,暹罗、老挝、柬埔寨等中南半岛的国家民族大起义。” “秀帅的意思是……”杜宝三瞪大了眼,饶有兴致地问道。 “中国的崛起势必会引起欧美列国的不满,只有他们后院起火,才不会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我们身上。”王茂如淡淡地说道,“他们没有敌人,我们就给他们树立起一个或者数十个敌人,只有列强的敌人越多,我们中国才越安全。” “属下牢记秀帅教诲。”杜宝三道。 王茂如冲他笑道:“立行,好好努力,你距离封帅不远。这次封帅没有你是因为这次封帅的意义非同一般,二次封帅之际才是真正的封帅之时。” 杜宝三立即会意道:“秀帅的意思卑职明白,属下不会抱怨。” “哈哈哈,那就好。”王茂如道。 对杜宝三和任元星等人的表彰会议结束之后,任元星送别杜宝三乘飞机,两人到了南苑机场的时候,飞机正在检查,杜宝三对任元星示意说有话要说,两人便来到一间单间。任元星笑道:“什么事这么神秘?” “凡尘兄,有一件事我不吐不快啊。”杜宝三谨慎地说道。 见他脸色凝重,任元星便问道:“何事?” 杜宝三道:“你可知今次封帅,你是其中之一?” 任元星点点头道,道:“却是如此,秀帅与我透露了这个意思。” “你有没有拒绝?” “有过拒绝,但秀帅执意如此……”任元星道。 “凡尘,你是小事聪明大事糊涂啊。”杜宝三抖动着胡子恨铁不成钢地跺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