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拒绝帅位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拒绝帅位

杜宝三唯恐隔墙有耳便左右检查了一下,很安静安全,也没有什么耳朵,这才拉着他坐在一张沙发上。他抽出一根香烟递了过去,任元星接过来,杜宝三先给他点着了,又给自己点着了烟,狠狠地吸了一口这才说道:“这次封帅据我所知有张作霖,有吴佩孚,有蒋校长,有刘湘,还有你,另外还有其他谁我就不知道了。但是你想过没有,这几个人都是什么人?” “什么人?”任元星笑道,“你想的多了吧?” 杜宝三恨其不争道:“凡尘,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他们这次封帅之后就不能带兵了了,而且他们的年纪在这儿摆着,封帅的意思就是不能掌握实权。你怎么看不到?不管是刘湘还是张作霖,都是秀帅的心腹大患,秀帅为什么给他们封帅,是利用高官厚禄把他们捆绑在自己身边。你怎么也傻乎乎地跟着凑热闹?” 任元星被他一通说,倒是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了,一直都自觉地聪明的他今天倒是第一次考虑起这个问题,若不是杜宝三提醒自己,还真没有注意这次封帅的意义。 “是,你在西域劳苦功高,你做了什么我心里最清楚也最明白,大家都看得明白。这次西域之战,每一个行动策划布置都与你息息相关,离不开你的功劳。按理说你封帅是理所应当,可是你想了没?一众兄弟之中唯独你被封帅,以后你便是标靶。还有。正因为你年轻,年纪轻轻就封帅?秀帅尚且没封帅你就封帅?你啊你,我知道你不喜欢搀和陆大系和保定系的竞争。但是你也不能什么事都不懂啊。”杜宝三一面抽着烟,一面劝说道,说完这些扔掉烟头,右脚用力地踩灭了,“凡尘,我要是你我就不接受,不必着急。咱们都是秀帅的心腹,别跑过了,跑在秀帅前面。咱俩是兄弟。我才这么劝你,这话也得罪人,你要是不听也就罢了,别怪弟弟没提醒你。” 任元星沉思了一会儿。道:“立行。其实你说的我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只是……我以后带不带兵无所谓……” “屁话!”杜宝三道,“哪里没有派系斗争?干什么都要站个队伍,你看看毛子平,起初牛气哄哄的,现在不也站在了近卫系身后了吗?你啊,多想想吧,做弟弟的给你良言苦药。” “嗨。”任元星苦笑道。“你说,我接下来该怎么办?你给个建议。立行。” 杜宝三道:“最好的就是你跟秀帅说明,坚决不肯被封帅,就算别人再怎么劝你你也别接受,你说等第二次封帅和众兄弟一起封帅才好。你这样做了好人,还让秀帅觉得你这个人有进有退,不是那种不知分寸的。二次封帅,你一定位列第一名。” “我考虑考虑。”任元星有些闹心地说道。 门口警卫敲了敲门报告说飞机检查好了,一切准备就绪,任元星笑着对杜宝三打趣说:“看来你是把何部长得罪到家了,老大哥没来送你。” 杜宝三小声说道:“没办法,我再不跳下船,船就沉了。” “什么意思?”任元星一愣。 杜宝三笑道:“啥意思都不懂?你可不是小智多星啊,当初你的机智哪里去了呢?” 飞机起飞之后,任元星望着老友南行渐飞渐远,心中有些不是滋味,杜宝三说的是对的,自己封帅得罪无数人,自己下次封帅却能结好许多人——可关键是,如果自己下次封帅,凭借着自己在西域的战功,定然是第一个,那也就是说将来自己无论如何都会被搀和进入保定系陆大系和其他派系之间的斗争了。正因为他是个聪明人更加知道,秀帅绝对不喜欢派系之争。国防军中比自己能打的将军有没有?肯定有,例如费朝贵,例如赵庆,可是他们都得不到自己的机会,就是因为他们身上的派系痕迹太明显。 如果自己加入首批封帅的话,意思很明显便是不想争权,跟老人家们在一起商讨商讨国事,可是如果刺激参加第二批封帅,拔得头筹之后,必然要站一个队伍啊。任元星坐在车里苦笑起来,自己还真是左右都不是人,进也得罪人是退也得罪人,陆大系,保定系,近卫系,自己何不建立一个派系? 自己建立什么派系,建立一个清流系,不参与派系之间的斗争,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上面有什么任务就完成什么任务,这多好?这个主意比较不错,等见到祝永泉之后跟他说一下,再加上杜宝三和一个从陆大系中退出的李品仙,这下就好了。只是如今这封帅一事的确是自己最头痛的选择,进则独善其身,退反倒风口浪尖,应该何去何从呢? 任元星回到国防部之后,王茂如叫来他来商议,对他说道:“凡尘,我有意让您进入参谋总部,你意如何?” 任元星立即说道:“卑职一切听从秀帅安排。” “嗯,很好。”王茂如道,“参谋总部的工作日渐增多,且年底全军长官轮换,几年之后还要进行全军改制,雍参谋长独木难支。” “改制?”任元星道,“取缔师团制?” “是。”王茂如笑道,“这是一件比军官轮换还要重要的工作,使用甲种师和乙种师来替代现有的师团制,现代战争中,师团制指挥愈加不方便。随着现代化战争的日渐增加,装甲兵,炮兵,辎重将在未来占据大量的资源,战争打的是什么?以前打的是人,以后打得是钱。在通过这次战役我们认识到了装甲力量无论是在进攻还是在防御中都极具杀伤力和破坏性,因此我军将逐渐增加军队中炮兵和装甲兵的比例,形成现代化的军队。这是一个漫长辛苦的工作,作为这两年仅有的极为有战斗经验的军官,你更加具有发言权。我将责成由你组建成立一个班组,全面实现我国防军陆军改制和军队现代化。凡尘,有没有信心?” “有。”任元星立即说道。 “好,我估计你将来会非常繁忙,现在有时间多陪陪家人。”王茂如笑道,“你家娃儿多大,好像是……” “九岁了,不过不成器,读书读不出来,倒是喜欢枪炮机械,我一年也不常见他,在老家皮实,只怕他爷爷一个人。”任元星笑道。 王茂如道:“你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啊?” “太忙了。”任元星笑道,“老婆肚皮也不争气,就这么一个,我倒是很羡慕秀帅多子多福。儿女都是上天给的,我这儿肯定是投胎之前得罪老天爷了,就给我这么一个,哈哈。” 王茂如也笑道:“你就是太忙,这样,把家人都接北京来吧,你在丰台大营家属区找一个满意的别墅。这里是国防部官员的官邸,在职的国防部官员都会住在这里。” “好。”任元星想了想,还是杜宝三关于奉劝自己不要称帅的建议,他一路上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想来想去他觉得这个元帅其实是一个虚职一种荣誉,本身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拒绝也就拒绝了吧。可是怎么拒绝去有些不知所措,便犹豫不知该不该说。 王茂如见他站在自己跟前眼神中似乎有话要说,却欲言又止,心想这任元星是怎么了,一直以来举止得当的他似乎遇到难题了吧,便问道:“凡尘,你这是怎么了?看你的表情跟便秘似的,有什么话要说?还是有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 任元星这才下定了决心一般,突然立正敬礼,坚决地说道:“秀帅,其实我……我决定了这次不接受封帅。” “咦?”王茂如非常惊讶,甚至站了起来,问道:“为什么?” 任元星犹犹豫豫地说道:“年龄。” “三十五岁,你够三十五岁了。”王茂如道。 任元星站起来憋了半天才说道:“这次封帅秀帅正式晋升元帅军衔,卑职岂敢与秀帅同列,因此卑职坚决不接受封帅,若是秀帅执意如此,凡尘只好辞职不再担任国防军军官了。” 王茂如笑着让他坐下来,说道:“既然如此,我答应你,你先下去吧。” “是。” 任元星走到门口的时候,王茂如对他说道:“你做的很好,不过以后会有一些小麻烦,但我会在背后支持你。” “是,秀帅。”任元星敬礼道。 任元星关上门之后,王茂如在座位上笑了起来,他居然能够忍住诱惑拒接接受元帅军衔,看来的确是可以一用。进退有度才是一个有长远目光的人。从这次封帅的性质来看便是这次封帅还是以清除旧势力为主,所有位列元帅军衔的人都要放弃直接领兵的机会,甚至自己将来也要将军事权力交给三人组。任元星忍住了诱惑,却是有进步,人不能太贪婪。二次封帅的时候,自然任元星无论如何也必须是第一元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