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分赃协议和1486万平方公里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分赃协议和1486万平方公里

“何喜之有?”任元星半响才一面倒着酒一面仿佛有些好奇地问道,他心里明镜似的知道何如飞今天肯定是来拉拢自己,心中也打定主意不参与派系斗争,只觉得对何如飞自己的拉拢手段感到可笑。其实他也看得出来,像何如飞和李德林这样闹下去,对大家都不好,可是军中难免会有这样那样的派系之争,便是没有了保定系和陆大系,还有新人和旧人派系之争。王茂如能够容忍两方存在,一是他知道派系之争在所难免,二是看在旧情上,三是两方再闹却也从未过界,但凡王茂如一声令下枪口一致对外。 何如飞见任元星问起,便笑道:“跟吴子玉一起共事,要学会好脾气,脾气不好可受不了,两人非得吵起来不可,吴子玉虽然出身秀才,不过倒是一个火爆的脾气,哈哈哈哈。” 任元星点了点头,道:“多谢指点,不过我这人脾气也不好。”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何如飞摇头劝导道,彷如义愤填膺地说道:“凡尘,让这些老北洋进入国防部,实在是一种历史的倒退。其实秀帅的意思大家都明白,可是诸将都不理解啊,咱们打江山的时候这些人可是咱们的死对头,偏偏现在还成了咱们的上级。咱们这些老臣子的……唉,算了,算了,咱们今天不提政治,只提风月。”他拍了拍手,老鸨子带着莺莺燕燕走了进来,何如飞笑说:“凡尘你在你西域苦寒之地。怕是没有见到这些江南佳丽吧?他们都是文媛楼特地买来的扬州瘦马,我们且看她们的本事。” 任元星点头而笑,心中了然。却只装作糊涂,何如飞倒是将他看在眼中,嘴角留出一丝丝邪笑。 就在军官调动的时候,由任元星负责的与苏俄谈判进入了尾声,双方争执的一个核心便是克孜勒要塞,即这座坐落在克孜勒库姆大沙漠中央的最重要的绿洲以及堡垒,中亚之心的称呼便是对它最好的诠释。任元星的意思是最好能够保留。然而苏俄代表拿着《中苏友好条约》言之凿凿地说明根据条约的内容这座城市应该归还给苏俄政府。 任元星认为克孜勒奥尔达的战略意义极为重要,中国人第一次真真正正地击败了外国人,其核心战场就是此处。它的存在意义不亚于霍去病马踏匈奴直取龙庭。恐怕西域诸位将士也对交出克孜勒奥尔达不会同意,尤其是黄龙军团,这里就是黄龙军团的狼穴一般。 于是任元星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王茂如,王茂如思考良久。方才叹气说道:“我知道你对克孜勒奥尔达的感情。这里是我军取得大胜的场所,也是我军近三万将士埋骨之地。然而与国际法中不符,且我国尚无能力完全占领此处。西域尚且需要开发,什么时候西域成为黄种人的西域了,什么时候我们才有能力保留此处。且这一次的中亚之心战役对于我们来说最大的优势就是苏俄战略思想混乱,内部争权夺利导致他们徘徊在对华强硬还是对华和平之中,布柳赫尔孤立无援,妄图以精锐力量孤军打败我们。可是我军若是不归还。苏俄帝国就会将全部怒火转移到我们身上,这是一个疯狂的流氓国家。他们宁可亡国也会要上我们一口。我们怕他们吗?不怕,我们跟他们死战到底,他们人口现在是内战之前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然而我们跟这样一个国家作战,我们会得到什么?我们这一战打掉了多少钱,多少战略储备呢?现在中国国防军是外强中干了。” 任元星略有些惊讶,他才了解到后方的战备储备情况,苦笑道:“居然如此严重……那这一战若是输了,岂不是……” 王茂如也耸了耸肩,无奈说道:“若是你打输了,咱们就几乎亡国了呗。而且说一句不好听的,如果日本现在对华战争,咱们甚至没有力量驱逐他们。凡尘,你道我为何放弃克孜勒要塞,那是因为我们不能再打了,我们也打不起,若是再打下去,工业体系刚刚起步的中国便有亡国之兆啊。你要知道战争不是战争的延续,战争是政治的延续。穷兵赎武战斗不止只会带来亡国灭种的危险,我国五千年文明史中,有多少朝代是穷兵赎武而亡的?如此警示,我等不得不提防。” 任元星立即敬礼说道:“是,秀帅。” 王茂如又道:“好,你知道就好,我们尽管要将克孜勒要塞还给他们,可是我们掌握着一个巨大的优势,那就是高原优势。如今我中国将天山山脉,昆仑山山脉,阿尔泰山山脉,帕米尔高原,战略高度优势明显。如果我们将来在锡尔河上游修建拦河大坝,修建水电站,或者直接将锡尔河河水向北引入巴尔喀什湖——那么中亚之心就会成为一处干涸的死地。”王茂如当然只是说说而已,要是迫使锡尔河河水改道,非得气疯了苏俄不可,作为中亚最重要的河流,中亚之于锡尔河就如同中国之于长江。 任元星呵呵一笑道:“如是如此,中苏之间怕是再会发生战争吧。” 王茂如道:“河水改道,咱们花不起这个钱啊,昔日隋炀帝一辈子就干了两件事,开凿南北大运河和北征高句丽,就这两件事就把大隋朝给拖垮了。还有两件事儿你替我交代一下,第一件事是将俄国人娶的锡尔河改名,恢复唐代中国古时名称叶河,第二件事就是重建李白的老家碎叶城,省的以后我们的后辈说不清楚李白到底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现在好了,李白就是中国人。” 解决了克孜勒奥尔达城即克孜勒要塞的归属权的问题,就是解决了整个中亚之心战役的最核心,中国国防军军方同意将此城归还。但是由于中队在此伤亡惨重,许多伤兵不能移动,因此将归还日期定为一年半后,即民国十四年(1925年),硬生生将克孜勒奥尔达的归还时间延长了一年。作为对中国方面的补偿,苏俄政府将军队撤出撒马尔罕,双方以布隆拉古城为分界线,彻底瓜分了阿姆河与锡尔河中间的两河平原。 此地是苏俄政府与阿富汗王国争议之地,事实上掌握在独立的乌兹别克独立武装分子手中,乌兹别克独立武装又与阿富汗王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就算是强大如沙俄帝国也拿此地毫无办法——不过历史上最终还是被强悍的苏联给吞并了。他们将这里抛给中国,实际上就是将麻烦暂时交给中国,不过王茂如倒是很喜欢这里,这是中亚最肥美的三块土地中唯一一处不在中国政府掌控之中的地盘。(沙俄帝国国土面积1800万平方公里,苏维埃共和国时期总面积为2240万平方公里,因此中亚地区锡尔河以南里海至伊朗、阿富汗地区并不属于沙俄帝国领土,其后苏俄帝国崛起后通过武力和群众革命迫使中亚地区诸国加盟。而集成了沙俄帝国领土的后世俄罗斯共和国总面积为1700万平方公里,比沙俄帝国少了阿拉斯加和芬兰共和国,由此可知苏俄帝国实际扩张了五百万平方公里。) 这是一份裸的瓜分协议,将原本不属于中苏双方的土地乌兹别克斯坦与土库曼斯坦一刀切开,东部肥沃之土地划归为中方,西部沙漠与草原以及河流下游变为苏俄国土。中苏两国的地盘立于其他国家领土之上,不能不说明国家的崛起都是以牺牲他国为代价得到的——当人,中国人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苏俄人更不觉得有什么过分。 随后,双方积极签署了这份几经讨价还价《克孜勒奥尔达冲突谅解备忘录》,在这份备忘录之中,由于最后对两河平原的瓜分,中国在名义上获得了乌兹别克汗国东部与土库曼斯坦东部的二十六万平方公里肥沃土地,使得中国的领土达到惊人的一千四百八十六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西部边境接壤伊朗王国,并包围了阿富汗汗国,同时也切断了阿富汗与苏俄的接壤领土。 参战总人数达到百万人的中亚之心战役,最终在中苏双方的积极斡旋下,签署了《克孜勒奥尔达冲突谅解备忘录》,至此西域无战事了。 在王茂如看来,拥有这么大(1486万平方公里)领土不是一个问题,问题是能不能实际占领,也就是说,能不能将汉人为主体的黄种人移民驻扎过来。西亚迄今为止还是以仍然是以中亚绿教各派部落为主,而绿教的人通常是宗教信仰高于国家概念和国家法律,对此王茂如更要解决这一个困难。如果说只是移民的话,那么未来既有可能出现的则是种族仇杀和恐怖袭击,他不能把问题留给子孙后代,这不是王茂如的性格。他也从来不记仇,因为他有仇早就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