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备忘录带来的争议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备忘录带来的争议

出于对未来西域的安稳考虑,王茂如认为未来的西域乃至中国必须以华夏文化作为中国人的标准,对那些不认可华夏文明的其他少数民族进行同化。而对于阿拉伯文明,我们可以抱着取长补短的态度接纳其优点,例如阿拉伯的艺术和美女,但绝不能接受其文化渲染。王茂如为此特地对新任西域军区司令宫小旗叮嘱道:“西域之重要,你应该明白,所以你在努尔干怎么做的,在西域就怎么做,而且要神不知鬼不觉,不要给我留下什么麻烦。” 宫小旗笑道:“秀帅,您瞧好吧,属下完不成任务,提头来见。” 王茂如哈哈大笑的道:“我要你脑袋当皮球啊,一点也不圆,还硬得硌脚。我不需要你给我下什么保证书之类的,要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中国人,中国,中华文明,中华文化。除了人种之外,你务必还要推广中华文化,尤其是我之儒法主义思想,切不可让阿拉伯文化在我国境内流通。阿拉伯文字、阿拉伯书籍、阿拉伯习惯,都将是我中华儒法文化的大敌。对于敌人,我的态度非常明确,那就是消灭,彻底的消灭。甚至如果他们有异心,你可以不通报我直接进行灭绝政策。” “种族灭绝?”宫小旗瞪大眼睛兴奋地问道。 王茂如摇了摇头道:“非中华文化必须全部彻底灭绝!除此之外,你在西域还要推广汉语普通话。强制所有学校必须教授汉语,汉字,汉礼。” “是。”宫小旗道。 王茂如又道:“凡尘。我知道你是旗人,若是心里又不舒服,可以对我讲。” 宫小旗笑道:“我是旗人不假,但是旗人也是中国人一部分,我们旗人早就汉化了,我都不知道我祖宗的姓氏是什么。属下也认同秀帅你的儒法主义,中国需要一个统一的思想。而不是现在乱七八糟思想一大堆,还有人要杀光我们旗人,将旗人赶出中原赶回东北。简直妖魔鬼怪应有尽有。若是秀帅您的思想与主义能够被我国人承认,那么这将是我国的立国根本,也将是我国稳固的基础。您从来没有迫害过我们旗人,所以我们旗人绝不会背叛秀帅。” 王茂如笑道:“如此便好。” 留给西域军区新任司令宫小旗解决的事情就是消灭反叛部落、确立国境线、汉族大移民、建立移民点、建立国防工程、链接西域与中原铁路、伤兵安置、移民安置、强行内迁中亚种族等等繁琐的工作。宫小旗的工作绝不会比任元星轻松。他向任元星抱怨说你倒是轻松了。把西域这一摊子事儿都丢给我了,参谋总部以后必须得向着我们西域军区。任元星哈哈大笑说定然,定然会偏心与你的,放心好了。随后任元星悄声地对宫小旗说道:“你要注意一下,国防部的一些争斗在西域军区似乎有上演之势,骁旌兄,这点不得不防啊。上层怎么斗都行,但是一线军队如果斗的话。那就太不应该了。” 宫小旗双眼露出凶光,道:“我不管什么保定系什么陆大系。只要扯我后退,我就把他种土豆一样活埋起来。” 任元星看得出来,宫小旗绝对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不由得为他的杀伐果断不寒而栗,怪不得他在努尔干几乎杀绝了俄罗斯人。宫小旗其人本身就嗜杀如命,只是平日笑呵呵温文尔雅让人觉得他便如同一个美周郎一般的人物。也不知宫小旗去了西域,到底给西域带来的是福,还是祸,犹未说定啊。 不过宫小旗还不能现在立即赶赴西域,他要等待国防军封帅仪式的完成。民国十二年7月10日,位于北京丰台的国防军指挥中心正式落成,并在此举行第一次国防军封帅授勋仪式。 此时的西域第三师团驻地龙城,许多军士都回到营房休息了。 第三师团师部,由师参谋长李固正在给全体营以上军官公读着中苏之间刚刚在五个小时之前签署的《克孜勒奥尔达冲突谅解备忘录》。备忘录由二十条组成,分别从双方的冲突产生的原因,以及冲突之后双方和解的方式、双方各自做出的退让以及对对方表示的诚挚友好与合作谈起,读罢之后,师部里鸦雀无声。 师团长王杰君看看众人,咧了一下嘴角,倒是师参谋长李固忍不住说道:“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 “师座,参谋长。”第九旅旅长俞文松忍不住说道,“谅解备忘录的意思就是,我们这场战争不算是国战了是吧?” “是的。”李固说道,“这是基于中国刚刚统一没多久,国内尚有租界和被侵占领土如台湾大连旅顺香港澳门等地,且东有东洋倭寇虎视眈眈,国防部从长计议,决定暂时不予俄国冲突,达成的和解备忘录。” 第九旅旅军务长吕永江说道:“上面的出发点好倒是好,就是给战士们弄得心里不是滋味,打了一场战争,还不是国战,还要把克孜勒要塞还给俄国人,真是……唉。” 王杰君一拍桌子,怒道:“放你娘了个屁!你想继续打下去啊?克孜勒要塞对于我们来说除了打仗就一点用处都没有,国家不能打仗了,穷兵赎武的国家迟早会完蛋。以后别在说什么还要打还要打,不就是赢了老毛子一场战争吗?要是继续打下去,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战争好玩吗?看看黄龙军团阵亡的数万士兵和伤残的士兵,要是能不打仗,我才不会打仗。” 李固忙说道:“军座,大家也只是嘴上说说,没别的意思。” “没别的意思也不行。”王杰君道,“放弃克孜勒要塞,在很多人心中都不愿意,包括我在内,但是那个地方对于我们来说就是鸡肋,它远离我国边境,如果真的驻防一支部队在那,俄国人完全可以围点打援。要是我去攻打,我就围上它一年,里面的人都饿死了,还打个毛。现在你们的任务就是,在十天之后,向全军传达的时候,将备忘录中一些有利于我国的条款做详细解释,对于那些我国放弃利益的条款要说明为何放弃,不能让士兵胡乱猜忌。我们国防部做出这个决定,不是乱作出来的,要知道这是我们任军团长亲自谈出来,难道你们还怀疑任军团长卖国不成?” “不会。”众军官回答道。 王杰君一拍桌子,道:“那就是了,好了,今天传达完了,你们要是长脑子就知道该怎么做,不该怎么做,散会。” 各自的军官回到自己的旅部,又短暂地召开了一个短会之后,回到自己住处。第九旅旅军务长吕永江来到第九旅旅参谋长宋崇师的营房找他聊天,敲了敲门,宋崇师打开,道:“吕兄怎么不回去睡?” “今天听了备忘录,睡不着啊。”吕永江郁闷地说道。 宋崇师安慰道:“不是因为师座今天骂了你一顿的事儿吧?他那个人就那样,别说你了,咱们旅长他也骂,本事大的人脾气也大,估计只有军座和秀帅他没有骂过了。你也别放在心上,再说大家都知道,他这个人不记仇的,倒是你别放在心上。” 吕永江哭笑不得道:“阿拉至于因为这件事郁闷吗?阿拉是郁闷这个备忘录,咱们本来可以逼得俄国人签一个城下之盟来着。这备忘录算是什么啊?胜而不胜,真是扯淡!扯淡的很内。” 宋崇师赶紧将他拉进屋子里,关好门,责怪道:“你个小上海胖子,瞎嚷嚷什么啊,让人听着了背地里整你。” “阿拉是不怕什么的。”吕永江压着嗓子说道,“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阿拉说话是讲道理的。” 宋崇师见他一副嘴硬却小心翼翼的样子,忍不住乐了起来,指着他苦笑道:“你啊你,是不是你们上海人都你这么欠揍?” 吕永江道:“老宋,你说你满意吗?你就拍拍你的良心说,你满不满意这个备忘录?” 宋崇师道:“我满意啊。” “侬脑子瓦塔了。”吕永江摇头道,“我是不满意的,要是老学长负责谈判,肯定能把克孜勒要塞给要回来。” 宋崇师苦笑道:“怕是老学长也不行。任军座至少认识到,克孜勒要塞在战斗就失去了作用,继续孤悬海外,指挥让我们牺牲更多的人,而且那里什么资源都没有,就是一个死城。不管别人怎么想,我总之是同意放弃那里的。” 吕永江喃喃自语道:“还是老学长说的对啊,军事的事儿,还是由军人来决定,只有军人做决定才行。秀帅已经没了锐气了,没了锐气了……” “你说什么呢?”宋崇师问道。 吕永江忙道:“没什么,没什么,我回去了啊,对了,这个月底有一个陆大同学会,你要不要去?” 宋崇师摇头道:“旅部忙的要死,我不去了,你去吧代我跟大家说声抱歉啊。” “好。”吕永江诡异地看了一眼低头准备材料的宋崇师,摇了摇头,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