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王茂如的老毛病带来的麻烦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王茂如的老毛病带来的麻烦

封帅名单越来越明晰了,由于当王茂如将五人名单递交给封帅平定小组后,很多人都知道这次封帅只有五个人选。那么除了王张吴外,抵达北京的刘湘算是一个,另外一个人将是谁呢?很多人纷纷猜测起来,这个大猜测也让外界媒体大感兴趣。有人认为是新任国防部参谋次长任元星,有人认为则是国防军副司令蒋方震,甚至有人认为是新任玄武军团长雍星宝——当然,元帅绝无可能担任军团长,雍星宝很快就被排除出名单之中。 不单单是外媒,很多地下钱庄甚至开出了赌局,压一下最后一个封帅名单是谁——这似乎有些荒唐可笑,可的确有此行为。王茂如听到了哈哈大笑道:“这些开赌局的人还真是有意思,这件事也能当做赌局。”他没有追究这些开赌局的人的任何责任,在他看来,这些人也就是闲得无聊消遣而已。 当然,想要探知这份名单的人很多,费婉婷便又前来采访王茂如,因为酒后荒唐,王茂如对费婉婷自然心存歉意,便由他进来采访。费婉婷提出单独采访,王茂如屏退他人,费婉婷幽怨道:“你怎么不找我呢?这几天都是我在收购报纸报社,忙的要死。” 王茂如捉住了她的手说道:“小婷,辛苦你了,我这些时日忙得很,倒是害得你清瘦了。对了,收购报社的事情怎么样了?” 一提到收购报社的事情,费婉婷高兴了起来。滔滔不绝地说道:“清瘦倒是没有,对了,我们的荆楚文化传媒集团已经收购了七家报社了。不过我们遇到了对手。” “对手?”王茂如很是意外地问道,还有人能够跟资本大鳄做对手,这个对手要有多强啊。 “官袁克定的弟弟袁克文现在是《东周刊》的老板,他也开始出手了,他收购了三家报社,并且组建了茗鼎报业集团。他们袁家也很是有钱的咧,论经济实力。袁家不比我差,而且袁克文还是民国四大公子之一,唉。遇到强敌了。”费婉婷先是一哀,不过随后立即兴奋地说道,“我是遇强则强的,所以我一定要打败茗鼎报业集团。我一定会打败他。” 王茂如将她拦在怀中。哄着笑说:“我支持你,你一定比人妖袁老二强得多。” “什么是人妖?” “就是长得不男不女的,”王茂如故意诋毁道,“你没看袁克文长得比女人还女人吗?男人长得唇红齿白,换上女装雌雄不分啊,所以这就是人妖。” “咯咯咯咯……”费婉婷抿着嘴笑了起来,但却摇头道:“一定打败他倒未必那么快,袁克文朋友三教九流都有。并且很多名人都是他的朋友,他找了许多名家在他的茗鼎集团下的报社写专栏。当真是气死我了。不过我也有招数,他请的是名家,我请的是学生。” 王茂如好奇道:“怎么说?” 费婉婷道:“我在报纸上刊登,希望青年学生用于创作积极投稿,利用他们的想象力创作白话文小说,每日刊登在我的几家报纸副刊之中,如此一来原本对报纸不感兴趣的学生们倒成了报纸的消费主体。” 王茂如自言自语说你这根后世的网文一样啊,只是后世是在网上,你这是在报纸上,党真厉害,看来自己是小看了费婉婷了。 费婉婷又撒娇道:“可是我们报纸也缺少头条新闻,我这个做老板的不得不亲自当起了记者,来采访你咯。”王茂如哈哈大笑不已,费婉婷又道:“最近时日,因为中亚之心战役的热潮,报纸上都在报道一些关于民族方向与发展的文章。对了,秀盛哥,你知道吗?现在民间掀起了一股热潮,还是关于你的。” 王茂如道:“什么热潮?” “你不知道吗?很多人都希望你做国家领袖的。” 王茂如笑道:“只是一些人这么想吧。” 费婉婷道:“不,很多人这么想,我采访过老百姓,他们说尚武大元帅做总统他们自然支持,换成别人害怕卖国,要是尚武大元帅做总统,他们才不担心政府卖国。” 王茂如愣了一下,倒是没想到百姓会这样评价自己,心中有些小骄傲和感动,能够赢得百姓的认可,自己此生无憾了。 费婉婷又道:“秀盛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要不要做总统啊?” 王茂如抬起了她的下巴,不自觉地亲了一口,费婉婷咯咯娇笑起来,不过王茂如却说道:“我不能告诉一个记者我的想法吧,这可是最大秘密。” 费婉婷本来自信满满的,却听到被拒绝,气呼呼地说道:“可是你该告诉你的女人吧?” 王茂如哈哈大笑,“这不是你该得到的信息,作为军人连这一点保密都做不好,我还能活到现在吗?小婷,作为我的女人,你要明白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之后,费婉婷撒娇说今晚你要来我住处,王茂如说好,你便先回去吧,费婉婷这才高兴地走了。王茂如给费婉婷在北京买了一个洋房别墅,四层三百平米,附带着一个小花园,周边是一些富人洋人,这里比使馆区建设的还要好,甚至使馆区的洋人也纷纷跑到北京新开发的地区来买房住宿。由于国家发展,北京的一切都在变化,使馆区再也不是现代化的代名词了。整个北京城也是一天三样的变化着,马路也之间拓宽之中,今年甚至议员提议,将北京火车站从前搬到其他地方。 费婉婷一走,高亢又报告说:“秀帅,有人拜见。” “谁?” “德使的女儿。” 王茂如郁闷拍了拍脑袋,这个女人多了还真是……麻烦,高亢忍着笑,说道:“她好像等得不耐烦了。” “唉,你把她带过来吧,真不像话,找到这里了。”王茂如自言自语道,奶奶的,女人多了真是麻烦。 高亢也不敢搭话,将海芬妮带了过来,海芬妮兴致勃勃地说道:“亲爱的奥托,这是我的邀请函,七月七日,我的父亲要为我举行送别宴会,希望你能够参加。” “七月七日?”王茂如道,“这段时间……” 海芬妮不高兴地说道:“奥托,你不要找借口,要是你不去,我就不回德国了。” 王茂如苦笑道:“好吧,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 海芬妮高兴地上前抱住王茂如,亲了一口,撒娇说:“今天晚上,我在六国饭店702等着你,不见不散。”说完欢乐地跑开了,也不管王茂如有没有答应。 这次王茂如惨了,两个女人同时邀约,幸好还没有第三个女人……正在暗暗庆幸的时候,电话响起,家里的大夫人乌兰图雅说道:“老爷,你晚上什么时候回来啊?” “怎么?” “莫非你忘记了,今天是智雅妹妹的生日。” 王茂如一拍脑袋,还真是……什么事情都赶到一起去了。王茂如挂了电话之后,一转头见副官高亢实在是绷不住笑了,转过脸去肩头却乐的一抖一抖,王茂如佯怒道:“臭小子,你是想笑还是想活?想笑的话自己开枪崩了自己!” “报告秀帅,想活。”高亢转过身来立即正色说道。 王茂如放好电话,坐在沙发上店了一根香烟,烟云缭绕,他愁眉苦脸地说道:“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儿啊,以前没有女人的时候想着左拥右抱,如花似玉的娇妻前后环绕,现在呢——我感到女人多了还真是麻烦啊。”他懊恼地说道:“海芬妮,费婉婷,智雅……还是智雅重要一些,毕竟是我孩子他娘。不过另外两个女人倒是麻烦一些,唉,我这毛病啊……” 高亢给王茂如倒了一杯茶,小心翼翼地说道:“我觉得吧,秀帅,是您自己太在意女人的感受了。” “你说我在意什么?”王茂如问。 “在意女人的感受。”高亢笑道,“秀帅是把女人当做人来看待,很多人是把小妾情人只当做泄欲和调节生活情趣的工具来对待,您自然比一般人累得多了。不过前者只是依靠权势和金钱得到女人的人,您是得到女人的心和人,也不是一个级别的比较。” 王茂如大笑道:“你小子……我还以为你很木讷,没想到你也有激灵的地方。” 高亢道:“回禀秀帅,卑职这段时间一直在学习,在您身边之后,卑职才知道许多不足之处。” 王茂如笑道:“你这马屁拍的,还可以,有进步。”高亢也忍俊不禁,王茂如又道:“女人是中华文化传播的重要组成,他们甚至比男人还要重要,所以,我对于女人都是打心底里尊重。” 高亢道:“您这句话要是让推崇解救妇女的人听到,估计少不了被崇拜一番。” 王茂如却道:“这句话倒是不能说啊,现在还是男权社会,远远不到男女平等的时候,完事过犹不及,过犹不及。一下子给了女人自有和权力,反而会使得中国社会组成结构坍塌,让女人成为喜剧的牺牲品。” 当下林森前来拜访,说是研究人口移民之事,王茂如立即前往会客厅会见民生总长、民党元老林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