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国防军第一次封帅(上)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国防军第一次封帅(上)

随后,王茂如再一次仔细看了一遍计划书,这才合上书页,靠在沙发上认真地想了一会儿,说道:“好!这份计划大体上我同意了,等封帅完毕之后,我们开会讨论是否通过。虽然现在我们什么都没有,但是把架子先搭起来嘛,哈哈哈。外国人一听,嚯!装甲师!嚯!空降师!嚯!甲种摩托化步兵师!岂料到,咱们全都是泥腿子步兵师,最多是骡马部队。不过你的架子搭起来之后,就按照你所说的,我们就利用二十年时间完善国防军,我就不相信二十年不能完成吗?” 任元星激动地说道:“秀帅,您认可了我的这份陆军改制计划了?您不认为是天方夜谭吗?职下其实自己都没什么把握做这份计划书,在参考许多军官的建议之后,职下甚至以为你会大骂我一顿。” 王茂如反倒奇怪地看着他说道:“有什么天方夜谭的,我也认为未来军队将实现机械化,我们现在什么也没有,但是我们有人,有把式。最重要的是,陆军改制之后,可以杜绝新军阀的出现。” 任元星立即点头道:“卑职非常认可秀帅的说法。”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好吧,那今天的这份计划就放在我这里。对了还有,凡尘,后天将由你作为封帅仪式的主持人,你要穿的精神一点儿。我看遍了整个国防军,就属你是美男子,要是让其他人拿不出手。李德林。短粗胖身材,何如飞,瘦不拉几没几两肉。都不行。” 任元星哈哈笑了起来道:“秀帅,您这么一说,我就自信很多了,不过您以后别拿我跟他俩比,这不是欺负人吗?” 王茂如一脸黑线,道:“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随后的几天,国防部的一切要事都是紧紧围绕着封帅来制定。国内外的记者也蜂拥而至,甚至还有地下赌博集团进行押宝竞猜。王茂如反倒是闲暇了下来,他并不是那种每事亲躬的人。能够让手下去办的,他绝不会乱指挥自己搀和,即使手下做错了或是没有让他满意,却也不影响他的评价。但是他却在控制着大局。控制着方向。例如选帅评定小组的一切行动和封帅仪式的流程,都在王茂如的眼下进行着。国防军的各个军官的态度稳定,并没有发出什么特别的声音,毕竟王茂如的嫡系都知道他这次是利用封帅来架空其他军官的军权,封帅固然名誉上好听,实际却没了权力。 或者,在这次封帅之后唯一获得权利的只有王茂如一个人。 作为国防军成立以来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封帅一直以来都是各个军人心中最高的荣耀。国防军的元帅不是草头元帅,别说国防军的将士。就是北洋的老帅们都心中奇痒无比。为了见证这一庄严神圣的时刻,很多北洋老帅也被邀请参观。 在丰台的能容纳三千人的国防部第一会议大厅中,除了国防部的重要官员之外,还坐满了一半的非军方人士,包括了许多国内外的士绅、记者、名流、外交官、官员、大商家纷纷坐满了会场。 作为总理的秘书长,林长民在会场中得到了五张票,除了他自己外他还带着自己的大夫人何雪媛、二夫人程月娥、长女林徽因以及三子林恒。其实他的夫人不想来的,但是听说能够亲眼见到传说中的尚武大元帅,他们才感兴趣前来。十年前王茂如可不是什么尚武大元帅,十年前的王茂如被称之为国民最佳女婿,谁要是嫁给这样一个伟男子,那简直就是祖上积德了。当然,大家顶多是将其视为一个传说,不过能够亲眼见到偶像,两位夫人也很高兴,甚至兴致勃勃地拿着小望远镜来的。 在会议大厅门口,有男军官和女军官分别对他们进行搜身,这使得林长民非常不快,倒是长女林徽因劝阻父亲,这里都是民国精英,若是有人怀揣炸弹,那国家就损失大了。林长民只是碍于妻女在旁面子上过不去,女儿的劝说倒是让他有了台阶,便由得他们搜了一下,检查出钢笔来。一个年轻军官立即敬礼说道:“按照规定,任何金属制品都不可以带入会场之中,我们这里有铅笔供您使用,您的东西我们会放在1769号箱子里,这是钥匙,请您收好。” “你们倒是细心。”林长民说道。 “请见谅。”青年军官彬彬有礼地说道。 林长民憋了一口气,走过青年军官之后忽然觉得他有些熟悉,又走了回来,他的妻子和女儿害怕他和军官冲突,赶紧走过来要劝阻,林长民倒是一挥手示意她们误会了。他上下打量青年军官,疑惑地说道:“我看你有点儿眼熟,好像看到过你。” “您记性真好。”青年军官笑道,“我叫董淮清,是秀帅的义子,现在正就读于努尔干兵王学院。” “你是董淮清,对咯,我想起来了,你是神枪李书文的弟子,王茂如的义子,哈哈,我想起来了。”林长民忽然笑了起来,说道:“怪不得我见过你,却记不起来了。尚武将军从日本回国之后,我曾经拜访过他,那时候见到过你一眼,其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你。” 董淮清笑道:“我跟随义父在全国巡视,后来几经周折终于考取了努尔干兵王学院,今年才是我的第一年学习。” “你们努尔干兵王学院的学生都来了?”林长民好奇地问道。 董淮清笑道:“林叔叔,这是军事机密,不容禀告。” 林长民缕了一下胡子点点头,道:“凭你叫我一声林叔叔,我也买你一个面子,不追问了。” 董淮清笑了起来,林长民便将他介绍给了自己的家人,林徽因好奇地问道:“你是秀盛叔叔的义子啊,我听说他有两个义子,都曾经替他挡住枪剑的,你这么年轻,那你替秀盛叔叔挡枪剑的时候是不是更小了?” 董淮清看到这么漂亮的一个女生问话反倒局促起来,忙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那时候我们早就懂事了,不是小孩子。” 林长民的大夫人赶紧拉扯了一下林徽因,斥责道:“女孩子不要总是东问西问的,不礼貌。”林徽因向父亲吐了吐舌头,做出小女儿可爱的表情来,林长民笑道:“改日再叙吧,我要进去了。”便带着妻女走了进去,找到自己的作为,女儿非要坐在父亲身旁,老三林恒闷闷不乐只好坐在边缘。 林徽因对父亲林长民问道:“父亲,我好想有好几年没有见到过秀盛叔叔了吧?他现在什么样子了?” 林长民小声地说:“我也一个月没有见到他了,都把他忘了。” “咯咯……父亲骗人。”林徽因笑道,又问道:“父亲,你不是只佩服梁伯伯一个人吗?怎么现在也佩服起秀盛叔叔了?” 林长民道:“尚武大元帅,人中龙凤也,我尽管与他有些时候政见相左,但是却不得不佩服,若不是他中国仍旧是一盘散沙。段祺瑞,孙立文,袁世凯,皆不能救中国,唯独王茂如而。” 林徽因托着下巴说道:“其实我很欣赏秀盛叔叔的文采,还有我也觉得他就像是报纸所说的一样,是中华文明的顽固守护者,哈哈。父亲,你对他的新中华文化如何看待呢?儒家文化和法家文化的结合,其实我认为没那么简单的,思成对我说,如果秀盛叔叔想要将新中华文化整理出来,需要极其庞大的智囊团来推销他的思想并且将其归类为一部巨著,足以对抗西方的两大思想流派,即物竞天择的资本思想和财富共享的布尔什维克主义。” 林长民说道:“就文化根本来说,任何思想在中国都要与中国国情相结合,毕竟我们绵绵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具有其强大的感染力,儒法主义尽管其根本还是中华文明,只是换了一个包装形式而已……” “宗孟兄!”有人热情地打着招呼,林长民抬头看去,见到是农林部主事翁文灏和堂弟年仅十一岁的翁文波以及同样十一岁的长子翁心源,翁文瀚是中国当下最杰出的地质学专家,在农林部负责中国地质研究工作,所以见到他的人不多,此人也不热衷政治。林长民与他见过几次,算是熟络,恰巧瓮家被安排在林长民家的旁边,便打了招呼。 林长民笑道:“咏霓贤弟,你这么不热衷政治的人竟然也来了?” 翁文瀚笑道:“今天政府放假,我也图一个热闹,你不知道临走的时候没人会发一份午餐吗?” 林长民哭笑不得道:“咏霓贤弟,你不是为了这份午餐来的吧?” 翁文瀚点了点头道:“然也,我们农林部工资低得很,这次来就是打打牙祭来的。” “哈哈哈……”林长民忍俊不禁起来。 热热闹闹的人群相互交谈着,时不时爆发出笑声来。此次封帅之前还有有几个奖励仪式,以奖励那些为国家做出贡献的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