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懵动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章 懵动

第九章懵动 王茂如从北大辞去工作,第一个拜访他的不是别人,竟然是小女孩唐宝琪,问询之后才知道原来唐宝琪是京师高等师范的学生,那天听同学说秀盛先生讲课,跑过来蹭课的。而一般蹭课的外校学生都被赶走的,只是看唐宝琪是个小女生,长得又娇小玲珑可爱至极,北大的男青年们才不忍赶走。 唐宝琪流露出舍不得的表情,问道:“秀盛先生真的决定不再教授了?我每次听您讲课,都对世界理解更深一层。” 王茂如开玩笑道:“你每次听课都不交学费,把我们北大的校长硬生生气走了两个,还好意思说。” 唐宝琪咯咯笑起来。 王茂如道:“我辞职原因很复杂,不是一言半语能够说得清的,不过你也别为我担心了,我接到了ri本横滨大学的邀请,准备去ri本看看去。” “先生准备去ri本?”唐宝琪很是惊讶。 “是的。” “先生什么时候走?” “很快,到天津坐海轮,直接抵达横滨。” “先生我家就是在天津。”唐宝琪高兴地说道,“寒假将至,恰好咱们结伴而行呢。” “听你口音似乎是南方广东人,怎么家在天津?”王茂如好气地问道。 “广东人就不能住在天津啦?”唐宝琪撅着嘴道,“我出生在天津,家里父母长辈还有下人都是广东人而已。” 两人说着话谈到许多,不知不觉拉近了距离,唐宝琪见识也远远比同龄的女孩远了许多,不觉聊到了中午,王茂如看她可爱,心下也欢喜,便提议说:“běi jing城住了这么些时ri,却不曾好好逛过。今天中午我请你吃全聚德烤鸭怎样?听说前门的全聚德烤鸭不错,临出国之前吃一次中华美食吧。” “好呀好呀。”唐宝琪跳着脚拍手称快道。 俩人出门,坐着洋车来到前门,锁住和二根在不远处遥遥地跟着,这是王茂如交代的,他不想让唐宝琪看到自己还带着左右金刚,可是也担心安全问题,便让俩人远远地跟着。对于唐宝琪,他心中欢喜,小丫头才十六七岁,正值花季少女,长相甜美可爱,谁人不喜欢。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半年了,还没接触过女人,当真是对女人有些憧憬了。这也是人之常情,只是这面对自己的学生,王茂如却只能苦笑摇头,师生恋啊,绝对不行……的吧……算了,还是吃点东西转移注意力吧。 俩人在全聚德也不顾自己的形象了,吃了起来。这唐宝琪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虽然也狼吞虎咽,然而终究还是斯斯文文的,哪像是王茂如,全然没有了北大教授的儒雅形象。 王茂如便在吃饭的时候开始说自己的过去,将百年后的一些趣事换了个时代背景,说起过去与一些朋友去吃火锅,一个朋友喝多了,闹出不少的笑话,抱着别人就喊老婆,乐的唐宝琪不行。期间问了唐宝琪的家世,原来唐宝琪的父亲在zhèng fu为官,半年前辞职回天津在公寓居住。唐宝琪的父亲平时不怎么关心她,父亲最喜欢她的五姐,她自己便留在běi jing继续完成自己的学业。 “你父亲在zhèng fu是做什么的?”王茂如问。 “你猜。” 这回答让王茂如直吐血,自己能猜到什么啊,不过是刚刚聊天的时候自己喜欢用“你猜”来掩饰自己是来自百年之后的人的事儿,倒是让唐宝琪学个正着。 俩人吃完之后,王茂如问他会不会打枪,唐宝琪兴奋地问:“先生会打枪?” “自然会的,我平时闲暇时间,总会打猎,明ri我带你去打猎。”王茂如笑道。 “好呀好呀。”唐宝琪兴奋不已。 两人相邀次ri打猎,当晚回去的时候,王茂如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眼前总是时不时出现唐宝琪的快乐笑脸。 他坐了起来,走出了房门,见锁住和二根在一旁小声聊什么,便凑过去问:“你们在聊什么啊?” “东家,您怎么起来了,这晚上风寒,东家您多穿点。”比起木讷的二根,锁住显得更健谈一些。 “嗯。” “东家生病了吗?往ri这时候您早睡了。”锁住说道。 “没有,没有。对了二根,你去厨房找一下什么吃的,我喝点酒,睡不着觉。”王茂如道。 二根离开,锁住嘿嘿傻笑,王茂如道:“你笑个啥?” “没啥。” “放屁,笑啥说出来。” “东家,我看你现在跟俺小叔看到俺小婶子的时候一样。叫魂什么舍来着……” “魂不守舍。” “对,还是东家学问大。” 王茂如一愣,娘的,让这小子给带进去了,不过看起来自己真是魂不守舍了,莫非自己恋爱了?不是,也没有恋爱,只是好感吧,唉,人之常情,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就算是喜欢又如何?谁还没有感情懵懂的时候呢,只是居然在这个时空喜欢上了一个民国的女孩——算算年龄,快赶上自己nǎinǎi的nǎinǎi那么大了。 二根端来了花生米和酱驴肉,又拿着一壶酒过来,锁住将东西摆好在院子中的石桌上,王茂如坐了下来,管家王鹏也特地走过来问有什么吩咐,王茂如说没什么,你们回去睡觉就行。仨人哪能丢了东家,站在一旁等着吩咐,这是做下人的规矩。后来的国人,这份规矩都丢得一干二净了,只是在溜须拍马的时候才用到,倒不想以前的人都守着规矩来。 “对了,有件事儿我得跟你们说一下。”王茂如道,“我和浦三少爷准备去ri本一趟,锁住,二根你们跟着我去,王鹏你作为我的管家,留下来看家。” 三人点头,王茂如又道:“锁住、二根,你们都是在沧州乡下住的,这次跟我去ri本可能一年半载的回不来,等一会儿我给你们一人五十块鹰洋的安置费,明天你们回老家安抚一下亲人,毕竟要出国了,可不是小走几天。王鹏,这家就留给你了,你是本分人,帮我看家我最放心不过,赶明个你把你家人也接来,我不在家了,你好好收拾房子。咱家里房间多,你家人安排一间朝阳的,工钱给你涨一块鹰洋。” “谢谢东家,谢谢东家,东家,我全听您的。”王鹏之前还是讨饭的,家里是在河南,遭灾才一路要饭到的běi jing,被王茂如所救,成了他的管家,见他如此信任自己,感动非常。 “东家,我们肯定能护着您的周全。”锁住说,二根憨憨地点头。 “嗯。”王茂如点头,又道:“锁住,你们那里像你这样的小伙子多么?” “多啊,人多地少,这几年收成又不好,唉,年初的兵灾让许多人家都毁了。”锁住说道。 “我估计这次去ri本,只有你们两个不行,你们回乡下找可靠的小伙过来。” “东家,找几个人?”锁住问。 “再找五、六个吧。”王茂如笑道,“五六个人就够了,锁住你当队长,二根你当副队长。” “好啊。”俩人一听当队长和副队长,立即高兴起来。但凡是个人,没有不喜欢权利的,也没有不喜欢当官的,大到一国之君,小到一地之民,王茂如对两人也很仰仗,何不如趁此机会拉拢一番。

上一篇   第八章 辞职

下一篇   第十章 打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