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惹是生非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十章 惹是生非

第九十章惹是生非 这王子平初来běi jing城,也想一战成名打响自己的招牌,浦继的拜访起初让王子平很是不屑,帮这八旗黄带子打群架,实在感到丢人。不过之后听到对方有大内侍卫,这让王子平很是惊讶,也终于了解到了这场约架的轰动。王子平思前虑后,这约架不单单是打架,更是打响自己门派名头的一战,若是能打败大内高手,岂能不轰动武林?也因此王子平欣然接受这场邀约,并结识了许多人,包括王茂如,李北仓。 那边大内高手和王子平一样,也是一个内家拳高手,两位都是属于内家拳高手,比试之中,自然是远远比不上上一场比赛的jing彩,直看得众人犯困,这两人一拳一往,仿佛两个泼皮打架一般,往往你打我一拳,我躲开,我回你一拳,你躲开,有人便不服了,说要我上去早就把对方办了。只是这里面的练家子,神sè愈加凝重起来,这种内家拳高手之间的比试,往往只要一拳便可决定胜负,将对方击毙,也因此更加危险。那拳头看起来也不快,也不狠,却蓄力十足,寻常人别说接上一拳,便是刮到也是伤筋动骨,只是这内家拳不讲求好看jing彩,尤其是两个内家拳高手比试,更是无趣之极。 王茂如趁机对高二说:“如何?” 高二小声道:“幸不辱命,不过董前辈回去之后怕是要养伤半年,不能与人动手了。” 王茂如点点头,道:“点到为止即好。” 王子平与大内高手内家拳的比试,着实不好看一些,四下的家什们也有些不耐烦了,反倒是李北仓高二和那些大内高手们,声sè愈加紧张起来。人说外家拳练十年,内家拳一辈子,也便说明了内家拳的凶险与扎实,一般没有如此受得了寂寞的心xing定是练不了内家拳。这王子平天赋极高,自幼身负千钧之力,而那大内高手却是勤学苦练,自幼遍访名师,又与诸多大内高手学习ri常切磋,riri枕戈苦练,也是一个不出仕的内家拳高手。 忽然,两人的同时中了对方一拳,都后退几步,蹲坐在地上,王子平呕了口血,在其他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那边大内高手却吐了口血之后,昏了过去。 三局两胜,此战胜负自然是不言而喻。 载增叹了口气,拱手道:“得,愿赌服输,小爷我任怂了,这场你们赢了,过去的事儿,一概掠过,这些时ri的滋扰,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说罢抽出匕首,伸出左臂,道:“诸位,做个见证,咱四九城的,说话算话。”言罢,一刀割去,削掉左臂上一大块皮肉,顿时鲜血涌出,载增也疼的喊了出来,随即咬牙止住了叫喊,扔掉匕首,有人拿过来金疮药和纱布帮他止血。载增脸上疼出了汗,脸sè煞白,拱了拱手,随后带着人走了。 王茂如道:“此人倒是硬气,要是八旗子弟早年如此,何苦大清朝被推翻?”这话说的浦继等人羞愧起来,八旗黄带子爷们早就被大烟浸得没了那种血xing骨气,也就是打架的时候能有一丝老祖宗的气概。 获胜之后,王茂如便让大家回去吃肉喝酒,每个参与的人还有两个鹰洋的赏钱,这可乐坏了许多人,等到江朝宗带着步兵衙门的人来的时候,两方的人早就走得一干二净,也让他有些气愤,便让人给王茂如个消息,大总统有请。 王茂如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喝得多了,迷迷糊糊地听到大总统有请,连忙被白顺子搀扶着去拜会大总统袁世凯,等到门口,虽然醒酒了,却还是迷迷糊糊的。袁世凯见状,也是哭笑不得,让秘书端了一盆水火来给他泼醒,王茂如这才一个激灵,发现自己居然在zhong nán hǎi的瀛台,在大总统休息的办公室,吓得不行,这可丢脸丢大发了。 袁世凯道:“你还未醒酒?” “醒了,醒了!”王茂如连忙回道。 “真的醒了?” “的确是醒了!” 袁世凯道:“王秀盛,你,真是斯文扫地!”王茂如羞愧的低下头,袁世凯道:“你堂堂一个zhèng fu高官,一个陆军少将,居然带着手下与人约架,你真行啊你,你且等着吧,等着明天的报纸怎么写咱们北洋zhèng fu?怎么写你!”王茂如头低的更甚,袁世凯道:“你们为什么约架?” 王茂如回道:“那怡亲王的宗子欺人太甚,他看到了我的妻妾,趁我不在京城中滋扰家眷,被我家丁打伤,这才引起了这场约架。” 袁世凯点点头,道:“这说起来也怨不得你,只是女人有都是,何苦为一个女人撕破脸面,坏累自己的名气。” 王茂如道:“回禀大总统,卑职只是争一口气,若是为一陌生女子卑职自然是毫不相干,然而若是因为怕了对方,把自己小妾都能让人,以后我将如何立足?我这让人是女人与酒,不能与人分享也。” 袁世凯摇摇头,道:“你这小子,真是倔强,如此丢了zhèng fu的人还振振有理了,明ri弹劾你的奏章就会如雪片飞来,我也保不得要罚你,回去吧,明ri写好陈词。” “谢大总统。”王茂如连忙告退,这还没醒酒呢。 果真,次ri对王茂如的弹劾如雪片纷纷送至zhong nán hǎi大总统府与议会,王茂如让牛德禄写好了陈词,也送到了大总统手中,并起亲自前往议会陈述。然而当王茂如陈述完之后,议员们便硬要说话,王茂如却理也不理,调头便走,气得议员们跳脚大骂。 běi jing看来是不能继续逗留了,因为答应护送左家姐妹回左家庄,王茂如便向陆军部和总统府请辞,陆军部也觉得王茂如惹是生非,给陆军部添了不少麻烦,便让他赶紧滚蛋。 王茂如带着副官牛德禄,任元星,近卫队和赵庆的工兵大队乘坐八辆卡车,一辆小汽车,浩浩荡荡地护送着左玉琢和左玉婵两姐妹去了左家庄。路上也不好走,在坑坑洼洼的路上走了两天才到抵达左家庄。抵达之后,当地地保见到雄赳赳的大兵下车,吓得够呛,忙盛情款待。王茂如便将左家姐妹引来,却看地保面露惊sè,任元星便问怎么了,这么等了这么许久不见两姐妹的母亲到来?难道是不在此处?左家姐妹也等的很是焦急,左玉琢道:“陈大叔,我娘怎么了?我们去庄子里去寻她。”

上一篇   第八十九章 文斗

下一篇   第九十一章 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