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国防军第一次封帅(中)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国防军第一次封帅(中)

时间到了上午九点半,封帅仪式正式开始了。 国防军参谋总部参谋次长任元星负责主持仪式,首先宣布西域中亚之心战役战果,台下众人都似乎从报纸上看到,由负责指挥西域之战的任元星亲自宣读,自然给众人一种别样的感觉。 “全体起立,奏军歌,全场合唱!”任元星站在左侧的主持台上大声说道。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 王于兴师,修我矛戟……”雄厚悲壮的《无衣歌》第一次作为国防军的军歌,在此场合下被军人们唱了起来,全场动容。 音乐的力量,此刻比子弹的力量更加凝重深沉。 “现在,由我对本次中亚之心战役做一个短暂的阶段性整理报告,希望大家耐心地听一下,中国士兵和军官是如何鲜血守护我们祖先的荣耀和土地的。”主持人任元星讲话充满着参战军人的果敢和干脆。 他从战前战中战后三个阶段进行讲解,由四年前王茂如决定守住西域领土开始驻军准备作战,一直到战后对士兵军官伤病统计安抚安置。随后由国防部参谋总部外涉司司长张奎安公布《克孜勒奥尔达冲突谅解备忘录》。备忘录中一共二十条,张奎安逐条对内容进行解读,同时在主席台后竖起一面巨大的中国地图,分析西域中亚之心战役结束之后,中国尽管还要归还克孜勒要塞。然而却掌握了锡尔河上游突厥斯坦。王茂如认为突厥斯坦这个名字不好,将其改为西戎城。又与苏俄瓜分了乌兹别克汗国,占领东乌兹别克汗国二十六万平方公里最肥沃土地——两河平原。 随后。由王茂如宣布,全体起立,为西域战役中牺牲的所有将士默哀三分钟。默哀之后,王茂如说道:“本次西域之战涌现出了一大批英雄军官将士,但因为他们大多数人不能够回来,无法现场表彰,我们在此向十位英雄代表颁发一等忠烈勋章。”王茂如同时宣布西域之战中所有参战英雄及牺牲战士均获得一等忠烈勋章。以表彰纪念他们所作出的贡献。 授勋仪式结束,任元星这才上台,在话筒前说道:“现在进行国防部授勋仪式的最后一个步骤。封帅!” 众人立即伸长了脖子,等待着最高最终仪式,今天的主题便是观看封帅,国防军首次封帅。其荣耀和意义远大于实际作用。谁不想自己成帅,尤其是国防军这样的实打实的元帅。自己给自己封一个草头元帅,只会自取其辱,众军官现在想一想只觉得臊得慌,哪有自己给自己封帅的道理。而北洋政府时期,上将大将一大把没有三百也有两百,现在看看国防军的军衔晋升何其难也,含金量十足。凭着关系岂能随意升迁? 何如飞对一旁的罗浩低声道:“看来任副参谋长是不可能封帅了。” “何以见得?”罗浩问道。 何如飞笑道:“你见过封帅的时候,自己宣布自己名字的吗?” 罗浩笑着点了点头。道:“任副参谋长聪明至极。” 何如飞叹道:“谁说不是啊,这可是一个狡猾如狐的人啊,以后我们要更加小心。” 在一阵掌声之后,任元星恭读道:“本次国防军元帅晋升名单共有五人,首先有请前国防总长,段祺瑞段公上台前作为封帅授勋人。段公一生为国为民不辞辛苦,真正做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由他颁发,代表中人的精神传承,也代表着中华民国的光荣延续。” 早就穿戴好前北洋民时期元帅服装的段祺瑞走上前,众人鼓起掌来,纷纷叫好,记者们纷纷拍照。而台下也议论纷纷,当然大多数还是称赞,小部分人怀疑。成王败寇,自古以来皆有之,王茂如斗下来段祺瑞,却并非否定段祺瑞,两人是和平交权。段祺瑞在知道被王茂如架空权力之后,明智地选择下野,远比如今死赖在总统宝座上的孙立文聪明多了。看如今民党的待遇,再看看段祺瑞的待遇,截然相反的对待。 任元星道:“有请第一位授勋元帅军衔者,四川大邑人,刘湘。” 此时刘湘站了起来,他的表情激动,甚至脸上的肌肉在抽筋,四台黑白电影机同时记录着这一光荣时刻。刘湘的身高并不高大,他就像所有四川人一样,身材消瘦双目炯炯有神,心中充满着对国家的忠诚。他的一身黑色修身军官服将他消瘦身材反倒衬托得铁骨铮铮,果真人靠衣装,也不知有多少热血青年冲着国防军帅气的军装而投军的。 任元星介绍道:“川人刘湘,字甫澄,现年36岁,为整合川军,统一四川西康西藏做出非凡贡献。年十六,于四川武备学堂就学;年廿一,于新军三十三混成协任军官;年卅整,整顿川军平定内乱;年卅一,为国家统一率川军二十万毅然决定加入国防军;年卅四,时任国防军睚眦军团长其所部迅速平定川藏藏人叛乱,结束民国初年开始的西藏与中国分割状态,为国家民族做出极大贡献。特此授予元帅军衔,并由国防部单独授予甫帅敬称,名留千古。” 在任元星铿锵有力的话语中,刘湘的步伐缓慢有力,他的内心激动震撼,并为自己的种种决定感到骄傲自豪。甫帅,以后就是自己在历史上独留的称呼,百年千年后,他刘湘都会被世人记住。他缓步登上主席台,军官司司长浦定将新的军衔、军徽、军章、军刀、军官证放在一个托盘中亲自呈上,站在刘湘与段祺瑞中间。 在掌声中,段祺瑞笑着对刘湘说道:“甫澄,恭喜恭喜。” 刘湘敬了个礼,道:“谢段公。” 任元星宣布刘湘经历完毕后,道:“有请段公授勋。” “我为你换徽章。”段祺瑞笑着把刘湘的肩章袖章领章摘下,换上象征元帅军衔的红底金龙星徽章。换好之后,段祺瑞又将军官证交付于他,随后又将军刀递给刘湘,并重重点头道:“甫澄,此刻你便是中国第一为元帅了。” 此时刘湘双眼湿润,激动非凡,他面对三千嘉宾右手高举象征元帅荣耀的金镶白玉军刀,而后深深鞠躬。他抬脚要走,任元星道:“甫帅,请留步,给诸位说一句话吧。” 刘湘没想着还有这个环节,顿了一下,不过作为元帅的他面对数万军士尚且谈笑自如,此时岂能怯场,便走了过来,站在一排排话筒前,抬眼望向众人,说道:“我不喜欢说废话,只有一句,若要中国亡,除非川人绝!”完毕,敬礼,下台,毫不拖泥带水。 顿时,众人跳了起来,热烈地鼓起掌来,刘湘这个并不算太出名的川军领袖说出了一句最震撼的话语,若要中国亡,除非川人绝,何等霸气十足啊。 连那文人林长民也热血激动,他与家人一起站来来故障,一旁的林徽因说道:“父亲,这个小个子元帅讲话真让人热血沸腾。” 林长民忙道:“慎言,什么小个子元帅,以后叫甫帅。” 三子林恒立即说道:“大姐,你好没家教。” “该死,看我不收拾你。”林徽因等着小弟大发雌威道。 林恒道:“将来我也当兵。” “你当什么兵啊你。”林徽因气道,“你要好好学习,你不是将来要做学问家吗?” 林恒道:“学问家怎有元帅威风,大姐你一个女人家家的,不懂的。” “你个死小子……居然敢揶揄我了。”林徽因对弟弟开始教训了,林长民赶紧说道:“你们两个老实点。”这才救了林恒,他小声嘀咕道:“外面都把我大姐说的跟冰清玉洁的仙子一般,他们都不知道我大姐小心眼得很咧,哼哼!谁要是娶了她,等着被管的要窒息吧。” 众人坐下之后,任元星继续宣布道:“现在有请授勋元帅者,辽宁海城人张作霖。张作霖,字雨亭,今年四十八岁,为统一西北、戍卫云贵为我国防做出极大贡献。年廿五,组建辽西保安队护卫相邻;年廿七,受点成为新民府巡警前路游击马队管带;年廿九,因剿灭辽省土匪与蒙匪立功,担任奉天巡防营前路统领;年卅七,统一辽宁陆军打击土匪。年卌二,整顿西北;年卌五,率领西北军宣布加入国防军,并担任国防军凤凰军团长一职,帅军南下为统一中国做出不可估量贡献。特此授予元帅军衔,并由国防部单独授予雨帅敬称,名留千古。” 张作霖满是自信地走上前,接受段祺瑞的授勋,段祺瑞叹道:“雨亭,早就预料你将来一定会有一番成就,你亦是英雄豪杰,某些方面我不如你。” “段公,你客气了,他妈了个巴子的,我也没想到最后当了开国元帅,啊哈哈。”张作霖挠着后脑勺笑道,他走到话筒前,对着三千人会场正色说道:“俺是个粗人,客套话也不说了,人家刘蛮子那词儿俺整不出来,我也只说一句话,以后有再有洋人打过来,他妈了个巴子的,打他成孙子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