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国防军第一次封帅(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国防军第一次封帅(下)

台下三千多嘉宾不由得大笑起来,东北人特有的幽默在他身上显露无疑,端的是一位满嘴粗话的可爱军人。张作霖便坐在主席台上刘湘旁边,笑道:“甫澄啊,他妈了个巴子的,俺讲话粗,你不会生气吧?” “雨帅严重了,小弟不会生气。”刘湘笑道,“以后还请雨帅多多照拂一番啊。” “彼此彼此。”张作霖拱着手笑着回应道,一脸的喜气洋洋,实际上他也知道自己的最终宿命,这辈子除非他比王茂如活得久,否则他一辈子屈居王茂如之下了。而刘湘也是如此,所以张作霖看着刘湘倒是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第三个封帅的会是谁呢,众人议论纷纷,军方人士中早就有流传,各种版本都有,还有说封帅会封十个,有说六个的,猜测的人也很多,但是从最近的人选来看,也就那么几位。不过他们大概也知道,最后一位,最重要的一位肯定是王茂如无疑,若王茂如不封帅,其他人岂敢封帅。有知道的便秘密一笑,别人问的时候便说道:“马上就公布了,还请稍等啊。” 任元星朗声再度宣布道:“现在有请第三位封帅者,吴佩孚接受帅刀。吴佩孚,山东蓬莱人,字子玉,四十九岁,为我国统一,镇守蒙古,收复漠北做出极大贡献,当受封勋。年十二通读四书五经;年廿二,中山东登州府秀才;年廿五,就读开平武备学堂;年卅整。与东北几经生死刺探日俄军情;年卅八,始任北洋陆军第三师炮兵团长;年卌整,担任北洋陆军第三师师长;年卌三。担任两湖总督;年卌五,率领直系陆军参加国防军,同年担任国防军玄武军团长,悲伤蒙古;年卌七,收复外蒙唐努乌梁海以及贝加尔湖,拓野百万,为中国做出极大贡献。为历史铭记。特此授予元帅军衔,并由国防部单独授予玉帅敬称,名留千古。” 身材高大双目炯炯有神的吴佩孚倨傲着脸。走了上去,段祺瑞与他关系并不和睦,毕竟这个人就是导致当初皖系战败的直系打手,也难怪。皖系的一帮草包将领岂是直系军官的对手。如今在国防军内,当初皖系的将领除了徐树铮一个都找不到了,败给吴佩孚自然不会心服口服。只是时过境迁,已经不是当年了,更加无需追究。 段祺瑞笑着给吴佩孚换军衔授帅刀,吴佩孚脸上却毫无表情,倨傲的很,授帅刀后任元星让他发言。吴佩孚摇了摇头,道:“多说的话不必了。大家都认得我,也知道我的脾气。”便坐在准备好的五张凳子的另一侧边缘,刘湘用胳膊碰了碰一旁的张作霖,笑道:“这牛气哄哄的脾气,咋今天是谁惹到他了怎么的?” 还真是惹到他了,从今天封帅的次序来看,是按照在国防军中地位排列的,毫无疑问王茂如地位最高,排最后一名了。原本吴佩孚以为自己会是最后一个封帅或者是第二个封帅,岂料到他的封帅顺序是第三个,这不是说明他的地位排在他一直不待见的蒋方震后面吗?王茂如排在他之前也就罢了,吴佩孚承认这个人比自己强那么一点点,可是蒋方震算什么?他就是躲在王茂如身后出出点子的人,他带兵打过仗吗?他就是一个纸上谈兵的赵括而已嘛,比自己还要靠前,王茂如还真是任人唯亲啊。 随后,任元星宣布道:“现在有请国防军副司令蒋方震接收封帅授帅刀。蒋方震,子百里,号澹宁,现今四十四岁,浙江杭州人,年十六中杭州府秀才;年廿三赴日本陆军士官学院学习;年卅整,任保定陆军士官学院校长;年卅三,任陆军大学校长;年卅五,任黑吉联省陆军参谋长;年卅七,任边防军总参谋长;年卅九,任国防军总参谋长;年卅二,任国防军副总司令。作为国防军军事行动以及战略部署的策划人,呕心沥血披肝沥胆,曾数次抱病坚持,为中国做出极大贡献,为历史铭记。特此授予元帅军衔,并由国防部单独授予宁帅敬称,名留千古。” 蒋方震尽管知道自己会被封帅,然而他更加知道很多人不愿意看到自己被封帅,包括很多北洋老人,毕竟他当初帮助蔡锷率领北伐军打得北洋军丢盔弃甲,在北洋军体系中他属于叛徒——尽管他的学生很多。而后来,他北上帮助王茂如打江山,从最北方又打到最南方,干掉了北洋军,干掉了民党的北伐军。其实王茂如才是一统全国的最高行动策划人,打败诸多豪杰,按理来说大家要是怨恨就要很王茂如,可是大家却不恨王茂如,反而怨恨起蒋方震来。王茂如缔造国防军,统一中国,其功绩功劳也是众人怨恨不起来的,于是大家把火气都撒在了为他出谋划策的蒋方震身上了。 他步子走的很沉重,心中充满了对王茂如的感激,只有他看到了自己所做的贡献,也只有他能百分之百信任自己。 上的台前,由段祺瑞授勋递给帅刀后,他说道:“授封帅元,百里自当为国家奉献毕生。”他原本准备了很多话,可是却突然发现一句都讲不出来了,此时此刻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他走到一旁的座位上,最右边是刘湘,刘湘挨着的是张作霖,最左边坐着吴佩孚,他定然不会坐在最中间的位置,便只好坐在吴佩孚旁边。 两人表面点点头,实则心中相互不服。 现在,众人都知道最后封帅的人是谁了,纷纷望向王茂如,那电影机也在一直拍摄着王茂如。 只听得任元星说道:“现在,根据国防军参谋总部军官司一致决定,授予国防总长、国防军总司令,王茂如元帅衔。特授予秀帅称号,以表彰其为国为民所做贡献。国防部历数秀帅之功绩,民国三年,率军收复东蒙,歼灭力量;民国五年,率军收复中东铁路;民国七年,率军赴欧洲参战并缺的洛德洛内战役大捷;民国九年赴俄远征连战连捷,迫使苏俄双方重新认识中国;民国十年,统一中国,结束国家军阀制度;民国十二年,麾下国防军击败苏俄东方集团军,保证了中国西域的领土完整。在秀帅之前,中国西藏、蒙古、青海出于独立状态,泰西、安西、努尔干、东吉四省属于外国领土,而在秀帅之后,中国国家领土面积由六百万平方公里扩张到到中华历史上领土最高峰值,一千四百七十万平方公里,北至贝加尔湖,南至野人山,冬至庙街,西至白虎城,横跨八个时区的庞大中国,当名垂千古。请接受帅刀,经国防部全体军官一直推荐决定,并授予国防军唯一终身大元帅军衔,统领全国武装力量。” 王茂如整理了一下衣领,走到台前,向众人敬了一个军礼,顿时潮水般的掌声响起,能够缔造如此庞大国家的人,让人恨都恨不起来。 在场的有的是战败给王茂如的军官,有的是他的对手,有的是他的死敌,有的是他的簇拥,但是此时此刻,不管是谁,能够为中华民族开疆裂土的人,都是最受尊重最受爱戴的人。 领袖,这才是领袖,不单让国人佩服,让世界人全都佩服。自民国开来,中国的领袖有很多,袁世凯是领袖,只是他你历史潮流称帝最终落得一身骂名,孙立文算是领袖,可惜他书生意气,但是一个土地政策便将原本支持他的地主和士绅们打成了对手。 台下的众人几乎将手掌都拍肿了,有些人激动的流下泪水。一直称呼秀帅,此时可此,真的成为大元帅了。 段祺瑞一面给王茂如换军衔,一面笑道:“秀盛,你很不错,中国在你手中只会越走越进步。” 王茂如笑道:“段公过奖,分内之事,多赖手下人才济济。” 段祺瑞笑道:“你这是在说我当初手下都是草包吗?”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不,徐树铮在西域干得不错,希望他在西藏也能取得一番佳绩。” “徐小子要有人镇得住他才行,”段祺瑞道,“纵观中国,只有你才能镇得住他啊。” 王茂如接手了帅刀之后,对众人敬礼,走到任元星身边,任元星忙让开话筒位置,等待他的发言。王茂如却侧头说道:“终身大元帅军衔是怎么回事?” 任元星小声说道:“秀帅,经全体国防军军官一致决定,您是我们国防军唯一的领袖,您也是唯一能够指挥全队的人,任何人不能取代您在我们心中的地位和作用。不管将来您要做什么,我们也牢记,您是我们终身的大元帅。” 王茂如摇头无奈笑笑,道:“你们有小心思了啊。” 任元星连忙恭敬地说道:“大元帅,卑职的小心思就是您带领中国前进,卑职的小心思就是,中国想要富强伟大,必须由您来做指挥官和领袖,别无他人。” 王茂如会心一笑,其实国防部的军官们推荐王茂如做大元帅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但王茂如偏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他也乐于装作不知道一切。政治人物就是这么虚伪,表面上谦让甚至生气,但实际上大家心知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