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谁告诉我圆明园怎么了?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谁告诉我圆明园怎么了?

军官们难道真的以为王茂如全然不知情吗?绝无可能,军官们不单单知道王茂如掌控一切,还有的主动向王茂如报告。他们的每一句话王茂如都知道,谁说了什么,谁说话的时候有什么表情,什么动作,王茂如都一一了解。 作为国防军的领袖,他岂能让军官们组成的小团队脱离自己的控制?恰如参与会议的一员冯尹彬一样,作为王茂如的学生,他岂能不将此事报告给王茂如,更别说别人了。人有的时候不得不做一些龌龊虚伪的事情,说一些客套寒暄的话,此时此刻便是如此,王茂如冲台下的所有人露出笑意。 笔直的身体挺拔站立在话筒前,简章上的五颗星标志着最高军衔——大元帅,台下的闪光灯不断闪起,各国记者纷纷拍下这一瞬间,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和耳朵,想要听清王茂如讲什么。 王茂如并不是一个天生的演讲家,甚至在他小时候还有些自卑和懦弱,但正是自卑和懦弱才促使他更加对演讲慎重对待。作为国防军最高责任者,王茂如的讲话在多少次历练之后,也变得极具感染力起来。 他讲话铿锵有力,声音富有磁性和穿透力,语调抑扬顿挫,话语之中极少有废话,让人听得如痴如醉。现在的他,可以训练得用自己的情绪带动所有人,甚至让他的对手都忍不住为他喝彩。这是十几年来的大场面的历练造就的技能,也是他成为国防军唯一领袖的原因。感染力,别人不具备的感染力。 王茂如冲大家微笑着,一直微笑着。大家伸着脖子看着他,一直到累了为止,王茂如举起手压了压,众人就像是被施加了魔法一般,顿时全体停止了鼓掌,会场安静了下来,一直到全场寂静无声。甚至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为止。 此时王茂如才向众人敬了一个军礼,朗声说道:“感谢国防军全体军官们对我的认可和信任,也感谢所有相信我的人对我一直以来的支持。感谢我的朋友们,感谢我的兄弟们,感谢我的师长们。刚刚任参谋次长说起了我的一点点小成就,我有些汗颜。因为这些成就并不是我一个人立下的。这是由我的弟兄们用血和汗水缔造的,这些功劳并不属于我,它属于我的弟兄们,它属于中人。” “哗哗哗……” 王茂如又道:“同僚们,同胞们,朋友们,中国现在远远不到满足的时候,国防军还不到骄傲的时候。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只是国土面积大,国土面积大能不能守住呢?我们就像是一个病了一年的病人刚刚痊愈。却手中捧着金银珠宝,我们手中的金银珠宝越多,我们越危险。同胞们,不要以为今天的成就就会是明天的骄傲,错了,今天的成就是我们现在为之努力的动力。我们不努力,我们不进步,我们不强大,明天我们还会被抢。”他瞪大眼睛看着众人,大声喊道,“谁能告诉我,圆明园怎么了?” 台下的众人看看彼此,紧促着呼吸,被王茂如的语气带回了近五十年来受到屈辱的时光,便是在二十年前,八国联军进北京,纵火焚烧了万国园林。中国遭受的屈辱,使得众人不禁握起拳头来。 忽然林长民的三儿子林恒跳了起来,激动地大喊道:“被烧了。” “被烧了!” “被抢了!” “被毁了!” …… 更多的人呼应起来,人们的眼中充满了怒火,人们的脸上充满了悲壮,人们的心中充满了不甘,泱泱五千年中华古国,世界中央帝国,却在近五十年间屡遭屈辱,被蛮夷和倭寇欺辱,岂能让身为天朝上国的百姓甘心。 王茂如用力一敲桌子,大声吼道:“是的,圆明园被毁了,我们就留着,以后让我们的少年们,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去看看,告诉他们,落后就要挨打,国不强则家破。同胞们,不要以为今天的封帅仪式是一个对过去的总结,而是一个对未来的展望。保卫中国,需要的是整个中华民族齐心协力,同舟共济。我们有资格骄傲吗?我们有资格在这里侃侃而谈中华已经崛起了吗?不能,中国远远还没有挺直腰板的时候,在座的各位,也必定要为这个国家的崛起而奉献毕生。诸位有军人,有政治家,有热血青年,有夫人,有少女,但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中国人,中华民族守护者。同胞们,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而且国防军百万将士将是保卫中国领土、领空、领海的最有利保障。我在此可以宣誓,我等必将为中华之崛起而奉献毕生。中国万岁,中国国防军万岁,中国人民万岁!” “中国万岁,中国国防军万岁,中国人民万岁!” “中国万岁,中国国防军万岁,中国人民万岁!” …… 礼堂中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和掌声,众人站起来高声呼应起来,林恒抓着姐姐林徽因的手大声说道:“姐,姐,你听到了吗?你看到了吗?尚武大元帅真是我的偶像,我的偶像。” 林徽因道:“知道了,你啊,就不要这么激动了。” 林恒立即说道:“我要做这样的军人,我要做这样的军人。” 林徽因道:“为国家作贡献并不一定要做军人啊。” “我总之要去做军人的,姐你可不能拦着。”林恒坚定地说道。 王茂如携其余四个元帅给诸位敬礼,而后由任元星主持会议结束。 作为代表参与的汪兆铭叹了口气,远远地看着那个人,不禁摇了摇头,他站起来先走了出去,果真是竖子不足与谋。如此一个绝好机会,你居然不把握住,当真是被王茂如的威名吓得瘫痪了,怪不得你总是被王茂如拿捏在手中。王茂如让你上,你便上,王茂如让你下,你在军方的地位便下降。你啊你,难得有那么多人背后支持你,却一点也没有如此野心,不足与谋,不足与谋。你说你在想什么啊?你在想什么?你出卖给我们情报,不就是想借着我们的手除掉王茂如吗?可是为什么你现在又退缩了呢?唉,真是一个难以捉摸的人啊。 汪兆铭走到出口,董淮清走了过来,道:“先生,这里不允许随意出入,厕所在那边。” “我出去,不行吗?”汪兆铭冷冷地说道。 “你出去?”董淮清看着会场中激动的人群,又看了看冷淡的这个人,有些错愕,随即便笑了起来,说道:“可以,但是我要检查一下你的证件。” “我既然进得来,就说明有证件。”汪兆铭怒道。 董淮清不屑地说道:“先生,在这里耍赖撒泼可是有失你的身份啊。这么多欧美记者看着,还是配合一下我吧,请把邀请函拿出来。” 汪兆铭受辱不过,愤而将邀请函仍在董淮清手中,冷冷地看着他。董淮清检查之后见到是民党要员,工商次长汪兆铭,不由得心中了然,原来是秀帅的死对头啊。他将邀请函递给汪兆铭,这才说道:“请,汪次长。” “哼。”汪兆铭不屑地走过董淮清,董淮清小声地说道:“汪次长,以后走路多注意一些,北京不太安全,总有些奇奇怪怪的人,最好写好遗书。” “你……”汪兆铭怒道,“你在和谁说话?你在和一个工商次长说话,你算是什么东西?” 董淮清冷笑道:“工商次长?不过是一个叫做汪兆铭的人而已,惹我不快,杀你全家!” “粗鄙,粗鄙!”汪兆铭怒道,一甩袖子走了。 董淮清身旁的另一个努尔干兵王学员小心地说道:“老枪,你不该惹这个人,此人当初也是推翻满清的英雄,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啊?”董淮清不耻道,“这种人给秀帅提鞋都不配,见不得秀帅好,也见不得国家进步,在他眼中只有党争,只有个人利益。我最是看不起这种人,若是中国受辱,这种人绝定会是一个大汉奸,带头叛国投靠敌人。” 随后由王茂如主持国防部总部中心落成揭牌仪式,国防部正式搬迁至丰台国防大楼。但是在国防大楼中仅有参谋总部、后勤总部、安全总部和军务总部四个部门,海军总部、路航总部、宪兵总部以及近卫总部分别在周边其他办公楼中,这也避免了人员过于拥挤的难题。随着国家军队越来越统一化,和王茂如大力推动科技使用,国防部国防部的部门也越来越多,分类也越来越清晰精致,国防大楼建成之后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八个部门同时办公的需要了。 事实上这在两年前设计施工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如今国防部会变得如此庞大,人员如此之多、部门如此之多。 例如只是总参谋部的测绘司就分为六个处,国土测绘处、资源测绘处、海岸测绘处、世界测绘处、气象监测处、人事培训处,而原本在前北洋陆军衙门的时候测绘司也仅仅有陆地测绘和海岸测绘两个部门而已。因此办公楼不够的情况下,海军部,陆航部,宪兵部和近卫部便在周围享有自己的独立办公楼进行办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