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国防战略研究小组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国防战略研究小组

晚上的晚宴来宾众多,人人都想和王茂如打招呼寒暄,倒是让王茂如精疲力尽,但是他作为国防军大元帅必须应对这种场合。甚至连日本大使的祝福也要全盘接受,与几个国家大使碰了碰杯,说一些违心的友好话语,显得整个人都仿佛特别有修养一般。 反倒是魏玛德国大使劳伦森看王茂如的眼神有些异样,他似乎发现了自己女儿和王茂如的一切,但是作为政治人物,他不能向王茂如问这个问题,只好憋在心中闷闷不乐。 这一天忙忙碌碌的持续到了晚上,国防部第一宴会厅又举办了庆祝酒会和送别就会,为五位元帅进行庆功宴的同时也作为送别各个部队军团长等赶赴各军区。席间诸位杯觥交错,开怀畅饮好不快活,唯独蒋方震却不与吴佩孚和张作霖有什么交流,而吴佩孚和张作霖之间也没什么交流。 尽管吴佩孚看不起张作霖是个土匪出身,张作霖也看不起吴佩孚,四十多岁才混出头,靠着曹锟的提携和下野换来了军团长,两人更看不起在日本留学归来的蒋方震,蒋方震看不起这两个人一个不识字一个连国都没出过就敢肆意大谈军队建设,好嘛,三个人搅成一锅粥了,王茂如给他们搭配得简直是绝了。 王茂如看在眼中却喜在心中,若是他们和睦,自己岂不是要被架空了?这三个人水火不相容,也恰好相互制约。他们两个是国防军副司令。一个是总参谋长,若真的齐心协力通力合作,自己将置于何处?这也是王茂如的私心。他不希望自己的权力旁落,通过相互制约让他们彼此成为一个桌子的支架,既不能少了谁,又不能黏在一起。 酒宴进行到高兴处,萨镇冰对王茂如问道:“大元帅,何时进行第二次封帅?” 王茂如笑了笑,道:“时机成熟时。” 萨镇冰又道:“据悉。国会准备通过一项强制法案,在国家没有总统的时候,允许国会提名强制被提名者担任总统。” 王茂如挥手道:“哈哈。却有耳闻,不过反对声亦是非常强烈。” 萨镇冰问道:“大元帅是同意还是反对呢?” 王茂如想了想,道:“我是军人,不便干涉政治。也就不谈国会之事了。哈哈。诶,段公也在,我们过去感谢一番。”两人端着酒杯来到段祺瑞身边,此时段祺瑞正在与几个老北洋同僚谈笑,王茂如立即鞠躬道:“段公,今日之事请受晚辈代表国防军全体将士一拜。” 段祺瑞忙将他拦住,道:“秀盛哪里话说,今日授衔。本就是是国家之事,老朽尚未年迈。还可帮助啊。” 王茂如立即说道:“段公所言极是,晚辈想特聘段公为国防军高级参议,辅佐晚辈建设国防,不知段公意下如何?” 段祺瑞心中大喜,表面却不动声色,捋着胡子说道:“秀盛,老朽刚刚说过尚未年迈,你这是在给我下套啊。”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段公大智慧,晚辈仅有一点小伎俩,岂能骗得了段公?” “哈哈哈哈。”段祺瑞笑道,“高级参议,倒也不是不可,不过我有三个条件你要答应。” 王茂如正色道:“段公请讲。” 段祺瑞道:“第一,我只提供意见,不参与任何决定,若是要说错了,你可不要怪我。” 王茂如道:“这是自然,一切有晚辈承担。” 段祺瑞又道:“第二,我给你做高级参议是利用我多年吃亏上当的经验给你时时提醒,如果你王茂如不在国防部,我立即回家耕田,不再过问国事。” 王茂如道:“多谢段公信任与我,这一条我自然是答应的。” “第三,不可称帝。”段祺瑞一脸严肃地说道,“秀盛你是一个聪明人,而且是一个绝顶聪明之人,洞察先机,出其不意。说实话,若当年你在袁公身边给他做智囊,袁公称帝未尝不会成功。而中国结束了前年的帝制,已经进入共和,吾辈军人当以共和国为忠诚对象,家天下者,自私于天下人也。若是你将来称帝,我必定会效仿当年一般,举义兵讨伐,便是仅有我一个人,我也会反对与你。” 王茂如同样正色道:“段公放心,袁公之耻,秀盛时时不敢忘怀,段公也高看与我了。现在的我和十二年前的我却不一样。人总是会变,人也需要成长,现在的我是历经了多少次磨难锤炼而成,当初的我仅仅有理想和机智,却只是一介书生而已。段公,我答应你,我王氏一族,永不称帝。” 段祺瑞握住了王茂如的手,激动说道:“好,我便帮你。” 选择拉拢段祺瑞也是处于稳定国防军军官的考虑,告诉国防军军官王茂如并不是一个嗜杀如命的人,他对即使自己的对手也礼遇有加。体现了中华文化之中仁的精神,所谓仁者无敌,仁义之人也受到尊重爱戴。这是一个领袖必须要做到的,不仅仅只有严酷的统治,还要有仁义精神。当然,王茂如只对战败者仁义,对现在当下的敌人便如疾风暴雨一般的打击了,例如一直霸占总统位置的民党。段祺瑞并不会夺取王茂如的权利,尽管他曾经是这个中国的最高军事长官,可是现在的国防军和北洋军没有多大的关系了,现在的国防军是王茂如一手掌控培养建立,越来越多的年轻军官涌现,而北洋旧军官纷纷遭到淘汰而离开军界。 但是这些北洋旧人仍旧具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王茂如因此选择拉拢安抚。 将段祺瑞拉拢到身边来之后,王茂如于次日再一次召开国防部全体军事会议,正式对外公布了国防部新一届领导指挥名单,国防军总司令王茂如,副总司令蒋方震、张作霖,国防总长王茂如,国防次长萨镇冰。国防部参谋总长吴佩孚,参谋次长任元星,后勤总长米少柏,后勤次长赵佳诚,军务总长何如飞,军务次长徐佑前,安全总长李德林,安全次长朱怀龙,近卫总长刘湘,近卫次长王庚,宪兵总长何安定,宪兵次长奚康永,海军总长刘冠雄,海军次长沈鸿烈,路航总长陆荣廷,路航次长罗海泉。 而随后王茂如在与蒋方震、萨镇冰和段祺瑞商议之后,决定推出国防战略研究小组这个组织来。段祺瑞并不认为此时提出战略小组恰当,倒是蒋方震表示同意,而萨镇冰便像一个弥勒佛一样指挥呵呵笑着附和,没什么意见。王茂如考虑了一会儿,毅然决定衬得越晚,将来越来越尾大不掉。其实他在此时也是对国防部内的权力结构进行重新洗牌,趁机打击何如飞的陆大系和李德林的保定系,让这两个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的小集体低下头去老老实实做人。蒋方震的支持和段祺瑞的反对完全都只是从军事和国防来考虑,而王茂如考虑的还有人事的因素。 所谓在其位谋其政,王茂如所考虑的自然与他们三人不同,倒是萨镇冰的态度是不管王茂如做什么,他都支持,显示了老油条的本色。在指挥官会议上,王茂如说为了制约自己国防总长的权力,防止出现军事独裁者,他决定将减小手中的权利。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震惊不已。段祺瑞还拍手叫好,支持王茂如的决定,倒是王茂如的嫡系军官们表现得异常激动,甚至反对声一片。 京畿戍卫司令盖天久立即站起来反对道:“大元帅,属下不同意,只有大元帅强力掌控,国家才能够稳定。” 任元星也说道:“大元帅,卑职也不同意。” 李德林立即说道“卑职不同意。” “卑职也不同意。” “属下反对!” 何如飞的反应看来最是激烈,他激动地说道:“大元帅,你是不是要抛弃兄弟们啊?我们不能离开你的指挥啊,国防军不能没你坐镇啊。” “是啊。”众人叫喊起来,苦劝王茂如不要放权。 王茂如双手下压,微笑安抚道:“诸位,稍安勿躁。”他微笑道:“国防军成长至今,已经是我们的一部分,我知道诸位害怕的是,一旦我放权,会有野心家掌控国防军,导致国家动乱。诸位都是为国为民考虑,诸位的爱国情操我本人深表敬佩。然而,权利如果不被制约,将会产生严重的偏差,我主动要求减小权力,是因为国防军在成长之后,已经越来越庞大。在最早国防军最早还是第十七混成旅,仅仅三千余人。我和众兄弟们事无巨细,每事必亲力亲为,盖因为其小。然如今国防军官兵总数高达百万,指挥如此庞大的军事体系,任何单一的人的智慧都不可能面面俱到。因此,我提议建立一个国防战略军事研究小组,这个小组的行动受到国防总长的指挥,同时也制约着我本人,不会贸然的进行如称帝等愚蠢的独裁举动。而且战略军事小组成员也理应在我本人因公事繁忙而无法做出第一决定的时候提出最合理的建议。” “大元帅……哪有人主动放弃权力的?”李德林说道,“若是有野心者趁机作乱,将如何是好啊?”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野心者便是谋杀我成功,还有军事战略小组的制约。我不相信野心者会一股脑全都把我们都给杀了,哈哈哈。再说,国防军上下齐心协力,何来野心者一说?”大家的议论小了很多,王茂如又道:“接下来,我将公布军事战略研究小组成员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