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王茂如的傀儡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王茂如的傀儡

众人伸长了耳朵,等待着宣布战略小组的人员名单和负责人。 从今天的内容明确看得出,王茂如是在培养一个接任自己的小组,而并非制定一个继承人——从而避免了手下坐大的可能。便如袁世凯将军权交给段祺瑞之后,段祺瑞却反对袁世凯,以至于袁世凯气的郁郁而终。 军权交给一个人太危险,即使这个人是心腹,但心腹毕竟不是自己,只要是个人就有他自己的独立思想和意识,将军权交给谁,岂非是一种赌博? 若是交给野心家,不但害了自己还误了国家。这个军事战略小组的确是一种非常好的方式,表面看起来制约着王茂如的权利,实际上它正是王茂如控制的国防部内阁或者元老会,支持着王茂如在离开军职之后能够继续指挥国防军。 在此之前很多人私下在猜测,王茂如会不会以军职担任行政官职,从而打破他曾经在国会中说的军人不干政的诺言,而且现在国会之中也正在纷纷讨论,在没有总统的时候强制要求国防总长王茂如大元帅兼任副总统一职——就像北洋民国一样,大元帅军政一把抓,成为军政府。而王茂如今天的这个建议,恰恰说明了一个问题,他在用一个最恰当的方式,即没有失去指挥权,又避免了未来出现效仿的军人直接干政的形势。 自然,军事战略研究小组的成员,也必定是被王茂如信任有加的人员。这些人必然忠诚于王茂如,且毫无野心。即使王茂如将军权交出来,这些人也会毫不犹豫地只忠诚于王茂如一人。 但是人心又是最难以揣测的。谁能保证今日之忠诚明日会否背叛? 李德林与何如飞焦急地等待着,任元星反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张作霖和吴佩孚等老将的眼神之中闪烁着一丝失望和不甘,却又无可奈何,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 王茂如说道:“军事战略研究小组由十二人组成,组长萨镇冰,副组长蒋方震和米少柏。小组其他成员有张作霖,吴佩孚,任元星。李德林,何如飞,刘湘,刘冠雄。陆荣廷与何安定。军事战略研究小组组长组负责决定。小组成员群策群力出谋划策,我们要让国防军更加有活力,也要让国防军更加具有效率。” 王茂如看着众人惊讶的脸孔,继续笑着说道:“诸位,军事小组的人员不宜过多,过多的人员会造成决定难以选择,这是一个在非常之时行非常之时的举措。各位,有谁反对。可以现在举手,站起来说一下。”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说话。 终于还是吴佩孚忍不住说道:“大元帅,这个国防军事战略小组算是什么?算是国防军第二权力吗?” 王茂如冷冷一笑道:“是的,国防军不知是我的国防军,也是国家的国防军,军事小组也起到了制约我的权力的作用。唉,权力,会让一个人迷失自己,我不敢保证我将来会不会在某些决定上做出糊涂选择,国防军事战略研究小组也在另一角度,对我自己是一个警醒。我可以牺牲自己的权力,目的就是让这个国家不会陷入独裁主义道路。诸位,还有什么问题吗?” 此时的李德林心中百味具存,没想到他和何如飞争了十几年,到最后却让名不见经传的米少柏占了先机,还真是……郁闷。 而何如飞更加恼羞成怒,他一直以为自己会是国防战略小组的成员之一,自己鞍前马后这么多年,却没想到让一个平时只会拍马屁的米少柏给占了先机,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谁能料到是米少柏啊。不过他转而又一想,米少柏离了王茂如,绝无可能受到支持,而蒋方震则是典型的参谋,萨镇冰是北洋老人关于和稀泥,这三个人能有什么决定?最终决定权还不是在秀帅手中。秀帅这是玩了一手偷梁换柱的招数,看上去国防战略小组能对他产生制约,但实际上战略小组还是听他的,真正产生制约的不是他。秀帅这是在算计下一任国防总长啊,好计策,好计策啊。 在场的都不是傻子,都能够一眼看得出这个国防军事研究小组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尤其是身为国防总长的王茂如反倒不在这个小组中,从一个表面看来,国防军事研究小组是在制约着他,从更深层意义来说是在制约着下一任国防总长,这就是一个傀儡组织,控制在王茂如手中的傀儡。 王茂如道:“这样,我们举手表决吧。同意成立国防战略研究小组的,请举手吧。”说罢,他第一个举起了手,随后大家纷纷举起手来,最后吴佩孚和张作霖也举起了手来,就这样,一个听从王茂如的指挥制约着国防总长的军事权利组织出现了,也从另一方面表明,王茂如决定参选总统,不再满足于军事指挥权和间接的政治权利。 接下来军事战略研究小组副组长米少柏代表小组成员宣读小组成立宣言,道:“国防战略研究小组成员十二人,作为军事行政的新的组织,它的作用是辅佐大元帅,在以大元帅为核心领导下,为国防建设,为国防军的发展,群策群力,维持国家稳定,保护国民的生命以及财产安全。在此,我们宣誓,效忠于大元帅,效忠于祖国,效忠于中国人民!”很显然,米少柏是唯一适合宣读宣言的人,六十五岁的萨镇冰宣读效忠于王茂如,未免让人觉得尴尬,副司令蒋方震宣誓,却也不好,只有米少柏跟随王茂如鞍前马后十几年的忠心耿耿的军官宣读,这才具有代表性和意义,更加不会让人觉得唐突和尴尬。 会议结束,其他成员散去,三人组单独留了下来,米少柏仍旧激动之中,王茂如道:“诸位,未来国防任重而道远啊。我国大连旅顺台湾等地仍在日本手中,北京天津武汉广州上海等地尚有租界没有收复,我等应齐心协力,将祖辈留给我们的土地全部收复才是。” 米少柏道:“大元帅,关于国防建设,您认为我们还需要加强哪方面?” 王茂如道:“国防科技和现代化陆军海军空间建设,将来后勤总部将承担更重要的作用,在和平时期,国家之间的力量对比就是国防后勤发展的对比,双方比较的是武器的先进性,先进武器的普及性,弹药储备数量,交通运输能力,军事科技发展速度,指挥系统的建设能力。举一个例子,我们现在电报已经做到国防部与旅团通话,将来我们要研究更小的电台,单人电台,国防部的命令不但要直接下达到旅团,还要下达到团队,营队甚至连队。试想一下,我们在进行一场战争的时候,我们的国防部甚至可以直接指挥每一支连队,我们的士兵在干什么,在做什么,在想什么我们都了如指掌。我们站在地图前,就知道我们的部队甚至推进到地图上的哪一棵树的位置。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们敌人的情况难道还怕摸不清吗?所以说,后勤总部的任务,将会在这几年内逐渐增加,你们也将是我国国防力量最重要的组成之一。未来战争,军事科技,军事打击和人员素质将是军队建设的三条腿,缺一不可。” 米少柏立即说道:“大元帅,卑职明白了。” 萨镇冰看了看蒋方震,蒋方震又看了看萨镇冰,两个人沉默不语,王茂如问道:“铭公,百里兄,为何一言不发?” 蒋方震咧了一下嘴,无奈道:“这个小组长,太过突然,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 王茂如笑道:“何必如此,新生事物是会让很多人无法接受,但是时间一久就可以了。百里兄不是一直担忧我会成为独裁者吗?如今我放权下来,百里兄怎么反而忧心忡忡了?” 蒋方震苦笑道:“说的也是,原本我以为你会成为独裁者,可现在……我发现国防军不能离开你。” 王茂如哈哈大笑起来,道:“谁离开谁都可以,国防军没有我还有你们嘛,如果你们有什么难以决定的,交给我这个大元帅来决定。我想我的肩膀足够宽,可以承受骂名。” 萨镇冰问道:“这军事战略研究小组,将如何使用呢?我觉得现在一切都好。” 王茂如道:“接下来军事战略研究小组的课题就是陆军改制的问题,以军事战略研究小组作出决定,我国陆军将实行改制,以甲种师和乙种师以及特种师来取代如今不够灵活的师团制,并且除武装警察部队外,取消旅团级单位。明日之后,进行具体讨论。” “是。”三人回答道。 会议结束的之后军务总长何如飞先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坐在座位上他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憋闷,将花瓶狠狠地砸在地上,嘴里念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是蒋方震!米少柏!还有那快入土了的萨镇冰老东西!为什么!”他双眼赤红,气愤难当,双手颤抖地一拳砸在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