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将进酒》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将进酒》

咣啷! 一瓶何如飞最心爱的嘉庆年间的古董花瓶被他砸在地上粉碎!他双眼通红地砸碎了几个花盆之后望着窗外,恶狠狠地自言自语道:“为什么,你凭什么!早知如此,我就该……我就该……唉!” “叩叩叩!” “谁?” “卑职朴治国。” “进来。”何如飞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淡淡地说道。 门被打开了,一个身材高大,大饼子脸三角眼典型高丽长相的人走了进来(外貌参考朝鲜球员郑大世)。 进屋的人是动员司副司长朴治国,只见他惊讶地看了看地上的碎花盆,关心地问道:“ 总长,谁惹您了,这么大火气?”他赶紧找到扫帚和收子将碎瓷片打扫好,谄媚地笑道:“总长,新兵站的三千新兵的安排名单请您过目。” “嗯。”何如飞点了点头,火气渐消了,长长吁了一口气道:“今天看到的事儿别对外说。” “是,卑职知道怎么做。”朴治国谄笑道,“何总长,我那有人参茶,从我老家朝鲜亲戚给捎来的,给您补一补身子。” 何如飞摆摆手,淡淡地说道:“不必了,我这儿上火呢,还喝人参茶,你是嫌我火小啊?火上浇油是不?” 朴治国忙摇手陪笑道:“别误会,何总长,别误会,我寻思给你或者嫂子补一补身子嘛。”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何总长,完事儿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可是您自己的,还让小人得志,多不划算。” 何如飞拍拍他的肩膀。道:“还是你对我忠心耿耿啊。” 朴治国激动道:“何总长,您这话说的,我不对您忠心耿耿怎么报答您对我的栽培之恩啊,我一个朝鲜人,在哪都受排挤,都被人看不起,蒙您的大恩才能做到副司长的位置。不都是受您的栽培吗?您要是让我去死,卑职这就直接从这三楼跳下去,您要是让我杀人。卑职立即掏枪去干。卑职就一句话,我的命就是何总长您的。” 何如飞哈哈大笑,道:“有小朴你的心意我领了。备车,去动员司看一看新兵。我再看看名单。唉……”他叹了口气。心中百般不是滋味,副官杜远程进来的时候看到热茶都凉了,小心地说道:“车子备好了,总长。” “走吧。”何如飞有些兴致不高地说道。 动员司副司长朴治国的车在前方带路,何如飞带着自己的副官杜远程乘坐专车前往总军务处在外的办事机构动员司北京新兵站。 军务总部的动员司的作用是训练统筹分配新兵,而在参谋总部也有一个军训司作用也是训练,只不过军训司的作用是训练民兵和预备役。动员司管理各地新兵站,二者作用和对象不同。这也是何如飞从参谋总部扒下来的一点带兵权。但是参谋总部自雍星宝担任参谋长后一直以来都希望将新兵训练的权力收回去,却在何如飞的力阻之下并未成功。 所有参军的新兵都要在动员司的管理下在各地新兵站进行统一的为期三个月的训练。而动员司为了能够更合理的进行新兵训练和实验性训练,在丰台军营边上设立了一个北京新兵站。今年刚刚招收的三千名河北和北京的新兵在这里接受训练,他们将分派到四川和西域以及蒙古三个地方。 在汽车上,何如飞的副官杜远程看着他脸色不好,便低声问道:“总长,您这是……” “晚矣,晚矣。”何如飞郁郁地说道。 “什么晚矣?” 何如飞道:“大权旁落给三人分享,秀帅再从中指挥三人,好计策啊,好计策啊。”便将决定国防战略研究小组成立告诉了自己的副官,杜远程想了想,道:“这件事……的确是……” “长锦,你把奚大睇和富文成叫来,就说请他们喝酒。”何如飞道,“另外,也别去新兵站了,直接开城里去,去韩家潭文媛楼天字一号房。” “是。”杜远程中途下了车,看着何如飞走远了,他坐上了第二辆车开向新兵站。作为他的卫兵的表弟张耀立即说道:“哥,何总长都不去了,咱去干啥。” “干啥,找人,逛窑子。”杜远程道。 “啊?要是让宪兵队的人抓到就不好了。”张耀立即说道。 杜远程笑道:“你个傻袍子,你知道宪兵次长奚康永跟咱们何总长是什么关系吗?还抓他?” “啊,他俩啥关系?”表弟张耀惊讶地问道。 “救命恩人。”杜远程淡淡地说道,他抽出一根香烟,道:“想当初奚康永奚大睇在战场上指挥错误导致战败,是何总长说情再加上全军大捷,大元帅才没有责怪他。被调往宪兵总部之后,又是何总长暗中帮忙,才让奚大睇晋升到宪兵次长的位置。” “哦,原来如此啊。”张耀恍然大悟道,“这么说来,以后咱们干啥,宪兵队不敢管了?” “放屁!”杜远程瞪着他说道:“宪兵队不管你,我会枪毙了你。你他娘的少给我扯后腿,你在老家乡下,怎么撒泼打滚都行?这儿不行,这儿是哪里?这是北京,一块砖头砸下来,不知道砸到多少达官贵人,还显着你还能了?你以为这是你们村儿啊,你以为你爹是你们村儿的地主,你就在北京也行啊?吐了吧唧的!要不是你在老家乡下玩了娘们被人通缉,我才懒得让你改名换姓做我的卫兵。” “是是是,表哥威武,表哥英明,表哥咱们俩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咱俩啥矫情,咱俩小时候,俺跟你一起偷看李老虎他娘们露大屁股摔着大胸脯子洗澡的交情啊。”张耀嘻嘻笑道。 “闭嘴!”杜远程憋着笑瞪着他低声说道。 司机是何如飞老家的亲戚,倒是和杜远程相熟,也忍不住乐了起来,张耀也吊儿郎当地笑着,反倒是杜远程也憋不住了大笑了起来,叹了口气说道:“你小子啊,唉!你说说你,我对你比对我亲弟弟都好,你就知足吧。” “表哥,我知道。”张耀笑着说,又忍不住说道:“表哥,你为啥总跟那个有妇之夫有牵扯,那老娘们都三十多岁了,你要找女人,十七八岁的大姑娘不有都是?再说那老娘们长得又不好看,奇了怪了。” 杜远程摇了摇头,道:“你不懂,别再过问我的事儿了,这是公事儿。” “哪有公事儿是搞女人的。”张耀抱怨道,为表哥感到不值。 汽车抵达北京城西的新兵站之后,警卫士兵拦住了车辆,要求出示通行证。张耀递过去通行证,一路开到办公楼后的军官宿舍。宿舍楼下的警卫再一次检查了证件,看着张耀有点眼生,再看看后面是杜远程,连忙笑着对杜远程敬礼说道:“杜副官,您好,您来了。这位兄弟是谁啊?跟您长得还有点像,不是您弟弟吧?” 杜远程拍拍张耀的肩膀笑道:“这是我表弟,我三姑家的,我长得像我三姑,他也像他妈,哈哈,你说巧不巧?” 警卫哈哈一笑将证件递了过去,杜远程便带着张耀来到宿舍五楼509房间敲了敲门,动员司司长富文成打开门,杜远程敬礼道:“司长,何总长请您去文媛楼一叙。” 富文成笑道:“哦,好,我换一身。”当即换了一套长跑马褂,坐着杜远程的车又来到燕京大街的某一处别墅,载着奚康永也同行抵达八大胡同有名的韩家潭文媛楼。 奚康永和富文成来到天字一号房之后,但见穿军装的何如飞在喝闷酒,惊讶不已,奚康永忙道:“靖安兄,你怎么穿军装在此?”国防部明文规定,军人外出公干必须穿军装,但是私事不得穿军装,否则降级处罚,何如飞如此明目张胆地穿军装坐在妓院中,着实违反了军纪啊。 何如飞叹了口气,招了招手道:“来来来,坐下来陪我喝喝闷酒,等一下还有人来。” 两人坐了下来,满脸疑惑,何如飞喝了一口酒道:“你们知道知道国防军事战略研究小组的三个主事是谁了吧,萨镇冰,蒋方震,米少柏。你们怎么看?” 富文成道:“还怎么看,很明显了,大元帅是用三个傀儡来掌权,他嘴上说放权,其实一点权力都没放。萨镇冰,老爷死都快死了,还有什么争得?蒋校长,从来没带过兵,从来没任命过任何军官,孤家寡人一个。米少柏——倒是没看出来,他是怎么爬上去的?你们说说,他怎么爬上去的?” 奚康永道:“我也奇怪了,翔云,怕是你最窝囊吧?” 何如飞喝了一口酒,道:“这酒这东西,越想喝醉越喝不醉啊。”便又倒了一杯,被富文成一把夺了下来,道:“老学长,别喝醉了。” “我就是想喝醉啊。”何如飞大声地吟唱起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君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