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章 文媛楼内的阴谋(上)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三十章 文媛楼内的阴谋(上)

奚康永与富文成相互看了一眼,都是陆大毕业的,都读过私塾,自然知道这首诗是李白的《将进酒》,李白以此抒发满腔不忿之气。从这首诗也可以看得出来,何如飞现在是满腹委屈无处可说。奚康永也只好倒了一杯酒,劝慰说道:“当下这情况大家也看得出来,大元帅喜欢什么样的人呢?任元星,祝永泉,蒋校长和米少柏这种四六不靠没有派系的人,他喜欢这种人?为什么呢?因为这种人除了效忠大元帅,就没有别的靠山了。不像是咱们,都是陆大出身的同学,相互之间还能提携。” 富文成道:“米少柏不也是陆大的吗?” “他嘛……”奚康永笑道,“他是模范军出来的,挂名在陆大,模范系分崩离析之后,有的跟了咱们陆大系屁股后面,舔着脸也说是同学,其实算什么啊。这小子也老老实实地在后勤部看家守业,没立功没有过错,就被大元帅看重了。翔云兄,你看看,越是平庸的,能力越差的,大元帅越是喜欢。” 何如飞忽然说道:“你们猜想一下,要是萨老爷子要是下去了,谁能够接替三人组他的位置?” 奚康永道:“还能是谁,肯定是任元星无疑了,除了任元星还有一个人可能接替……” “祝永泉。”富文成说道,“老学长,你这劳苦功劳的人,就靠边站咯。” 奚康永气道:“任元星和祝永泉这两人不是在西域暗中排挤老学长,让老学长的西域整顿计划流产的人吗?还有祝永泉。在大元帅跟前告黑状,让老学长你挨批评处分。我觉得要不是他俩告黑状,这次三人组中肯定有你一个。哪轮得到米少柏啊。” 何如飞叹道:“得罪什么人都别得罪小人。” 奚康永和富文成自然知道这个“小人”指的是任元星和祝永泉了,神仙打架,两个凡人帮不上忙,便只能一起大骂任祝两人无耻之极。 此时有人敲门,原来是何如飞的好友华北商会的副会长姬向东带着心腹走进来,他一进门便拱手告罪,说晚上应酬多脱不开身。刚刚得知,才赶过来,委实抱歉。 富文成道:“你干甚了脱不开身。不是在女人肚皮上吧?” 姬向东忙笑道:“怎可能呢,男人做大事要紧,只想着女人肚皮的那是八旗少爷。”众人笑了起来。姬向东看了看并不丰盛的酒菜,不满地说道:“怎么今天这文媛楼没女人招待。酒菜也不好。不行,一定要上好的,今天算我的,全都算我的。” 富文成忙道:“今天是陪何总长散心,不是叫女人来,等一会儿还有人来,女人多了容易误事儿。” “好。”姬向东说,“什么事儿?” 何如飞道:“等他们来的时候再说吧。” “谁?”富文成问道。 何如飞笑道:“两个好朋友。很有想法的好朋友。”他转身问道:“姬老板,对了。你的朋友是不是说,我要是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帮着我。” 姬向东双眼精光一闪,立即说道:“是的,我那朋友绝对可靠,何总长,有什么吩咐,我那朋友绝对支持你。” 何如飞满意地点头道:“好,好,好,其实我也考察过,你的朋友不错。” 奚康永和富文成面面相觑,不知道他俩在说什么哑谜,只得喝起了酒,再看看何如飞,仿佛从刚刚的失落中走了出来,有些惊讶他的心理素质之强。人家这才是总长,心理素质多强悍啊。 一会儿时间,副官长杜远程带着两个都穿着便装民服的人走了进来,不过奚康永和富文成倒是对着两人并不陌生,都是京畿戍卫部队的高级军官。他们是第八师团长李宽和第二十六师团73旅旅长冯玉祥,李宽黑黑的脸细长的身材,冯玉祥身材高大虎头虎脑,说话之间流露出一种彪悍的气质。其中冯玉祥很让何如飞器重,冯玉祥也对何如飞表示愿意投靠。两人年纪相仿,倒是意气相投,恰恰都是信基督教的,更是谈得来。 两人进来之后见到这么多人,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商人,明显有些不适应。何如飞站起来伸手笑道:“来来来,都坐下,都是自己人,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朋友姬向东,华北商会的副主席。” 李宽和冯玉祥便坐了下来,杜远程也坐在何如飞身边,可见杜远程名为副官,实则是何如飞的心腹助手。这个年代,能做副官的人绝不简单,不是心腹哪能做得了这个工作。何如飞效仿王茂如,他信任的人才做副官,做了他的副官之后才外放出去做其他职务。而王茂如的副官都有谁呢,刘哲、魏东龄、冯尹彬、任元星,这些人如今都在重要位置上。杜远程自然知道自己受到何如飞器重,便在心中默默认定只效忠与何如飞一人,何如飞也对其信任有加。 何如飞举杯道:“今天叫大家来,是想告诉大家,以后啊,我只能保着大家别被人排挤下去,不能保着大家高升了。” “这是为何?”冯玉祥忙问道。 何如飞身后的副官杜远程立即说道:“大元帅成立了一个国防战略研究小组,负责国防军和国防部的决策工作,受他的指挥。” 冯玉祥道:“国防部有八个分部长,何必要有一个什么小组?” 杜远程笑道:“冯旅长,这您就不懂了吧,咱们大元帅要准备当总统了。他以前不是提出一条规矩,说是军人不得干政吗?大元帅要做总统首先一步便是辞去军权,这不就是在为辞去军权做准备嘛。有这个小组,不管是谁做第二任国防总长都是个傀儡。” 李宽这才明白过来,道:“大元帅脑子咋想的,这主意真是绝了。” 冯玉祥道:“那小组的名单呢?” 杜远程道:“名单尽管有十二个人,不过核心只有三个人,咱们何总长排在名单的第九位。排名分别是萨镇冰,蒋方震,米少柏,吴佩孚,张作霖,任元星,李德林,然后才是何总长,后面是海军总长,空军总长和宪兵总长。咱们何总长才排第九。” 冯玉祥一拍桌子,怒道:“这不是欺负人吗?”他对何如飞道:“何总长,这么做不公平啊,您为国防军立下汗马功劳,怎么还拍在祝永泉后面,再说了,吴佩孚和张作霖都是什么东西啊?另外,那米少柏是咋回事儿?他怎么排在第三位了?他算什么啊?” 富文成忙拉着他劝道:“焕章,焕章,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这事儿我都为何总长窝火。”冯玉祥一扔筷子,“不行,吃不下去,不吃了。” 奚康永忙劝道:“冯旅长,冯旅长,消消气,消消气。” 冯玉祥一旁的李宽也将他拉坐下来,笑道:“嘎哈生气这么大啊,咱何总长肯定有办法。” “是啊,何总长肯定有办法。”富文成也劝道,冯玉祥嘟嘟囔囔道:“太欺负人了,太欺负人了嘛。” 杜远程冷冷地说道:“欺负你了,又能怎么地?谁上谁下,还不是(王茂如)一句话的事儿,唉,这事儿,咱们就打碎骨头往肚子里吞吧。” “遥行,别说了,咱们喝酒,喝酒。”何如飞举杯,大家喝了一圈酒,却都不开心,倒是奚康永说了一句话倒是让大家缓解了一下,他说:“这么看来,李德林的保定系的人也没得找利嘛,咱们倒也不孤独。” “李德林,草包也。”冯玉祥不屑地说道,“不就是手下有几个密探的特务头子吗?他能跟何总长比吗?” “他不行,不过他背后的两个人行啊,一个赵增福,一个刘健,这俩人一南一北支持他啊。”富文成道。 何如飞道:“今天叫大家来,就是齐心协力,想一想怎么取得成绩,能够重新入大元帅的发言。诸位,我们是一个团队,只有我上去了,你们才能上来,我要是下去了,他们会把你们踩死不可。焕章,你说说看,跟你同期的远不如你赵恒锡,现在的职务是什么?” “第十六军团长。”冯玉祥咬牙切齿道。 何如飞又道:“李师长,你说说,你多少年没有晋升了?要不是我护着你,你的这第八师团长的位置早就被人拿掉了。” 李宽立即说道:“大恩不言谢,何总长,有什么吩咐但凭说一声,我就是你的人,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 何如飞笑道:“我能有什么事儿,我钱也够了,官位呢,也够高了,我能有什么事儿就是担心我被排挤之后你们也遭到打击啊。” “不能坐以待毙啊。”奚康永道,“我听说,要有人进入宪兵总部了,估计我的行动司司长的位置,也要拱手让人了。” 姬向东双眼不断转动,嘴角流露出盈盈笑意,众人不断地抱怨着,只是大家都不说破抱怨与谁人——王茂如的名字还是不提为妙。不过何如飞尽管心中满是怨气,但是却没有喝醉,只是适当有些迷糊了,便停止了饮酒。 此人掌控有度,自我控制能力极强,姬向东望着何如飞心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