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文媛楼内的阴谋(中)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文媛楼内的阴谋(中)

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之后众人散去,何如飞借口心烦便留宿了下来,却没有叫女人陪着,他说自己想清静一下。倒是临走的时候冯焕章走到何如飞跟前,小声地说道:“何总长,我的部队都是跟我从湖北打到湖南,又从湖南打到四川,从四川来到河南,如今一道到北京的老部队,你但凡有什么吩咐,我这一个旅六千弟兄,便是你的左膀右臂,为你左右。” 何如飞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焕章,还是你够朋友。” 冯玉祥道:“何总长待我如左膀右臂,心腹待之,卑职自然对何总长大恩不言谢。” 众人都走了之后,姬向东从另一间房来到何如飞休息的房间,杜远程便立即关好门守在门口。现在的何如飞眉头紧锁,脸上流露出忐忑不安左右为难的神色,姬向东见他果真没有叫女人相陪。还真是一个做大事的人,在烟花之地坐怀不乱,他便走过来笑道:“何总长,看今天的态势,您是越来越被排挤出国防部的领导层啊。” 何如飞苦笑抱怨道:“是啊,自从任元星和祝永泉告了我一个黑状之后,我是越来越被大元帅排斥。而同僚呢?你要知道有句话不是说得好,雪中送炭难,落井下石易吗?今天这种情况,除了那个黑状,不少人在大元帅跟前说我坏话啊。” 姬向东趁机道:“既然如此,您又何必一条道走到黑呢?” “你的意思是……”何如飞心知肚明。只是未曾点破而已。 姬向东心中骂道你何翔云就给我来不懂装懂,便接着话说道:“大元帅不是想要做副总统吗?您就推荐他做副总统啊,只要您掌握了军权。谁做总统都无所谓。你看孙立文,不是傀儡吗? 你看孟恩远,你看徐世昌,都是傀儡。这年月,谁掌握军权,谁才是大爷。我的朋友绝对支持你做国防总长,他们要我帮着传话说。要是你做国防总长,他们会考虑把台湾还给中国。您想一想,台湾啊。要是台湾在你的手中回归中国,将是多大的荣耀!” 何如飞呼吸急促起来,姬向东又道:“除了归还台湾,他们还会贷款给国防军。以此来支持您。” 何如飞想了想。还是垂头丧气起来,道:“不行,太难了。” 姬向东恨铁不成钢道:“何总长,一点也不难,难道你没发现,大好机会摆在眼前吗?你却不要学那袁绍目光短浅啊。” “你来说道一下。”何如飞故作茫然说道。 姬向东见他有意如此心中大喜,立即将自己早就想好的一切说明出来,道:“第一。您是国防军多年的老人,从国防军建立之初。您就在此处,可以说要说了解国防军的人,非你莫属。第二,国防军有大批支持您的人,陆大系,还有原来的模范系,都支持你,另外其他的派系什么绿林系和北洋系都不成样子,近卫系和牙克石系太稚嫩,至于那些逍遥派系的人更是谁做头都行。只有一个对手保定系,可是您看看保定系的那个主事的人,李德林,李德林还是保定军校肄业的。他也就是保定系的老大哥这个身份,除了这个身份你说他有什么能力?做这么多年,一个特务头子都做不好。第三,您有我的朋友支持啊,我的朋友当初能让袁世凯下台,能让张作霖下台,自然也能让您上台。王茂如在国防军做司令的这几年,跟哪个国家没有冲突过,他不是背靠欧美吗?可是你看看现在,欧美一些国家被他玩得早就对他失去耐心了。若是您上台,全世界的国家都会支持你。第四,您上台之后又不是要干掉他,毕竟他这么大的功劳,但是您可以学那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啊。您限制他自由,让他做一个安乐公,即没有让您心里过意不去——何总长,要说您还是太心软了,我那朋友都说不如直接让他乘坐火车炸死——又让他也做了总统的瘾。他不是要做总统吗?还当什么副总统,直接让他做总统,他不乐疯了吗?您哪有对不起他?” 何如飞看似似乎是被姬向东说动的,可是又叹气道:“我现在怕的就是外面的军队。”他分析道:“东南西北的军团,要是一发难,吾辈将死无葬身之地。” 姬向东好笑地说道:“咱们一个一个数,第一军团,新任军团长宫小旗正在北京还没走,您要是控制下来他,然后一纸电令下达给第一军团,让第三师团长王杰君担任第一军团长,白虎军团就肯定就此定住了。第三师团在这次战斗之中出力非常大,可是王杰君这只中亚虎一点奖赏都没有,他肯定心存不满,肯定最容易收买。” 何如飞摇头叹息道:“我和他之间颇有误会啊。” 姬向东不禁笑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王杰君是个人才,您要抓住了,不能因为一点点私人恩怨便就此枉送了人才。且稳定第一军团,只能是王杰君此人。” 何如飞点点头,笑说道:“第二军团便是在努尔干的青龙军团了,新任军团长魏东龄正在北京,控制之后下令随便一个师团长接任,则青龙军团安定矣。” 姬向东拍手笑道:“就是这个道理,另外第四军团玄武军团长雍星宝和第八军团鬼车军团长盖天久就在北京,只要你控制这几个人,晋升他们的下属做军事主管,则大局便定下来了。另外咱们说一说若是您控制北京,哪些军团会支持你。首先第一个便是第七军团凤凰军团,军团长是杜宝三可是你的好兄弟啊,他肯定会支持你;第二个便是第十一军团费朝贵,您的老下属;第三个是第十三军团长顾品珍。您现在有了六个军团了,再说一下保持不动的中立军团,这些人只会望风而行,不会支持你却也不会给你扯后腿。包括第三军团李品仙的部队,第五军团毛子平的部队以及第九军团张镶武的人马,第十军团姜登选的人,还有第十二军团和第十四军团。会反对你的有谁呢,有第六军团赵增福的部队和第十五军赵庆的部队。但是赵增福的人远在两广,而赵庆的人马是由川军桂军和滇军组成,他自己处理军务都一个头两个大,要是他起兵对付你,怕是他手下的人马先把他杀了先给你吧?只有两支部队反对你,你还有什么可担忧的呢?” 何如飞谨慎道:“你能确保毛子平和李品仙的人马会原地不动?” 姬向东大笑道:“其实太容易不过了,他们本来就是一个防着朝鲜,一个防着关东州的。只要我朋友在朝鲜和关东州稍微一牵制,这两部人马肯定动不了啊。”他眯着眼睛微笑说道,“再说您其实已经掌控了第八军团了,手下六个军团,您害怕什么啊。” “第八军团……不好控制啊。”何如飞淡淡地说道。 姬向东苦笑道:“你不是忌惮盖天久吧?他就是个土匪头子,大字都不认识几个,也就是跟王茂如跟得久了忠心不二,这才当上军团长的。你可以问问,第八军团谁服气他做军团长?再说,盖天久做梦都没想过他的老兄弟李宽会投靠您,到时候咱们就直接让李宽设一个鸿门宴,把盖天久给毙了,再让冯玉祥把姜凯同干掉,控制第二十六师团,至于第三十四师团长蔡成勋是一个老实巴交的老北洋,估计他也不想搀和其中,肯定到时候两不帮衬。” 何如飞心中琢磨了起来,越琢磨越觉得有戏。 现在是最好的时候,刚刚封帅完毕,所有的新任军事长官都在北京,而且几天之后要去参观南北军校大比武,而到了保定军校之后,只要制造混乱,控制所有人,就可以控制整个国防部。南北军校大比武的第一天,所有国防部的最高长官都会去参加比武开始仪式。只要一支部队控制住保定军校就行,届时王茂如、蒋方震、吴佩孚、萨镇冰、雍星宝、魏东龄、刘哲等人全都要住在保定一晚。 难得这样一个绝好的机会,机会太难得了——当然比起封帅仪式上的群星璀璨,这个机会并不是最好的,可却丝毫唯一的机会了。 如果不把握这个机会,将来再也没有时机了。 但有一个让他担心的原因是他不知道自己身边谁是王茂如布下的钉子,谁是王茂如的心腹死士。似乎每一个人都是王茂如的死士,又似乎每一个人都不像。所有士兵和卫兵的档案都天衣无缝地像一个普通士兵一般,从外面看上去,都是普通百姓从军。但是何如飞是知道的,王茂如有一批少年卫队死士,在年少的时候便抽走,送到各个人家,等到了年纪便参军,并且担任各军事长官的卫兵。这些人的绝密档案只有在近卫总部才有,而近卫总部的档案也仅有几个人可以看到,就连近卫总长刘湘要看,都必须经过王茂如的批准才可以。 前几天有老熟人给自己递了一张条子,劝服他在封帅之前动手,但是那时候他犹豫了。他犹豫的原因便是王茂如的威名,是的,王茂如的威名吓着他了。 十几年的交往下来,何如飞甚至王茂如是那种不打无把握之仗的人,也被他极其准确的预判所折服。例如派人进入俄国营救沙皇,让俄国的内战持续七年之久,例如派遣日本北上北极圈,肯定是王茂如早就布下的一个大口袋给日本人钻进圈套之中,再例如如今在东南亚持续不断的土著仇杀和在印度持续不断的印度土人暴乱,无不是王茂如精心布置的一场场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