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文媛楼内的阴谋(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文媛楼内的阴谋(下)

现在,何如飞有些迫不及待了,他迫不及待的原因很复杂,即是他承受不了自己的才能被压制,又因王茂如的国防战略研究小组将他继承国防军权力的美梦打碎。 一年之前,他在国防部职务排名还在前三仅次于蒋方震之后,可是现在,有多少混日子的人(吴佩孚、萨镇冰、米少柏等)却排在他前面。尤其是这个战略小组的出现,更是将他未来成为掌控全权的美梦击碎了。 如果王茂如能够将权力传给他,他绝对会听从王茂如的一切指挥,可是王茂如太让他失望了。王茂如选择了一个最保险的方式,那边是权力平分,分好之后放在一个转盘中,而只有王茂如才能拨动这个权力转盘。即便何如飞做了国防总长,也只是一个傀儡,他是不可能做傀儡的,何如飞也绝对不允许自己做傀儡。 姬向东笑道:“翔云兄,其实你并不孤单。” “怎么?” “你有一个老朋友也会帮你。” “什么老朋友?” “李德林。” 何如飞大吃一惊,愤怒道:“李德林,你们和他也有联系?” 姬向东摇头笑道:“别误会,别误会,我们和他没联系,但是我们却知道,李德林其实对你的事情,并非一无所知。你想一想,之前你和谁关系好,你和谁联系,作为特务头子李德林,他能不知道吗?他知道。可是他不说,他也不报告。为什么呢?你知道,你们中国有一句古话说得好。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在等着你呢,他认为你就是那支螳螂,他是黄雀。” “这个李德林。”何如飞不屑地说道,“他就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早就被我掌控在手中,我让他生他就生。我让他死他就死。” 姬向东继续说道:“在你没有成功之前,他是不会动的。他明明知道你有一些不寻常的举动,但是他仍然在等待。他的主意是。如果你成功了,他立即发动袭击,取代你,成为国防军领袖。如果你失败了。他也下令缉捕你。这样他在王茂如面前立下大功,地位飙升啊。” “哼哼,好计策,好计策,好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何如飞冷冷地说道,他来回踱步,犹豫不决。 姬向东继续劝道:“何总长,你已经在国防部地位第九了。你想想,等你地位排进国防总长的时候。估计你已经到了退休的年纪了,那还有什么机会?再说,再过二十年,王茂如的儿子们就长大了,他能不把江山传给他的儿子们?你更没机会了。近的时间比较,你不如任元星和祝永泉受重用,远的时间看,你不如冯尹彬和他儿子们得到支持。机会只有一次,只有一次啊。” 何如飞挥挥手,道:“容我想想,容我想想。” 姬向东坐在一旁淡淡地说道:“何总长,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何如飞踌躇不已,对于背叛王茂如,他是早就有心理准备的。他手中拥有庞大的支持势力,作为陆大系的他颇有手腕地瓦解了模范系,并且将模范系大部分收入到自己的旗下,同时他还拉拢了保定系的骨干人才,将李德林的左膀右臂赵增福和刘健一南一北推荐了出去。可以说,现在的国防部陆大系是唱主角,其他的派系也只有魏东龄和刘哲的近卫系能够与之抗衡,可是王茂如又将魏东龄和刘哲外派出去了,近卫系也在国防部内没什么骨干了。 基于这些原因,何如飞才认为他已经坐稳了王茂如继承人的位置,只等着王茂如卸任了。但是王茂如却推出了一个国防战略研究小组,最重要的是战略小组的核心人物是他一直都轻视的人,岂能让他甘心。 尽管何如飞有支持者,但是这些支持他的势力在他与王茂如冲突之后,还会不会支持他,其实他心中也没有把握。他以前的对手是李德林,他觉得和李德林的斗争就想是猫捉老鼠一样,他没有要完全打败李德林的意思,什么叫做狡兔死走狗烹?如果李德林的保定系完全被他排挤出国防部,那么他就可以直接威胁到王茂如了,王茂如岂会愿意看到这种情况?这也是李德林屡屡出现错误,何如飞却没有穷追猛打的原因。 真的要造反吗?何如飞问自己,造反有什么好处?不造反自己有什么好处?若是造反失败了,自己将会怎样? 事实上何如飞完全明白自己在害怕什么,他所害怕的并非是造反失败,而是长久以来王茂如在他心中的威严。即便失败了,他也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他的三个老婆给他生了五个女儿,找算卦的人算了一下,他这辈子是没有儿子命,而他只好跟他的哥哥过继来一个儿子。所以,被“高人”说他将不会有亲生儿子的他本人,不怕造反失败。但是却不能不想着失败之后的后果,王茂如对那些背叛他的人绝对心狠手辣,例如王佳全一家全部死亡,便是如此。若是当初他不背叛王茂如,到现在估计能做一个军团参谋长或者总部司长了。 要是自己做了国防总长,掌控全队,一定要比王茂如更狠,更有手腕,才能镇住全国的大小军官。 姬向东道:“何总长,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您想一想,您过去的所为,如果有朝一日被王茂如发现,您也是一个死。是谁向我的朋友秘密传递了消息,说王茂如会乘坐飞机从哈尔滨抵达沈阳的,最终害死了他的小舅子?是谁数次支持民党的特务在关外建立培训站,训练反王茂如机关的?是谁与黑龙会合作,将军事行动消息传递给大日本帝国的?您觉得。你的消息透露之后,东亚恶魔会饶了你?” “不会。”何如飞冷冷地说道,盯着姬向东道:“除非你们出卖我。” 姬向东哈哈大笑道:“出卖你?我们能得到什么?王茂如不缺伙伴。我们就算是跪在他面前,也只不过是一群蝼蚁。可是我们对于你不一样,我们支持你,是能过获得更大回报的。战国时期吕不韦支持嬴政,现在我们支持何总长你。而且你怎么知道就会一定失败呢?按照我所说的,成功触手可及。在军队之中你已经有了几个人选了,其实军队嘛。不需要多大的动静,只要你控制了中央就行。” 何如飞想了一下,像是在自言自语地说道:“如果发动军变。能够第一时间就被我控制的有奚康永的宪兵总队,李宽的第八师团,冯玉祥的73旅,张宗昌的54旅。苏鲁军区费朝贵的精卫军团。如果一天之内不能结束。这些人会不会背叛我,尚未可知。” 姬向东说道:“何总长,我的朋友准备了三百万日元,他们祝你马到成功。” 何如飞苦笑道:“三百万日元,我个人的资产就有五百万了,三百万日元就能发动一次兵谏?你未免也太小瞧一切了。” “那只是首付款而已。”姬向东笑道,“如果你成功,我的朋友可以支援你两千万日元的建设资金。”何如飞这才动容了一下。随后姬向东小声地说道:“何总长,其实你还有一支力量。” “什么力量?” “在天津日租界。我的朋友的海军陆战队,他们可以乔装成中人帮助你。”姬向东的双眼中闪烁着贪婪和。 何如飞到底不想出卖国家,日本人可以帮助他,但是他也知道日本就是一记毒药,绝不能依赖他们,所以他坚决地摆手并冷冷地说道:“不需要你们出兵帮助!我要是真想明白了,我自己的力量就足够了。中国人的事情,还需要我们中国人自己解决才好。你的朋友的好心,我心领了,但是拒不接受。日本人的钱可以进来,但是日本人的军队,我绝对不允许他们再踏入中国领土上。姬先生,这是我的底线。” “何总长的爱国情怀让姬某人钦佩不已,中国有您这样一位不卖国的人做领袖,堪称中国之福。比起向苏俄出卖克孜勒要塞的王茂如来说,显然您才是更加爱国的军人。他只是披着军人外衣的政客而已,佩服,佩服啊。”姬向东笑道:“既然如此,我们也要尽到朋友的职责。对了,我还有一个对你来说有趣但不一定有用的消息,据我的朋友的帝国情报机构所知,王茂如的个人财产可能达到二十亿银元,是去年国家收入四倍。” 何如飞惊讶道:“二十亿银元?” 姬向东点头笑道:“你一定想不到吧?作为华夏银行的最大股东,他现在可是全中国最有钱的人。中国的财富,为什么要流入到他一个人的手中呢?何总长,你有多少身家呢?” “几百万有的。” 姬向东感觉可惜道:“这就是说,他在发财的时候,却没有想到你,而你现在时时刻刻在想着他……啧啧啧,你不觉得你所做的一切都不值得吗?” 何如飞握紧拳头,罕见地露出贪欲道:“二十亿,二十亿银元,居然有二十亿。干了,我要是能拿到这二十亿,全队还不都得听我的?真没想到国家这么困难,大元帅个人却有这么多钱。”他盯着姬向东说道:“我如果军变的原因你应该清楚吧?国贼不除,国家贫瘠啊!我发动军变完全都是为了国家,完全都是为了我的祖国啊。” “是啊,为了东亚的和平和发展,为了亚洲民族,你都应该成为中国领导人。”姬向东立即蛊惑说,拱手道:“在这里,我要先向你祝贺一下,大元帅,中国在你的带领下,一定会成为世界霸主的。” 何如飞双目炯炯有神,难得地野心四溢,姬向东的嘴角却露出了冷笑,任你何如飞多聪明,但是在权力和金钱的贪欲面前,还不是被我说动。帝国,你重新控制中国的机会就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