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三百万日元到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三百万日元到手

次日,王茂如再一次与国防战略研究小组所有成员,对陆军改制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工作,并讨论了陆军改制的可行性和重要性。 这是国防军事战略研究小组的第一次活动,也是未来几年中国防军最重要的改革。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讨论,最终举手表决认为,陆军改制在所难免,但是时间却不能仓促,需要五年的时间来消化。 小组认为最终决定第一年(1923年)以军官轮换为主,使得全体军官重新洗牌调换位置。 第二年(1924)年以一两个军团作为试点,王茂如认为应以第二军团青龙军团和第三军团腾蛇军团率先试点,改制之后第二军团将保留青龙军团称号,在编号中为第二集团军,第三军团改为第三集团军。 第三年(1925年)改制部队将增加五个军团,分别是第四军团、第五军团、第六军团和第八军团。 第四年(1926年)改制部队有第一军团、第七军团、第九军团、第十军团、第十一军团、第十四军团、第十六军团。 第五年(1927年)第十二军团、第十三军团、第十五军团最后完成,全军陆军改制做到全部完成。 一向脾气甚急的吴佩孚认为陆军改制太过缓慢了,五年时间世界上能发生很多大事,他提出三年计划,如果三年可以完成便三年完成,不必一定要五年时间。 王茂如笑说五年时间其实已经很短了。三年的时间实行改革就相当于想一口吃个胖子——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一下子把自己撑死。王茂如笑说我同意你的一句话,那就是能够抓紧时间就抓紧时间。世界形式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五年时间苏俄帝国应该恢复过来,日本的军国思想应该越来越旺盛,世界列强的经济应该逐渐恢复,中国再一次面临着各国觊觎的时期。 而后军事战略研究小组集体表决,通过了陆军改制计划,并以国防战略研究小组的名义想所有军队发布公告。经军事战略研究小组表决。经大元帅王茂如批准,今年开始实行国防军改制,在年底之前完成国防军军官轮换。 因军官轮换。也使得军官司忙碌了起来,很多人希望自己能够别被换到太远的地方,纷纷送条子打电话给浦定求情。浦定很是为难,便找到王茂如。王茂如说道:“谁跟你求情的。你把名单列出来,他们去哪我来决定。还有你告诉他们,军官司的一切信息,都会汇报给我,谁贪生怕死,谁偷奸耍滑找关系,我都第一时间知道。” 浦定递交了一份名单,王茂如随后批示。这些人调到最艰苦最困难条件最差的地方,如果他们干不好。就给我滚出国防军。一系列的人事调动,立即让那些想走关系的人打住了念头,赶紧老老实实地听从安排。军官司本来就工作繁重,若是还估计这些人的感受,那些人的感受,这工作还怎么做?王茂如发表全军通知,要求所有军官必须配合军官司人事调动,如果有不满意的,给我把不满意吞进肚子里,或者离开军队。 此时的何如飞通过动员司副司长朴治国收到了姬向东给他的三百万日元支援经费,他让姬向东给他十张三十万的日本正银银行的本金支票,姬向东很快做好了。实际上在这个钱没有到手的时候,何如飞还是心存矛盾的,当三百万日元到手,何如飞这才下定决心。随后他再一次与冯玉祥,奚康永,富文成,姬向东合计商议了一番,怎么能够在两天之内消灭控制王茂如的势力和影响控制国防部。 姬向东早就给何如飞亲自制定了一份看似天衣无缝的计划,三日之后王茂如携带全体国防军官员在保定军校参观南北军校大比武,并且在保定军校住宿一宿。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而且何如飞得到的情报是警卫力量并不是十分充足。如果此时控制保定军校,则一举控制了整个国防部。 何如飞对这个计划进行了补充,准备在7月15号这天整合七支部队,他们分别是:何如飞的警卫队、冯玉祥的73旅、李宽的第八师团、费朝贵的精卫军团、军务总司下辖北京新兵站的新兵、白俄雇佣军、宪兵总部的部分宪兵,除此之外,还可以联系张宗昌加入他们的队伍。 计划首先让张宗昌的部队发电报过来,说需要宪兵去轮换。奚康永派出一队宪兵北上中途下车,告诉他们有人(诬陷给吴佩孚张作霖等北洋旧军人)发动军变,让宪兵们前往保定解救大元帅王茂如。 这些人天黑之后会抵达保定,恰好趁着天黑制造混乱。 而由冯玉祥率领他的73旅紧随其后,在宪兵和保定军校的警卫混战的时候,打着平定叛乱的旗号,一举攻克保定军校,控制住所有人。 在北京,首先由李宽宴请戍卫司令盖天久,因为李宽是盖天久的老下属,盖军长一定想不到李宽会害他。控制住盖天久之后,李宽率领第八师团占领第八军团司令部。 这时候冯玉祥应该已经控制了保定,何如飞在保定军校出面以国防部的名义发电晋升李宽为第八军团军团长,掌控京畿戍卫部队。 随后北京新兵站的新兵负责进攻近卫总部,白俄雇佣军负责进攻国防部,何如飞的警卫队负责制造混乱,造成北京城的动乱,此时李宽控制的京畿戍卫部队开始控制整个北京城,镇压动乱,并将责任推卸给白俄雇佣军,说是这些俄国人心存不满蓄谋已久。最终将整个军变造成的混乱死伤的责任全部推卸给白俄,而负责联系白俄的,将会是动员司副司长朴治国。 不过奚康永认为他未必能够完全控制得了宪兵,在他的上面还有一个宪兵总长何安定,何如飞面无表情地说道:“何安定那天应该在保定,你无须多担心。至于调集的宪兵如何哄骗他们向保定军校进攻我也有办法了,一定会让这些人相信一定是王茂如受到挟持。这一队宪兵的目的是在保定制造混乱,让保定军校的警卫们彼此怀疑。一旦他们产生混乱,冯玉祥的军队才能有借口平叛。我们只是需要一个借口而已,一个借口!” 冯玉祥道:“我的军队中那些军官生也很麻烦,何总长,我能否……”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何如飞冷血地点了点头,说:“一切妨碍我们计划的,都要消灭。” “是。”冯玉祥敬礼道。 何如飞拍手,提醒大家道:“诸位,我们已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如果失败,我们都将被株连九族,不成功便成仁,为了成功,我们要不惜任何代价。” 富文成问道:“我们杀不杀大元帅王茂如?” 何如飞想了想,道:“不杀,但如果他昏迷或者残废,对我们来说更有用。控制住局势之后,我们完全可以推卸给叛军,说是叛军做的。” “谁是‘叛军’?” 何如飞哈哈大笑道:“谁都可以是‘叛军’,但是我希望这个‘叛军’是吴佩孚,张作霖和萨镇冰这种老北洋的人,如此我既可以打压这些人,给一些反对我的人警告,又可以拉拢国防军体系的人。”一切计划初定之后,何如飞让大家谨守秘密,并且写了一封誓死铲除王茂如的决心书,大家按了手印,各自回去准备。 众人走后,何如飞对副官杜远程说道:“你现在想尽办法伪造一份大元帅王茂如紧急手令,手令的意思是军中以萨镇冰为首的老北洋将领准备军变,王茂如下令宪兵大队紧急晋升为大元帅近卫队,前往保定军校平叛。我担心奚康永只是个纸上谈兵的蠢货,搞不懂宪兵大队的人。” 杜远程小心翼翼地问道:“总长,有人相信吗?” 何如飞坏笑道:“有一个人出现,别人会不得不相信的。” “谁?” 何如飞道:“你现在和谁的老婆在一起呢?” “啊?”杜远程惊讶不已,“总长,原来你……之前让我勾引那人的老婆,便是用作现在!” 何如飞哈哈大笑拍着杜远程的肩膀说道:“算计要长远一些,别以为我让你勾引别人老婆仅仅是为了玩女人吗?” 杜远程伸出大拇指道:“何总长,高!实在是高啊!” 而在随后的几天里,何如飞按照姬向东的计划,分别控制部队,利用军官的升迁来稳定国防军。当国防军稳定之后,再释放国防部的军官们,这样即使他们出来了,也只是傀儡了,什么也干不成了。 对于何如飞最讨厌的安全总部的特务们,富文成提议也由他率领那三千新兵去剿灭,把特务们一个个都抓起来给干掉,这些特务他们看着不顺眼很久了。军务总部和安全总部的矛盾源自于何如飞和李德林的矛盾,两个部门也是面和心不合,当然在一个系统中两个部门倒不可能撕破脸皮。可是如果何如飞掌权的话,安全总部的一群人估计没有几个有好下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