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致命的背叛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致命的背叛

得到资金支持下定造反决心的何如飞也在积极地给自己安排后路,他做事谨慎,除了考虑成功他还要考虑万一失败怎么办,他的家人他的三个老婆和四个女儿一个养子怎么办。当然,如果成功了,固然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但失败了?他的家族将万劫不复。想到这里,他还是谨慎地将自己的决定告诉家人,他立即回到家中将他的三个夫人叫在一起来,到了一间阁楼间屏退所有人。 三个夫人见何如飞神情紧张,且屏退了所有下人甚至孩子们,都面面相觑不知打他要做什么。 他的大夫人何梅氏是直隶邯郸人(民国邯郸属于直隶省管辖,直隶省省会天津市),在直隶也属于大户人家,三个夫人中何梅氏是何如飞的结发妻子,给他生了一个女儿,二夫人何段氏无子女,三夫人元何氏尽管是歌女出身但一连给他生了三个女儿。因为没有一个夫人给何如飞生儿子,这三个夫人的地位倒是很稳定,何梅氏还是大姐,她的话也最有发言权,她好奇地问道:“老爷,你叫我们来这里做什么?神神秘秘的,莫不是发了财?” 何如飞无心玩笑,神色凝重道:“夫人们,你们现在收拾一下细软,明日一早以回乡祭祖的名义,取道去山东青岛,再去日本。” 三个妻子惊讶不已,何梅氏问道:“去日本?为什么啊?” “别问那么多,每个人都带上一张支票。”何如飞给妻子们的手中都塞了一张支票。三个夫人看了一眼大吃一惊,居然是三十万日圆的支票,这也太多了。叁拾万日圆什么概念。一日圆兑换2.5银元,也就是说75万银元啊。 老三何元氏出身歌女,很是有眼力和心智,小主意也多得很,她立即猜想何如飞一定是犯了什么案了,惊恐道:“老爷,您不会是得罪大元帅了吧?所以才让我们跑路?” 相比之下何梅氏与何元氏。二夫人何段氏便有些傻乎乎的,她本就是个女学生,被何如飞看重之后强取进门。进门之后一直生不出一儿半女,三个夫人之中何段氏平日最受欺负。只是她却是三个夫人中最漂亮的一个,有些天然萌呆可爱的样子,倒也是最受宠爱。何如飞喜爱她最大的原因便是她不够精明。便如一个花瓶一般。精明的男人反倒是最喜欢这种花瓶女孩。不过就算何段氏是再傻,此刻她也明白过来了,有些害怕地说:“老爷,要不然,要不然你就跟大将军磕头认错呗。我不想去日本,打麻将的人都没有呢。” 何如飞哭笑不得,望着何段氏又气又好笑,道:“你他娘的别放屁。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一个月之后如果我出事。你们就在日本把女儿和儿子带大,如果我派人接你们,你们回来之后就是国母。” “啥叫国母?”何段氏傻乎乎地问。 何元氏立即拍手道:“那我更不能走了,我要留下来陪你,让大姐和二姐走。”说着抱着何如飞的胳膊撒起娇来。 何梅氏心中骂道骚狐狸,也抱着何如飞的胳膊说道:“老爷,我也要陪你……” 何如飞用力一甩胳膊甩开两人,怒道:“这是命令,必须走,谁不走谁我就休了她。” 何元氏立即抽抽涕涕地说道:“老爷,你一定要好好的啊,我们全家可都指望着你呢。” 何如飞叹道:“好,我一定会成功的。” 晚上何如飞没有在家中住,而是去了总军务部动员司的新兵站,在新兵站与富文成以研究为名义,商量如何完善计划。时间太仓促了,何如飞自己也觉得后悔了,如果再给他十天,不,再给他五天,他绝对会将这个计划完善得天衣无缝。 而另一边,呼伦贝尔路28号何如飞的家里,二夫人何段氏等到大家都休息之后,才悄悄滴窜进了衣柜,打开衣柜下的一个暗格。里面是一台小型的发报机,她瞧瞧地打开电源,发出频率波段,然后发出一串信息:欲政变,急。发出之后,她立即关闭好,并做好了掩饰,从衣柜中钻了出来,回到床上继续睡觉。 此时的国防部安全总部,李德林的亲信柏佳杰迷迷糊糊地正要睡觉,突然密电响起,他立即清醒了,这东西十年半月都不响一次啊。他立即将的密电翻译出来,特工1398号,欲政变,急。 什么意思?他立即打电话给李德林,李德林已经睡了,被柏佳杰的电话吵醒了,很是不悦,问道:“小柏啊,什么事?” “李总长,急电。” “念。” “特工1398号,欲政变,急。” 李德林一下子清醒了,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瞪着眼睛似乎不敢相信,手中电话传来喂喂喂的声音。妻子李张氏推了他一下,李德林这才恢复过神色,说道:“没什么,你睡吧。”然后他对电话那边的柏佳杰说道:“先挂了,没事。” “是。”柏佳杰心中所有疑惑,但是还是没有问什么,挂了电话。 “何翔云啊何翔云,你终于忍不住了。”李德林冷笑着心想,“机会,这就是机会啊,你三番五次戏弄与我,真以为我不知道吗?何如飞啊何如飞,你这个贪心不足的家伙,我早就有证据表明你曾经间接出卖过大元帅。可我就是不说,因为这些都是嫌疑,一个嫌疑打不死你,所以我就是让你继续错下去。你真以为我一切不如你?你真以为你身边的人都是你的心腹?呸!何如飞,你就猖狂吧。” 他美滋滋地点了一根香烟,一面抽着一面想着。 这个“急”字,说明特工1398号得到的情报非常仓促,也就是说何如飞最近就要动手,今晚?不可能,今晚没听到有什么响动啊。而且政变是什么意思,那就是要掀翻王茂如的领导啊。想要干掉王茂如并且掌握权力只有一个最好的机会,那就是7月15日也就是三天后在保定的南北军校大比武,届时国防军全体成员都会在保定住宿一宿,担任南北军校生的比赛监督。 是的,李德林狠狠地吸了一口,心中狂喜,一定是这样的,他只需要三四千人马就可以控制保定军校,然后发动政变,担任国防总长。只要何如飞抓到王茂如了,他就可以堂而皇之地返回北京,和与大元帅王茂如有着深仇大恨的民党联手由大总统宣布何如飞担任国防总长,这样一来他可以立即成为新的摄政王了。 “他怎么敢……我要去查一下。”李德林对妻子李张氏说现在有紧急情况要处理,你在家带着孩子,李张氏见他慌张,便说你万事某要着急,我自会带好孩子。 抵达国防部安全总部之后,李德林将最近几日中国尤其是北京的情报整理了一下,的确发现极为不寻常的举动。何如飞与各个军官来往密切,尤其是73旅旅长冯玉祥和第八师团长李宽——京畿戍卫部队!何如飞一定是要通过控制京畿戍卫部队来进行军变。 李德林几乎立即就想向王茂如报告了,可是当他拿着电话的时候,却犹豫了起来,我一定要告诉王茂如吗?在这其中我能获得什么好处?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无利不起早。他李德林也看清了,王茂如是绝对不会制定继承人的,既然如此他也该为自己着想了。 告诉大元帅,我还是安全总长,我还是我,或者会更得王茂如信任,但最多就是千年老二。 李德林望着窗外,我要怎么办?我要怎么做? 我是要保护大元帅,还是继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呢? 如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话,在何如飞军变成功之后我派人刺杀了他(何如飞),打着为秀帅报仇的名义……哼哼,国防总长的位置不就是我的了吗?而且可以以秀帅继承人的身份清洗民党,继而军权政权一把抓,这件事太好了。 如今何如飞恐怕还不知道,他的二夫人何段氏其实是我的最出色的间谍,我没有将安全总部最出色的的间谍派到国外,而是留在你的身边,就是在等待今天。在何如飞成功之后,立即让何段氏刺杀何如飞,大事定下了! 但是,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如果自己杀了何如飞而王茂如没有死,或者何如飞原本只是软禁王茂如就糟糕了,以王茂如的心智和威望,他一定能够重新纠集旧部,恢复统治。若如此自己派人刺杀何如飞反倒成就了王茂如,为他人作嫁衣裳。 不行,不行。 一定要逼何如飞杀掉王茂如,何如飞不杀王茂如,自己也要杀掉王茂如栽赃嫁祸给何如飞。何如飞控制了国防部,一定不敢对老臣旧部下手,他肯定会收买的手段拉拢所有人支持他,以避免八年前段祺瑞所犯的错误。所以可以肯定地说,何如飞上台,自己反倒性命无忧,权力不愁。 只是有这么一个好机会,如何不利用呢?自己为王茂如鞍前马后这么多年,对其忠心耿耿,你的死,对我是最大的回报啊。 李德林的背叛,才是对王茂如最大的打击,一直以来王茂如都以为能力平庸的李德林忠心耿耿,可是现在,连李德林也无法抗拒权力的诱惑了。所谓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何如飞与李德林的背叛对于王茂如来说,将是他成为这个帝国主人之后最大的一道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