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危险临近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危险临近

王茂如不死,何如飞便不能身败名裂,王茂如不死,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将是给王茂如打下手,所以王茂如一定要死!何如飞不杀他,那只能自己派人趁乱杀死王茂如,只是谁来杀王茂如?这又是一个问题。 李德林想来想去,想到了当初帮他动手除掉郭松龄的人,吕荷旭。吕荷旭因为擅自杀了郭松龄,引起王茂如的不快,被从中情司调到了保定军校担任保定军校的教导主任工作。等何如飞发动叛乱的时候,让吕荷旭趁乱暗中刺杀王茂如,如此一来恰好可以借何如飞的刀杀了王茂如,让何如飞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想到了这里,李德林忽然担心柏佳杰将今晚的急电告诉别人,他立即打电话给柏佳杰让他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叮嘱道:“将今天晚上的电报烧掉。” “烧掉?” “对,烧掉,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是。”柏佳杰心中隐隐约约觉得一定有什么要事即将发生。 李德林便没有想着柏佳杰继续活着,柏佳杰于次日被李德林派遣前往广州参加广州香港中情司建设的督查工作,在飞艇起飞不久直呼,因为飞艇的氢气鼓掌引发爆炸,飞艇坠落后二次爆炸,导致飞艇上的所有人全部遇难。按照李德林的指示,柏佳杰也乘坐这一艘飞艇上,在查找尸体的时候,因为全都烧焦了。根本辨认不出来谁是谁。 但烧焦的尸体让李德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此事天衣无缝了。 7月13日,何如飞像往常一样进入到国防大楼。来到主会议室继续参加会议,他见到李德林正在门口和人寒暄,便走过去抱拳说道:“尚云兄,看你双眼肿眼袋,莫非昨晚与嫂夫人太过恩爱?”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李德林苦笑道:“好你个何翔云,老不正经的家伙,我这是看了一宿全国各地情报啊。我哪像你啊。家里三个如花似玉老婆,我只有一个黄脸婆,早就没了激情。要不是给我省了三个儿子。我也早就学你娶她三四个女人了。” 提到李德林的三个儿子,何如飞气得脸色大变扭头就走,不再搭理他。谁都知道何如飞想生儿子想疯了,偏偏家里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生不出一个带把的。弄得何如飞在众人面前很没有面子。还得从大哥家过继来一个男孩当儿子养。但是养子总不如自己亲生儿子吧?而李德林的老婆肚子很是争气,他就一个老婆,却一连给他生了三个,各个都是带把的。所以尽管何如飞能言善辩,但每次跟李德林斗起嘴来,只要是李德林开头说我那三个儿子,何如飞只能郁闷得不说话了。众人忍俊不禁起来,这两人斗嘴倒是国防部一大趣景了。 王茂如走过来的时候也听到了脸上也挂着笑意。对一旁的吴佩孚笑道:“这两个人,老大不小了。跟小孩似的。”吴佩孚也难得地笑了起来,随后在王茂如主持下会议便开始了。 王茂如在此重申了国防战略研究小组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并且对于小组的作用也有了更加明确的规定。王茂如强调了战略研究组是一个对国家军事战略和国际军事战略做出预判并提出建议的研究小组,它在大方向要着眼于涉猎全球战略。而最终决定权将归王茂如,由王茂如做出最终裁决——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一点,那就是由王茂如决定,而不是说国防总长或者国防军司令决定。 何如飞更加确定了王茂如绝不会放弃手中的权力,而且他敏感地察觉到了,对于他和他的陆大系,王茂如正在逐步打压。他心中冷笑着,桌子下紧紧握住了拳头,表面上却装作毫不在意一般。等到会议结束之后,他随同大家鼓起掌来,并且握紧了米少柏的手恭喜他。 随后李德林得知消息,73旅冯玉祥所部希望这几天进行全旅急行军拉练,目标是直隶省沧州县,他们要在7月15日早上这一天从北京出发,晚间抵达沧州,在沧州进行宿营之后,次日从沧州返回北京丰台。而京畿戍卫司令盖天久根本什么都没有想,居然在老部下第八师团长李宽的劝服下,批准了拉练计划。不过他拒绝了73旅请求携带两个基数弹药的请求,要求他们携带同样重量的负重物,冯玉祥笑呵呵地说自己只是锻炼一下,省的其他军区的兵看咱们京畿戍卫部队一个个都享清福。 是了,冯玉祥的部队,一定是他,也一定是7月15日!时间有些紧迫啊,李德林立即暗中着手布置起来,但是他现在有个问题,便是李木鱼挡住了他的计划,他的一举一动李木鱼都能够知道,委实不太好办。恰巧此时在上海,中情司和缉侦司发生了冲突,李德林向王茂如推荐由中情司司长李木鱼前往上海进行处理。这本就是正常的请求,李木鱼也没有多想,王茂如更没有想到,于是李德林得以顺利掌控中情司,将所有情报拦截在他那里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既要保证何如飞的计划实施,又不能让他过于顺利,最好能两败俱伤,他好从中渔翁得利。 而在得知王茂如主动将权力减小之后,很多人纷纷大吃一惊,唯独杨度高兴起来,他立即与高仕滨商议,现在是到了黄袍加身的时候了。随后两人分别找到各个议员,让他们提出请国防部长王茂如担任副总统一职。 由于总统是由众议院选举产生,这件事也落到了众议院议员身上,一个来自辽宁叫做石俊的众议员立即在国会上提出:“既然大总统孙立文因病不能处理政务,第一副总统辞职,第二副总统也辞职,中国无总统,可提前进行大选了。” 当即有民党议员反对说道:“大选是在明年年初进行拉票,一切按照法律来办,如何能胡乱竞选?” 而更多的青促会的议员站起来喊道:“我们支持提前大选。” 青促会和复兴党两个忠于王茂如的派系就站了众议员半数以上的席位,他们的建议代表了大多数议员的意见,继而形成强大的声音。而进步党则首尾两端,且选票较少,议员也较少,他们保持沉默。民党声嘶力竭地反对,民党人数虽然少,但嗓门不小,顿时国会吵闹了起来。 得知国会众议院的吵闹,杨度对高仕滨说道:“事情快成了。” “事情快成了?”高仕滨奇道,“我怎么觉得事情更加复杂了?” 杨度笑道:“别看现在吵得热闹,那时还没有到真正关键的时候,大家在等待一声令下。” “一声令下……”高仕滨道,“是不是大元帅点头?” “然也。”杨度笑道。 在何如飞手下紧急行动的时候,两外三个机关也没有闲着,缉侦司冯尹彬做好了一个计划,起名为“廉政风暴”计划,他们将联合内务部和廉政公署共同在几日之后对民党进行一次大袭击。由廉政公署出面,以民党官员涉嫌受贿行贿等罪行进行缉捕,而内务部则对民党的党员行为进行查证,例如偷情、通奸、斗殴、恐吓等等。总之,这是对民党特务机关的一次大反击,对民国的所有党派的一次大梳理,以民党鸡,整合复杂的党派关系。在王茂如的理想中,未来的中国只有两个党派,即代表鹰派的青促会和代表鸽派的复兴党,但这两个党派实际上是一个体系出来的,表面上的两个党派仅仅是为了防止让外国人说民国是独裁国家而已。这次梳理完民党之后,全国政治将越来越稳固,也将更加接近王茂如理想中的中国模样。 而军情司此时正要做的事情是按照王茂如的吩咐,将国防军第17兵工厂即化学生物武器兵工厂制造的超级流感病毒运送到日本,准备在日本进行投放实验。与此同时,军情司也将这个超级流感病毒偷偷运往了非洲、印度、欧洲和美洲。一瓶十二毫升的密封病毒,可以造成数十万人的感染,这种病毒的传染性强,专门针对抵抗能力较弱的欧美人群使用,首先投放到日本也是想看一看在黄种人身上的传染效果是否理想。这个恶魔一般的计划,早在去年王茂如视察化学生物武器兵工厂的时候就开始实施了,而且这种病毒的解毒药品其实极为简单,就是中国常见的板蓝根。位于齐齐哈尔和哈尔滨,长春,沈阳和太原的诸多中药厂已经加班加点开始制造油纸包板蓝根,准备将来大发一笔——当然,这些药厂当然不明白为什么要一下子生产这么多板蓝根。 不过对比其他两个机构,中情司倒是显得很清闲了,仿佛封帅之后国家一下子安稳了,中情司的作用也消失了一般。安全总部总长李德林反倒是下令中情司调查起今年上半年直隶省暴雨河堤绝口的时候,有没有贪污受贿的事情来,俨然将廉政公署的工作当做中情司的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