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南北军校大比武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南北军校大比武

民国十二年7月15日,王茂如早上便抵达保定军校,观看南北军校大比武。 今年的军校大比武总共有十六所军校参赛,由于保定陆军士官学员是主场比赛,因此该校的学生们也特别的卖力表现。每支代表队由最多五十名参赛队员组成,比赛项目有26个项目,分别是10公里全副武装行军、5公里全武装越野、500米障碍跑、步枪(民九步枪)200米卧射、步枪100米卧射、步枪小组刺杀、机枪(s2机枪)53发单鼓200米距离点射、冲锋枪(c2机枪)37发弹夹50米距离射击、62毫米火箭筒爆破、手榴弹投掷、榴弹枪爆破、65毫米迫击炮射击、70毫米步兵炮射击、75毫米野炮射击、班组突击、100米障碍泅渡、5公里泅渡、地形测绘、电报快译、土木工程作业、夜战对抗、伪装、侦查、汽车运输、坦克移动射击、机械维修。 比赛从七月十五日开始一直持续到七月二十八号结束,总共用时十三天,因此在第一天举行阅兵仪式之后就已经开始比赛。26个比赛项目以积分制决定,十六支参赛队伍取前十名名次,第十名获得1分,第九名获得2分,以此类推第一名获得10分,后六名中则零分。如果两个并列第一,则取平均分,各自9.5分,如果两个并列第五,则取第五名和第六名分数平均计算各的5.5分。 国防总长王茂如亲自宣布,全校大比武开始。并作为500米障碍跑的裁判一员,与国防部军校司和参谋司派遣下来的军官一同负责比赛的监督,而国防战略研究小组的成员会在随后的每一天轮番派遣一人做裁判长负责裁判监督。第一天是王茂如做裁判长。最后一天也是王茂如做裁判长。 第一天的比赛项目不多,上午短暂的阅兵仪式结束后,在下午进行两项比赛,分别是500米障碍跑和手榴弹掷弹。 500米障碍跑是国防军最基本训练项目,每一个士兵都要受训,也是最能考验军队本领的项目。士兵携带一支民九步枪、刺刀、一个基数弹药(120发子弹)、三个弹夹、五枚手榴弹、钢盔和水壶进行穿越栅栏,攀岩。越野,爬过铁丝网,泥水。障碍,独木桥,绳网等。参赛队伍由五人组成,取前四名成绩计算总用时。 各参赛队伍总共进行五轮比赛。为了节约时间第一名参赛队员行军一分钟第二名参赛队员出发。令每支队伍有一名替补队员,以免意外受伤超过两人后该队伍成绩无法计算,但是如果一支队伍三个队员受伤则必须取消比赛资格了,因为三个人的成绩再怎么好也不如别人四个人的成绩相加好。 今天比赛的顺序是按照抽签的顺序,第一个比赛的是广东湛江陆军士官学院,去年该代表队在500米障碍跑上拔得头筹,一举震惊了所有人,这次参赛的人员还是去年的五个代表。 王茂如站在一旁吹响了哨子。一个身高一米六五左右的南方小个子军官如离线的箭一般窜了出去,这小子速度太快了。爆发力太好了,把王茂如都看得呆住了。升高这么矮却有这么强的爆发力,也不知这小子是吃什么长大了。三个计时员紧盯着参赛选手即时,最终这个小个子以3分15秒完成了这次成绩。而在他之后的队友随后取得了3分27秒的成绩,第三个选择则更加惊喜地取得3分06秒的成绩,最终取得前四名的成绩总用时比去年还少了3秒。 王茂如对这第一个小个子广东军官笑道:“好小子,很不错,爆发力很好啊。” “多谢大元帅赞。”皮肤黑黑的小个子军官笑得露出洁白的牙齿来。 “你以前是做什么的?怎么会有这么强的爆发力?”王茂如问道。 “我以前系猎人,满山追住狐狸同野鸡。” 王茂如大笑道:“怪不得,这负重500米还不是手到擒来嘛。” 此时第二支代表队也准备好了,第二支代表队是努尔干兵王学院,而第一个代表居然是董淮清。王茂如惊讶不已,问道:“怎么是你?” “报告大元帅,是我。” 王茂如点点头,满意地说道:“好小子,原来你还真不错,有没有把握?” 董淮清自信满满地说道:“报告大元帅,没有把握我就不会是第一个跑的人了。” “好,看你的了,别给你们努尔干兵王学院丢人,也别给我丢人。”王茂如加油道。 董淮清小声地回答道:“是,义父。” “准备好吧。”王茂如拍了拍他后背,吹响了哨子。 董淮清不愧是从小跟着枪神李书文习武长大,身体素质远超常人,他身强力壮双腿修长双臂坚实有力,堪堪动如狡兔一般。攀爬翻越钻铁丝网动作简洁干练,背在他身上的负重简直如若无物一般。 张作霖走到王茂如身边也忍不住惊讶道:“他妈了个巴子的,这小子哪吒转世啊。” 王茂如道:“这小子是我的义子。” “啊?”张作霖惊讶问,“你的义子?” 王茂如便将他如何收董淮清与叶南飞二人为义子的事情讲给了张作霖听,刚刚讲到日本人挑衅,那边董淮清便已经结束,忽然计时员大声呼喊起来,很多人都涌了过去,有人大喊道:“纪录诞生了,纪录诞生了。” “走,过去看看。”张作霖笑道。 “走。”王茂如也笑着走过了过去。 两个元帅走过来,众人自然是让开了,一个参谋兴奋地报告说道:“报告大元帅,雨帅,这个军官的成绩是2分25秒。” 王茂如吃惊道:“什么?2分25秒?真的是这么少的时间?”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正在与其他队友庆祝的董淮清,众人都看得出来,这次他比广东的小个子还快,他的同伴立即跑过去兴奋地将他抬了起来。这个沧州小伙子也一脸的激动,听着同伴的夸奖脸上流露出腼腆的微笑来。 这成绩太快了,比起去年最好的成绩还少了半分钟,随即董淮清的其他队友也陆续完成比赛,他们知道董淮清肯定有一个好成绩,但却不知道成绩到底是多少,正激动地等待着成绩宣布。 王茂如小声问道:“这成绩……你们负重都是准备好的吗?会不会有偏差?” 保定陆军士官学院二年级教导主任吕荷旭立即说道:“报告大元帅,卑职愿意以性命坐保证,所有参赛选手的负重都是统一要求,在比赛前才会穿戴好,并有专人进行检查。” “那就好,那就好。”王茂如满意地笑了起来。 最终裁判统计好成绩,努尔干兵王学院代表队总成绩比广州湛江陆军士官学院代表队少了整整一分钟,第二次参加军校大比武的努尔干兵王学院给了所有参赛队伍一个下马威。 王茂如向义子董淮清笑着伸出大拇指,董淮清也激动地握住双手高声呼喊,唯独湛江陆士代表们郁闷不已,好嘛,这些北佬怎么做的?他们是站在一旁看的,觉不存在虚假,人家每一个队员都比自己队员快,还真是神了。 随后王茂如坐回到主席台上观看,第三个出场的是巴尔喀什国防大学,这所大学刚刚成立不到一年,代表队还有一部分白皮肤蓝眼睛的中亚人,一个个身强力壮,虎背熊腰,但是他们的成绩却一塌糊涂,比湛江代表队慢了五十几秒。 何如飞紧张地看着手表,又看了看校外,心中有些焦急,脸上便的不自然了起来。计划有些仓促,但并非不可行,既然已经走了第一步,就要将这条路走下去,就算走错了又如何?他时不时地偷看王茂如的背影,王茂如也有些感觉得到,便回过头来,何如飞连忙将目光转移到赛场上去了。 他感觉王茂如似乎在对他笑,难道他知道了……不,绝不可能,绝不可能!何如飞感到自己全身大汗淋淋,他到底知不知道?到底知不知道?中情司陷入混乱,缉侦司成立不久,而军情司只对外工作,恰好赶上这个混乱的时候,他自己对自己说一定没有人发现,一定没有人!那都是错觉,错觉! 组织司副司长罗浩走了过来笑道:“这些年轻人,赶上好时候了啊。”便见到何如飞心不在焉,笑道:“何总长,你这是……内急?” 何如飞吓了一跳,一转头的时候一脸的汗,罗浩忙问:“何总长,您这是……怎么了?”何如飞赶紧掏出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尴尬一笑道:“天气太热了,军装捂得我一身汗。唉,再加上早上吃的东西不合胃口,肚子有些疼,看来我得……” 罗浩立即说道:“军医!军医!这边,裁判席这里,何总长肚子疼。” 王茂如立即走过去问候道:“翔云,怎么了?”其他人也纷纷围了过去。 何如飞吓得了一个激灵,更是觉得王茂如知道什么一样,心虚道:“这个罗浩,我说我肚子疼,我想拉屎,他瞎嚷嚷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