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亡羊补牢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亡羊补牢

“啊?”罗浩赶紧挠了挠头,道:“不好意思了何总长,哈哈,哈哈哈哈。”众人也笑起来,王茂如指着罗浩苦笑道:“你这小子每天咋咋呼呼的。”罗浩尴尬一笑,那何如飞便去了厕所。一个军官也跟着去了,何如飞看了看,是采购司副司长马坎兰提。身材高大见状的马坎兰提自从来到采购司之后才知道什么叫做明升暗降,更加明白了国防部里面的明争暗夺,他想要离开却也不能走了,只好老老实实地待着。 何如飞方便完之后,见马坎兰提坐在大树下的石椅上抽着烟,便走了过去坐在一旁。马坎兰提忙要敬礼,何如飞拉他坐下,笑道:“马司长,怎么不去那边热闹热闹?” 马坎兰提叹气道:“热闹什么,那边比赛有人,我就是个热闹。” 何如飞惊讶道:“马司长的汉语厉害了啊。” “唉,能不厉害吗?要是不学好,我每天开会的时候都听不懂你们在讲什么。”马坎兰提郁闷道,“这也是被逼无奈。” “那也是本事。”何如飞道。 马坎兰提忽然说道:“何总长,我听说你很厉害。” 何如飞笑道:“怎么?别瞎说,最厉害的是大元帅。” “大元帅是厉害,不过大元帅管不着我这种小角色。”马坎兰提道,“我能不能跟你学习学习,我实在是不懂怎么做官。以后你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会帮助你的。总之。我能不能投靠你?” 何如飞笑了起来,心说这小子倒是可爱的很,倒也是突厥人的个性。直来直去,便说道:“你这话要是让人听到,有人告诉大元帅我可麻烦了。” “不会的,不会的。”马坎兰提左右看看,说道:“没有人偷听。” 何如飞哈哈大笑起来,拍拍马坎兰提的肩膀说道:“其实不是什么投靠,就是同僚嘛。多亲近亲近。” 马坎兰提小声地说:“何总长,我有一个妹妹,今年才十六岁。还没有出嫁呢。我母亲让我给他找一户好人家,我觉得你是大英雄,大人物,不知道我家可不可以跟你攀上亲戚。” “这可使不得。使不得。”何如飞忙道。“年龄相差太过悬殊,我耽误不起人家小姑娘啊。” 马坎兰提忙道:“不耽误,不耽误,要不然回到北京,我让她拍一张照片给你看看。我妹妹绝对是突厥第一美人。” 何如飞笑道:“你就不要瞎胡闹了,那边比赛结果出来了,我们去看看。对了,记住。多跟同僚聚一聚,别整天一个人闷闷不乐。” “何总长。我都听你的。”马坎兰提忙道。 但凡美女的朋友总是丑女,但凡帅哥的哥们都是丑男,智商高的喜欢跟智商低的人在一起,因为他们能够凸显自己的优势。现在何如飞也有这种感觉,有这么一个小弟,倒是很让他有成就感。要是今天的军变能够成功,留下这么一个人在身边倒是不错的选择。自己并不一定要学王茂如,身边都是聪明人,那是他长了七窍玲珑心。自己没长那颗心,自己也需要一些蠢货来衬托自己的伟大,毫无疑问,马坎兰提就是这种衬托自己的蠢货。 一天的500障碍赛比赛结束,最终成绩还是没有代表队超过努尔干兵王学院代表队,而取得第二的则是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代表队,不过对于牙克石陆士的军官来说,不得第一就相当于没有参赛一般,一个个垂头丧气,居然败给了大黑马努尔干兵王学院的人。 另一边投掷手榴弹赛场上的最终成绩也很快传到主席台这边,位于云南的西南军官大学代表队取得了第一名,亚军被西北陆军士官学院代表队获得,而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获得第三名的成绩。第一天的比赛结束,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以总分18分位列第一,努尔干兵王学院以总分15分位列第二位置。从第一天的成绩看来,北方军校倒是又一次超过南方军校的成绩了。 原本计划之中晚间王茂如应当与国防战略研究小组的成员一道休息一夜,并分别探望军队士兵。但是下午的时候冯尹彬和李木鱼分别在北京发现了非比寻常的一件事,紧急发电报给王茂如,李木鱼的中情司发现散居在北京的白俄集体失踪,他敏锐地察觉到了空气中的危险味道。而冯尹彬的缉侦司在得知冯玉祥的73旅进行越野拉练的时候,意外地发现他们居然携带了两个基数的实弹。如果仅仅是为了越野拉练,何必要携带两个基数的弹药,冯尹彬感觉非比寻常,立即向王茂如报告。 当王茂如的临时副官高士滨将两份电报告诉给王茂如的时候,第一天的比赛甚至还没有结束。之所以临时副官是高士滨,完全是因为他的副官高亢今天早上的时候家中出了一点事故。高亢的独生子突然发高烧出了麻疹,他急得够呛紧急向王茂如请假,王茂如说现在你儿子比什么都重要,准你回家。于是今天跟在王茂如身边的是他的连襟,武官秘书高士滨。 就在王茂如接到前后两封电报之后,第三封由刘恩格发来的加急电报也送到了他的手中,还真是要么没事儿闲着,要么有事儿都赶一起了。刘恩格向王茂如报告说杨度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要求议员们明天早上必须提出议案,请王茂如做副总统。正因为王茂如在保定,大家准备效仿宋太祖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强行提请国会通过,允许王茂如军职政务一肩挑,成为中国临时副总统。如果这项法案通过,势必会让中国以后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个掌握军权的人,收买议员让他自己成为军人干政的军总统。 不行,不能让军总统这种畸形领导人出现,王茂如心中也有他的坚持,尽管他喜欢权力,也会维护自己的权力,但是却绝不会滥用权力和肆意制定权力。如果权力是那种我需要,就给我制定,我不需要就废除,这种情况的话,那王茂如宁可不要这种遗祸子孙后代的权力。 “这个混蛋。”王茂如怒道,“给我告诉杨皙子,让他在家闭门一周。” “是。”高士滨答道。 王茂如道:“我们现在回北京,我要与参议长和众议长好好谈一谈,现在时机不成熟啊。”同时他对另外两份情报也觉得非比寻常,首先是冯玉祥部队携弹量的问题,两个基数可以足够进行一场战役的了。他早就知道冯玉祥所部拉练的地点是沧州,沧州与保定相距一百五十公里,而冯玉祥的部队是属于半机械化骡马部队,如果他们突然向保定…… 王茂如想到这里,有些忐忑不安。在历史上冯玉祥就是一个脑后生反骨的奇才,他的西北军也以二五仔著称。尽管这种不安有些匪夷所思,但凭借着多年的敏感直觉,王茂如决定现在立即返回北京的好。现在这种情况下,其实王茂如也觉得自己是小题大做了,国防军稳固团结,73旅又有几十个军官生,冯玉祥再也当不成反骨仔了,也许是自己小题大做了吧。 而至于白俄,王茂如根本就没有在意,这些人能成什么大事儿,他回电给李木鱼,让他多加注意就是。这些白俄有很多甚至都是冲着塔吉扬娜公主和萨卡琳娜女皇在北京而前来北京定居的,只要这两个人在中国,白俄们能起什么风浪?没有国家的人,没有祖国的人,在中国就是二等公民。 不对劲,有些不对劲,立即叫来李德林,向他询问最近有什么风吹草动,李德林故作茫然道:“最近?没什么不对劲啊?” “你下去吧。”王茂如道。 李德林心中也非常紧张,他立即敬礼走了,王茂如对高仕滨道:“走,立即返回北京!”李德林这个安全总长太不称职——或者说他根本就蓄意谋害,王茂如心中警觉。今天应该是有大事件发生,或许在保定……一想到保定军校,王茂如忽然一拍大腿,现在几乎所有国防部高级官员都在在保定军校,如果此时有人谋反一网打尽!他顿时冷汗迭出,一定有所异动。难道军中隐藏的那只黑手终于要露出来了吗? 他心中大急起来,是的,一定是的,我怎么会想不到!王茂如顿时想到李德林,没有别的原因,李德林的中情司最近实在太过平庸,这种庸碌根本就不是情报人员应该具有的特质,也就是说他在隐瞒什么。 莫非这支黑手就是李德林?但是李德林一向忠心耿耿啊,王茂如也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但不管是怎样判断,王茂如根据这两份情报,尤其是73旅携带两个基数弹药这一条信息,就可以判断今天有要事发生,且冯玉祥所部要叛变。 那么叛变的规模有多大,有多少人参与,作为国防军司令的他居然无从所知。 太被动了! 王茂如看了看高士滨,高士滨也冲王茂如急忙建议道:“秀盛,坏事了。” “是啊。”王茂如冷笑着说道,“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我就不信还有人真能跳出我的五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