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绝地反击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绝地反击

如今王茂如谁都不敢相信,在国防部的每一个高级官员似乎有谋反嫌疑一样,可是想来去其实有些人并非不可相信,而是自己陡然遭到背叛的负面影响导致自己悲观情绪。 而其实很多军官还是可信的,例如萨镇冰,半截身子埋进了土中,在有生之年只希望能够见证中国崛起。例如张作霖,他现在已经没有了自己的势力,更别说国防军军人的支持了。而吴佩孚等老北洋的军官们,他们如果造反的话根本没有成功的可能性。例如身边的高士滨,可以说没有了王茂如,高士滨根本不可能被任何人使用,两人的连襟关系也让他们的利益牵扯到一起,高士滨也不可能背叛。 另外只听从王茂如命令的任元星和宫小旗也是可以信任的人,他们久在外领兵作战,其势力也在边疆。在这种时刻,一直被王茂如信任有加的蒋方震,也被他排除在信任名单之外了。毕竟这个时空不是历史上的时空,历史上蒋方震毫无夜袭具有军人操守,让王茂如非常信任,但现在的蒋方震是否拥有野心呢?王茂如无法确定了。 权力!在权力面前,再多的道义都可以被抛弃! 确定了可以信任的人之后,王茂如紧急找到萨镇冰、张作霖和任元星,宫小旗去了努尔干兵王学院学生的宿舍,去看望这些猴崽子去了,而吴佩孚此人尽管没有动机,王茂如对其并不信任。 王茂如将他们三人秘密叫到一间房间。关好门,神色凝重地说道:“根据我的情报和判断,这两天要发生大事。极有可能是今晚。” 萨镇冰一阵震惊,道:“可有证据?” 王茂如摇头道:“没有证据,一切都是推测。”三人相对无言,王茂如叹道:“风平浪静之下,暗流涌动啊。如果这件事确有其事,我等必将死无葬身之地。铭公,雨帅。你们与我回到北京,凡尘,我现在委任你为保定军校安全总司令。” 萨镇冰道:“大元帅。是否有些草木皆兵……” 张作霖笑道:“回去就回去,他奶奶的,睡这一张床真不舒服。大元帅,我看这冯玉祥不是什么好鸟。回去之后立即下令73旅停止行军。” 王茂如道:“现在我们要赶在时间之前。” 此时高仕滨再一次报告急电。根据王茂如的要求,渗透在中情司的缉侦司特工艰难地送出情报给冯尹彬,安全总部大约一千多名特工们被要求今天晚上必须全副武装,但不知有何阴谋。冯尹彬得到情报之后大惊失色,立即急电给王茂如。 全副武装?王茂如几乎将电报撕碎,原来是李德林!他咬牙切齿道:“竖子!可恶!”他立即将这封电报给三人来看,三人惊诧起立,竟然是安全总长。一直被王茂如信任的李德林!他居然在王茂如不知情的情况下密令特工全副武装准备待命,这不是明显的在予以谋反吗? “他妈了个巴子的!”张作霖怒道。“老子这就带人把他抓起来。” “七哥,不急!他现在是瓮中之鳖,走脱不了的。凡尘,我们走之后,你立即控制李德林。”王茂如道。 任元星道:“是,可是……如果他反抗,是否击毙?” “如果反抗,立即击毙!如果他没有反抗就告诉他,我对他领导的部门非常失望,让他闭门反思,关押起来。”王茂如谨慎说道,“他要是乖乖束手就擒,倒是需要考虑他的谋反是否谋反还有证据来证明。” 任元星道:“是。” 萨镇冰谨慎地说道:“大元帅,李德林级别比凡尘还高一级,恐怕凡尘镇不住他,我留下来吧。” 王茂如点了点头,望着萨镇冰,凝重道:“今晚或许会是多事之秋啊铭公,你……” “我老人家一把骨头了,没什么关系,我留下来和凡尘一起处置叛军。”萨镇冰道。 王茂如点头道:“好,事不宜迟,七哥我们立即走,回到北京首先控制好国防部,只要国防部不被占领,一切都好说。凡尘,你还可以由宫小旗帮你,我对骁旌同样百分百信任有加。铭公,凡尘,你们今天应该很费心啊。费心的不单单是李德林的谋反,还有判断李德林是否真谋反,甚至还有谁参与了谋反。” 萨镇冰与任元星一起点头道:“请大元帅放心。” 王茂如留了几封亲笔书信给任元星,为他作证特许他和萨镇冰取得临时指挥权。随后他与张作霖立即上了汽车,带着近卫队离开了保定。汽车开得飞快,居然达到八十公里每小时,从保定到北京城有一百五十公里,估计不到两个小时就赶到了。只是这个年代公路都是土路,汽车颠簸不停。 张作霖这才问道:“秀盛老弟,为何不通知别人一起走?” 王茂如道:“我总觉得李德林的本事没这么大,刚刚我一口认定李德林其实也草率了一些。李德林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我将中情司交给他之后,他能把一个秘密特工组织给带成横行的东厂,若是他谋反军变,而且能坚持到最后一刻……他绝对没这个能力。一定还有一支支持他的黑手,而且这支黑手非常高明,李德林只是他的刀而已。我现在不知道幕后黑手是谁,但可以肯定的是今晚若真有大事。现在在这里的人之中,或许就有幕后黑手,我要查出幕后黑手的主谋就不能打草惊蛇。冯玉祥的73旅不足畏惧,他的部队都是轻武器,甚至机枪都没有多少,他们绝对攻不破保定军校。”随后王茂如和张作霖立即火速开车赶往北京。 王茂如对冯玉祥其实早有防备,73旅的武器在第八军鬼车军团之中属于最差的,仅仅比北京武装警察旅强那么一点点——他们有十二门步兵炮而已。而且冯玉祥的旧部,已经陆陆续续被调走,现在73旅百分百的连长都是保定或者牙克石军校毕业生担任。 所以王茂如对73旅的战斗力并没有持多大的肯定,不说别的,淡淡凭借着留在保定军校的四十辆坦克,就足以碾碎73旅了。 当宫小旗从军校生中回来之后,想要找王茂如,却找不到了,却见到任元星正在布置什么,原来是任元星临时接任了保定军校的安全工作。宫小旗笑说你刚刚从西域回来,我便要去西域了,我们今天讨论一下西域的战略部署,任元星笑道:“那好,就去我那屋咱们两个仔细聊聊。对了,凡尘,我私藏了一瓶好酒,泸州老酒!” “正好,我还有两个猪蹄,咱们一边啃猪蹄一边说说。”宫小旗笑道。 一进门,任元星关进了门,严肃地说道:“李德林不对劲,大元帅提前离开,他下令此处有我接管。” 宫小旗也不傻,立即从任元星的话语之中得到了不寻常的味道,道:“李德林?” “是。”任元星道,“李德林下令安全总部的特务全副武装,73旅冯玉祥携带五个基数弹药今天上午开始向沧州拉练,这一切非比寻常,秀帅判断定然有大事发生。” 宫小旗抹了抹自己的胡子,思索起来,点点头道:“我能做什么?” “你要找到心腹士兵,现在秘密控制李德林,我已经下令严控军校各个出口,保定军校许进不许出。”任元星道,“现在,由你执行对李德林的抓捕,这是大元帅领走的时候留下的书信。” 宫小旗打开信封,见到里面的文字,表情凝重,随即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宫小旗又一次来到军官宿舍,他找到了董淮清,作为王茂如的义子,他也是最值得信任的人了。宫小旗道:“你们这次来了多少人?” “四十六个。”董淮清道。 “很好,现在有一项极为重要危险的任务,需要你们配合我完成,我在学校地下室气步枪射击训练场等着你们。你秘密召集你的同学来,不要惊动任何人,这是大元帅的命令。”宫小旗道。 董淮清惊讶地说道:“是。”随后董淮清将努尔干兵王学院的其他四十五个同学带到地下射击训练场。宫小旗早就让人清理了这里,等众人到齐之后宫小旗这才对大家说道:“你们是否效忠于大元帅?” “是,为秀帅尽忠!”众人回答道。 宫小旗满意地点了点头,道:“现在有一条很艰难的任务,需要你们来完成。有人想要发动兵变,被大元帅及时发现,而发动兵变的人此刻正在保定军校中,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将这个人擒获。” 董淮清等人怒道:“是谁居然敢发动兵变?” 宫小旗道:“大元帅留下亲笔书信,董淮清作为大元帅的义子,应该能够证实笔记。我所言非虚,因为我说这个人,大家可能不会相信。” 董淮清立即道:“我可以证实,这是我义父尚武大元帅的亲笔书信。” 宫小旗随后又叹道:“这个人就是安全总长,李德林。”